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七十一章兩個乾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七十一章兩個乾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才三個億,如果要控股我們新開的公司的話有些難度。因為,我們打算把燕月灘那塊地皮劃出三分之一賣了。

而剩下的七成土地至少能拍出四個億。我們以土地入股,你們以現款入股。

這樣一來你們最多佔有49%的股份。」葉凡說道,「要不通過我哥哥的公司轉二個億給你。

算是我送給咱們葉芊的禮物吧。這邊你叫你母親安排人弄個什麼出來合理轉一下。

比如,你們有古董要賣給盤帝集團都行。這方面操作很容易,而且,也不會露出什麼來。

這樣一來,新合作的公司你們可以控股了。」

「不要了,你們控股就你們控股吧。反正也只是你們橫空集團下屬的一個子公司。

有你在還不都一樣,如果由我來擔任董事長,這個太顯目。當個常務副總裁也不錯。

我協助你們那邊的人管理公司就是了。而且,對於錢我無所謂。夠用就是了。」洛雪講道。

「那可不行,我女兒出世我這個當爹的怎麼能不送禮物給她,那太不合理了。」葉凡搖頭道為。

「那你隨便送件什麼就行了,你也不用愧疚什麼。母親說了,這事本來就是她逼著你的。所以,不用你擔一絲負擔。你也知道,母親她是個說一不二的人,不然,她反倒不高興了。唉,母親也太孤單了。」洛雪搖頭道。

「那好,我想好后再說。」葉凡點了點頭,見洛雪態度太堅決也就作罷,轉爾問道,「你父親的事問過沒有,他是否還活在人世?」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按歲數來講如果沒發生什麼意外他一定活著的。

母親不過五十幾,聽說我父親洛易跟她差不多大。不過,這事。是母親的禁忌。

不讓我們任何人去插手問。不過,我知道,父親洛易是京城洛家人,住在飛坪壩。

只是那是幾十年前的叫法了,現在還在不在也不清楚了。」洛雪說道。

「飛坪壩。沒聽說過。不過。你放心,過段時間我回京了叫鐵哥給查一下。只要地方沒變,它怎麼樣變化應該都還在。」葉凡點頭說道。

「你偷偷查就是了,免得母親生氣。」洛雪說道。

「嗯。偷偷地幹活,很好。」葉凡點了點頭。

「對了,葉哥,咱們孩子有些奇怪?」洛雪飄梅說道。

「咱們的孩子當然奇怪了,咱們是兩大高手的種子相碰嘛。」葉老大得瑟的笑了笑。

「我跟你說正經的。」洛雪說著。叫奶媽把孩子抱了過來,爾後拉出小孩子的左手來,說道,「你看出什麼來了?」

「邁科啊,怎麼回事?」葉老大頓時震驚得呆住了。

「我也不清楚,孩子一出生這左手掌上就有隻蝙蝠的印記,會不會是胎記。我記得你好像也講過有時會從手掌心中逼出蝙蝠來,難道這胎記也會遺傳?」洛雪說道。

「這個還難說,以後慢慢看。也許還有發展。」葉凡也有些拿不準,不過,這貨有八成可以肯定,就是便宜師傅那東東在作怪。不過,這內氣蝙蝠怎麼可能遺傳。這個葉老大可真是有些震驚了。

這貨施展出一絲微弱的內氣逼入孩子手掌中,探了探,洛雪突然張口叫道:「你快看,這蝙蝠好像動了動?」

奶媽梅蘋也十分好奇的看著。點頭說道:「小姐,先生。這蝙蝠好像真的動了動。」

「呵呵呵,這是我們葉家的寶貝,不用擔心。以後沒準兒還能飛出來。」葉凡心裡有底了。

這東東還真是內氣蝙蝠遺傳過來的。以後就是女兒的一個強力的護身法寶了。

「洛雪,你慢慢教她。咱們家女兒肯定是高手才行。」葉凡笑道。

「這還用你說,媽高興得不得了。說要從娃娃抓起,可惜的就是咱們巫山宮那池子給你用盡了。不然,媽早把葉芊放進去浴池了。不過,巫山宮現在也沒了。」洛雪有些傷感。

「怎麼沒了?」葉凡一臉驚詫。

「大家都搬走了,現在就剩下兩個人在打理著。這跟沒了有什麼區別?」洛雪說道。

「沒事,有空時咱們回去避暑。」葉凡笑著安慰道。

晚上,黑天鵝大酒店一個包廂,就幾個人。狼破天王仁磅以及洛雪還有奶媽子等。

王仁磅還是洛雪的義兄,現在又成了梅葉芊的乾爹,這雙重身份。

「哎喲,咱們的寶貝女兒,我這當乾爹的肯定得送件禮物是不是。不過,這臨時頭又不曉得送什麼好,麻煩埃」王仁磅笑道。

「不要了,心意領了就是了。」洛雪笑道。

「誰說的,這乾爹可不能白當了。禮物肯定是要的,而且不特別還不收。我想想,要不這樣,仁磅同志,你把你那把柔極刀送給我女兒就是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這個你也敢想,我說葉老大,那可是我王仁磅吃飯的傢伙。」王仁磅差點要爆口了。

「你以為乾爹如此好當嗎?不就一把小刀嗎,給就給吧,作人,不能太摳門是不是?」狼破天乾笑了一聲。

「嘿嘿,老狼,你可也是乾爹之一。要不把你那把金色的小剪刀給咱們家梅葉芊怎麼樣?」王仁磅也差不多樣子笑著。

「少來,那是我師傅送給老子唯一一件寶貝。別看是把小剪刀,那可是師門有名的金剪。

可惜的是我功力不夠,師傅講要11段位時才能使用。得心應手之後那金剪刀可以百步取人腦袋。

那剪刀嚓一聲就斷了別人脖頸。可惜的是就連師傅都沒能使用過,現在了不曉得他老人家到啥地方鬼混去了,居然好幾年不見了人。

奶奶個熊,這種師傅拿來幹啥,一點忙都幫不上。」狼破天這話一出,葉老大都差點瞠目結舌了。

「娘滴,師傅養你老狼從小到大,還送金剪刀給你,你居然還怨著人家了。老狼,做人要有良心。」葉凡罵道。

「嘿嘿,你看我像個沒娘心的人嗎?」狼破天乾笑了兩聲。

「我看有點像。」王仁磅在一旁插嘴道。

「小弟,是不是皮痒痒了,咱們到下邊停車場去舒展兩手怎麼樣?」狼破天奔著王仁磅就說道。

「你丫的就懂得欺負老子,有本事找葉老大單挑去。不過,到啥時老子功底子高過你時,老狼,到那個時候。看兄弟我怎麼收拾你。」王仁磅這二貨可是給氣著了。

「欺負你了怎麼滴,誰叫你不行。」狼破天哼道。

「你……」王仁磅被噎著了,氣得乾瞪眼。

「哈哈,兩位,這禮物可是還沒敲定下來。」葉老大又重拾舊題了。

兩貨你看我我瞪你的,最後,只好乾笑著,說道:「先欠著,半年之內,保證給個好東東。」

「行,就半年。」葉凡笑道。

「嗯,這不是葉總嗎?」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剛才服務員端菜進來,門剛好斜開了一下給董鶯鶯走過來聽見了。

「是董總啊,你好你好。你也是到這裡吃飯的是不是?」葉凡笑著打招呼道。

不過,今天這場合可是不宜於董鶯鶯進來,所以,葉老大並沒有邀請她進來坐坐的意思了。

「嗯,我有幾個朋友在哪邊。不過,聽說你們盤下了燕月灘。所以,最近我正想找你談談合資的事。如果方便的話咱們坐一塊邊吃邊先聊聊。」董鶯鶯講著話,眼睛可是在洛雪飄梅身上掃瞄著。估計,人家董總也有點什麼想法了。

「這個,今天……」葉凡有些尷尬,拒絕的話又不大好。不拒絕可是更不好。而且,葉老大也想聽聽董鶯鶯的意思。

「不方便的話就算啦,不過,我明後天可能會去美國一行。要走幾天就難說了。」董鶯鶯逼了過來,擺出一幅要走的架勢,其實腳並沒有挪步子。

「呵呵,董總,進來一起喝幾杯。」這時,見葉老大在朝自己使眼神兒,王仁磅硬著頭皮說道。

「那我就進來喝幾杯。」董總還真不客氣,沒推,一下子就挪步進來了。

而且,她隨屁股就坐在了洛雪飄梅的隔壁。看了她一眼,笑道:「好可愛的小孩子,這是你的孩子吧?」

說著還隨手就把脖頸上的藍寶石項鏈給摘了下來,笑道,「剛好了,給小寶寶。這項鏈我們請大師開過光的,可以鎮邪避惡,福氣著了。」

「謝謝,我們不能收董總你這麼珍貴的禮物。」洛雪飄梅禮貌的拒絕。

「他是我表妹,今天是我這個表哥給小寶貝慶賀的。」王仁磅解釋了一下。

「這位是?」董鶯鶯不認識王仁磅。

「他是我朋友,在京城工作。」葉凡隨口說道。

「收下吧,禮輕情義重。」董鶯鶯又說道,不過,洛雪還是堅決不要。

「董總,你這禮物可不輕,太貴重了。要不以後有機會給個小掛件就是了。再說,小孩子戴著這個也太繁重了。」葉凡打著哈哈說道。

「那行,這禮物我一定要送的。」董鶯鶯收回了手。不過,那眼神可是在葉老大跟洛雪飄梅身上來回溜了幾圈,葉老大鷹眼當然敏感,不由得有些頭皮發麻。

心說這女人太他娘的敏感了。莫非,這娘們對我也有點意思,不然怎麼會如此的硬要進來。倒是怪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