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十章杜家有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十章杜家有麻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衛國發生什麼事了,你快給講清楚?」葉凡一聽可是急了,人家救命恩人的兒子居然出事了官術。

並且,一股悲傷湧上心頭。作為組裡領導,不能照顧好組裡犧牲的同志的後人,那是失職的。

「事情緊急,我就直說了。這個,我是找你,並不是找國家,也不算違背我哥的意願。」杜成這傢伙還真是一根筋到了極點,都這個份上了還要解釋一下,可見杜一生這個哥在他們眼中何等的重份量。

他講著看了葉凡一眼,收拾了一下情緒,說,「這話講來相當的長,我哥的兒子杜衛國也相當有出昔,畢業於燕大中文系。

本來是想要進一步深造考研的,不過,因為家裡父親長期不在,爺爺奶奶又長期病在床,而我經常在外邊跑,家裡沒有照顧。

衛國這孩子很懂事,他也就放下了這念頭,一畢業後分配回銅滄市工作。

這孩子很聰明,不久就得到了領導賞識,而銅滄市是個地級市,在滇南省這邊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當然沒有你們這邊的項南市大官術。

而衛國原本是分配到銅滄市市政府辦秘書處的。後來被副市長武東山看中了。

被他直接要過去當專職秘書了,這對衛國來講是好事。一旦武東山能有前途,衛國也能水漲船高的。

一年前,銅滄市下屬的安新市市委書記劉宏江退任。武東山通過爭取,坐上了這個位置。

因為安新市是銅滄市下屬大市,安新市市委書記不但是副廳級別,還是市委常委成員之一。

武東山也算是高升了。而我們杜家當然也高興了,衛國肯定更有前途了。

可是好景不長,聽說武東山跟安新市市長周林松同志爭鬥得很厲害。

而周林松原本老早就瞧准了這個位置的。這下子被武東山橫插一扛子搶走了,周林松當然不服氣。

所以,武東山到了安新市后這日子就沒有好過個。因為周林松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是從鄉鎮一步一個腳印爬上來的。

實力雄厚,再加上此人背景聽說很深。武東山下去幾個月了居然掌控不了市委常委會。

一個月前就發生事了,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武東山沒搞過周林松,結果只坐了一年的市委書記交椅后灰溜溜的回省里了。

任省民政廳副廳長,級別沒辦,不過。民政廳是個什麼樣的廳大家都清楚。

而當初衛國跟著武東山可是很賣力,他不光是一個秘書角色了。武東山對他很器重,本來是打算讓他下去任下邊某個縣的副縣長了。

只是武東山一走,他沒能把衛國也帶走,衛國就成了周林松一夥攻擊的目標。

好漢難敵四手。衛國一個副處件辦副主任哪能扛得過來。

雖說拚命的掙扎過,但最終還是倒下了。他們把市政府搞的希望工程項目其中一所學校建設的爛事硬是按在了衛國頭上。

是所鎮里的中學,叫紅泰中學。市裡給了五百萬推倒了重建的。

當初衛國是有負責過紅泰中學的建設的。只是這所學校在武東山還沒調到安新市的時候該項目都已經上馬了。

衛國只是受武東山委託過去看看罷了。而建這所中學大部分的錢都是愛心人士捐贈的。

捐贈人相當的有名氣,還是位愛國華僑,叫陳文遠。聽說在新加坡韓國那邊開了個很大的公司。

叫『順通集團』。而武東山當初也想表功,因為紅泰中學是省里定過調子的工程。

省里還希望通過這事聯繫上陳董事長,希望他能回家投資辦廠什麼。

武東山愣是把這個本屬於市政府幹的項目拿過來自己親自動手。因為,紅泰中學奠基時滇南省常務副省長安平峰下來過。

武東山肯定也有小算盤了。如果這項目能讓安副省長高興了,也許還能在領導心中搏下一個好彩頭。

所以,武東山馬上安排了衛國親自過去監督建設學校。衛國過去的時候紅泰中學已經進入建設的尾聲了。

接手不久居然出事了。後山山體開裂滑下來壓倒了食堂。而當時正在趕工的十幾個工人傷了10個,死了一個。

這就不得了啦,周林松抓住了把柄,全力反擊。而他在省里的後台也出手了。這樣一聯手,武東山扛不住了只好丟下衛國灰溜溜的走了。

而衛國承擔了這次事故的全部責任。就是山體滑坡來講也是自然災害。

而當初工程還沒竣工。靠山體那一端附山防滑坡的基石已經做好了。這個,自然是工程質量問題。

但是,衛國去的時候那附山防滑坡基石已經壘好了。而且,衛國過去才幾天,這發生的事也不能讓衛國全面的承擔責任是不是?

可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再加上武東山此人居然沒品的自個兒抽身走了,這一屁股的屎全給衛國粘上了。

武東山這個老東西並沒有伸手拉衛國一把,這人,也真是狼心豬肺。」杜成一臉憤怒,講道。

「衛國現在呢,是不是停職接受調查?」葉凡問道。

「馬上被停職了,不過,第二天就被公安部門以瀆職、勾結包頭,受賄,出現工程質量,還有暗箱操作等狗屁問題被抓進了安新市看守所。

這些當然都是周市長一伙人羅列的,而我們杜家也四處活動過,不過,現在官字一張口。

咱們杜家無權無勢,那能扛得過如狼似虎的周市長一系。這事安新市公安局已經把案子轉到市檢察院。

估計不久就要進入申訴提請跟法院審判階段,我不願意看到我哥唯一的兒子被冤進了大牢。

所以,我請求葉書記能幫我們一把。我哥就這個兒子,我……」杜成激動的講道,眼圈有些紅了。

「放心,衛國的事交給我。要不你先在這賓館休息,我會馬上安排人調查這事。」葉凡講道。

「我不能在這裡呆了,我得回去,家裡全亂了。嫂子都哭得快暈過去了。」杜成講道。

杜成走了,葉凡馬上打了電話把車天叫了回來。而包毅馬上帶著幾個人直奔滇南省而去展開了前期的調查。

車天直接從京城飛到滇南省省城昆市,到安新市的時間並不比包毅慢。

葉老大有指示,不管採用什麼手段,及時查出真相。

第三天下午,葉凡把橫空的事交待完畢后直奔安新市而去。晚上到達安新市已經8點多了。

一個普通小賓館,包毅跟車天都在。

「查得怎麼樣了?」葉凡一進屋子,屁股還沒坐下直接問道。

「我們一到滇南這邊馬上秘密的分頭展開了調查,紅泰中學是由田金水此人承包的,田金水是安新市第一建築公司總經理。第一建築是國有企業,500萬的工程也不算大,沒有經過掛牌直接就給了第一建築。

當然,田金水也有一定的背景,再加上關係熟絡。不過,田金水根本就看不上這500萬的小工程。

所以又轉包給了一個包工頭,此人叫外號二大麻子,因為臉上『滿天繁星』所以別人取的這名,此人真名叫陳錢。

其實就是一個打野食的包工頭。手下既無人馬也無公司。分包到工程后馬上就招集一些沒證件的民間師傅們上馬了。

當然,他們打的名頭卻是安新市第一建築牌子。」包毅講道。

「嗯,田金水這金字招牌就拿來收轉包費了。」葉凡點頭講道,「建築行當的弊端也不少。

一些大承包商利用公司資質攬下活后再轉包給小承包商,甚至有的到手時已經轉了三四手了。

而且是化整為零,分包給多個小承包商。這樣工程質量想得到保障的確是不可能了。

估計是二大麻子搭建的『草台班子』偷工減料,最後倒致了附山基石不穩造成山體滑坡的吧。」

「沒錯,建築行業現在經過評估過後利潤已經減少了不少。而再經過層層轉包,最後到手的小包頭們的利潤空間被進一步壓縮。

為了實現利潤最大化,他們不得不挺而走險,從用料用工方面去壓縮了。

比如,少用鋼筋,不關鍵的地方用劣質鋼筋。像紅泰中學後山附壁基石本來要求是二米厚度的基牆的。

二大麻子是『高手』。下邊基石處壘了一米厚,最頂頭又變成了二米厚。

你就是看也很難看出來。其實,這樣子乾的結果就是頭重腳輕,也許這個也是造成山體滑坡的原因之一了。

這些狗東西,為了錢根本就不管別人死活了。幸好工程還沒完工,要是完工了學生搬進去上課了再滑坡下來,那可就不是一條二條人命,而是幾十甚至上百條了。」包毅講道。

「杜衛國被抓進去,上面有人暗示過田金水跟二大麻子。估計也是筆交易吧。結果,田金水跟二大麻子都一口咬定當初是收了杜衛國好處。而偷工減料省下來的錢一半還得給杜衛國。不然就威脅要上報什麼。」車天哼道。

「田金水跟二大麻子估計也在看守所吧?」葉凡問道。

「在是在,不過,人家可是比杜衛國逍遙得多。人家是好吃好喝的供著的,而杜衛國卻是被扔進了重大嫌疑犯那堆里。看他那樣子,吃過不少苦頭。」車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