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五十章誰與爭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五十章誰與爭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剛才布省長也講了要了解情況,可是這情況我還沒能來得及向兩位領導彙報。兩位領導還沒聽到彙報當然不會下定論,是否正確,哪家對錯,自然是要聽過彙報后經過調查核實才能判斷是不是?」葉凡這話可是貌似在批評布華清同志沒聽彙報就下小定論。

「這裡有人下過定論嗎?」布華清哼聲道,臉色已經有點不悅了。

「布省長,我沒講有什麼領導下過定論。這個,還請別曲解意思?」葉凡也是哼道。

「葉凡同志,我要嚴肅的告訴你,別把領導都當弱智。」布華清這次口氣可是重了,直接針對了。

「領導是弱智嗎?如果哪位同志自認為自己是弱智的話那本人也沒辦法。各取其好嘛。」葉凡淡淡說道,布華清那臉上烏雲可是是越來越重了。

「好了,你先說說情況。」曲省長一看,趕緊搶話說道,當起了和稀泥的角色。

「那行,葉凡同志,你先講講,我們洗耳聽著。」布華清冷冷哼道。

葉凡也就把具體的情況述說了一遍。

「物美價廉,這個能不能解釋為為了搶到為批生意。你們採取了不正當的競爭手段?」布華清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葉凡同志,我理解你想早一步把橫空帶出去的想法,想法是好的。

但是,也得注意措施的方式方法。你這樣子幹下去不但傷了華夏機械集團這個兄弟企業。而對於橫空自身的損傷將更大。

你這只是看到了短期效益,你難道就不能往前看看。如果在今後的競爭中華夏機械集團也如此的干,你們能拚得過他們嗎?也許,他們損失二成財力就能讓你們橫空集團徹底走向滅亡。做事辦事都要量力而行,而不是不顧計後果隨便下決定。」布華清馬上抓樁把柄』,相當不客氣的就批評開了。

「短期效益,我不明白布省長這話什麼意思?橫空集團還能拖長嗎?

難道還要指望著三四年後見效益。如果布省長有這樣的指示我也沒意見,一定把布省長的指示裝裱起來掛在公司作為座右銘。

以後,那做什麼都慢慢來,眼光往前看。而橫空廠現在一萬多名職工幹部連工資都發不出也就不用管了。拖到三四年後再說了。

曲省長,布省長,如果你們倆位領導同意如此乾的話我會遵照你們的指示執行的,而且是不折不扣。」葉凡口氣也重了不少。

「你這是怎麼講話的?」布省長直接質問道。

「這話,我覺得好像沒有什麼不妥吧?」葉凡裝著丈二和尚樣子。

知道布華清要敲打自己,這事為什麼不直接叫到自己辦公室去聽彙報。

而又要跑到曲省長辦公室來聽彙報。那豈不是就是想直接當作曲省長的面打自己的臉。

爾讓自己在曲省長面前留下一個不堪大用的壞印象。你布華清心思如此,我葉凡也沒什麼好客氣的了。

「好像有什麼不妥,不是好像,而是肯定不妥當。極為不妥當。你這是在故意的曲解領導意思。

短期效益不是講的要指示你幹事拖拖沓沓等三四年後。而是在某些方面,比如這次你們跟華夏機械集團的糾紛上就不能如此的干。

他們是這個行業的龍頭。你們這鳳尾得罪了龍頭能有什麼好處。就拿打價格戰來講,你打得起嗎?

我是擔心你們橫空集團從今後將攬不到一份單子。到那個時候,就不是一萬多名職工沒飯吃的問題了。

而是橫空集團將徹底的圬了。你葉凡將成為橫空的罪人,而省委省政府也絕對不會讓你如此的幹下去的。

省委省政府安排你去橫空集團,是為了讓你帶出去,而不是搞圬了。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我希望你不要再跟我玩『語言』遊戲。對領導講話要實心實意。你要認識到這種性質的嚴肅性。」布華清氣勢大漲。

「極為不妥當,不曉得我哪點做得極為不妥當了。都是為了生存,難道人家金陵賈氏集團找上門來定購我們還要把這單生意往外推。

還要等到華夏機械集團挑完后剩下殘羹剩飯的留給我們才好。什麼時候華夏機械集團成了我們橫空集團的上級領導不成?而且。為了爭取到賈氏集團這個大客戶,從實際出發,我們適當的讓利也是為了能讓賈氏集團跟我們長期合作下去。

怎麼又成了價格方面的不正當競爭。而且,關於此事我們已經向國資委下來的調查組詳細的闡明了自己的立常

他們也相當的理解。已經針對此事上報上去了。而且,布省長這話的意思可就令人費解了。

難道我們橫空集團做什麼都得看華夏機械集團的臉色不成?華夏機械集團是財大氣粗,還是國資委直管的下屬企業。

難道我們天雲省代管的橫空集團真的就要屈居下風不成。國資委比天雲省政府氣派嗎?」葉凡這次言出可是恰到好處,就是布華清都給噎了一下。

因為。葉老大借起了曲省長的東風。是位同志都不會承認這一點的。人嘛,總有爭強好勝之心滴。

「這是兩碼事,葉凡同志,你不要胡攪蠻纏。」布華清憋了一陣子才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請倆位領導放心。我們橫空領導班子做事幹事都有遵循一定的準則,在商業界是有商業界的規矩的。

我們不會無端的破壞這規矩。而華夏機械集團即便是再財大氣粗,但是,那個跟我們也沒關係。

一來,他們並不是我們的上級公司。二來,他們也沒給我們橫空集團多大的幫助。

反倒是這麼多年下來,我們一直被他們打壓著。我們不能再忍氣吞聲下去了,再這樣子搞下去橫空真的要完了。

我們要奮起,我們跟他們是平等的。在正當競爭的大氣候下,我們沒必要看他們臉色行事。

而且,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他們生意落了當然有怨氣,但是,這個並不能成為他們攻擊我們橫空集團的理由。

現在是市場經濟時代,哪條法律規定我們橫空不能參與競爭。跟賈氏集團的訂單合同的事就體現了這一點。

這是市場正常規律調節的結果,而不是我們虎口奪食。而且,天雲省是我們的上級領導。

就是作為這一點來講,也希望能一碗水端平了。」葉凡滔滔不絕。

「算啦,這事今天到此為止。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不過,葉凡同志,在走前,我還得提醒你一句,做事要三思而後行。

不信的話,你看看,在後邊的日子裡,華夏機械集團的反擊是很迅猛的。

到那個時候,你後悔已經太晚了。我布華清作為天雲省常務副省長,絕對沒有偏袒他們的理由。

反之,我希望我們省屬的橫空集團走得更高更遠。言盡於此。」布華清氣得先告辭了。

這個時候,他倒是有些後悔為什麼不單獨把葉凡叫進辦公室好好的訓一頓。

反倒讓葉凡抓住了主動權,使得自己在曲省長面前差點下不來台了。如果在曲面前跟葉凡再進行激烈的理論,那可是有些失身份了。

再說了,曲的態度好像有些不明朗。似乎有些偏袒葉凡一邊的架勢。

如果再爭論下去,難道把曲也卷進來,那就不是布華清今天到這裡來的目的了。

「我會牢記布省長指示的。」葉凡沖著布華清的後背講了一句。

「那就好!我布華清拭目以待。」布華清冷笑一聲出門而去。

「葉凡同志,你這口氣可是像箭一樣犀利埃對領導講話可不能這樣,要嘗試著多溝通嘛。態度要和緩,經真誠。相信領導們也會理解的是不是?」曲省長口氣緩和的講道,好像在嗑家常話似的。

「對不起,曲省長,我剛才激動了一點。不過,布省長這個也有些哪個了。」葉凡說道。

「好了,你們跟華夏機械集團的事就到此為止。不過,你們還要關注著國資的處理結果。

而且,剛才布華清同志也講得不錯。這次事件下來,華夏機械集團認為你們背後捅了他們刀子。

而據我所知,金陵來的賈氏集團跟他們有著長期的供貨訂購合同的。他們是老關係老客戶了。

這次賈氏訂購了你們的貨,經額也不少。會引起華夏機械那邊憤怒也正常。

所以,你們也得時刻關注著他們的動向。真要角逐起來,你們的日子將更難過。

這一切,都要以實力說法,而不是光靠耍嘴皮子就能堅持下來的。

布省長也講得沒錯,他們財大氣粗,你們『斗』不起。所以,怎麼樣避免既能拿到訂單合同又不會讓他們太過於難堪才是你高明手段的應用。

搞僵了對你們絕對沒有任何好處的。當然,也沒必要過於牽就他們。

他們不是你們橫空集團的上級公司,你們的上級管理是我們天雲省政府。

放心,對於你們橫空集團,省政府會一如既往的支持你們。下邊你向我彙報一下這些天下來都幹了什麼?

橫空不能再拖下去,我們等不起。要快刀斬亂麻,要以最快的速度見效果才行。」曲省長一臉嚴肅,說道。看來,他也是忍不住了。要求葉凡能立竿見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