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幕後推手露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幕後推手露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啊,現在發脾氣的官員已經不多了。官員的處事之態,正如電視里所講的那樣,遇事要忍,遇麻煩要拖,不利的事一定要懂得推掉或轉移口保存自身,死貧道不如死道友。」王龍東說道。

「市長,剛才怎麼不合力黑姓葉的一下。相信有著咱們這邊的四票支持,沒準兒鳳水玲還會幫些力氣。再加上車軍的,咱們助漲一下車軍氣焰,姓葉的在班子調整後頭次會議就來了個灰頭土臉的,咱們把這把小火越燒越旺一點。那真是痛快了。」畢雲理打電話給孔端道。

知道老畢同志這次沒得到調整心裡不痛快,於是,孔端說道:「呵呵,夠了,老畢,凡事需要一個度就是了。

比如今天,如果讓車軍的氣焰得到加強,那咱們不是弱了。那小子估計今後會更囂張,不拿咱們當盤菜都有可能。

而且,更重要的就是。咱們冷眼旁觀,讓車軍去折騰,葉凡同志以雷霆手段強壓著車軍了,那車軍只會更恨葉凡。

車軍曉得以自身之力是不可能強壓住葉凡這個一把手的。所以,不得不尋求外援,到那個時候,咱們是穩坐軍中帳等著車軍上門就是了。」

「嗯,有道理。到那個時候,談條件的話咱們抓住了主動權,而車軍為了搬回場子,自然得弱化於我們之前。只不過,這次的機會還是挺難得的。就怕經這次敲打之後車軍會變得對葉凡有所忌憚,失了銳氣就可惜了。」畢雲理有自己的看法。

「這事,你說說,即便是咱們相助車軍,也未必能讓葉凡初次開會就丟臉子。

咱們只有四票,鳳水玲這娘們因為高成倒了,估計要蟄伏上一段時間了,她已經成了驚弓之鳥。

而還有一個陳大海估計是剛來也會謹小慎微的處於觀望狀況。此人的底細我還沒摸清楚,只是知道是從省城組織部過來的。

他的態度估計要到幾個月後才會顯露的。而李韋平時不講話,不過,今天倒是替葉凡講了,他的態度有些莫測。

所以,這樣一來,咱們最多弄到五票。葉凡到最後沒輒時肯定會舉行票數解決,到那個時候,結果一出來,咱們跟著車軍丟臉子了。所以,動不如不動。讓車軍也吃些虧,難j起他的鬥志。至於說車軍的銳氣會不會受挫,我可以肯定,絕對不會。

而且,此人會越來越j昂。因為,人家的老闆是『羅天上仙」孔埠氣平靜。

「是啊,李韋今天是沒有相助葉凡的理由的。莫非葉凡做通了李韋的工作,好像又不像這種結盟狀況。」畢雲理有些不明白。

「不會結盟,李韋為什麼這樣表態,也許是真認為在年底前折騰幹部不大好。

畢竟,同嶺市經過政務院督查室一折騰,好多幹部同志們猶如驚弓之鳥,惶惶不可終日。

好不容易督查室的人走了,你在這個節骨眼上還要折騰,是個人都受不了。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車軍想趁機以整頓幹部為由頭初次止威,剎葉凡威風。

我看他是看選錯了時日看花了黃曆。這個時候你車軍去辦幾個培訓班,必被那些幹部們恨死。」孔端哼聲道。

「應該是怕吧?」畢雲理講道。

「不是怕,絕對是恨。你想想,這個節骨眼中被整進培訓班的同志會不會把這次進培訓班跟督查室來的處理結果聯繫起來。

人家會認為你在整他,把自己當罪人看待了。對於督查室那件事,哪個幹部都不想沾上一點邊的。

人家跟這事本沒有沾邊,經你車軍之手倒跟這事掛上勾了,那些幹部還不恨死你車軍是不是?

所以,車軍此人全看錯了。也不能講這傢伙笨蛋,只能講他看問題的角度出了問題。

如果我們不阻止反倒支持他。那葉凡反倒成了照顧幹部們的好書記好領導。

反倒把下邊的幹部全往葉凡身邊推了。」孔端講道。

「那就怪了,市長你開始時不是搶先出口相幫了車軍一句。」畢雲理問道。

「正常,起先相幫一句是告訴車軍,我孔端有自已的獨立性,並不是葉凡的附屬品。這是給車軍一個希望,讓他看到我們的實力。當然,我也有試探葉凡的意思了。不曉得他對上面的態度是什麼。不過,葉凡這次以強硬手段阻止了車軍的整頓思想行動。估計,還有後遺症的。」孔端淡淡的笑道。

「我想,車軍肯定會糾住此事不放。要求加強千部思想教育的決定是國家紀委的決定。

葉凡當初好像在會上有直接扁次在會議上又出爾反爾,車軍完全可以糾住這個不放啃葉凡一口。

葉凡這樣子干,完全是在蔑視上級的決定嘛,也可以講是陽奉陰違了。

到時車軍同志到『羅天上仙,那裡一糾纏,羅上仙吭一聲,葉凡嘴角得抽幾下了。」老畢同志笑得燦爛「這事,再看了。」孔端並不完全贊同搭檔的意思。

共和國東園別墅顧家。

「我要吃飯飯,我要吃飯飯。」一臉呆相,嘴裡流著哈喇汁的昔日英俊瀟洒的劍橋大學留學生顧俊飛坐在輪椅里正雙手搖著爺爺顧龍天的手叫著肚子餓。

「好啦好啦,別搖啦,爺爺的手都快給你搖斷了。」碩龍天一臉慈愛的一邊伸手撩起顧俊飛脖頸上圍著的圍巾擦巴去碩俊飛滿嘴的哈喇汁,一邊疼愛的說道。

「爸,俊飛的智力有所恢復。醫生講現在等同於九歲到十歲的孩子了口相信再過得幾年就能恢復到少年時的水準。只是,葉家小兒,這次又讓他逃過了一劫,真是可恨1碩峰山一拳沒忍住砸顧了桌子上。他已經有些麻木了那拳頭上的痛楚都感覺不到了。

「兒子都成這樣子了,我這省長當來何用?」顧峰山像狼一樣嘶叫出聲的。

「喊啥,你不是還有美美嗎?到時,給她找個好男人,照樣子可以傳繼你的香火。」顧龍天皺緊了眉頭講道,「這次的事我也託人打聽過,倒是有些詭異。按常理來講,葉凡這次是脫不了身非撤職查辦不可。怎麼他們下去是雷聲大雨點小,居然草草收場了。這種事我也不好去明問畢竟,見不得光。」

「張向東這老傢伙一點屁用都沒有,跟田林聯手居然還搬不倒一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這副國級的米都白吃了。」顧峰山咬牙的講道。

「你倒過來想一想。」顧龍天隨手拿起茶碗喝了一口。

「爸是想講上頭有人插手了?這個,肯定是有人不然,哪能如此容易就風平浪靜了。張向東肯罷休,不過,能讓張向東都收手的人,此人……。」講到這裡,顧峰山看了碩龍天一眼。

「不是喬家大院出的手我沒聽到有關喬遠山知會的一點消息。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喬遠山出手了。」碩龍天說道。

「那倒怪了不是喬遠山,葉凡難道在京城還有極強的靠山在撐著?不然,難以解釋這次的事。」顧龍天說道。

「莫非是趙家出面了,葉凡在粵東時曾經是趙昌山的手下。那個時候,聽說葉凡腦門子上早貼了一個『趙字」

也許,趙家看在曾經的香火情上拉了他一把也有可能。再加上喬家大院的隱射這力,這事最後煙消雲散了。」這時,顧峰山的弟弟現任南海艦隊下屬的三大基地的粵州基地司令員的碩友綱插嘴道。

「有這可能嗎?趙寶剛已經漸漸的淡出了政壇。趙家的影響力在還沒有恢復到趙寶剛時代的時候趙家不可能樹敵太多。

至少在明面上張向東對這事很熱心。而且,燕春來同志好像也跳動得很厲害。

在報紙上還發表過一些言論在指桑罵杭口根本就是在跟著起鬨。趙寶剛難道就不考慮這事對趙家的影響。所以,不會是趙家。」顧龍天搖了搖頭。

「爸,我還真想不出什麼人插手了。如果說葉凡在中辦工作過田江會插手那應該不可能。同事而已。」碩友綱講道。

「算啦,這次的事就過去了。你們今後還是有機會的。」顧龍天擺了擺手看了二兒子一眼,講道,「友綱,你要珍惜這次機會。好好的為咱們碩家爭口氣。爸老了,只能最後送你們一程了。」

「爸,你不老,你還精神著。爸,你等著,你等著看我們顧家一定會恢復到鼎盛時期。」顧友綱嘴唇一動,鼻子有些發酸了。

「友綱的事敲定下來了?」顧峰山緊追著問道。

「我這張老臉最後賣了一次,也僅限於這一次了。友綱以後我幫不了啦,你也一樣,都得靠你們自己了。」碩龍天一臉嚴肅,講道,「估計就要下來了,友綱要作好準備。你的去處是南海艦隊副司令員,軍銜提為中將。」

「謝謝爸,你為我們作了太多事了。」碩友綱一時j動,跑到白髮蒼蒼的碩龍天面前一腳就跪了下去。頭磕在老爸的膝蓋上,這個漢子,居然也掉淚了。

「爸,今後你不要再為我們出面了。你要保重身體,把身體養好才是王道。我們兄弟會努力的。不過,葉凡小兒,我相信,他終有一天會死在我顧峰山手中的。這次捅他不死,還有下次1碩峰山是捏著拳頭講這句話的。

「唉,仇恨,算啦。我也看淡了,這事,你們升萬別先傷著了自身。」顧龍天講這話時有些頹廢。

「絕不1顧峰山這次講話聲音不大,但很有力度。

推薦想見江南大神的《官道之1976》,不錯的一本官場力作,看看不後悔,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