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省長的尚方寶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省長的尚方寶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省長,立竿見影難度太高了。就拿跟金陵賈家的合同來講。只不過我們跟華夏機械集團有點競爭罷了。

我們是拿到了八千萬的訂單,賺取了一定的利益。你看,人家就眼紅了。

他們眼紅倒沒什麼,可是省里得支持我們下邊是不是?如果連省里都不支持了,我們還怎麼樣才能做到立竿見影?」葉凡馬上拿事說事,自然隱晦的意指剛才布省長的態度跟華夏機械集團太曖昧了。

「葉凡同志,想幹事就要經得起考驗。這年月什麼事都有人講,即便是你不干事,估計講你的同志更多。

所以,你要放下包袱,輕裝上陣。要大刀闊斧,干你敢幹的。用一句話講,那就是『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而且,你怎麼知道省委省政府不支持你們了。我什麼時候講過不支持你們了?」曲省長這話出來可就相當的玄妙了。其實的意思就是告訴葉凡別去理像布省長那樣的嗦。

「那省長的意思就是全力支持我們了是不是?」葉凡就是要拿到尚方寶劍。

「那當然,省政府就是這種態度,全力支持你們把橫空集團搞上去。在這裡我再一次重申,葉凡同志,大膽去干。不要瞻前顧後的,時代造英雄,橫空能不能倔起,你能不能成為英雄,就在你自己身上了。」曲省長沒絲毫猶豫,態度極端堅決,說道。

「曲省長。我的時間不多了。最近剛從港九回來,那邊……」葉凡見火候差不多了,把最近弄的幾個大項目都說叨了一遍下來。

「你真能確定港九市的正河集團投資八個億於橫空集團的橫空電力設備主廠嗎?」曲省長居然露出一絲興奮來。

「這是我們剛簽定的意向性投資書,不過,就是在控股方面還有一些事糾結著。

他們想控股橫空電力設備主廠,我沒有答應。這事就卡在了這一關上。

不過,這談判在繼續進行。所以,我得抓緊時間把這件事拿下來。

還有我們公司在粵州的分廠飛空機械廠準備改型為造船廠。而粵東那邊帝都皇朝集團正在跟我們洽談。

這兩個大項目一旦能合資成功,橫空集團將迎來另一次跨時代的大飛躍。」葉凡講著從皮包里拿出了相關的意見協議。

曲省長仔細的看過後,說道:「葉凡同志。你說,需要省政府怎麼樣支持你們?」

「剛從國資委聽到一個小道消息,也許項南市的蓋紹中同志會到橫空集團任黨委書記一職。

目前是由我代著,從我自身來講並不想黨企一把抓一家獨大。但是,對於我從事的事業來講卻是需要我如此的干,因為我要大刀闊斧。

我已經決定破釜沉舟了,因為,連滇南省那邊的股權都給我賣了。」葉凡乾脆把這事先挑出來讓曲省長由里也有個數。免得像布清華等人不久后肯定會找自己麻煩。

「呵呵,可是我們天雲省政府並沒有認可這一點。」想不到曲省居然笑著說道。

葉凡一愣。知道人家曲大佬早心知肚明著。不過,葉凡有些納悶。

既然曲大佬曉得這事。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都沒把這事兒挑明出來。好像跟寧志和一樣都在裝傻。

寧志和裝傻那是因為自己事先知會過了,他不得不裝傻。寧志和的裝傻可以說大部分都是自己硬逼成這個樣子的。

而曲志國在明顯的知道天雲這邊將大大損失時居然還是不吭聲,這又是為哪般?

「這事,曲省長知道了?」葉凡裝著一愣,試探著問道。

「我說過我知道嗎?你現在講了嗎?」曲省長淡淡的反問道。

「滇南省政府那邊還沒有文到這邊?」葉凡問道。

「沒有。」曲省長微搖頭。

「這事,還真是玄乎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凡還真給搞得有些迷糊了。

貌似滇南跟天雲省都在裝傻,明明跟滇南省政府簽定了合同,那邊居然也沒有知會給天雲省這個大當家。

只是當時知會給橫空集團的衛玉強。而衛玉強想拿這事說事。結果反倒給葉凡逼得不得不早一步窩回省里了。

「呵呵,人家是坐等魚釣台。他們急啥,急的是咱們嘛。到時,有什麼風向的話他們還可以見風使舵嘛。

比如,橫空突然發達了,橫空有『起來』的跡象。到那個時候,他們估計又不承認這個合同了。

說是天雲省政府這個最大的股東並沒有認可。一旦橫空起不來。他們又是另外一番說詞。

那不是你葉凡同志已經簽合同了嗎?當然,他們也曉得天雲省政府這邊不會同意。

不過,你不承認也行,那就得拿出合同上三倍甚至四倍的錢款來擺平這事兒嘛。

不然。你天雲這邊就得接受這個事實。」曲省長表情居然很輕鬆的講著這話。

「省長不怪我?」葉凡試探著問道。

「怪1曲省長噴出一個字,見葉凡一愣,曲又講道,「當然怪了,這麼大的事你並沒有跟省委省政府彙報。

我們天雲省政府可是你們橫空最大的老闆,你葉凡這個總裁只是執行人罷了,用國際專業術語來講你就是我們天雲省政府聘任的『ceo』。

你沒有權決定集團公司的股權轉讓,因為,這天雲省政府才是你們橫空集團董事會的掌控者。

而董事長就是蔡強同志。想必你看過相關資料了,應該知道這一點。

本來一切大事都要上董事會討論的。而橫空的董事會股東是由天雲跟滇南兩省組成的。

只不過我們放權給你們了。董事會一般不插手橫空集團業務上的事。

但是公司股權的轉讓方面,董事會肯定要上的。不然就是無效嘛。而你葉凡所乾的事,有些膽大包天埃」

「對不起省長,這事,我也是給逼上梁山。如果事先向你們請示,這事肯定不成。所以,我用了……」葉凡講到這裡停了下來。

「先斬後奏是不是,不對,你是『斬』了並沒有『奏』。」曲省長說道。臉色嚴肅了起來,跟剛才判若兩人,葉老大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打鼓的。

「我在逼自己,干不好全完蛋。省長,這個,我是有些賭徒心理。不過,想要橫空起來,必須走不同於逐步發展的商業模式這條路了。我要抄的就是近路,我走的是捷徑,而我們橫空現在急需要錢。」葉凡說道,恢復了平靜。

「呵呵呵,這事我暫且不作評論,你把橫空帶出來再說。」曲省長講道,「至於說蓋紹中同志到橫空來擔任黨委書記一職,我也聽說過這消息。估計時間留給你的不多了,還有一個月吧。」

「一個月能幹多少事,所以,我需要曲省長長期的支持。」葉凡講道,看了曲志國一眼,說,「我跟蓋紹中同志的事省里估計也聽說過,用句粗俗的話講,那就是這段梁子結下了。

上頭這樣子決定是給我葉凡下了一塊絆腳石。一旦他到任,像跟港九合資,跟帝都皇朝合資等大事都需要上公司領導班子會議上討論。

到時,受掣肘那是肯定的了。所以,我需要曲省長的支持。」

葉凡講這話也有試探曲志國的意思,看看他對蓋老虎的態度怎麼樣。也在試探曲省長是不是蓋老虎的身後人。

當然,葉老大也清楚的認識到。即便是曲省長是蓋老虎的身後人,自己想試探出來那估計也是不可能的。

不過,葉老大有鷹眼,他在隨時的關注著曲省長的氣波變化。到現在還沒有出現較大的波動。此一刻,葉老大的鷹眼全力關注著曲志國了。

「呵呵,說說你需要怎麼樣的支持?」想不到曲省長直接說話了,而且氣波方面也很平穩,葉凡可以八成肯定,曲省長不是蓋老虎的身後人。

「那我真講了?」葉凡說道。話很直白,一點都不含蓄。

「我可是沒時間在這裡跟你婆婆媽媽的,你以為我這個省長天天閑得專門聊天打屁是不是。

葉凡同志,我現在是在跟你談工作。我的態度一向鮮明,只要你能把橫空帶出來,什麼樣的支持你儘管提。

當然,除了錢這一塊。」曲省長又再次表明了態度。

「周棟的案子不管有沒定論,但在他手中被詐騙去1.2億個是事實。辜切先不談周棟的負責,不過,他再擔任橫空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一職已經不合時宜。如此這般的同志還能呆在橫空,那橫空成什麼了?」葉凡說道。

「你的意思是?」曲省長講了半句話。

「這事如果由曲省長您來安排就最好了,把周棟先『請』出去。而他的位置不能再空著了,得在這一個月內補上去。」葉凡也很聰明,不推薦人手。

而是暗示曲省長派自己的人下來,但是,此人要支持我葉凡的工作才行。

「呵呵呵,你的要求我們可以考慮。不過,你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有的時候希望越大失望當然就越大了。」曲省長淡淡的笑了。

「呵呵,我只要有支持就是了。省委省政府安排什麼同志進來我倒是無所謂。只要他會支持我的工作就夠了。」葉凡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