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六十九章二手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六十九章二手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說葉老大,你這可是答應張司令的條件,怎麼又把我給扯進來了。.

不行不行!我可以答應給你培養一下,但是,沒有基礎可是不行。

至少,你先得挑一個至少六段開源能力的同志給招進軍區。不然,我可是沒法子為你培養了。」狼破天馬上反對。

「六段,這個,難度太高了。再說了,如果真有六段的話估計那邊早盯上了。」葉凡說道。

「嘿嘿,你葉書記有辦法嘛。」狼破天乾笑了兩聲。

「這事我出面去說,麻痹的!總不能天下高手全給那邊一網打儘是不是?總得為我們軍區留根星星苗子。」張司令居然暴粗話了。

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戴成,戴成猶豫了一陣子說是要龔組同意才行。

葉凡沒辦法,只好打電話給龔開河同志,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也沒什麼隱瞞,這事,瞞也瞞不祝

「不行不行,這給他一借至少得半年左右時間。咱們可是等不及了。

再說了,到時如果張成高賴賬的話我們可是相當的麻煩。這種事不是沒發生過。

以前有些軍區的某些同志本來對於咱們組把他們的高手全都奪走有些意見。

要是到時又折騰出什麼事來就麻煩了。這人才誰不想留著。」龔開河想都沒想,直接給否決了。

「這事我跟張司令先簽定個『地下協議』,相信張司令也不是空口說白話的同志是不是?」葉凡說道。

「協議有啥用,沒準兒到時張成高自個兒都拍屁股走人了。新來者可是不會認下這份『地下協議』的。不妥,這事沒得商量。」龔開河態度很堅決,好不容易弄個七段,哪捨得這煮熟的鴨子給飛了。

「龔頭兒,真不行是不是?」葉凡也有些火了,聲音重了不少。

「不行就是不行。」龔開河哼道。

「不行那也行,這田一刀身上所中之毒可是還沒解開。呵呵,到時……」葉凡乾笑了兩聲。

「你在威脅我?」龔開河口氣很重。

「談不上威脅,我也是沒法子。要是組裡給飛空廠整地基建一個船塢,這事我就不管了。再說了,我還欠著張成高一個天大人情,這良心債我可是要還了。不然,這睡覺都不安穩。」葉凡說道。

「你這是無理要求,組裡不可能答應。」龔開河講道。

「那我就沒輒了。」葉凡也開始耍賴了。

「你……」龔開河氣得話都講不出來了,良久才說道,「你要借也行,如果到時張成高同志耍賴不歸還的話你得另找一個八段位的高手補進來。你同意的話我就答應你這次無理要求。算是開個特例,下不為例。」

「行,龔組,你給我葉凡還狠1葉凡也給氣著了,甩狠話了。

「呵呵呵,這才像話嘛。不用擔心什麼,我相信張成高同成也是講信用的人嘛。

再說了,你們還簽叵灤議』是不是。你葉大書記連這點手段都沒有嗎?

再輒說了,退一萬步講,田一刀回不來了,你還是可以到其它地方網路高手的嘛。

你葉凡同志現在已經成了組裡的伯樂,發現人才的機遇不是有的嘛。

別急別急。」龔開河居然幸哉樂禍開了,用葉老大剛才的話還擊了回來。

「你狠1葉凡啪地一聲就掛了電話。

不過,為了『保險』一些。葉凡還是要求張成高簽定了『地下協議』。而狼破天譚司令等人都是證明人。

「哈哈哈,咱們回去繼續喝酒,今兒個高興,葉書記,咱們合作愉快埃」張成高哈笑了起來。

「喝毛病啊,我沒空,先走了。」葉老大有些鬱悶,告辭了。

「放心,一旦你們那邊新廠址敲定下來,你給破天同志打聲招呼。我們軍區能搞建設的兵都拉過來給你們搞一下。這船塢的事我張成高答應給,一定會幫你們建。不過,你們的規劃先要搞好,不然胡建來就損失了。」張成高沖著葉凡後背說道。

「放心,我會馬上安排的。」葉凡頭也沒回,鑽進老狼的車子走人了。

「葉老大,你這次可是賺了個盆缽滿溢埃」狼破天一邊開車一邊笑道。

「老狼,我懷疑你跟張司令是不是一夥的。怎麼能光說我賺呢,你就不說說要干成這事難度有多大?」葉凡笑道。

「大個屁,還不是浪費你了一點口水罷了。你葉老大的口水可是值錢啊,我老狼佩服,佩服得快五體投地了。」狼破天哼聲道,「不過,你們沒有啟動資金也是個難事兒啊?」

「是啊,燕月灘那塊地皮肯定得拍賣一部分。不過,得等到市政斧的公告出來才能拍賣,不然就賺不了那麼多了。就這一段時間難過埃」葉凡講道。

「難過啥,你那個小情人不是億元富婆嗎,叫她投資唄。而且,燕月灘搞你所講的賓館式渡假村肯定賺發了。到時,各方精英人士湧入,你葉老大數錢都會數得手抽筋的。」狼破天有些色色的笑道。

「你這傢伙講什麼屁話,我哪來的小情人?」葉老大有些惱了。

「不是**皇朝那個董鶯鶯嗎?人家厲害,比你還小,得很,居然億元富婆了,不得了埃」狼破天挪喻道。

「老狼,這話可不能亂講。以前我是破獲過他們家的案子才認識了他。過後再沒見到她,那是一點破關係都沒有的。」葉凡趕緊否認。

「咱們兄弟,還瞞啥,我老狼又不會把這事兒捅紀委去。而且,反倒是佩服你埃這花姑娘是大大滴。老子就沒這福氣,鬱悶埃」狼破天說道。

「嘿嘿,要不我把她介紹給你怎麼樣?」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免了,老子從不撿二手貨。」狼破天一句話出來,差點噎著葉老大了。

「你個二貨1葉老大憤然罵了一句,「對了,你給查查董鶯鶯的哥哥董然現在幹什麼?」

「幹嘛,剛才不是講沒關係嗎?現在怎麼又關心起這『地下小舅哥』出來了?」狼破天哼道。

「有點用,這董鶯鶯現在可是成熟了。儼然商界女強人。前次她過來談過合作建造船廠的事。可是很摳門啊,一點也沒把咱這救命恩人擱眼中。」葉凡有些鬱悶,說道。

「你是想從他哥哥入手?」狼破天是聰明人,一點就透。

「沒錯,他哥以前在省委辦工作。不過一直不得志,後來我幫了他一回。給他介紹給了當時的常務副省長林峰。成了他的秘書。不過,現在幾年過去了,不曉得林副省長還在不在粵東。」葉凡說道。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幾年時間,沒有幾位同志一直不換地兒的,除非是老了快到點了。林峰是不是屬於這一種?」狼破天問道。

「那年他剛五十,到現在最多五十五六左右,對於他這種級別的幹部,五十五左右算是黃金季節。而且,此人的後台也相當的硬朗,是國家政法委常務副書記汪博銘同志。」葉凡說道。

「汪博銘不是退了嗎?如果他退了估計這個林峰前途也不大了。像他這種級別的幹部,一旦後台退了,他還想再進一步,難於登天埃」狼破天講著,「我先打個電話問問,這事,辦公室主任應該會聽說一些。畢竟,我還掛著個省委常委頭銜嘛。」

狼破天把車子停在一顆樹下打起了電話,嗯啊了一陣子。轉爾沖葉凡講道:「林峰已經調走了,好像是什麼事他受了連帶責任,調外省任副省長,沒入常。

至於說他的秘書董然,聽說林峰走時還是給他安排了一個去處,到下邊擔任了一回副縣長。

不過,估計是林峰的對手怨氣沒消,董然也受到了牽連。結果這副縣長屁股還沒坐滿一年就被人家捋了帽子。

後來估計是董鶯鶯出手了,才保住了董然的級別,不過,也是個閑職。

在海州市所屬的金馬市政協任副主席。這個,還幹個屁。董然才多大,估計就三十齣頭吧。

不過,我也很奇怪,董鶯鶯如此有錢有實力,為什麼不能幫哥哥一把?

董然為什麼又是死抱著政斧公務員的身份。辭職經商自在逍遙,快活得很。

比起在政斧工作整天要遭人白眼,伺候領導強得多了。」

「董然就這姓格,這傢伙就喜歡呆政斧工作。錢他是不缺,這傢伙就是一根筋。以前董家有難時董鶯鶯就勸過他,他就是不聽。說是他討厭當商人,死也要死在政斧工作崗位上。」葉凡笑道。

「那董鶯鶯如此強悍的女人,拉哥哥一把那應該不是太難的事吧?」狼破天有些不明白。

「這個也不一定,董鶯鶯是強。但是,林峰的對手會弱了嗎?」葉凡笑道。

「也是啊,能跟林峰較量的同志肯定也是省委常委級的副職。董鶯鶯雖強,但在這種級別的大佬面前也是愛莫能助了。」狼破天點了點頭。

「這事要幫董然一下,估計還得先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這事董鶯鶯肯定知道。」葉凡說道。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