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九十九章他們在走鋼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九十九章他們在走鋼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來正點的了,葉凡在心裡說了一聲,嘴裡卻是笑道:「怎麼不記得,風雲樓的菜的確炒得好。

不過,這還不是我記憶最深的。孔市長不會不記得吧,當初我差點跟風雲樓起了衝突。

說實話,風雲樓那個主子叫孔東風的公子哥可是相當的翹皮的。」

「東風太不懂事了,年青人,脾氣倔。心高氣傲的,為此也得罪了不少人。我替東風先向葉書記賠個不是了。」孔端臉上顯著尷尬,說道。

「沒啥,都陳年舊事了,我早忘了。」葉凡笑道。2999

你記掉了剛才還提起,你個丫屁滴,孔端在心裡暗罵了一句,嘴裡說道:「這不,昔日種下的因現在結下了果。正因為東風不懂事兒,所以得罪人多。這下子正好撞上了。」

「怎麼?不會是孔公子有麻煩了是不是?」葉凡裝作一愣,問道。

「可不是嘛,一個逃犯逃進風雲樓。結果連風雲樓都給抄了。而東風這孩子脾氣又倔,當時還跟追捕逃犯的,是從公安部下來的一位叫王朝的副局長拗了起來。

這孩子子啊不懂事啊,你好好配合人家就是了。要搜就讓人家搜嘛,配合公安機關抓捕罪犯是每一位華夏公民的義務是不是?

這孩子不是沒有這點意識,只是脾氣不好。覺得什麼人都應該順著他才對。

人家公安同志自然不樂意了。結果就整出了一些額外的事來。現在連人都進了局子。

麻煩得很。」孔端開始試底了。

「王朝,是不是公安部刑偵局那位副局長同志?」葉凡裝著一愣,問道。

「就是他了,人家王局長也是執行上級命令。怪只怪東風心氣兒太高。這些年下來,家裡人也給慣得太多了。」孔端說道。

「噢。王局長我倒是認識。以前在粵東時我們還曾經搭檔過。不過,現在也是好久沒聯繫了。人家調部里了,咱們在下邊,也很難碰上。不過,這事,唉……」葉凡講了半句,眉頭皺得老高,又嘆了口氣。

「那敢情好了,既然葉書記跟王局長會認識就好了。不過。我聽葉書記口氣是不是最近也遇上不順心的事兒了?」孔端可是聰明人。一愣之後也就明白了。估計是這貨還想談啥條件了。

「可不是嘛,這事,本來說就是沖著你孔市長面子也得去找找王局長,把這事理順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這個,我得多謝葉書記還記得咱這個同事加朋友。」孔端貌似還要謙虛一下子。

「咋不記得,聽說孔東風還是你的什麼親戚?」葉凡決定打孔端的臉了,既然你丫的送上門來,也得埋汰一下才是。

「嗯,他是我侄兒。」孔端點了點頭,臉上有些尷尬。這種事,當然不是什麼好事。做為孔東風的親戚臉上也無光的。

「哎呀,是你侄兒。這個,唉,我還真是沒空,最近遇上一難事。等我處理好后一定去京城找王局長去。這事,……」葉凡吞吞吐吐樣子,恨得孔端是牙痒痒的,緊追著問道。「啥事,能不能相告一下,如果葉書記信得過我這老搭檔的話咱們共同想想輒怎麼樣?」「還不是生意場上一點破事兒……」葉凡也就老實不客氣的把天馬建築工程公司的資質審批被卡在省建設廳的事搗鼓了出來。

「是這事埃這個,這樣吧,這事,我可以給我哥講一聲。如果要快的話,相信一個禮拜能弄下來。」孔端說道。

「那謝謝了!還是老搭檔好啊,一來就相助著了。」葉凡笑道,「不過,那位李雄同志也有些太『硬氣』了。

明曉得咱們橫空集團是屎政府』都要大力扶持的大企業。他不但不為屎政府』排擾解難。居然還扯出這個來刁難。2999

真是有些可氣,本來我是想明天去省建設廳一趟,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

孔端一聽,差點要暴走了,敢情這貨不光是要孔家替他把資質快速的審批下來,而且還要針對那位李雄副廳長了。這傢伙,還真是獅子大開口了。

「這個,建設廳的同志就這脾氣。拖拖拉拉的,本來半個月就能審批下來的項目准拖上一二個月。

這其實就是一種官僚習氣,很不好。不過,大環境如此,想一時改變也難。

當然,隨著國家在發展,在相當多的方面都在進行著改革,比如有些省市就有限定辦某件事的時間,拖的話就要挨板子的。」孔端不想管葉凡跟李雄的事,只想把資質辦下來就擱手了。

不過,葉老大可不會鬆手的,笑道:「是啊,變革變革,總會變好的嘛。

這樣吧,明天我去京城跑一趟先會會王局長。只是有些事也不好說。

雖說我跟他是有些交情。不過,你們風雲樓的事既然部里都關注著了,估計這事還是相當麻煩的。

就怕他們也『拖』啊,到時一拖就是幾個月甚至一年多時間,我是擔心孔公子在裡頭受不了就麻煩了。」

葉凡對『拖』這個字咬字特別的清朗,孔端自然聽出味兒來了。

貌似這貨在提條件,意思是你『拖』咱也『拖』。你不把李雄一併給處理掉咱就『拖』下去。

「這事,我會跟我哥講講。對於某些同志的不作為行為該批評的一定要批評,該怎麼辦一定要辦是不是葉書記?」孔端沒法子,被『逼』把這事應諾了下來。自然是心裡賭滿了氣。

「是啊,有些同志就該敲打一下才對。不然,任他們如此的幹下去,咱們幹部的工作效率還提什麼?

不過,孔市長,你放心。估計跟王局講過後,我會催他儘快把事處理過去。盡量把事縮小到最小的範圍。

當然,這麼大的事如果想一把就抹平那是不可能的。估計,孔公子還得經受點『小痛』了。

而且,這事的處理過程也相當的複雜,跟我們的審批以及對一些同志的處理也差不多需要時間吧。」葉凡說道,孔端又聽明白了。敢情這貨還在提條件,把資質審批跟敲打李雄副廳長捆綁在了一起。

你處理好我這邊也幫你處理好。你要『拖』的話咱也跟著『拖』。這當然是葉老大施展的『『逼』』字訣了。

『逼』得孔家不得不下重手,不得不加快速度。因為,葉老大『拖』不起,相信孔家也不會願意讓孔東風這大公子呆號子里多長時間的。

葉凡急,孔家更急。

孔端坐不住了,連夜告辭走了。葉老大知道,他肯定前往京城向孔正旭彙報了。

第二天下午,孔意雄急匆匆進來了。

「是不是有事?」葉凡抬頭看了孔意雄一眼,問道。2999

「大事不好。」孔意雄隨手在臉上一抹,汗濕巴掌。

「別急,好好說。」葉凡還是一臉的鎮定。

「聽說星大集團早前就跟皇崗縣『政府』接觸過,雙方想合作開發通天山,以通天山為基礎,打造環通天河景區帶。」孔意雄講道。

「星大集團的眼光還不差,居然有此意識。」葉凡點了點頭,站起來給孔意雄泡了杯茶。

「這兩天他們加快了節奏,已經進入實質『性』的洽談階段。剛才我也是一個親戚在皇崗縣工作,聽說皇崗縣分管旅遊一塊的副縣長萬松同志作為皇崗這邊的負責人,而縣長朱一旦親自披掛上陣。如果這洽談談下來咱們可就麻煩了。」孔意雄講道。

「他們是在走鋼絲。」葉凡冷哼了一聲。

「可不是嘛,省常委會的決定萬松同志不清楚,但是朱一旦肯定得到了消息。他們還敢如此的干,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他們根本就沒把省委的決定擱眼中。」孔意雄講道。

「先下手為強,造成既定的事實。這個估計是縣委書記劉標成同志的手筆了。朱一旦是沒這膽量出手的,不過,有劉標成在撐著,朱一旦也是被『逼』上梁山了。」葉凡講道。

「葉書記,不如我們也派人過去馬上把這事『露』出來。相信星大集團的張董會慎重考慮這事的。不然的話,哪個生意人願意惹上一樁麻煩事是不是?」孔意雄講道。

「呵呵,沒事,讓他們折騰去吧。」葉凡擺了擺手,笑了。

「這怎麼行,要是造成既定事實,咱們今後想在這方面發展可就麻煩了。

而且,他們完全可以擺出咱沒有接到省委通知為由頭是不是?到時,咱們連個說理兒的地方都沒有。

而且,聽說崗皇縣這邊讓步很大,不但前三年不收稅,連股份以及一些方面都作出了令人難以忍受的讓步。

這個很明顯,他們就是要搶在省委宣布橫空鎮歸屬之前搶摘桃子。」孔意雄有些急了。

「無妨,到時,也許他們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葉凡冷酷的擺了擺手,「對了,正河集團的查董現在幹什麼?」

「還在跟華夏機械集團談判,談什麼誰也不清楚。」孔意雄講道。

就在這時候,包毅打來電話,說是粵東省帝都皇朝集團的董鶯鶯董事長帶著十幾個人到訪。

葉凡一聽,心說來得還真是及時,馬上出去迎接了。

聲勢方面還搞得相當的大,其目的就是要讓正河集團曉得。

「葉書記的集團總部還是相當氣派嘛。」董鶯鶯今天一身的上班族打扮,顯得庄雅大氣。她雙眼掃著橫空集團總部大樓,笑道。這話可是有些貶謫的意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