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七十四章你冷血還是我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七十四章你冷血還是我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最快閱讀小說,歡迎登陸kanshu.la閱讀全文官術!

2更到!

「你說,我在聽著的。」董鶯鶯眨巴了一下長睫毛,盯著葉凡。

「你哥哥董然現在哪裡工作?」葉凡問道,董鶯鶯一聽,果然臉陰沉了下來,譏諷道,「你估計早調查過吧,現在來看我笑話了是不是?是不是我董鶯鶯這個在粵東的知名企業家屁本事沒有,連自己唯一的親哥哥都幫不上?」

董鶯鶯對這件事很敏感,馬上好像被踩中了尾巴的貓一般差點跳了起來。

「你要這樣子理解的話我這句話就不想問了。」葉凡冷哼了一聲,不理她。

「那你講這話什麼意思?不是看我笑話是看什麼?我只恨我哥,一根筋就要呆政府。這政府工作有什麼好,一個月拿點小錢還不夠給他進大酒店一餐飯的。要不是我們在供著,他還能幹下去嗎?恐怕連正常的日子都渡不下去了。」董鶯鶯生氣了。

「我問你這話的意思是,我想幫你,明白嗎?」葉凡眉頭一抬,哼道官術。

「幫,你會那般好心。別以為我董鶯鶯看不透。你是想幫,但是,你這幫是有目的。

無非是以此事為要挾,要求我們集團公司在船廠的合資上讓步於你們。

這事如果你真能幫成功的話,我可以答應適當讓步。如果要我讓步太多的話,我寧願我哥永遠就呆在那縣裡養老。」董鶯鶯哼道,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

「即便這只是一場交易的話那也是在幫助你,你如果執意要如此那我葉凡也沒辦法。這做生意是交易,難道這個就不能交易了。各取所需是不是?」葉凡一臉淡定,哼道。

「你太冷血了,我董鶯鶯看錯你了1董鶯鶯居然有點哽咽了。

「冷血的是你,如果你做出一點讓步就能相助你哥走向更高的工作崗位。

而對於你哥來講。你即便是給他一千萬,還不如給他們位置他來得痛快。

因為,他看中這個。而你看中的是錢。你董鶯鶯為了錢,你居然連哥妹情都不顧了。

你還講我冷血,比起你,我葉凡是大大不如。」葉老大顯然也生氣了,啪地一聲在桌上拍了一把。

「你……」董鶯鶯淚水在眼眶中打著轉爾,不過,愣是被她壓在了眼眶中。葉凡默默的遞過了紙巾,她擦巴了一下。

兩人坐在休息室里良久都沒吭聲。

「你說吧,要我讓步多少?」董鶯鶯恢復了平靜,哼道。

「不要你讓步多少,這地皮一個億的價格不管任何商家跟我們合作都是這個價碼。不然的話我們寧願自己獨資。有了地皮。再用地皮抵押也能從烏山縣貸些款子出來,我們再湊一些也能把船廠搞起來。」葉凡說道。

「就這個是不是?」董鶯鶯顯然答應了。

「當然不止,我們要控股飛空造船廠,造船廠的名頭我們要改成橫空造船廠。」葉凡講道。

「你們就出一塊地皮,假如說這地皮值一個億來講。你們也僅僅出了一個億。而我們可是要出三四個億的,怎麼可能輪到你們控股,難道葉總連公司股份法都不懂嗎?」董鶯鶯言詞又犀利了起來。

「這個不勞你解釋。我懂。不過,我們有人,還有一些設備,這些設備經過簡單的改造之後就能投入新船廠使用。

而且。我們飛空廠的技術工人不少。現在粵東這邊用工可是緊缺,到處都貼著招工廣告,這說明工人難求。

如果你們去搞,光是工人一塊你們就彼費腦筋的。因為。他們是熟練工人。」葉凡說道。

「你講得是有點道理,不過。你們飛空廠有著二千號人,我們用不了。這個,又是一個大包袱。這兩相一對抵,差不多了。」董鶯鶯講道。

「差不多,不可能。而且,我們燕月灘那邊搞起來后我們可以分流四五百工人過去。其實這邊人員也超不了多少了。

而且,船廠剛搞起來,千頭萬緒的當然也需要人馬。而且,船廠的規模比原來的飛空製造廠要大得多。

這需要的人手當然也會多得多。董總投了幾個億,這麼大手筆,難道還不想把攤子鋪開一些嗎?」葉凡講道。

「那除非你們再出三個億,而我們出三個億,由你們控股,我們要佔有49%股權。」董鶯鶯說道。

「呵呵,你還真會拔算盤。我們地皮一個億白搭啦,而且,還得搭上一個廠的技術工人,熟練工人以及相當多的設備等。」葉凡笑了。

「你們那點破設備能值多少錢,我們初評過,設備老化嚴重,而且許多設備不能用於造船廠。光是設備那一塊你們最多值二千萬。就是工人方面我們再補貼你們三千萬的話也不過五千萬。所以,你們至少得出2個多億才能控股51%。」董鶯鶯講道。

「我們再出1.3個億,我們佔有51%股權,你們出三個億,佔有49%的股權。

這事沒得商量。那邊,你哥哥的事我出手相助。而且,你哥的事就連他的前任領導林峰這個常務副省長都解決不了。

這說明相當的難搞,能不能弄下來還是個未知數。要是如此容易的話,你早砸進去幾千萬也能擺平是不是?」葉凡也是很解決。

「行,為了我哥,我們吃虧就吃虧。不過,我哥的事,不是那麼容易擺平的,你要有個心理準備。如果我哥的事你們擺平不了,就得按我們的方案,由我們帝都皇朝集團控股,而且船廠名也得由我們起。」董鶯鶯咬牙點頭了。

其實她也不是虧太多,就三四千萬左右。關鍵是一個控股權她想掌控在手中。這才是她一直拖著的緣故。

「既然要解決你哥的事,你就得把你哥的事全部,具體的向我講清楚。不然,這相助就無從下手。」葉凡問道。

「唉……」董鶯鶯梳理了一下頭緒,才說道,「我哥的事其實是受了林峰副省長的牽連。

其實林峰副省長也不是說犯了大錯誤。只是在一個工程的決策方面有點小失誤。

爾後被他的對手抓住了把柄。林峰轉道去了外省,級別雖說沒降,但由帶常的副省長變成了不帶『常』。

這權力可是縮水了不少。」董鶯鶯講道。

「對手是誰?」葉凡問道,這個才是關鍵之處,事倒不重要。

「汪正錢省長。」董鶯鶯講道。

「啊,這個……」葉老大可是心有些沉到底了,想不到這事居然還涉及到他。難怪董鶯鶯這著名女企業家也是束手無策。

「是不是沒辦法了?」董鶯鶯瞄了葉老大一眼譏諷道。

「可以試試,但不敢保證。」葉凡說道。

「那你就去試吧,成功了再跟我談合作的事。不然,你們就得聽我們的。」董鶯鶯此一刻顯露出女強人的風範來。

「呵呵,那可不一定。」葉凡淡然一笑。送走董鶯鶯之後葉凡一直在屋裡轉著圈子。

這汪正錢到是費家支持上來的,只不過這事估計只有費一桓書記出面才能按下他來了。

倒不是說汪正錢要為難董然一個小幹部,主要是這是個風向跟面了的問題。

如果連董然這個林省長的秘書都搞不定,那在粵東汪系一派又怎麼能服了他。

這一連帶出來,影響就大了。葉凡要相助董然,差不多跟虎口拔牙一般了。

沒辦法,這事又不能推。

葉凡一個電話把費一度從京城招了過來。

這貨屁顛著從京城趕了過來,直飛到了粵州市,下午就到了。

「葉哥叫得這麼急,是不是有啥好事落咱頭上了?」費一度只關心自己的功底子。

「你剛提功不久,怎麼可能馬上又提。老子不成『提升將軍』了。」葉凡譏諷道。

「可不是嘛,葉哥完全可以堪稱『提升』。」費一度笑眯眯的,儼然一正宗的馬屁精,「而且,距離前次提功也有一段時間了吧。那次是在維基斯群島乾的。現在再上一個小台階以葉哥的能力應該不難。」

「不難個屁,要不你去求你家那位大師去。」葉凡指的是費棟。

「我哪敢,那跟找抽也差不多。老太爺有嚴令,不準費家子孫去打擾他老人家。

他年歲大了,如果給我們提功的話自身功力肯定會受到損傷的。這不是我們費家任何一個子孫所願意看到的。

這事肯定不成了,就是『棟爺』會同意我也不會去干這騷包事兒。

我費一度是費家人,不是傷害費家的畜牲。」費一度講出這話來很真誠,不像是在表演。

「開個玩笑嘛。」葉凡笑道。

「聽說那島上的蛇寶能提功,我只盼著大伯能弄些回來了。」費一度說道。

「難啊,就是能弄成功估計也不會弄到多少的。這個,組裡不會同意的。」葉凡講道。

「這荒島上的寶貝又不是你們a組的,怎麼能如此的霸道。見者有份是不是?」費一度有些憤憤然了。

「呵呵,要是這話你跟你家老頭說說,叫他出面給你弄上一枚。這個,並不是什麼難事兒是不是?當然哪,前提是他們能弄回來。那蛇寶不好搞滴。」葉凡乾笑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