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五十七章敲他一筆怎麼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五十七章敲他一筆怎麼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正在塞選,這個,要找個合適的人不容易。老闆能等得住的話就多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意雄會代替著的。如果等不住我就先列幾個人出來。」孔意雄說道,葉凡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說道,「那就等等吧。」

其實,葉老大心裡明白。孔意雄故意在拖,他是想多跟著自己幾天。

真有了秘書之後孔意雄跟著自己的時間將少了。對於小孔同志的小算盤葉老大也不再意。

「葉書記,我……」孔意雄被葉凡掃了一眼,頭皮有些發麻,吶吶著講不出話來。

「哈哈哈,你個意雄啊,好了,吃飯吃飯去。」葉凡說著,轉爾問道,「我住處的事弄好了沒有?」

「我正想向你彙報,那邊全面的弄好了。而且,我請人看了看日子,後天就是黃道吉日,搬家會紅。」孔意雄講道。

「嗯,意雄,你費心了。不過,我對這個無所謂。就晚上搬過去吧。到時悄悄搬過去就是了,不要折騰太大動靜。」葉凡說道,還是很欣賞孔意雄的這種細心的作風的,此人干黨政辦公室主任正合適了。

「那行,我把姜軍跟包局長都叫過來一起動手就是了。」孔意雄還真是善解人意。知道這兩個人都是葉老大的心腹。

「嗯,你想得周到。」葉凡嘉許似的點了點頭。還輕拍了孔意雄肩膀一下,這貨很激動,葉凡講道,「意雄,你要作好準備了。」

「老闆,我時刻準備著當老闆的馬前卒。」孔意雄居然來了個立正,差點要行個軍禮了。

「嗯,很好。」葉凡點了點頭。

「不過,老闆,這個……這個……」孔意雄吶吶著想問準備什麼,不過不敢問。這貨也敏銳的感覺到了什麼。所以,很激動。

「明天就會招開常委會了,班子會討論你的問題。我看你去接曹主任的班怎麼樣?」葉凡透底了。

「我聽……老闆,老闆叫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孔意雄講著,那嘴唇抖得厲害,那眼眶中居然有著淚水在打轉兒了。也不知是真淚還是硬擠出來的。

「哈哈哈,像個娘們幹嘛。還興淚流那一套,擦了1葉凡笑道。

「是……是是1孔意雄趕緊直接用手掌擦淚了,臉上掛著淚居然還在笑,弄得有些怪異。

「這是你應該得的,你早就該坐上這個位置了。好生準備一下,這坐正位跟副位是不一樣的。」葉凡輕拍了拍他肩膀。大步往食堂而去。

葉凡有個小間,是孔意雄專門給搞出來的。本來葉凡是想跟職工們一起吃飯,但是,有的時候要談一些事也不方便,也就沒有跟他們一起了。

而食堂裡面那些領導幹部們都一樣的,總公司領導都是在另一間食堂吃飯。當然,菜品也好了不少。

剛坐下吃飯,電話又響了。

傳來狼破天的嘎笑聲道:「哈哈哈……」

「笑啥老狼。好像撿了個寶似的。」葉凡挪喻道。

「正是。」狼破天笑道。

「怪了。你真撿到寶啦?」葉老大有些疑惑。

「當然是寶啦,不就那個田一刀嘛。這幾天我們都在關注著這小子。這傢伙一回到港九就四處打聽會解毒的人。而且。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給他聯繫上了五毒教的人。而且,砸了重金,如果能治好的話給一千萬。」狼破天笑道。

「他那田記刀削麵還真賺了些錢,這有一千萬五毒教估計也肯出手了。反正對『痴子』來講解毒跟喝涼水一般的容易嘛。伸手就到一千萬,這錢賺得還真他娘的快。我都想去施毒害人爾後再解了。」葉凡笑道。

「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像施展在田一刀身上的毒也很費力氣的。即便是『痴子』那種高手也要受損。

而五毒教像『痴子』這種人物也並不多。最多就四隻巴掌吧,『痴子』這傢伙還是五毒教港九分舵舵主。

東南亞這一帶業務都是『痴子』在管著。其實五毒教估計也沒幾個分舵,一個大洲有一個就不錯了。

五毒教財源滾滾就靠制毒治病賺錢。他們大多數的毒都是用來治病的。

還真別說,他們自創的以毒攻毒的法門用來治療一些疑難雜病還真有些效果。」狼破天講道。

「既然『痴子』肯出手,那你們的寶貝都要飛了還高興個屁啊?」葉凡說道。

「咱們盯著的寶貝當然不會讓五毒教給破壞掉,所以,組裡出面警告了一下五毒教的人,那邊就變卦了。

提出要二個億,嘿嘿,田一刀傾家蕩產也湊不足二個億的。這傢伙全部家底兒湊一堆也不過七八千萬。

組裡早調查過。所以,這傢伙又堅持了一天,不過,功力散得更快。

這貨急了。他現在已經匆匆往你們橫空總部而來了。肯定來找你了。

到時,你再外帶著敲他一筆怎麼樣?反正田家有錢嘛,出點血應該滴。」狼破天干聲聲笑道,真像是一匹北方的餓狼。

「田一刀攤上咱們也算是他倒霉。」葉凡也是乾笑了一聲,問道,「燕月灘的事有著落了沒有?」

「我正想跟你講這事兒,龔組出的高招還真管用。一拿到委員會去討論,幾個知道咱們a組魚桐大熊山基地份量很重的委員們同志們全都一致同意了。

他們也深曉得咱們大熊山山底下有什麼。而且,昌背山又在粵東,這三方形成一個三角地帶互相拱衛著。

正巧了,你們飛空廠的地盤跟昌背山跟大熊山基地還真是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三角形。

在緊急情況下完全可以互相支援的。張司令知道后叫人一測,自個兒也給嚇了一跳。

逢然,頓時就是喜上眉梢,所以,在申請裡面有詳細的說明。當然,關於大熊山也沒有幾個委員會曉得它的真正作用。

但是,軍界委員會那二個副職,還有防務部部長等人曉得。這事,幾位大佬都同意了下邊那些委員還有什麼意見,一致通過了。

所以。批文已經下來。張司令叫我傳話給你們。叫你們派人下來辦理相關的交換手續。

而且,這邊也催你們了,要求你們一個月內搬走。」狼破天講道。

葉凡一聽,心裡大喜,笑道:「沒問題,老子五天之內就全搬走,只要燕月灘拿過來。」

葉凡馬上打了電話把嚴方龍叫了過來。叫他馬上帶上總部一些相關方面的工作人員趕往粵州市進行前期的準備工作。

自然,這麼大的事非葉凡這個總裁出馬不可。而且,為了能跟帝都皇朝合作,也需要葉老大親自去一趟。

不過,明天要招開常委會討論推薦人選的問題,葉老大暫時也離不開。

下午二點。葉凡剛走近辦公室門口,發現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坐在外間會客室。

他見葉凡過來,還沒經孔意雄介紹,那人馬上站起來,熱情的打著招呼道:「葉書記您好,我是公司下派到橫空鎮任黨委書記的宋誠信。」

「是宋書記啊,你好。」葉凡伸手跟他握了握。

「葉書記,這鎮黨委書記的工作真是干不下去了。我想回到總公司來。專門幹辦公室的工作。」宋誠信有些氣憤的講道。

「怎麼啦?」葉凡一屁股坐了下來。問道,心裡也琢磨出什麼來了。估計是這傢伙受了鎮長的氣來這裡訴苦的。

這橫空鎮管理就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鎮黨委書記由橫空集團公司任命,而鎮長以及鎮里的下屬幹部又都是項南市所屬的皇崗縣任命跟管轄。

沒橫空集團什麼事兒。這就造成橫空集團下派的鎮黨委書記既沒鎮里人事權也沒財權,啥權都沒有。

活脫脫一尊『泥菩薩』供在鎮里這廟堂中,明面上好聽,鎮黨委書記。實際上是連屁都不是,不受氣哪才怪。

不過,就是一尊菩薩橫空集團公司也捨不得放手的。畢竟有的時候通通消息還是管用的。而且,橫空鎮如此的大,其地域面積不下南方一個小縣。

而橫空集團在橫空鎮,肯定有許多事要跟鎮里打交道的。公司有下派位同志過去也能為公司爭取一些利益。

「太氣人了,我這個書記連說句話的權力都沒有,還幹什麼?」宋誠信說道。

「不讓說話了,有這麼嚴重嗎?好歹你還是橫空鎮的一把手嘛。是什麼人霸道到如此的地步,想搞什麼?」葉凡冷哼了一聲。

「就是葉書記你住的朱雀山莊的事。」宋誠信氣呼呼講道。

「朱雀山莊有什麼事,難道還有人不讓我葉凡住嗎?」葉凡問道,倒是覺得有些奇怪了起來。

「沒錯,這事我剛接到鎮里的通知的。說是朱雀山莊的產權是屬於橫空鎮的。

而這些天下來為了能讓葉書記您早天搬進去。所以,每天都有工人在忙碌著。

以前廢著時也沒人管這個,現在一聽說葉書記您要搬進去住了,居然有人跳出來爭產權了。

我在鎮黨委班子會上據理力爭,說這朱雀山莊原本是國民黨少將雲雄的住處。

後來解放后收歸皇崗縣政府。只是後來皇崗縣政府又把朱雀山莊給了橫空集團。

這產權已經轉給了橫空集團,哪能還是橫空鎮的了。」宋誠信說道。

「膽子還真不小,居然挖起葉書記的牆角了。而且,這事他們也沒有通知我們。想幹什麼?我看繆大基這位同志是不是突然發高燒給燒糊塗了。」一旁的孔意雄也是冷哼一聲。

繆大基是橫空鎮鎮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