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灰溜而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灰溜而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笑話,暗中下手,你看到我們的同志對你暗中下手啦?朱縣長,說事是要拿出證據的,沒證據的東西全是誣衊。

這誣衊可也是在犯罪。你們的手下太囂張了,按治安管理條例,全得拘留十五天,而且,這邊還要罰款。

我希望你要識大體,馬上帶人回去。不然的話,我們不得不按治安管理條例連你們一併收了。」包毅皮笑肉不笑,說道。

「包局長,就是橫空鎮的某些同志有犯什麼事兒也是由我們崗皇縣地方公安機關處理,什麼時候也輪不到你們橫空集團公司的公安局來處理這事。我希望你能認清事實,把他們交給我們。」蓋飛找出一個理由來。

「蓋飛同志,你可能忘了一點。如果是橫空鎮上發生的事當然該由你們地方公安機關來處理。

不過嘛,他們攻擊的是我們橫空集團公司老總的住處。砸壞的是公司的財產,難道我們橫空公安局是一擺設,看著公司被砸了還蹲在一旁看戲不成?

那省廳叫我們下來幹什麼,叫我們下來就是為了保護橫空集團財產不受侵犯,橫空一萬多名職工幹部們不受傷害。

這件事發生在我們橫空集團公司,天經地義由我們出面處理。」包毅氣勢更勝。

「哼,你們這種行為我們會向上級領導控訴的。我們走1朱縣長見討不了什麼好,而且再呆這裡反倒是更為丟人,氣得甩下一句面子話轉身就走,蓋飛一看,自然也是緊跟著溜了。

一大片『潮水』在短短的半分鐘之內全退了。來時氣勢如宏,走時如喪家之犬。

而趕出來助陣的橫空集團的幾百名工作人員全都拍掌叫好。

「葉書記氣蓋山嶽,嚇怕了『鬼子』……」

「包局長威風,包廳長厲害……」

「呵呵呵,散了吧,別亂叫。又得讓人叫我包毅什麼的了。」包毅這貨像個將軍還擺了擺手。

這場鬧劇不到十五分鐘就收場了,葉凡也有些索然無味。跟這些傢伙斗,有點掉身份。

「這些傢伙還真是扶不起的阿斗1『黑面閻羅』鄭一天擱下電話后氣得一巴掌就拍在了沙發旁邊的護手上。

不過,這貨馬上就反應過來。這裡可是蓋老虎的辦公室。這貨相當不好意思,看了蓋老虎一眼。說道。「對不起,我給氣壞了。」

「你還以為崗皇縣那些傢伙能幹出什麼事來嗎?他們跟葉凡斗什麼,不是同層次的人,檔次相差太多了。人家一個大帽子扣下來就能嚇尿他們。」蓋老虎倒是淡然的吐了個煙圈。好像早知有這種結果似的。

「蓋書記講得沒錯,朱一旦充其量一個正處,蓋飛還沒兼政法委書記。

一個正科跟人家省廳副廳長斗,玩不起。這次盲目去估計這些傢伙本來是想掙點面子回來,想不到居然臉丟得更大。

你們看人家崗皇一號劉標成同志那是穩坐魚釣台。人家早知道朱一旦會灰溜溜回來。自已不下去湊這熱鬧。

這叫什麼來著,這就是領導的眼光。朱一旦這眼光還是差了些埃」笑裡藏刀曾雲閑同志貌似一高深的大師樣子扭了一下屁股,說道。

「早知道我直接下去就是了,我看他包毅熊啥?」鄭一天冷哼了一聲。

「你去有用嗎?」蓋老虎冷哼了一聲。

「有用不有用總比蓋飛這軟蛋子強些。」鄭一天底氣也有些不足,你是副廳,人家包毅也副廳,人家還兼著省廳副廳長一職,你鄭一天這個項南市政法委書記還得稱他一聲領導,自然不頂事兒。

「要不交待他們把這事往上捅。用處不是很大,但是,至少能折騰那位姓葉的傢伙一回。

要是搞大了省里沒準兒會派出個調查組下來,這裡頭涉及到的人手可是相當的多。

這橫空鎮派出所跟鎮政府工作人員幾乎被橫空集團一鍋端了。

人家還怎麼開展工作,要是此刻鎮里出了亂子。那葉凡也脫不了干係。」曾雲閑陰聲的笑道。

「妙計啊,不如咱們在鎮里弄些事出來。到時,鎮派出所空虛,鎮政府又沒人。這下子還真有得玩了。聽說橫空鎮的混子頭頭可是不少,到時追究起責任來。有得沾了。」鄭一天心裡一動,說道。

「呵呵……」蓋老虎只笑了兩聲並沒有吭聲。倒是弄得曾雲閑跟鄭一天都估摸不透這老狐狸的心思。

「其實,這些,不用你們出面。」

「不用我們出面朱一旦那傻b能想到嗎?」曾雲閑有些拿不準。

「你們啊,有的時候就是缺了點筋。這種事都發生了,難道作為崗皇一號的劉標成書記會坐得住嗎?

人家開始不動如山,真要動時就是『動如脫兔』。你們太小看劉標成了。

此人城府極深,就是我蓋紹中有時都佩服這傢伙。是個人物。」蓋紹中對劉標成的評價很高。

「嗯,劉標成此人從來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不過,好像崗皇縣也給他治得服服貼貼的。沒點手段,沒點魄力是不可能在無聲就全面掌控大局的。」鄭一天點頭說道。

「此人是直接從省里空降下來的,聽說在省裡面後台很硬朗。不然,也不會由省政策研究室一個副處級的主任一下子就提拔到咱們皇崗縣任縣委書記。

一般你省政策研究室的同志下來不要講副處級到下邊能弄個常務副縣長乾乾就不錯了,一步下來就是縣委書記,後台不硬自己怎麼可能硬朗。

不過,不曉得這傢伙的後台到底是誰了?」曾雲閑講道,看了蓋老虎一眼,他認為這事蓋老虎應該清楚。估計劉標成下來後有人暗示過蓋老虎吧。

不過,蓋老虎卻是非常正經的搖了搖頭,說道:「這事我也不怎麼清楚,從來沒人跟我打過招呼。

以前也試探過劉標成幾次,不過傢伙的嘴好像銅鑄的一般。而我也曾經出手過一兩次打壓過一下。

不過,都被這傢伙巧妙的化解了。說起來我心裡還有些,居然擺不平下邊一個縣委書記。

不過,此人也沒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而且貌似對我也相當的尊敬,所以,後來我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相安無事嘛。」

「後台肯定有,就不曉得是誰了。不過。這次劉標成應該坐不住了。只要他坐不住就要出手。不過。葉凡的身份地位擺在哪裡的,要壓制葉凡,除非省里的同志出手。這次沒準兒還能看場好戲了。」曾雲閑興趣盎然。

「你們小曾啊,就喜歡『看戲』。」蓋老虎爽朗的笑了。

「對了蓋書記。藍存鈞這傢伙還真是上心。居然提議直接從市財政下拔8000萬給橫空集團。這什麼意思,我們市財政局可不是慈善機構,他憑什麼把我們的錢往橫空的口袋裡塞。這明擺著胳膊肘兒往外拐嘛,太過份了。」曾雲閑哼聲道。

「他提有個屁用,這麼大筆款子。到時蓋書記一句話就能給否了。」鄭一天得瑟的笑道。

「呵呵,否啥。這次不但不能否了,還要相助他完成任務。」想不到蓋老虎居然如此的講,令得曾鄭兩人都是一愣,一臉迷糊,看著蓋老虎。

「這個,蓋書記,這個……」鄭一天憋不住了。

「不要問為什麼,橫空集團說實話以前也為我們市作出過貢獻的。

不要講別的。這暫時的難關咱們總得伸一下手。要是橫空真倒了,這爛攤子留下的後遺症可是不少。

比如,一萬多名下崗職工的安置問題。還有,這幾十個億的外債。

到時,他們真倒了。我們項南市絕對脫不了干係。不但要吞下這一萬多名職工幹部,而且估計省里還會硬壓著我們出一筆錢擺平此事。

到時,恐怕情況更糟。所以,還得讓他們先吊著。別一下子就咽氣掉。

咱們能拖到什麼時候算什麼時候。反正幾年下來了我們都沒出過錢,這次就出8000萬吧。

就當是行善積德嘛。」蓋老虎笑眯眯的像極了曾雲閑同志。

蓋老虎變性了。鄭曾兩人在心裡腹誹著。

崗皇縣的同志剛走不久,孔意雄進來說是有位從港九來的叫田一刀的客人求見,葉凡點頭叫他進來。

就幾天時間,田一刀好像瘦了不少。整個人臉色都有些泛青,精神更為糟糕到了極點,走起路來都有些發飄的感覺。

「怎麼啦田總,看來你氣色不大好埃」葉凡明知故問。

「唉,葉總,請你幫我聯繫不狼司令吧。」田一刀坐在沙發上軟綿綿的說道。

「聯繫他,你想能啦。這個,你可是要想好了。聽說那支神秘部隊紀律很嚴的。

到時後悔可就退不出來了。這對你來講可是人生中一件重大的事。

馬虎不得,作為朋友的我,勸你要三思而後定。」葉凡還假惺惺的要勸他一番。心說你丫滴能逃出咱的五指山嗎?

「早想過了,我已經沒有了退路。如果不加入,我這身功底子徹底完啦。

並且,聽高人指點說是。如果不及時治療,不但功底子沒了。很可能最後連命都得沒了。

好死不如賴活嘛,不就是加入神秘部隊。聽說那支部隊對隊員的管理還是較鬆散的。

我田一刀還是可以干自己熱愛的刀削刀事業嘛。最多就是偶爾要熱血一下冒冒生命。

反正我也想通了,人活一世。如果都不亮亮自己也是白活了。偶爾刺激一下也挺有味兒的。

再則說了,橫豎一個死,不如死得轟轟烈烈些為好。」田一刀居然又漲勢氣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