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七十章千金出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千金出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就聯繫董鶯鶯先問問情況再說,到時你真能幫到她的話,至少,她又欠了你一個大人情。

而且,她父母都死了,就這一個哥哥。就是在今後的合作中吃些虧也甘願的。

難道她還願意看著哥哥一輩子不得志。再說了,你葉老大有的是辦法,乾脆把這娘們弄床上去解決掉。

到時,她的金庫還不任由你取嘛小說章節。」狼破天乾笑道。

「你這是人話嗎老狼,我看你這傢伙以前可是道貌岸然的,我還真以為你是個君子。現在我葉凡總算是看清楚了,你不就是一匹披著羊皮的狼嗎?」葉凡挪喻著笑了。

「我這是在給你出主意,你不接受就算啦,還講我,真是的。」狼破天說道。

「免了,你這主意太餿。」葉凡擺了擺手。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一看,居然是王仁磅打來的,接通后這二貨干聲聲笑道:「葉大,你馬上到粵州市紅園小區來。」

「幹啥,火急火燎的,我正跟老狼聊天打屁。」葉凡笑道。

「不來你可別後悔,要來馬上過來,要快1王仁磅這二貨講得還很正經似的,葉老大也給提起了興趣,問他為什麼這貨也不講,沒辦法,只好叫狼破天開車直奔『紅園小區』而去。

這紅園小區的地點較偏僻,不過,正因為地帶較偏僻,所以那裡的地皮沒有市區貴。所以,這小區環境還不錯。而且就在『竹江』旁邊。

小區面積倒不小,據說住著上萬人。而且,旁邊有醫院學校商場等,設施相當的齊全。

而一些有車族都喜歡這裡,就是沖著這完備的配套和花園式的環境而來的。

本來是不讓隨便進的,結果狼破天一生氣,拿出他那本軍官證一晃,差點把小區守門的幾個小保安給嚇跪了。

一直老狼走遠了幾個保安才回過神來,心裡一直嘖嘖著大人物啊什麼的屁話。

「你這傢伙。沖幾個小保案發什麼脾氣?」葉凡笑道。

「不治治他們還行。咱們在小區又沒熟人,人家不給進有啥辦法。」狼破天笑道,兩人拐了幾個彎終於找到了第8橦。

「嗎滴,還是連體別墅,這隨便的一溜也要幾百萬吧。莫不是王仁磅這二貨金屋藏嬌之所在。」狼破天瞄了那第8橦,一臉淫蕩的笑道。

「說不準啊,最近這二貨也很慘。聽說肖十六妹現在露出猙獰面孔來了。」葉老大聳了聳肩。幸哉得很埃

「怎麼回事,我看十六妹蠻溫柔的嘛。你看,咱們倆去她多好。不會是偽裝的吧?」狼破天一愣,問道。

「那是對咱們倆,對王仁磅那就是河東獅吼。」葉凡笑道。

哈哈哈……

「仁磅同志有福氣啊,能娶上這樣的老婆。值了。」狼破天笑道,看了葉凡一眼,眼色有些怪怪的說道,「聽說當初還是在死亡謎宮裡頭仁磅那傢伙突然發情把十六妹給就地『辦了』。」

「那個倒不能怪仁磅了,這傢伙也是給迷亂了。而十六也差不多,這一搞就搞出一龍鳳胎來,這傢伙倒是有本事,嗎的。我葉老大播了這麼多種子居然到現在還是葉家無後埃真他娘的鬱悶。」葉凡說道。

「怎麼這樣說。圓圓不是懷上了,按正常時間推算該出來了。不過。你葉老大是怪胎,這莫非懷孕也要來個怪胎式懷孕?」狼破天取笑道。

「唉,算啦,不談這個。」葉凡一想起這個就有些鬱悶。

「兩位同志,談啥呢?」王仁磅那貨的聲音傳來了。

「怪了,你手上抱的是誰,莫非是你這傢伙私底下藏的那位生了是不是?」狼破天一指王仁磅手中抱著的小孩子,一臉曖昧,說道,「小孩子蠻可愛的,讓老狼我抱抱。」

「別亂來,讓葉老大抱抱,這傢伙不行,還沒孩子,讓他眼熱一下。」王仁磅笑著遞了過去,葉老大也抱了起來,問道,「男孩女孩?」

「千金。」王仁磅笑道。

「千金好啊,看這面如此的順眼,長大后肯定跟圓圓差不多。」葉老大一邊說著一邊笑道,三人直往裡面走去。

哇哇……

小女孩突然哭了,而且,狼破天一抽鼻子,說道:「不會是尿了吧?」

「哎喲,糟糕,忘墊尿不濕了。葉大,你這衣服,呵呵。」王仁磅裝得一臉大驚樣子,一臉的幸哉樂禍著了。

「沒啥,回去換換洗洗就行了。這童子尿可是好東西,你們還沒這福氣呢。看到沒,這孩子跟我特投緣。一見我就尿,要不仁磅,我收個乾女兒吧。」葉凡笑道。

「我也算一個,我這乾爹可是當定了。」狼破天馬上搶人了。

「噢……噢……小葉芊,別哭,仁磅哥,你抱進來。」裡面傳來一道聲音。

葉老大一聽,頓時呆愣住了。心說這不是洛雪飄梅的聲音嗎?葉老大快步進去,還真是。

「洛雪,你怎麼在這裡?」葉凡問道。洛雪飄梅一看到他,頓時臉居然微微有些紅了。

「什麼,葉老大的種,不可能吧?」背後傳來狼破天那驚訝到了極點的聲音。聲波差點震得吊燈都落下。

「你倆個鬼叫啥?」葉凡有些不滿的瞪了這兩個傢伙一眼。

「葉大,他講這是你的種。」王仁磅指著女嬰說道。

「洛雪,這……個,難道是真的?」葉老大可是激動了起來,連聲音都發著美聲顫音。

「不是你的還有誰的,哼。」洛雪飄梅哼了一聲。送給葉老大一個大大的『衛生球』。

「哈哈哈,我葉老大有種了,有種了1葉老大舉起了自己的女兒,得瑟的瞄了王仁磅兩人一眼,「笑道,怎麼樣,我葉老大就是厲害吧?」

「厲害厲害,非常的厲害,一標就中了。」王仁磅跟狼破天同時豎起了手指。

「輕點,嚇著孩子了。」洛雪嚇得趕緊叫葉老大把孩子放下來。

哇哇哇……

「哭啥,叫爸。」葉老大有些捨不得鬆手,抱著孩子那個樂啊笑埃

「她還不會講話,看你,真是的。」洛雪飄梅搶過了孩子,旁邊的奶媽過來給換衣服了。

「葉老大,我們先走了。晚上黑天鵝大酒店見。不見不散,你請客。非請不可。」王仁磅跟狼破天扮了個鬼臉說著話一溜煙溜了,門外傳來,「還有,咱們倆這乾爹可是當定了,就這麼定了。」

「每人一個億的禮物可不能少,咱的千金那乾爹可不是好當的。」葉凡哼道。

「你去死埃」狼破天跟王仁磅罵了一句『憤然』而溜了。

「洛雪,名起了沒有?」葉凡坐在了沙發上。

「起了,媽起的,梅葉芊。不好意思,這事,本來名該你這個父親起的。」洛雪飄梅說道。

「梅葉芊,好好,這名好,我愛聽。」葉凡笑道,也沒什麼不高興的。

因為,梅千雪以前就講好了,這第一個孩子姓梅,繼承梅家事業。而且,這名字中還帶了個『葉』字,不錯了。

這說明梅千雪這『巫山水仙』還是考慮得很周到的。

「你們怎麼搬到這裡來了,是不是租的房子?」葉凡問道。

「媽說你是政府官員,不要影響到你。武林高手不用計較什麼名份,只要有機會來往就是了。不必過於計較什麼法律上的認可什麼的事。而你有喬圓圓,媽理解你。所以,我們戶口都移到港九市去了。」洛雪飄梅說道。

「洛雪,這事……」葉老大有些動情了,輕輕攬著洛雪。

「沒事,我不再乎這些。只要你心裡有我,偶爾來這裡住一下就是了。

這裡是我們買下來的,自從你調到天雲后,我們也調查過你們的公司。

知道你們那邊很困難,而在粵州市這邊你們還有個分廠,叫飛空廠。

聽說要改船廠了,所以,我們過來了。媽也不在巫山宮住了,她住港九市,有時住我這裡。

而媽把宮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了,以前我們在外邊就有個公司,叫『唐城八品』。

其實就是一座樓,融商場跟辦公寫字樓於一體的大樓。這次過來,我們想投資你們的廠。

那樓已經被我們賣了,全湊一塊也有三個億。這三個億你拿去吧,幹什麼都行。

不過,這是我們『唐城八品公司』跟你們合資的。至於股份,你看著給就是了。」洛雪飄梅說道,葉老大更是愧疚。

「你就不怕我虧了到時血本無歸?」葉凡問道。

「怕什麼,你乾的事業哪一件沒成功過。」洛雪飄梅是盲目崇拜葉老大。

「行,我正好需要資金。這三個億有兩個地方可以投。一個就是宏都商業圈,我們在那裡有塊地皮,叫燕月灘。還有我們飛空廠改船廠你也可以投。不過,洛雪,我記得以前你可也是大學畢業生。想不想出去幹些事兒。」葉凡問道。

「造船廠我管不來,不過,我們『唐城八品』以前是商貿樓。如果是干服務業,比如開賓館,辦旅遊方面我還是能行的。以前我學的專業跟這一塊有關係。」洛雪飄梅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