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六十七張司令請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張司令請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市長叫魚全新,你可能不知道。不過,市委書記張鳴重同志你應該知道。我記得你以前在粵東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時那個時候部里搞的幹部異地交流是你主持的。而張鳴重當初就協助過你開展工作。」蘇青雲笑道。

「是他啊,我還以為是誰。我們還行。」葉凡也沒否認。以前跟還幫過張鳴重,這點面子估計會賣。

吃完飯後走出來時狼破天接了個電話,轉爾沖葉凡笑道:「咱們一起,有點事找你小說章節。」

葉凡也就交待嚴方龍跟曹月先回去。

剛鑽進車子狼破天就笑道:「張司令請你喝酒。」

「有這種好事,咋不早說。到時整上幾瓶五糧液喝個痛快。」葉凡笑著看了狼破天一眼,轉爾沉吟了一下,問道,「我說老狼,這不會是鴻門宴吧?」

「哈哈哈,你難道怕啦?」狼破天笑得『陰』。

「看你這笑聲,莫非真給我猜對了。」葉凡說道。

「鴻門宴沒那麼嚴重,不過,人家張大司令給了你們那麼大的好處,你總得表現一下是不是?」狼破天乾笑道。

「我說老狼,不會是你出賣我的吧?不然,我一個窮得就剩下短褲衩的企業老總會有什麼好處給張司令?」葉凡看著狼破天,有種被『陰』的感覺。

「咱們a組張司令知道,因為昌背山跟大熊山基地需要他的相助。

如果遇上緊急情況的話他的手伸得快一些。不過,你的身份是a組最高機密。

我那敢告訴他,那可是要吃紀律處分的。不過,他見你我關係如此的好。

而且,這次軍港能順利,及時的審批下來,這其中龔開河同志出的主意估摸著給他猜到了。

轉爾再聯繫到你的身上,估計人家也猜到了你也是a組的人。當然,猜歸猜咱們不說破,他也裝糊塗罷了。」狼破天說道。

「不過。即便是知道我是a組的人但也不會曉得我在a組具體是幹什麼的是不是?

只是他要我幫什麼忙。別看在燕月灘我們是得好大好處。但是。為了審批我葉凡也是犧牲了相當多的利益的。

這是我跟開河同志作的交易。那老頭摳門得很,沒有好處哪會如此的賣力幫我?

所以,算是扯平罷了。不能說誰還欠著誰的了。」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估計張司令也能猜到。軍港審批何等大事,他張司令同志差點跳斷了腿兒還沒能搞下來。

你葉老大一個建議就把事搞定了。沒有份量很重的交易,怎麼可能如此的順利是不是?

這說明什麼,人家張司令也看到了你的背景嘛。不然,他才不會如此客氣跟你這個破企業老總論交道的。

大家都是明眼人,這燕月灘值多少,傻瓜也會算這筆賬的。」狼破天講道。

「他們現在哪裡?」葉凡問道。

「剛到省軍區,我們就在招待所干一餐就是了。」狼破天笑道。

葉凡也算是『三進宮』了。

張成高司令員削瘦的臉頰,看上去個頭並不高。一個中等個兒的矮子。

「不好意思張司令,沒來迎接你。」狼破天貌似客氣的說道。

「迎接個啥,我也是剛到,先前也沒通知你。」張成高笑道,一雙眼卻是看了葉凡一眼。

「你好張司令,我是橫空的葉凡。」葉凡笑著伸出了雙手,張成高伸出單手跟葉凡握了握,笑道。「你這企業老總氣派。」

「氣派。哪敢在張司令面前講這兩個字。見笑了。」葉凡不卑不亢,笑道。

「你可是把我們軍區的譚司令龍部長都逼得差點要叫娘了。」張司令弧

「我有那麼厲害嗎。張司令說笑了。」葉凡一臉謙虛樣子。

「走走走,咱們吃點心去。」張司令笑著,幾人進了招待所的包間。

也沒幾個人,一個軍區後勤的龍部長,一個譚成理司令員,還有一個就是張司令員,加上葉凡跟狼破天,就五個人。

不過,見裡面擺著六雙筷子,葉凡笑道:「還有哪位尊神沒到?」

「喬世豪,馬上就到了。」譚司令員笑道,幾人坐了下來,不久,喬世豪額頭冒著汗珠子進來了。

「妹夫,你什麼時候來的。」喬世豪一邊擦巴著臉上的汗一邊笑道。

「剛到,張司令請客,不跑快點怎麼行?」葉凡笑道。

「那敢情好,張司令的飯我可是很少有得蹭的。這次一次要蹭個飽。」喬世豪笑道。

「世豪同志,你們紅劍師團可是軍區的門臉兒。軍區每年下拔給你們的軍費可是同樣的師級單位的三四倍。不會連頓飽飯都吃不了吧?」龍部長哈哈笑道。

哈哈哈……

「可是我們也幹了三四個師的活,他們的活我們幹得了,我們的活他們可是幹不了。」喬世豪反嘴道。

「說你兩句你還真得瑟了起來。」張司令說道。

「不敢。」喬世豪笑道。

「世豪,這次由總參舉辦的全軍大比武你們紅劍師團可是排頭兵。一定要給我捧回個金杯回來。不然的話,我可是要打你屁股。」張司令員喝了口茶,說道。

「是啊世豪,就看你的了。這次明面上是大比武,實際上卻是一個選拔賽。」譚司令說道。

「選拔賽,選什麼,難道有大的行動?」喬世豪頓時雙眼放彩,來了興趣。

「你看你,一聽到行動就跟打了雞血似的。」譚司令笑著,說道,「給你說實話吧,這次總參會推出前三名去參加國際特種兵大賽。

這次比賽在非洲的原始森林進行,條件非常的惡劣。沒有過硬的素質那是丟咱們國人的臉。

因為只有三個名額,所以,各大軍區,以及海軍空軍等兵種都是盯得緊。

大家都昴足了勁頭一定要拔得前三。如果能進去,那是代表軍區的榮譽。

張司令這次決心很大,咱們軍區至少要爭得一個名額。不然的話,咱們軍區的臉子可得丟大了。

為此事張司令還跟藍京軍區司令員陳凱越同志打過賭。你可得爭口氣了。」

「這個難度相當的大啊,張司令可是給了我空前的壓力。藍京軍區的特種a師可不比咱們紅劍腿根子軟。

這前後幾次大比武,咱們好像都沒討到什麼好。而且,特種a師靠近藍月灣獵豹部隊,人家是近水樓台先得月。

獵豹是個什麼樣的部隊大家都清楚,包括葉凡同志也清楚。那實力,頂呱呱的。

不是我自貶自己,這壓力,真是空前的大。更何況,a師的師長可是鎮中良同志。

他是個什麼角色在坐的領導們都心知肚明著。而獵豹的訓練場即便是現在也是世界是排得上號的最完備,最高科技,效果最好,實力最強的訓練常

咱們想進去訓練一回很不容易。一年還輪不上一回,而且,運氣好排上一回也僅有幾天時間。

而a師就不一樣了,到獵豹訓練場訓練跟回家一般容易。他娘的,這人跟人相比就是能氣死人。

咱們跟他們相比,儼然就是後娘養的。」喬世豪可是苦瓜著臉還看了葉凡一眼。

因為鎮中良是前任a組組長鎮東海的兒子。鎮東海雖說犧牲了,但是,a組同仁們都會照顧著鎮中良的。

他有什麼需求獵豹都會答應的。包括給他們訓練人才等等。

「唉,世豪講的是實情。全國像獵豹這樣的訓練場就藍月灣一家。

就是拿到世界上去也能排進前三。而且,隨著時間的拉長,更多的高科技裝備都裝備進了獵豹訓練常

光是每年的增拔經費就達到三四個億。天上飛的海上游的地下鑽的這訓練場都有。

咱們想不到的人家早就想到了。哪個軍區不眼熱這訓練常不過,咱們還是要面對現實嘛。

在沒有這種訓練場的基礎上難道就不訓練啦?咱們還是要堅持訓練,而且,要花比他們更多的時間去訓練。

勤能補拙,咱們不能怨天怨地的,那樣無濟於事。而且,我們軍區的訓練場不是也在逐步的改善。」張司令說道。

「妹夫,以前你可是在藍月灣基地擔任過副司令員一職。跟他們那邊很熟悉。能不能跟獵豹的首長打聲招呼,在大比武之前給我們安排一個星期時間的特訓。我要求不高,就一個星期時間。」喬世豪可是把眼盯著葉老大了。

「估計大比武之前都很忙吧。」葉凡說道。

「忙當然忙了,各大軍區還有海軍空軍包括二炮等部隊都盯著獵豹的訓練場了。這段時間要擠時間那是難度相當的高。」狼破天說道。他當然知道只要葉老大發句話的事罷了。

但是,這事要把難度提高些,等下子還張司令的人情也還得重些。

如果太容易就沒有了挑戰性。

「呵呵呵,葉總,你看這事,既然你在哪邊工作過。這事是不是你出頭給說和一下。」張司令果然出嘴了。

「這事我可以試試,但不敢保證就能安排上是不是?現在離大比武還有多少天?」葉凡問道。

「一個月。」喬世豪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