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全撞鬼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全撞鬼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無妨。」葉凡擺了擺手,問道,「既然他們講產權是屬於橫空鎮的,那就請他們出示產權證書嘛。」

「他們沒有。」宋誠信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而且,他們也反駁我們,叫我們拿出產權證書來。

這個,我剛才問過總公司相關部門了,說是沒有朱雀山莊沒有產權證明。

當時這房子本來就是那位搬到美眾國去的雲將軍的。不過,當時估計也沒做什麼房產證之類的東西了。

後來皇崗縣給了橫空集團,估計也只是口頭說說就給了。幾十年前哪會有這麼多的規矩。

這個,他們也是認準了這一點,說是當時崗皇縣說是只是借給橫空集團用上一段時間。現在他們要求歸還給橫空鎮了。」

「難道連一點證明的協議之類的東西都沒有嗎?」葉凡問道。

「沒有,我查過了,一片紙片都沒有。那個年代根本就不興這些。全靠一張嘴講下來,這下子還真有些難辦了。皇崗縣突然改口了,我們還真拿不出什麼證據來證明這朱雀山莊是咱們自己公司的。」宋誠信搖了搖頭。

「但他們也不能證明是不是?而且,這朱雀山莊實際上是在我們橫空集團手中的。當年那個年代,誰使用就是誰的了。除非一家能拿出產權土地等相關證明。」葉凡說道,轉爾想了想問道,「不過,我有些奇怪。以前沒人住時皇崗縣都沒人理會,怎麼現在一聽說我要搬進去就有人出手了。是不是縣裡某些同志對我葉凡不上心。」葉凡冷哼道。

「這個,我剛才也打聽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聽說有人看中了通天山,說是可以投錢搞旅遊開發。

而通天山可是橫空鎮的,如果給朱雀山莊硬是盤居著那豈不是件麻煩事。

比如。如果他們的規劃涉及到朱雀山莊的話豈不是要過來跟我們商量。

到時,估計還得花一筆錢盤下來。而且,朱雀山莊地盤如此的大,那裡風景還不錯。

再加上又是國民黨原來一位少將住過的地方,那地方已經可以算作是文物了。

到時擺上那位將軍的一些用品照片等,沒準兒還能湊個旅遊景點。

並且,前景很看好。比如,雲將軍在通天山時幹了什麼,比如剿匪等。這些可都是相當好的素材。

現在的人就喜歡了解這方面的故事。」宋誠信講道。

就在這時候,孔意雄接了個電話,一臉憤怒的從外邊進來,一張嘴就嚷道:「不好,他們過去硬來了。」

「怎麼回事?」葉凡皺了下眉頭。

「橫空鎮鎮長繆大基帶著鎮派出所的民警以及鎮政府一些工作人員。全都抄著些傢伙直奔朱雀山莊而去了。

是不是要強佔朱雀山莊。葉書記,我看得趕緊把包局長叫過來,帶些人手過去。

不然山莊被他們強行佔了以後要搶回來就麻煩了。有些事在沒有材料證明之前誰搶了就是誰的,不好說。

而且,這些天下來我們買了許多東西進去,給他們搞壞了都可惜。」孔意雄講道。

「呵呵,無妨。」葉凡擺了擺手。笑,「他們是占不去的。」

「葉書記,我馬上趕過去勸勸。不能讓他們亂來了。」宋誠信站了起來。

「行埃這樣吧,包局長那邊交待他們過幾分鐘再過去。」葉凡說道。孔意雄有些納悶,不曉得葉書記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啥葯?似乎是一點都不慌。

一會兒包毅進來了。

「包毅,你帶幾個人過去。把恣意破壞我們公司朱雀山莊的人都給帶回來。」葉凡一臉嚴肅了。

「我馬上過去。」包毅一個立正。

「別急,過幾分鐘再過去。」葉凡說道。包毅應著出去招呼人馬去了。

五分鐘過後,橫空集團下屬的橫空公安局幾輛警車呼嘯著直奔朱雀山莊而去。而孔意雄也跟著包毅一起去的。

「再開快點。我怕宋書記頂不祝」孔意雄指著前面叫道。

「別急孔主任,老闆有交待,慢慢過去。不過,聲勢要作出來。」包毅笑道。

其實,這貨也沒弄明白為什麼葉凡如此的交待。只是葉凡不講,他也不敢問。

這七八分鐘就能趕到的地方居然用了十來分鐘。

不過,當車子停在朱雀山莊大門口時孔意雄一下車子就傻眼了。

因為,他發現地下躺倒了一大片人,絕對有三十來號人馬。而他們原本拿在手中的鐵鏟鐵鍬棍棒等物全都給什麼弄得變了形亂七八糟的扔在遠處。

而橫空鎮派出所十來個警察全都在地下痛叫,而鎮政府那些工作人員全都鼻青臉腫著,有些大腿似乎都脫臼了。

孔意雄震驚的發現,就連皇崗縣副縣長兼橫空鎮鎮長的繆大基同志此刻居然被人脫了衣服給掛在了樹丫上還一晃一晃的隨時都有壓斷樹丫砸下來的危險。

這傢伙臉腫得像豬頭,嚇得在樹丫上大喊著『救命』。不過,又不敢過於掙扎,怕就此斷了。

「哈哈哈……」包毅一帶頭,所以公安同志全都大笑開了。

孔意雄比較老成,不敢笑。

「先拍下來,爾後把這些惡意破壞我們公司財產的破壞份子全抓起來。」包毅大手一揮,一陣閃光拍照之後,那些警察如狼似虎的撲了上去,一個個毫不留情的全給帶上了手銬。

而繆鎮長當然也被放了下來。

「我說繆鎮長,你堂堂的橫空鎮鎮長搞什麼搞。想搞裸本就到大街上去,在這樹林子里玩什麼。」包毅乾笑了一聲,還指使手下給繆大基鎮長這光著半個上身的同志來了個特寫式拍照。相信明天一登報,完全可以搶佔項南日報的頭版頭條了。

「你們想幹什麼,我們是來看我們的房子的。居然給壞人打成這個樣子。

這壞人肯定是你們公司的人,我要到縣裡,到市裡告你們。連公安人員都打。

你們狗膽包天了是不是?」繆鎮長現在被從樹丫上放了下來,一落地后霸氣又上來了。

「哪來的騷味兒?」包毅突然嗅了一下鼻子,皺了下眉頭。

「這個,好像是繆鎮長尿褲子了。你們聞聞,肯定是從繆鎮長褲子里傳來的,這騷中還帶著一股很沖的酒氣,繆鎮長聽說可是酒國英雄。一頓不喝下一碗白酒是不下桌的。」某個公安同志挪喻道。

頓時,全場眼光都聚焦在了繆大基身上。

老傢伙漲得滿臉通紅,大叫道:「放屁,放屁!哪有什麼騷味兒?」

「尿就尿了嘛,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繆鎮,要不要換條褲子?

這尿濕的褲子穿身上容易感冒了。這個時間的感冒可是不容易好。

一感冒就要整上十幾天才會好,那痛苦著呢。」宋誠信心裡那個爽啊,故意的走上前去還假惺惺的問候了一聲。

「宋誠信,你這講的是人話嗎?」繆大基羞憤急了,指著宋誠意就吼開了。

「跟人講當然講人話,難道還跟畜牲講埃」宋誠信冷冷哼道,那是痛快得不行了。心說你丫滴的也有今天,該!

「好你個宋誠信,別以為你……你……」繆大基羞怒交集,整個人一暈往後倒去。要不是宋誠信手扯得快,這傢伙得摔個半死。

「老宋,剛才咋回事兒?」孔意雄偷偷把宋誠信扯到旁邊問道。

「撞鬼了。」宋誠信一臉恐懼,說道。

「撞鬼。」孔意雄抬頭看了看天上艷陽高照,不由得說道,「我說老宋,你沒發燒吧?這青天白日的有啥鬼?」

「真是撞鬼了,聽說這朱雀山莊本來就鬧鬼。以前是晚上鬧,想不到現在白天都出來折騰人了。看來,這鬼是越來越厲害了。」宋誠信一臉怕怕樣子,好像不像是裝出來的。

「我看你還真是中邪了。」孔意雄認為自己被耍了,有些生氣的沖著宋誠信冷哼了一聲。

「老孔,我不是耍你,真是撞鬼了。剛才我急匆匆趕到這裡,發現繆大基帶著人正在砸大門要衝進去。

而守門的那個老頭攔也攔不住被鎮上一個公安一推就摔在了旁邊。

不過那老頭把鑰匙藏起來了了,所以繆大基一氣就命令人砸鐵門。

我一看馬上衝上去攔著他們不讓他們進去。想不到繆大基冷笑著說這朱雀山莊是他們鎮上的,自己要砸自家的門有什麼法律規定不能行的。

最後指使幾個工作人員愣是把我給架到了旁邊。不過,正在這時候,繆大基等人似乎中邪了似的自個兒就哎喲地大叫了起來。

我親自看見繆大基好像被鬼抽了嘴巴似的,那啪啪抽嘴的聲音直響,爾後就是臉腫得像豬頭,直至最後居然自個兒飛了起來上身衣服也給撕破了。

而且,那破開的衣服居然自個兒糾結成繩子把繆大基給掛在了樹丫上。

而鎮上那些公安也差不多,一個個被鬼打得東倒西歪,不久,三十來號人全都躺地下哎喲地叫成了一片了。

老孔,你說說,這不是惹著鬼了是叫什麼。」宋誠信一臉正經,說道。

「那這鬼咋沒打你?」孔意雄卻是一臉不信樣子問道。

「我也納悶,我跟看門的都沒被打。看來,這鬼是好鬼,幫著咱們橫空集團。」宋誠信硬扯出個理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