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先下手為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先下手為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我查雷洛斯並沒有不遵守自己的承諾。.關鍵的問題是你們能提供的條件太苛刻。

而且,用你們華夏一句話講,那就是獅子大開口。已經極大的損害了我們正河集團的利益。

如果你們不能作出讓步的話,我們只好去跟他們談了。這交情歸交情,生意歸生意。

如果葉書冇記還不能改變想法的話,我們只能放棄橫空集團而選擇華夏機械集團了。」查雷洛斯一臉莊重,說道,「當然,橫空的現狀我們也清楚。

如果葉書冇記的企業真有困難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當場答應,代表正河集團向橫空集團捐贈二千萬港幣。

這是我作為你的朋友能做到的事。」

「哼,我們橫空集團是大型國營企業,不是乞丐集團。」吳洪山冷冷哼道。老傢伙也硬氣了起來。

「呵呵,那我們就沒話講了。」查雷洛斯聳了聳肩,一幅標準的英國紳士相。

「那就請便,對於沒有合作誠意的公司或企業,我們橫空集團也不屑與之合作。」葉凡說道。

「葉書冇記,你可是要想好了。這話一講出去可就收不回來了。到時,你可別怪我查雷洛斯不講信用。這是因為你們拒絕了我們,不是我們不講信用。」查雷洛斯微微一愣,臉陰了陰說道。

「沒什麼好想的,查董要去跟華夏機械集團洽談趁早請便。我們絕不會死氣白臉的求什麼的。這是合作,雙方是對等的,並不是一方求著另一方。」葉凡一臉的冷淡。

「不好意思,我們告辭了。」查雷洛斯站了起來。

「呵呵,我也想跟查董說說。有些事,一旦做出決定后也就收不回來了。」葉凡站了起來。微笑著跟查董握了握手。

這貨是一臉的笑意,似乎根本就沒拿這當回事。倒是令得查雷洛斯心裡有些疑惑。

「唉……來了又走了。這場怎麼收,咱們可是跟省委省政冇府都講過的。這下子竹籃子打水又一場空。」吳洪山好像一隻泄了氣的皮球,差點癱在了談判桌前。

「是啊葉書冇記,沒有了這八個億的注資,咱們兩大主廠怎麼辦?」橫空電力設備主廠廠長朱興列一臉喪氣,連臉都成了死灰色。

「擔心什麼,死不了1葉凡冷哼一聲,拂袖而去。孔意雄趕緊追著過去了。

「他們也太不講情份了。怎麼能出爾反爾呢?」一進辦公室,孔意雄憤憤然了。

「商人以逐利為目的,這個本來是無可hu非的。不過嘛,他們還真能跟華夏機構集團合作嗎?」葉凡冷笑著點上了一支煙。

「他們可是真去了,那邊的條件的確比我們優勢得多。到時只要他們給的合資條件好些。估計正河集團還真會另投懷抱了。到時,咱們怎麼辦?咱們可是賭不起的葉書冇記。」孔意雄是相當的擔心,這個,橫空發展不起來,葉書冇冇記就沒有前途。葉凡沒有前途,老孔也將完蛋。

「呵呵呵,意雄。你忘了最大的一點。」葉凡突然笑了,一屁股坐椅子上還轉了個圈子。

「我忘了什麼?」孔意雄問道,有些丈二和尚樣子。

「華夏機械集團是中冇央直屬企業,從政策姓方面來講。他們是不允許合資的。

只能是國有獨資,這些年下來,在配額指標方面我們一直被他們打壓著,這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是獨資企業。

因為獨資,所以。國家也得多照顧著他們一些。不然,這邊不讓合資,配額又不給,人家吃什麼喝什麼?

而在合資這一塊上省里放鬆了對我們橫空集團的政策。我們企業的姓質變了,這邊少了配額跟指標,但在合資方面的政策卻是放寬了。

只是因為以前的橫空領導層一直抱著等靠要的思想,不思進取,一直還只盼著上頭的份額,沒有走出去。

沒有轉變思想,所以才讓企業是越混越糟,乃至造成今天這種窘境。都是領導層的思想指導姓方面出了偏差埃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領導的重要姓。領導有的時候的決定能救活一個企業,但是,也能毀了一個企業。」葉凡笑道。

「那這樣子看來,正河集團只是在拿這個作幌子來威脅咱們同意罷了。只要咱們堅持挺住,他們還會回來的。」孔意雄眉頭舒展了許多。

「不一定。」葉凡臉又陰沉了下來。

「不一定?」孔章雄念叨了一句不明白。

「你想,雖說不能合資,但是,他們可以合作。」葉凡哼道。

「這個,怎麼講?」孔意雄問道,更是疑惑不解。

「不能合資,但可以合作生產正河集團的最新科技出來的風力發電設備出口到加拿大。

其實就是正河集團下訂單,華夏機械集團製造罷了。這個並不涉及到國家某些方面的機密技術。

因為這個是人家正河集團提供的新技術。你這邊照辦著生產就是了。」葉凡講,「而且,他們也可以跟一些私人企業合資,把他們手中所掌握的新技術轉化為生產力,轉化為產品嘛。

咱們華夏除了幾個排得上號的大型號國有生產電力設備的廠子以外,還有著數不清的私營企業。

而能跟咱們抗衡的私營企業也有。雖說國資獨大,但不能全面的壟斷這個行業。

當然,真壟斷的話也不合法合規,要是遭到商業姓調查的。」

「哪怎麼辦,首先就得斷了他們跟華夏機械集團合資或合作的念頭才行。比如,從泄密新技術方面能不能做些文章。把這水給先攪渾了,至少增加了他們的回頭率。」孔意雄講道。

「別急,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我相信查董會想清楚,回到談判桌的。」葉凡居然是一臉的淡定,弄得孔意雄心裡有些嘀咕,不曉得咱們的葉總那淡定從何而來。

黃昏的時候孔意雄來報說是正河集團的人馬真的去了陽雲市的華夏機械集團。

不過。葉老大還是一臉的淡定。弄得孔意雄只好鬱悶的走了。

「省委真的這樣決定啦?」皇崗縣縣長朱一旦滿臉鐵青,問道。

「絕對屬實,省常會已經通過。估計就在這幾天內就要下來宣布了。」縣委書冇記劉標成的雖說臉色還較平靜,不過,朱一旦能感覺到他胸膛中的怒火就快噴了。

因為,劉標成同志有個不良習慣。凡是心裡焦燥得不行時就會猛咬煙頭。好像在咬一辣腸似的。咬得越狠這說明他心裡越發的煩。

「那……」朱一旦看了劉標成一眼,哼道,「難道就這樣眼巴巴的看著咱們皇崗縣最好的鎮子給橫空給奪走?雖說橫空鎮這幾年下來情況是越來越糟,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它還是一個大鎮,經濟排名在咱們市還是名列前10。是咱們皇崗縣人口最多,經濟實力最好的大鎮。

一旦橫空鎮給剝離出去,咱們本來就人口不多的皇崗縣規模將大大縮水不說,經濟等各項指標都將往下跌。

到時。就怕咱們會跌入全市最尾巴的三B之中了。而且,那邊那位是有意向把通天山打造成一個生態旅遊帶的。

聽說張總準備投資二個億。這下子鎮子給一奪走,那這好處可全都得掉橫空集團手中了。」

「我看葉凡也是聽到了冇這個消息才橫插了一扛子的,以前沒有投資時他怎麼不理人。現在一有人投資他們就奪鎮了。根本就是奔著星河集團而去的。」分管旅遊項目的副縣長萬松也是一臉的醬油色。

那臉色拌吧拌吧的就能搞炸醬麵了,真搞的話那味兒絕對還不錯滴。

「不是還沒宣布嗎?」劉標成突然冷哼一聲,把嘴裡嚼得快爛的煙屁股給噴在了煙灰缸里。

還別說,劉標成這一手因為經常練習。那煙屁股絕不會噴到煙灰缸外的。朱一旦暗地裡給劉一標取了個『煙屁神』的外號。

對於這個,朱一旦心裡還暗暗得瑟過,認為自己太天才了,取外號居然能取得如此的貼切。

所以。有的時候在常委會上被劉一標打壓得過緊時,朱一旦就會把這個外號搬出來自個兒在心裡『阿Q』式的安慰一下自己。

「這宣布不宣布不都一樣了,最多一個星期,估計省委組織部就會下來了人了。咱們還能做什麼?」萬松臉色相當的沮喪。」是啊劉書冇記。咱們除了乾瞪眼以外還能幹些什麼?」朱一旦憤然道。

「你們這腦子啊就不會開發一些出來。」劉標成略顯責怪,哼道。

「我們真想不出輒來了。」朱一旦臉一沉哼道。

「真沒輒啦?」劉標成從鼻腔里哼出聲來。

見朱一旦跟萬松一臉失落跟憤怒。劉標成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轉爾問道:「你們倆個有沒膽子搏一搏?」

「劉書冇記請說?」萬松一咬牙。

「很簡單,省委不是還沒宣布嗎?」劉標成說道。

「那又有啥子用?」朱一旦問道。

「當然有用,只要省委還沒宣布前,咱們是不是就不曉得這件事?」劉標成說道。

「你是說拿這幾天作文章,可怎麼做?」朱一旦並不笨,馬上反應過來。

「先下手為強。」劉標成一咬牙。

「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妥當?」朱一旦一愣,有些猶豫。

「不敢幹就算啦,咱們就讓橫空集團欺負就是了。到時你我夾起尾巴照樣子作人是不是?」劉標成一絲不屑從眼中很明顯的擺了出來,自然是給朱一旦看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