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七十六章病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七十六章病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發現,這後院外邊有塊空地。空地是用個頭很大的青磚鋪的。看來,汪家在解放前還點錢,能用得起地磚。

「本來後院擱著一些雜物,不過發生那事後大家認為那些東西都邪門。所以,全給扔了。」老頭講道。

「看個毛病,全都空空的,啥都沒有了。」費一度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

「大爺,怎麼這空地中間是新鋪的地磚。是不是踩壞了?」葉凡問道。發現空地中間的青磚跟其它地方的不一樣。

明顯是現代的產物,而旁邊的青磚估計有些年頭了,應該是解放前就鋪上去的。

因為,青磚的紋理以及從磨損度來看年代都相當的久遠了。

「噢,那裡以前是一口井。不曉得什麼時候挖的,聽說建宅子時以前就有了。那井水還很清涼,只是現在大家都用自來水了,後來就廢棄了,用很厚的水泥蓋板蓋住的。」大爺講道。

「好好的填掉幹什麼?」費一度說道。

「還不是那些道士說是這井邪門,給填了。全都是胡扯蛋,這井在這裡都二三百年了都沒發生過什麼事,這下子即便有發生事跟這個也沒關係是不是?不過,他們要填誰也沒辦法是不是?不然,出了什麼咱們都擔待不起。」大爺說道。

葉凡又仔細的搜索了整個院子,並沒有什麼發現。莫非這井有奇巧,葉凡心裡想著出來了。

「屁東西都沒發現一個,那東西到底是啥玩意兒,還真是神秘了。」費一度彼為有些不滿足,說道。

「晚上咱們去挖井怎麼樣?」葉凡笑道。

「挖井,你沒毛病吧,深更半夜去挖井?」費一度一臉的驚訝盯著葉凡,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突然發燒了。

「其它地方都沒什麼,只有那口井有些問題了。而且,說是那口井建宅子時就有了。說明這井很古老。反正以咱們的手段挖井也不怎麼費力氣,搞進去看看,沒準兒有新發現。」葉凡講道。

「那就試試吧,不過,你在這裡大挖特挖的人家汪家人肯嗎?搞出太大動靜人家還以為咱倆是不是倆神經玻」費一度聳了聳肩。覺得可笑。

「你傻埃不曉得老子是高手嗎。只要手指頭一伸,就是你在這裡炸炮也沒人理你。」葉凡笑道。

「還真是,我把這茬給忘了。」費一度有些不好意思,兩個傢伙去買了鐵鍬等必備的工具。

晚上七點。雖說是縣城,但這麼偏僻的角落的人也全都睡了。葉凡跟費一度偷偷出去了,三下五除二讓汪家人全都睡了。

「哈哈,干起這活來還有點刺激,真沒想到埃」費一度笑了笑。兩人開挖了。

為了不露出痕,兩人把整塊地皮都給翻了起來,爾後終於發現了井沿,周遭是用青石壘起來的。旁邊還有下腳的地方。

兩人都是高手,不久就挖到了井水處。

不過,也是搞得全身粘乎乎的都是泥巴。

「這旁邊有個洞,是不是蛇洞娘滴。」費一度側了側身讓出那洞來讓葉凡看了看。

「這種古井旁井壁有洞是常事,這洞才拳頭大,估計不是老鼠洞就是蛇窩了。」葉凡隨口講道。眼睛往裡湊了湊,照了照。突然,這貨愣住了。整個臉都差點貼到洞上了。

「怎麼,發現啥了?」費一度興趣得很。

「我先探探。」葉凡說著,把蝙蝠逼了出來。直奔那拳頭大的洞而去。這洞並不是直行的,而是彎曲著的如老蛇一般。

大概繞行了接近百米距離,葉凡突然一振。蝙蝠發現裡面有情況,似乎有活物地呼吸。

葉老大控制著蝙蝠更加小心。悄悄過去。

「老天,這麼大的烏龜。怕不成精了吧?」葉老大倒抽了一口涼氣,發現一隻巨大的烏龜,絕對有二米寬的圓桌大。

比海龜大得多。這烏龜好像老得不行了,整個龜甲上全是綠毛毛的像苔蘚地衣類植物長在身上。

而龜頭有小水桶粗,樣子有點像是蜥蜴。不過,頭卻是紅色的,而身體貌似呈顯血紫之色。烏龜嘴裡噴著氣,那氣噴出來都隱隱有血紫之色。

嗎滴,真是你乾的好事了。」葉凡在心裡罵了一句蝙蝠退了出來。

費一度一聽,頓時是雙眼冒光,問道:「不對呀,那烏龜如此的大這洞如此的小怎麼鑽出來?你還有沒發現周遭還有通道之尖的東西了。不過也不對,這麼大的烏龜鑽出來一口都能把汪宏偉給吞了。還咬啥子?」

「好像沒發現什麼洞道似的,我也納悶,這烏龜不能出來吃什麼?

而且,他又怎麼樣讓汪宏偉受傷的。汪宏偉身上明顯的有齒印的,肯定不是這隻烏龜乾的。

難道還有龜孫子什麼的偷偷出來幹活,給老烏龜找吃的什麼東西?

不然,也不可能幾十年不吃飯吧?」葉凡說道。

「要不挖進去?」費一度很是興奮。

「那東西既然能讓小孩子昏迷不醒,估計是能噴毒霧什麼。咱們沒這方面工具,我叫車天弄過來咱們明天再干。」葉凡講道。

「嗯,準備一下也好。」費一度點了點頭,二人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車天匆匆趕到。

葉凡弄醒了汪家幾個人,幾個傢伙一醒過來也沒什麼感覺,匆匆吃了飯過後又被葉老大給弄昏了。

這邊留李松在上邊注意動靜,葉凡三人下去了。不久就挖出十幾米的地道來。

這土幸好不是石頭,雖說硬,但對葉老大三人來講不算是什麼。

離烏龜的地方就剩下十幾米了,葉凡招呼車天跟費一度停了下來,爾後閉目聚神一陣子。

爾後逼出蝙蝠直奔烏龜而去。

這一次葉老大觀察得更仔細了,大驚失色。因為,他發現在烏龜那嘴緩緩的張開了,一股濃濃的血紫色之霧氣騰了出來。

不久,那霧氣中居然飛出成千上萬隻血色的小蟲子。長相跟長腳蚊子差不多,而前面長著個微型的像啄木鳥樣的細嘴,這些蚊子嗡叫著從三人還沒挖通的小洞里飛了出來。

「不好,快戴防毒面罩和氧氣,毒蚊過來了。」葉凡唰地收回蝙蝠沖二人叫道,二人可不慢,二秒鐘之內就戴上了防毒面罩。這衣服倒不怕,是a組搞的能近距離防彈的衣服。

「能不能開火了?」費一度興奮得嘴唇都在顫抖。他跟車天各拿了一把火槍。

這種火槍可以發彈乒乓球大的火彈。這火彈瞬間高熱可達到幾百度,就是鋼鐵也能給燒毀。

「開火。」葉凡叫道,兩人朝著那水桶粗的小洞就射了進去,爾後三人猛退。葉老大隨手拿起一個特製的鐵板把挖的洞給堵上了。

「他娘的,簡直在玩『地道戰』了。」費一度笑道。

「小心點,就怕別的地方還有通道。」葉凡說道。

「這蚊子估計不怎麼攻擊人,不然的話汪家人全家還能倖免?」車天講道。

「嗯,汪宏偉估計是惹著那蚊子了。」費一度也點頭。

葉老大又逼出蝙蝠透過鐵板鑽了進去,幸好這鐵板不怎麼厚,不然那也太費力了。

而且,葉老大感覺,蝙蝠在鐵板中鑽的時候比在岩石中鑽還難受,甚至有種窒息的感覺。

葉老大甚至在想,如果搞不好精力不夠鑽不到頭的話這蝙蝠會不會給憋死了。蝙蝠憋死估計自已身體也會受到重創的。

當然,沒試過葉老大隻能是揣測這樣子了。

葉凡發現,在火彈的高熱之下,蚊子紛紛慘叫著死在了火中。而那隻老烏龜發現蚊子如此的慘狀,張開那絕對比臉盆還粗的嘴嘶叫了一聲,形容不出來是什麼聲音。

不過,葉凡發現,蚊子聽到聲音后那僥倖沒死的傢伙居然全都退回去了,而且,一隻只又飛回了老烏龜的嘴裡。

他娘的,破壞老子好事。葉老大有些悻悻然,這蚊子不出來可就不好辦了。

「不如用火彈直接攻擊那隻老烏龜怎麼樣?」費一度說道。

「聽說老烏龜身上長滿了毛,這火彈一發過去肯定能點著了。到時,咱們烤烏龜吃。」車天也樂了。

「這老烏龜估計有幾百年了,就這樣給咱們烤了有些可惜。要是能弄回去給組裡研究一下沒準兒還能研究出什麼來。」葉凡說道。

「估計是不好整,而且折騰得動靜太大,你的事又得給黃了。」費一度搖了搖頭。

「幹掉它1葉凡一咬牙下了命令,把鐵板拆掉,這邊三人朝著小洞發射了n枚火彈,爾後堵上了鐵板,三人在井邊休息,等著品嘗老烏龜肉了。

足足十幾分鐘過後。

「應該熟了吧?」費一度有些耐不住了。

「再等等。」葉凡擺了擺手,就在這時候,葉老大臉色一變,叫道,「好像有動靜。」

「不好,那邊好像要地震似的。」車天也失了顏色,鐵板那邊發出被撞擊的聲音。

「不會是老烏龜沒死殺出來了。」費一度說道。

「把槍準備好,幹掉它。」葉凡說道,費一度點著頭早把大威力狙擊步槍子彈上膛了。

……

一聲巨響,鐵板給撞成鐵鍋一般扭曲變了形直衝葉老大三人飛砸而來,三人閃過鐵板,對準裡面就是來了十幾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