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兩老總交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兩老總交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看橫空鎮要是在十二三年前橫空集團處於鼎盛發展時期那個時候橫空鎮當然是『利』了。

當時的橫空鎮可是咱們項南市第一大鎮,就是拿到全省去也能排進前15強去的。

現在不行了,快成一個爛鎮子,空殼鎮了。不要講排號,就是倒數還差不多。

對於咱們市來講,也沒多少好處可撈了。」曾雲閑講道。

「沒錯嘛,這麼一個破爛鎮子,空殼鎮子他們要就給他們嘛。還能體現咱們項南市委市政府高風亮節,支持省政府的決定是不是?」蓋老虎難得的露出了笑意來。

「怎麼會是省政府的決定?」鄭一天有些不明白。

「你想啊,這事,橫空是省政府的下屬直屬企業。橫空的要求曲省長能不同意嗎?

現在的曲省長一心只指望著葉凡能把橫空集團帶出來,那是有求必應。

除了沒給錢,其它都給了。咱們項南市跟皇崗縣即便是反對,跳得再高。

這胳膊肘兒還能拐過大腿埃到時,與其搞得大家都不痛快。不如體現咱們的高風亮節。

給省政府留下一個咱們項南市委市政府在全力按照省政府的指示,支持橫空建設嘛。

比如昨天拔了八千萬給他們。你們可能不曉得,今天曲省長跟蔡省長都親自打來了電話。

表揚我們項南市委市政府對橫空集團的支持。體現了兄弟般的地方情義。

還特地指名表揚了我跟存鈞同志慷慨解囊。是全省的概模等等。

而且,如果橫空鎮到了他們手中還成為了一個包袱,那個時候葉凡想求咱們收回咱們都不會要的。」蓋老虎笑道。

「嗯,有道理埃」鄭一天讚歎道,自然,這貨有誇張的表現了。

「不過,就怕到時皇崗縣的劉標成同志會站出來折騰。這傢伙不是聽說有後台。

而此刻橫空集團跟皇崗縣正在鬧矛盾。他省里的後台肯定會出手。

到時,咱們如此的支持干,那豈不是變相的在支持橫空集團是不是?」曾雲閑說道。

「咱們都扭不過難道皇崗縣比咱們項南市委還大嗎?你想,他後台是硬。但能硬過曲省長跟寧書記嘛。你可別忘了。葉凡是寧書記從晉嶺直接捋過來的。兩位大佬就指望著葉凡了。」蓋老虎臉一沉,哼道。

「嗯,也是,下邊的小蝦米即便是上竄下跳把自個兒折騰死也沒屁用的。」曾雲閑也點了點頭。

「雲閑,馬上通知在家的常委招開緊急會議,討論橫空的申請文件。這事必須在會議上通過。一旦通過,馬上上報省政府。」蓋老虎是雷厲風行。因為,他的事到現在還處於保密階段。

一旦走漏風聲出來,這樣子乾的話市裡可又將大不一樣了。沒泄密前你蓋老虎如此幹了那也沒啥。

泄出來了你還如此的干,那就是典型的在『走』前撈一把的表現。

二個小時過後,陽震東打來電話,彙報說是申請材料在項南市委得以順利通過。

而兩份材料。一份由橫空集團送達省政府,一份由項南市委送達省委。

陽震東還相當的唏噓,說是這不可能的事怎麼都變成可能了。當然,陽震東也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估計這事早在人家葉老闆的算計之中了。

陽震東心裡隱隱起了一絲漣漪,覺得這個年輕人還真不能小看了。

「什麼,怎麼可能1劉標成一掌拍在桌子上,問著對面的縣長朱一旦。

「這事是真的。剛才市委辦來了電話。而市政府辦也來了電話,證實了這件事的確屬實。」朱一旦有些喪氣樣子達拉著個大腦袋瓜。

「這事我們同意了嗎?」劉標成冷哼道。

「當然沒同意。我們怎麼可能同意。不過,這次連蓋書記跟藍市長都定了拍子的。

聽說這事一拿到市委常委會上討論。蓋書記跟藍市長居然詭異的聯手同意了。

他們倆位大佬都同意了,再加上曾雲閑跟鄭一天二人一湊和。其它同志還有什麼可講的。

只能是沉默著表示同意了。」朱一旦憤憤然講道,「這事怎麼辦劉書記。

難道咱們就此灰溜溜的叫他們撤出朱雀山莊。這橫空鎮被他們硬性的剝離出去,而且事先一點通知都沒有。

這是極不尊重我們下邊有同志嘛,還拿不拿咱們下邊的同志當回事兒。

這工作,還讓不讓咱們幹下去。咱們皇崗縣縣委縣政府以後還怎麼在項南市立足下去。這橫空鎮可是咱們皇崗縣的地盤。」

「這事他們上報去了沒有?」劉標成臉色也不好看,差點呈紫茄子形了。

「馬上就上報了,同時上報省委省政府。貌似他們決心很大,要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擺平這事。」朱一旦說道,「劉書記,還是趕緊打電話跟蓋書記說一下。不然,就怕太晚了。」

「打電話有用嗎?」劉標成看了朱一旦一眼,說道,「這事難道蓋書記會推翻自己的決定不成?」

「那肯定不會,這等於自抽嘴巴了。」朱一旦真的泄了,一屁股坐在了轉椅上,臉色黑得像包公,「不過,我就是覺得太詭異了,這事藍存鈞會同意還正常。聽說這傢伙以前跟葉凡一起過。就是蓋書記怎麼可能同意,難道他忘了『那個』?」

講到『那個』時朱一旦作賊心虛似的還看了看門框。這要是傳到蓋老虎耳里還了得。

「你先出去吧,我打個電話問問。」劉標成說道。

這邊,腋帝都皇朝的談判正在火熱進行之中。葉凡乾脆整了一瓶啤酒,一碟花生米一碟茴香豆自個兒在喝著。

而董鶯鶯卻是一杯清茶,兩碟甜點坐在粵州市的某間辦公室里。

手機鈴聲響起,董鶯鶯一看,是葉凡的。心說你終於坐不住了,於是笑嫣嫣的接通了電話。

「董總,董然的事怎麼樣了?」葉凡笑問道,貌似還相當關心的。

「呵呵,估計你早知道了吧。某縣縣長。」董鶯鶯還是禁不住高興了一下。哥哥總算是有出頭之日了。

不過,一轉爾,董鶯馬上恢復了平靜,心說莫被姓葉的這糖衣炮彈給擊中了。這貨估計是在打感情牌了。

「呵呵,我是打個電話過來提前恭喜一下。」葉凡笑道。

「還沒敲定下來呢,你們體制內的事。只要組織部門沒有宣布前都有可能變數滴。」董鶯鶯口氣顯得有點懶洋洋的。

「這事應該定了,我特地打了電話給以前組織部的同事。估計就在這兩天之內就能宣布下來了。董然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才三十來歲就能主持縣政府工作了。再上去就是縣委書記,副市長市長到市委……」葉凡笑道。

「你倒是給我哥描繪了一個美好的藍圖嘛,不過,我知道。這說來輕鬆幹起來比登天還難。比如最近的一步來講,縣長升為縣委書記來說就比登天還難。雖說級別想同,但是,一個一把手一個二把手,天壤雲泥之別了。」董鶯鶯才不上當。

「呵呵呵,你看我怎麼樣?」葉凡乾笑了三聲。

「你當然牛逼哄天啦,不到三十歲,副部級的企業老總。真要講前途無可限量,那講的是你自個兒自己吧。我哥可沒你這種好運氣。」董鶯鶯哼聲道。

這娘們,還真是嘴硬著,葉老大暗哼了一聲,一咬牙,說道:「這個也說不準啊,等董然能有資格升縣委書記時我也許會走向更高層次嘛。

到那個時候,沒準兒會讓董然跟著我也指不定的是不是?當然,前提是董然要能幹事。

我這個人講話粗,但也馬馬虎虎的算得上是一個合格的官員。不干事你背影再深,交情再大我都會當你是狗屎的。」

「那當然,你是實幹家。不過,你這話好像在暗示點什麼是不是?」董鶯鶯笑道,其實,心裡也是一動,有些心動了。不過,一咬牙,馬上想這是葉老大的糖衣炮彈,絕不能著了道。

「你說呢?」葉凡笑道。

「你用的攻心戰是不是?」董鶯鶯咯咯笑了起來。

「咱們是朋友,還攻啥心嘛。」葉凡笑道。

「哼,你有那麼好心幫我哥。還不是指望著我能在這邊退讓一些罷了。不過,這事涉及到控股問題。燕月灘跟造船廠你們只能取其一。兩個公司你們總得讓我們帝都皇朝集團控制一個。不然的話,我們絕不答應的。」董鶯鶯居然甩狠話了。

「看來我講的都成了廢話了,這年月好人難做埃到時董然需要時你再來,估計就太晚了。」葉凡說道。

「你在威脅我?」董鶯鶯貌似生氣了。

「呵呵,用得著嗎?」葉凡冷笑了一聲。

「你的心也太狠了吧,什麼都想抓在手中。可是你們橫空又沒資本。

這天下的好事總不能都讓你佔盡是不是?我懷疑,你是不是想通過此來把我們帝都皇朝集團都整個兒吞下去。

只要你敢吞也行,我董鶯鶯就在這裡。你隨時來吞下就是了。」董鶯鶯畢竟是女子,即便是商業精英,但畢竟年歲不大,也有耍小脾氣的時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