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一十一章強力手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一十一章強力手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們這是要置杜衛國於死地。」葉凡豎起了眉頭。

「死倒是不用死,也許能把牢底坐穿。」包毅講道,「我們不好直接進去,所以,車天偷進去的。

用了一些特殊法子,二大麻子頂不住招了。都給我們記錄了下來。

當然,這些都是暗中搞來的證據,見不得到。只是二大麻子這個人我是擔心他反覆無常,到時翻臉不認賬就麻煩了小說章節。」

「嗯,如果二大麻子把這事給暗示他的人講起一話,估計馬上就有變故了。事不宜遲,明天一早咱們就過去。」葉凡講道,「不過,查到暗示他們的人沒有?」

「二大麻子頂不住了,說是看守所所長吳懷包暗示的。不過,要證據他可是沒有。」車天講道,「不過,也不用過於擔心。我在二大麻子身上用了特殊手段。相信這傢伙只要怕死的話應該不敢亂咬人的。」

「你現在馬上再進去一趟,把這個給二大麻子看看。要求他馬上要求跟吳懷包見面。

爾後講一些話,要求二大麻子把暗示的東西套出來。這些設備你也給帶去。」葉凡拿出一蠶豆大的東西以及證件遞給了車天,車天倒也會用,因為跟著葉凡出了幾趟任務。

證件是用來定心的,『蠶豆』是拿來竊聽的。這個不用講一個縣級市的看守所所長能看出來,就是一般的省廳刑偵人員也查不出來。

車天匆匆走了,對於一個小小的看守所,葉老大倒也不用擔心什麼。

三個小時後車天回來了。

「看你一臉喜色,有進展了?」葉凡笑問道。

「看到你這大證件,二大麻子還敢放什麼屁,答應一定全力配合,爭取立功。

這傢伙也有些能耐,畢竟是混社會的。用了一些法子把吳所長騙了進去。

爾後還假裝要進一步『立功』。要讓杜衛國死無葬身之地。還要羅列一些罪名什麼。

吳所長也沒懷疑。畢竟,這是在看守所里,是吳所長的地盤嘛。

吳所長相信。二大麻子一個小混頭難道還真敢跟他作對。那跟找死有啥區別。

結果,自然被套出一些暗示語來了。我現在已經拿回來了。而且把另一套更小的設備裝在他身上了。

咱們隨時可以掌握進展了。」車天笑道。

「晚上馬上行動,拿下吳所長,逼出上頭的人。當然,咱們適可而止就是了。

這事說大些肯定跟周林松這個市長是脫不開干係的。不過,咱們這次下來是救人的,並不是想去管這些閑事。

咱們也沒過多精力去管。」葉凡說道。「當然,讓一定的人受到懲罰還是應該的。」

車天跟包毅同時出動了。

葉凡打了電話給段海天,打聽了他哥哥的情況。既然這次下來,就要去拜訪一下段海天的哥哥。

凌晨一點多包毅跟車天才匆匆回來。

「吳所長說是安新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劉平昌暗示的,而劉副局長可是咱們劉林松市長的鐵竿親信。

葉大,還要不要往上。估計再往上就能把劉林松給糾出來了。嗎滴。一下來就搞了個市長也蠻有玩頭的。

雖說只是一個縣級市市長,但人家也是高配的副廳級幹部。」包毅這貨一臉的興奮。

「不必了,到劉平昌這裡為止吧。至於說劉林松,呵呵,這膽驚受怕就讓他嘗著就是了。

相信咱們來了這麼一出,他今後還敢對杜家怎麼樣哪才怪。我要讓咱們的劉市長一直記著杜家的恩德。

在這安新市,他是要罩著杜家的。」葉凡笑道,「打人未必一定要一棍子打死。這種法子比直接把劉林松拿下更合適。

而且。劉林松能坐上一市之長位置上。估計也留有後手,咱們查劉平昌好查。

但是。要再查出劉林松出來,那是有些難度。」

「嗯,只要你身份一露。劉林松還敢怎麼樣嗎?」包毅笑道。

「嗯,露肯定得露,平時不能露,但是,這次我一定要高調一回。就是為了杜家也要高調一回。麻痹的,這助理頭銜拿來也該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葉凡笑道。

第二天早上。

杜家住在銅滄市郊區的一座兩層的小樓裡面,顯得很舊,但並不破。看來,平常打理得挺好的。

「唉,以前是住在市裡的,而且是一套200平方的樓中樓。只是衛國出事後家裡把樓都給賣了。就是為了湊『活動』經費把衛國弄出來。想不到錢花了不少,只是人還在裡面。而且,連個面都不讓見,他們太欺負人。」杜成迎上葉老大后講道。

「這案子是由安新市公安局主辦的,周林松現在主持安新市工作。那公安局還不是他講了算。」葉凡哼道。

「沒錯,現在還處於調查取證階段,你公安局憑什麼不讓我們見本人。我們只是見一面,就是死犯也能有這機會是不是?」杜成說道。

杜成的嫂子木水香人明顯的憔悴不已,臉圈腫得老高。聽說吳大順不過五十歲,其夫人木水香不到五十。

不過,現在看去跟六十歲的婦人差不多了。可見這些天下來的折騰讓她是多擔心。

見葉凡進來,木水香一把撲過來抓緊杜成的手,問道「小叔子,打聽到什麼沒有,衛國放出來沒有?」

「嫂子,別急,這位是橫空集團的葉書記。他以前是哥的好朋友。聽說了這件事後馬上過來了。這事就交給他來處理了。」杜成趕緊介紹道。

「葉書記……嗚……」木水香肩膀亂抖著,哭著話都講不出來了。

「嫂子,讓你受苦了,我們來晚了。你放心,衛國的事交給我們吧。不弄出衛國來,我這老總就不幹了。」葉凡輕拍著木水香的肩膀,安慰道。

「葉書記,喝茶……喝茶……」木水香有些語無倫次。

「媽,你歇歇,我來泡茶。」旁邊一個長相跟木水香有著幾分相似的姑娘過來扶著了木水香。

「你是木馨吧?」葉凡問道。

「我是,葉書記請坐,喝茶。」木馨臉一紅,有些怯怯的說道。

「想不想見你哥?」葉凡問道。

「想,作夢都想,媽想得都快瘋了。自從哥進去后就再沒見到人,聽說看守所里那裡面也是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

哥怎麼能吃得消。而且,這事有人陷害,就怕那些人會叫人打哥,哥要是被打殘了怎麼辦?

打死人都有過。葉書記,求求你讓我們見見哥吧?我木馨作牛作馬也會償還的。」木馨突然勇敢了起來,流著淚,啪地一聲乾脆利落的脆在了葉凡面前。

「起來,杜一生的孩子要堅強些。起來,咱們馬上去安新市看守所,咱們見你哥去。」葉凡心裡一痛,臉色嚴肅得很。

「真能見到嗎葉書記?」木水香有些不信,抬頭可憐巴巴的看著葉凡。

「一定能,咱們馬上過去。」葉凡點了點頭,木家人激動開了,木水香叫人買了些補品,幾人坐車直奔安新市公安局看守所。

不過,在中途葉老大就跟杜家人分開了。葉老大帶著包毅是直奔安新市公安局而去。

「同志,你們局長呢?」一進公安局大門,見到一個警察,包毅作派十足的問道。

一見包毅這架勢,那小警察趕緊站住了腳步,因為人家架子大,一出口就是要見局長。

「我們局長,同志,我也不清楚局長是否在辦公室。也許他另有公幹,要不,我帶你過去一趟?」小同志問道。

「行。」包毅說道。

三人嗒嗒著直奔局長辦公室而去。

運氣還不錯,泰興東局長正在辦公室。

不過,他的秘書孫林說是局長正跟人談工作,要預約。

「叫他馬上出來,我們領導下來巡視工作。」包毅繼續氣派十足。

孫秘書不敢怠慢,趕緊輕叩門進去彙報了。

一個三十齣頭,半禿頂,矮個子傢伙出來了,旁邊還有個高瘦的傢伙。

「同志你是?」泰興東有些疑惑,問的是包毅,因為葉凡雖說很淡定,但此人太年輕了一些。

泰局長自然把包毅當領導了。葉老大自然成了秘書之類的角色了。

不過,泰局長有些不明白。這秘書怎麼滴居然站在領導的前頭,領導倒是變成了跟班。這規矩好像是整得有些反了。

「你是泰局長吧?」包毅問道。

「嗯,同志你是?」泰興東還是相當客氣著的。

「噢,我是天雲省公安廳的包毅。這位是公安部下來的葉助理。」包毅介紹道。

「葉助理,您好,興東失禮了。」泰興東趕緊雙腿並著一個立正,爾後馬上伸出雙手握過來。

「葉助理你好,我是劉平昌。」劉平昌也是一臉熱情,見葉凡跟泰興東握過手后也伸出手來。

「你就是劉平昌同志?」葉凡貌似自語似的問了一句。

「我是葉助理。」劉平昌趕緊點頭說道,不過,心裡卻是訝然得很。

「泰局長,我們聊聊。」葉凡講道,看了劉平昌一眼,說道,「平昌同志,你也進來。」

泰興東馬上引著葉凡進了辦公室,劉平昌有些怏怏的坐在了旁邊。這貨感覺到了一點什麼。

「泰局長,部里收到了這些。」葉凡示意包毅道,包毅從包里掏出了相關的材料。

泰興東雖說疑惑,但也恭敬的接過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