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九十三章原來是一女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九十三章原來是一女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並不違規嘛,橫空的董事長是蔡強是不是?一個副省長還不能直接管著一個鎮長不成?因為橫空集團是省政府直管下的橫空集團,並不是單獨獨立出去的企業。這兩個相互補充一下,應該也是符合政策要求的是不是?」組織部長吉拉阿沙也講道。

「蔡強同志只是掛個名而已,他真正的工作崗位就在省政府而不是橫空集團。當初也講清楚的了。這只是為了方便橫空集團與省政府聯繫,開展工作。」金副書記哼道。

「撇開蔡強同志不說,其實,有些事完全可以普通一下。比如,葉凡同志現在是橫空集團代書記,咱們完全可以再給葉凡同志安排一個掛職嘛。

我聽說葉凡同志以前在晉嶺省擔任過省長助理一職。咱們完全可以仿效是不是?

難道晉嶺的同志能搞咱們天雲大省的同志反倒是畏首畏尾的了。這種前怕狼后怕虎的思想是要不得的。

世代造英雄,一直窩著的人是成不了英雄的,只能窩在窩裡哀嘆命運對自己的不公平。」杜劍說道。

「此一時彼一時了,就是在級別方面也沒辦法複製晉嶺的事。比如,咱們給葉凡定為什麼級別。

你說是正廳級的省長助理嘛,人家貌似也不是。如果你定性為副省級的省長助理,咱們省里可沒那麼大權力定位這個。」金仁遠當然點的是葉凡在企業的身份,有些尷尬。

只能講是參照副部。不能明確認可葉凡就是副部或副省身份。這一戳倒是戳中了要害。

「呵呵,變通法門還是有的嘛。比如,給葉凡同志掛個省長助理頭銜,這邊嘛,呵呵,級別方面還是如以前省委組織部代表中組部宣布時所講的,級別方面參照副部或副剩

同志們,這只是『參照』。要確定定級咱們省委組織部沒這權力,但把中組部的『參照』搬過來還是行的。

這樣,也沒有違規更沒違法是不是?至於職位方面。我看其實可以掛個省委副秘書長職位也不無不可。

這省長助理干久了再換個名頭也新鮮一些。」吉拉阿沙這話一出,金仁遠跟布華清一愣,兩人眉頭都挑了一下。

「『參照』副部那是中組部定的拍子,也只是指葉凡在橫空集團企業老總的身份。

咱們省委組織部可是沒這許可權。你要安排一個『參照』副部的省委副秘書長。明天中組部問起來怎麼回答。

要是下邊省份全都照這種法子搞,那豈不是能搞出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的『參照』副部來。這口子可是開不得,一開就違制了。」金仁遠哼道。

「呵呵,下邊省份可是沒幾個像葉凡同志這種身份特殊的人。就拿咱們天雲大省來講,目前能稱得是參照副部的企業就三家,加上橫空也才四家。

組織部只是『參照』中組部那邊搬過來,並不是自己可以定性為『參照』是不是?

比如,某位同志原來參照的是正廳,咱們也只能參照正廳。並不是咱們給『參照』的,而這事是中組部那邊『參照』的。

所以。並不存在一下子就能在省里『參照』幾十甚至幾百個副部來這種事是不是?

這個。不能搞混淆了。自己定性跟搬過來是不一樣的。」吉拉阿沙笑道。

看來,他跟分管人事的金副書記並不怎麼和拍。也許葉凡是喬的女婿人家吉部長知道。看在喬的面上也要拉葉凡一把。

「就這麼定了吧,把中組部的『參照』副部照搬過來。到時宣布的時候一個字都不能改。

咱們只是借用一下,正如吉拉同志所講的,不是定性。只是借用,這個二者要區分開來。

至於省委這邊給葉凡同志安排個什麼職位,我看吉拉部長的提法不錯。

給葉凡掛一個省委副秘書長位置較合適,方便今後管理橫空鎮。也能堵住悠悠眾中是不是?」寧大佬突然出口要定拍子。

金仁遠咂巴了嘴一下正想說話,不過,曲省長比他還要快一點點,說道:「這事寧書記的看法提得好,我看成。」

曲省長如此明朗的一表態,省委一二把手都定了拍了,金仁遠嘴皮子動了動,不過,最終沒再開口。

這事,自然,順利通過。自然,鬱悶著的是某兩位同志了。

「葉凡同志,你們提的要求省委省政府都儘力的滿足了你們。你們可得加把勁頭幹起來。不然,我可得打你屁股了。」想不到會議結束后,寧大佬笑著開了句玩笑。

在這種莊嚴的場合開這種玩笑,那絕對的顯出了寧大佬跟葉凡的關係非同小可。

金仁遠跟布華清兩位同志明顯的一愣,爾後臉色馬上陰沉了下來。

「寧書記,我這屁股可是不好打。」葉凡也笑道。

「噢?」寧大佬愣了一下轉頭看著葉凡。

「因為我跑得快嘛。」葉凡這話一出,含意雙關,表面講自己會跑,實際上指帶著橫空騰飛了,你寧大佬還打啥的『屁股』。

哈哈哈……

都笑了,就是布華清跟金仁遠也給逗樂了。

「這傢伙還真些手段,聽說舌戰省委群雄埃」曾雲閑不由得有些感慨道。

「劉標成難道就此算啦,那也太鬱悶了。」鄭一天哼道。

「不算能怎麼樣,難道他還敢違抗省委的決定。」曾雲閑冷哼道。

「唉,可惜了。」鄭一天有些遺撼。

通天山下白雲庵葉凡過去的那個獨門四角院子,其中一個房間,裡面正香火裊裊。

一個全身黑衣女子此刻正跪在幾個木牌前,這個明顯是靈位了。

女子一臉的凄容,面似凝霜,皮膚白晰中略顯淡紅之色,而是傾向於健康之色。其人頭上黑髮高挽著,上橫插一翠綠中夾雜著硃紅色的發簪。

「媽……媽……爸……奶奶……」女子淚流滿面,伸手輕輕的摸索著那木牌子。

「他對你如此的絕情,您還念著他幹什麼?」女子咬牙切齒,「媽,這朱雀山莊永遠只能住你一個女主人,您才是山莊真正的女主人。換了誰都不行,絕不行1

女子憤然了,手往旁邊一甩,令人震驚的就是女子手中一片紙片居然像薄刀片一般,深深的插進了旁邊那巨大的木頭柱子里,只露出了一點紙邊頭。

晚上,葉凡低調的搬進了朱雀山莊。

孔意雄還是不放心,建議說是叫包局長調幾個警察過來陪幾晚上試試。不過,被葉凡淡然一笑給拒絕了。孔意雄只好擔心的走了。

也確實累了,葉老大老早就睡了。

凌晨一點。

一聲微微的沙沙聲傳來,葉凡鷹眼猛然睜開。

「還我命來……」一道飄渺的聲音彷彿是從地獄中傳了過來,對普通人的確如此,但是,對葉凡來講就沒啥好『賣萌』的了。

不久,連帶著就是啪啪沙沙啦啦的恐怖聲音傳來。而那本來就關得挺好的窗戶居然自動的打開了一邊,似乎被陰風吹得左右搖擺著。

搞啥子……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鷹眼像銅鈴一般睜得老大在細緻的掃描之下。

果然發現了端倪。

一道淡淡的白色影子在離朱雀山莊五十米左右距離之外像鬼影子一般的忽上忽下著。而那白影似乎像紙片一般在空中飛躍著。動作太詭異了,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的動作。

要是普通人,那絕對嚇暈。葉老大額角上的蝙蝠無聲的飛彈了出去。無聲的就到了白影面前,猛地一瞧,還真給嚇了一跳。

這白影根本就不是人,不過一個像無常的『道具』罷了。道具舌頭伸得長長的,頭上頂著一尖尖的高達半米的帽子。臉上白如紙,而道具並不止一個,貌似有兩個,黑白無常嘛。

蝙蝠飛巡了一遍下來,終於發現了端倪。在離朱雀山莊百米之地的一顆濃密的大樹上貌似有道黑色的身影。

蝙蝠無聲的飛了過去,發現是個頭髮高挽,橫插著一頭簪的,,一身輕如薄紗樣的黑色長裙,應該是女子了。

女子臉上蒙著一黑紗。

莫非是一美人兒,葉老大心裡暗暗嘀咕,頓時興趣上來了。

於是,控制著蝙蝠飛近,女子居然一愣,雙眼在空中警惕的搜索著。

怪了,難道她會發現我的蝙蝠。怎麼可能,就是半先天強者也不能發現老子的蝙蝠。

葉老大控制著蝙蝠退開了十幾米距離。女子身子一動,似乎是有些疑惑的想了想了但是又微微自嘲樣子搖了搖頭。

這女滴感覺很靈敏,葉老大心裡想著。

這邊控制著蝙蝠乾脆突然像箭一般扎向了那女子臉上,蝙蝠突然漲大,那展開的翅膀有一個巴掌大了。

這個,當然得益於棺材中那位神秘的『旦非子』老傢伙了。自從承襲了他的五十年功力,再加上老傢伙相助幫助融氣波于思想之中。

這蝙蝠操控起來不但靈活多了,而且,葉老大發現,蝙蝠在內氣全面逼入之下居然可以漲大到兩隻手掌大了,根本就不能叫蝙蝠了,可以叫『蝙蝠鳥』了。

蝙蝠迅速從女子那蒙著的面巾前拂過,葉老大惡作劇般的控制著蝙蝠伸開巴掌大的翅膀在那女子的面盤上摸了一把。

女人頓時差點跳將了起來,整個人彈離大樹一下子彈著滑空到了三四十米開外。

女子落身在一塊山岩旁側,女子估計正瞪大著一雙媚眼往四周掃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