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六十章找上門來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六十章找上門來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早講就要出發了嗎,怎麼到現在才出發?」葉凡問道。

「國家秘密部隊早就派得有前期小分隊去尋找你講的荒島,聽說已經有眉目了。

所以,青山他們是後續第二梯隊,第一梯隊只是負責搜找,他們都是這方面高手,帶足了儀器以及一些設備的。

你們龔頭兒挑選了高手跟著青山去的。好像是西門東洪將軍負責這事。

本來我也是想去看看的,只是奈何這腿還是不爭氣。現在雖說吃了你的蛇寶會好一些,但還是不能正常走路。

就這殘腿跑去湊熱鬧那是給他們添亂。而圓圓這邊我也放心不下。」費棟講道。

「李老現在病情不曉得怎麼樣了?」葉凡有些擔心。

「他還在挺著,我是聽唐城講的。說是李老其實快不行了,只是一直挺著的。李老想弄明白那荒島到底怎麼回事。說是這事沒解決他不會先死的。不然,死不暝目。」費棟唏噓道。

「唉……」葉凡痛苦的叫了一聲,心情悲涼得很。李嘯峰一生為國,可是最後還是逃不脫生死。

不到二個小時,橫空集團總部門外突然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發生什麼事了?」葉凡冷哼一聲拉開了窗帘,發現大門口停著許多閃著警燈的警車。

不過,在大門口被包毅的手下給攔住了。大門口頓時就吵哄哄了起來。

「葉書記,皇崗縣縣長朱一旦同志帶著縣公安局長蓋飛以及一些警察,還有縣政府一些工作人員把咱們總部大門給堵了,吵著要叫葉書記出來講話。」包毅彙報道。

「叫他們進來。」葉凡說道。

「他們不肯進來,說是要叫你出來談判。」包毅說道。

「還談判,搞什麼?」葉凡冷哼一聲,道,「不進來就不要理他們,難道他們還真敢亂來不成?」

「他們在叫囂,說你有種就出來。沒種的話就窩著抱媳婦。」包毅說道。

「呵呵呵。我還真得出來了,不然成縮頭烏龜了。好,我馬上下來。」葉凡一愣,笑出聲來。

「我已經把全部警力都抽調回來了,他們如果敢整事的話我正好出手了。這好久沒有舒展拳腳了。打一頓痛快的也舒服著。」包毅笑道。

「你好鬥份子埃可不能用拳頭對著咱們皇崗縣來的領導嘛。」葉凡笑著擱下電話,這貨正了正衣服,大步往樓下而去。倒這些傢伙是不是還真敢動手來『搶人』不成?

好傢夥,來的陣勢還真是不校

二十來個警察十幾竿槍。還有十來個估計是皇崗縣的工作人員。看來架勢還真有不給就『搶人』的架勢。

當然,葉老大也曉得。借他朱縣長和蓋局長一千個膽子也不敢有所動作的。

咱橫空集團的警察級別身份比他們還要高,要論層次,包毅可是省廳副廳長,蓋飛外帶個皇崗縣政法委書記最高副處。能嘎出什麼來。

這樣子干無非就是造造聲勢嚇唬『老百姓』罷了。而鼻青臉腫滿臉貼著『狗屁膏藥的繆鎮長同志就站在朱縣長旁邊指指點點的,運用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儘力的要把火往旺處燒來著。

「葉總,你們這樣子胡亂抓人也太過份了。橫空鎮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以及公安人員犯法啦,他們是在正常執法。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胡亂抓人,到底怎麼回事?」葉凡一臉訝然看著朱縣長,盯得這傢伙頭皮有些發麻,連老臉都微微有點脹紅了起來。這個,自然是心虛的表現了。

「人被你們打了抓了還問我。葉總,你這裝傻的本事還真不小?」朱縣長冷冷哼道。

「呵呵……」葉凡兩手一攤,「我著實不怎麼清楚,包局長,請過來一下。把事說清楚。

不然,咱們的朱縣長估計會砸了咱們公司大門。聽說我家的大門都給他們砸了。

這個,你也得講清楚,該懲的一定要嚴懲。不能因為他們是橫空鎮鎮長帶隊的就可以任意妄為。」

「包毅到1包毅這貨一身警察正裝的從裡面跑了出來,肩佩銀芽一星。崗皇縣那些牛逼哄哄的警察哥兒們一見這種級別的同志,嘴角全都抽了一下。

這些同志可是識貨的,不由自主的全都往那能收縮的鐵柵門後邊縮了三四步,給這些警察一帶動,後邊皇崗縣政府的工作也全都擠得往後撤了一步。

看上去一大團人都在往後撤,本來朱縣長蓋飛局長等人跟來的同志是湊一塊的。

只是他們在前面站著的,後邊的同志全都擺開龍門陣給人一種很強大的感覺。

不過,現在給這些傢伙一後撤了三四步,頓時就把朱縣長繆鎮長外加蓋局長三人給『隔離』了出來,層次分明,三個傢伙就那樣子孤零零的站在最前頭,像三隻呆鵝一般。

蓋飛氣得轉頭狠狠的掃了後邊那些不爭氣的手下一眼,不過,咱們的包毅局長更是氣盛,他是向葉凡行了一個標準敬禮之後大步走到了蓋飛面前,雙眼寒煞煞的盯著蓋飛。

後邊的警察哥兒們一見人家三級警監站蓋局長面前,個個心裡直冒寒氣,因此,哪位同志還有膽子上來為蓋局長壯膽。

所以,蓋飛三人還是三人,就是皇崗縣政府的工作人員們本來想上前為縣長助威,可是一見警察哥兒們都沒動靜。

再一轉爾一起,人家這種級別的警察都只是葉總的下屬,那葉總的身份豈不是高得嚇人。

因此,就連崗皇縣政府的那幾十號人馬也全都按兵不動不敢上前來了。

「蓋局長,你帶著這麼多警察過來堵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的大門,不知道這是違犯的事嗎?

這事說小點是鬧事,說大點就是你朱縣長跟蓋飛帶頭鬧事。橫空機電集團是個什麼樣的單位你不清楚嗎?

這裡的幹部都是省委組織部才有資格考核任命的。像葉總更是中組部才能任命的。

而我包毅,好像還是省廳副廳長,我包毅只是葉總的手下。蓋局長,你要想好了。

如此的乾的後果是什麼?」包毅來了個先聲奪人,拿這邊的『級別』先壓住對方。

爾後,這貨一豎眉頭,聲音突然拔高,說道,「我以省廳副廳長的身份命令你們崗皇縣公安局全體公安人員馬上後撤50米。哪位同志不聽的話,紀律處置,包括你蓋飛同志。」

包毅的聲音像打雷似的。

那些警察哥兒們你看我看你,不過,暫時還沒人挪步子。因為,怕朱縣長秋後算賬嘛。其實一個個腿根子都有些發軟了。只是在硬撐著罷了。

「包廳長,好像你這廳長不怎麼管事兒似的。聽說公安執行的也是准軍事化管理。這軍令如山,看來,包廳長的警令是不管用了。」葉凡在一旁挪喻道。

「我數五下,不退者你們立即按肆意鬧事,攻擊橫空集團領導,擾亂橫空集團正常的工作全抓起來。」包毅虎軀一震,頭也沒回直接沖橫空的警察們下了命令。

1……2……

數到『2』的時候蓋飛那嘴角抽了二下。

「不要怕,咱們有理,有理行遍天下。就是省廳副廳長也要講個理兒。而且,他的主要職位在橫空集團,省廳只是掛個職罷了。」蓋飛麻著膽子喊道。

4……

包毅沒理他,還在繼續數數。

到『5』剛從嘴邊冒騰出來,嘩啦一聲響,崗皇縣公安局二十來號人全都不爭氣的像潮水一般猛地往後退。

而後邊皇崗縣政府的工作人員也被擠得被迫往後撤,這樣一來,一大團潮水往後猛地後撤到了五十米開外,剛好是包毅給他們定下的範圍。

蓋飛那嘴唇顫慄著,朱縣長臉色更難看,快成茄子顏色了。至於說繆鎮長那臉此刻好像呈顯的是慘白。

三人互相依靠著,因為,如果不依靠一下就怕獨個兒會撐不住就此倒下,那臉可就沒地兒擱去了。

「你們這群孬種,沒種的混蛋1蓋飛氣得轉頭沖著手下就大罵了起來。

不過,下屬們只能是難堪,而沒人敢往前一步了。這個明擺著的,省廳副廳長怎麼可能是掛職著的。

人家即便只是掛個名頭,要收拾你小小的皇崗縣公安局難道還沒辦法,你蓋局長這話講得,那全等於放屁了。

「朱縣長,蓋局長。你們不好好的管理好下屬,居然還敢帶人公然到橫空集團鬧事,你們知道這事性質的嚴重性嗎?

你們橫空鎮的繆鎮長帶著鎮派出所的公安人員,還有鎮政府一些同志,三十來號人兇巴巴的衝到朱雀山莊。

結果怎麼樣,全撞鬼了。那山莊的門能亂砸嗎?朱雀山莊現在是葉總的家了,你們砸山莊大門就在砸葉總家的門。

不像話,你們這是什麼行為,居然還敢舔著臉來鬧事。你們想幹什麼,想搶人是不是?

要搶就來吧,你們的人全都在我們的審訊室里。」包毅一臉嚴肅,說道。

「撞鬼,包局長,這種白痴的話你也講得出來。青天白日的哪裡來鬼?

明明是你們派人在暗中下手擊傷了我們的人。這朱雀山莊是我們橫空鎮財產,我們去自家的山莊你們硬要派人攔著。

我們打開自己的門哪點能犯法了?」朱縣長還沒全軟癱下去,還能講出話來,不過,底氣有些不足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