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一十二章投其所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一十二章投其所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放出來聽聽?」葉凡說道,泰興東不敢違抗,放了出來官術。

不久,傳來吳懷包所長跟包頭二大麻子的談話。還有吳所長招出的劉平昌的事。

「誣衊!這絕對是誣衊1劉平昌馬上激起來,氣憤的吼道。

「吼啥,給老子坐下1包毅一個跨步到了他面前,雙手一按愣是把劉平昌同志給按坐在了沙發上。劉平昌雖說掙扎了幾下,但是包毅的力氣比他大得多。壓得沙發都吱吱的響。

「這些?」泰興東一臉震驚的看著葉凡。

「泰局長,這是你們看守所吳所長本人講的話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吳懷包的聲音有些特別,我能聽出來,就是他講的。」泰興東點了點頭,「不過,這些?」

「你是說要調查。」葉凡哼道。

「這是程序問題,只有調查取證證實了才能決定是不是?不過,既然劉平昌同志涉及其中,那劉平昌同志暫時停職接受組織調查。」泰興東一臉嚴肅,問劉平昌說道。

「泰局長,這明擺著是誣衊的東西你也信。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什麼樣的合成聲音搞不出來官術。

我要求你馬上把這事上報市局。由市局刑偵隊出面偵察此事的真假。

我劉平昌是絕不會幹這事的,這個,明擺著有人在惡意的誣衊我。

我要向銅滄市委反應這些莫須有的所謂的事實。我要向省廳反應。」劉平昌嘴皮子還真是硬朗著。

「那正好了,泰局長,你馬上給市局負責人打電話。這邊,要上報給滇南省公安廳也行。

我沒多少時間。希望你能抓緊時間把這事搞清楚。不過,在事實還沒證明之前。

我希望你們公安局能人道一些。聽說你們連杜衛國的家人都不允許他們來看看。

這個,在沒有判決下來之前,你們看所守這樣子干是極端不合適的。

我作為分管部里督察一塊工作的負責人,有義務有職責提醒你一下。

公安局是人民的公安局,不是某位個人的公安局。」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葉助理,我們馬上整改。」泰興東額角早就冒汗了,站起來又是一個立正。

「那行。我也正想去看守所看看。了解一下看守所同志們的工作狀況以及疑犯們的生活狀況。」葉凡說著站了起來。

「葉助理,您稍等幾分鐘,我臨時頭馬上招集局黨委班子會議。把對劉平昌同志的停職決定在黨委班子上討論一下。」泰局長說道。

「泰興東,你想幹什麼?」劉平昌一臉黑色,盯著泰局長。

「平昌同志。我希望你能冷靜下來。你如果真沒幹,我們也會調查清楚的。不過,就憑這個,你是不是有嫌疑。我們不得不先對你採取一定的必要的措施了。不然的話,葉助理在這裡會怎麼看咱們公安局。」泰興東一臉嚴肅。

短短的半個小時過後,泰興東在局黨委班子會上宣布了對劉平昌的暫時停職決定。

爾後陪著葉凡直奔看守所而去。而那邊早有人得到命令把看守所的吳懷包給控制了起來。

安新市看守所建在一小山坡上,四周圍牆高達六米。戒備還是森嚴的。

葉凡一行人剛到大門外。杜家配合得很好,馬上衝出來請願等等。

葉老大當然貌似很公正的當場作出指示,讓杜家人見到了杜衛國。那場景,的確很感人。杜家人哭成一遍。

「葉助理,衛國同志只是有輕微的嫌疑。而且,很可能還是被冤枉的。

我看他暫時可以先回家休息。等著我們的調查結果。當然,在這段時間內衛國同志不能離開安新市。

並且要隨時接受公安部門的傳喚跟調查取證。」泰興踝勻皇切峋趿槊簟

感覺到了這位葉助理過來就是為杜衛國撐腰的。不然,一個只涉及到500萬總額的屁點事工程。人家高高在上來自部里的葉助理怎麼可能會下來。派個同志下來就不錯了。

「嗯,這事,你們拿主意吧。一定要依法執法,不能徇私。」葉老大還貌似的嗦了一句,他看了泰局長一眼,說道,「這樣吧,我沒空在這裡停留太久。

這件事就讓天雲省公安廳來的包毅同志協助你們一起調查怎麼樣?

包毅同志也是公安部下到天雲省掛職工作的,這個,也合情合理合法。」

轉爾,葉凡沖包毅說道:「你隨時向我彙報調查的進展情況。」

知道葉助理不放心,泰興東沒辦法,只好點頭答應了下來。

當天晚上,葉凡再次到了杜家,杜家人的感激自不必說。

「衛國,今後你有什麼打算?」葉凡問道。

「目前最要緊的當然是把事調查清楚還我清白,至於下一步,說句實話,我也是一片茫然。這事即便是調查清楚了那隻能還我清白,而並不能幫助我什麼了,唉……」杜衛國相當的沮喪。

本來前途無量的,居然因為劉林松跟武東山之急而搞成如此的窘境。

「衛國,我看這安新市你也不能再呆這裡了。只要劉林松一天沒走,你永無出頭之日。」杜成講到這裡,看了嫂子木水香跟侄女木馨一眼。

兩人心領神會,木水香居然啪地一聲就脆了下來,求道:「葉助理,衛國是『一生』留下的唯一的兒子。

你能不能幫幫他,這裡呆不下去了,能不能幫他換個地方。比如,省城都行。

反正比繼續呆這裡要好。劉市長在這裡權勢太大,咱們杜家惹不起他。」

「到省城,我看用處也不大。劉松林在省里也有人。不過,你們放心,有我在他們也不能拿衛國怎麼樣?」葉凡趕緊伸手扶起了木水香。

「可是衛國在這裡不可能還有前途,他還年輕埃就這樣一輩子耗在這裡了,九泉之下的一生也會難過的。」木水香眼中含淚,講道。

「我想想。」葉凡沉吟了一陣子,說道,「衛國以前給武東山當過幾年的秘書。在文秘一塊上還是有經驗的。這樣吧,如果衛國真的不想繼續在安新市工作了。如果你願意。跟我走怎麼樣?」

「可是衛國不是學公安一塊的?」杜成有些訝然。

「呵呵,公安部那邊我只是個掛職。你也知道我在橫空的身份。不如到橫空來,先給我幹上一二年秘書。」葉凡笑道。

「葉書記,只要能跟著你,上刀山下火海我杜衛國絕沒絲毫猶豫。只要葉書記能看得起我杜衛國。」杜衛國還真有些乃父的豪義風格。

「橫空只是一個企業。你可是要想好了。」葉凡笑道。

「只要不呆這裡,哪兒都比這裡要好。而且,橫空集團在天雲省,劉林松的手伸得再長也夠不到的。」杜衛國並不笨,剛才早從叔叔杜成哪裡了解到了葉凡的身份。

「嗯,既然你有這個心思,關於我的秘書的事正在進行塞眩你錄團報名參加。

有一點我要跟你講清楚。你要憑本事,能戰勝一百多位強者的話我錄用你。

不然的話,你哪兒來的回哪兒去。我葉凡不喜歡一個只會耍嘴皮子的人。」葉凡一臉的嚴肅。

杜衛國信心十足,他也是給逼上梁山了。旋即向泰局長請了假直奔橫空集團而去了。

當然。葉老大有打電話交待孔意雄。此人一聽就明白了。那自然是大開綠燈。當然,直接錄用不可能,裝裝樣子總是要的。

爾後,第二天早上。葉凡直奔滇南省隆昌市而去。

段海天的大伯段德成居說現就在隆昌市,不過。段德成已經退休了。

段家祖先就到過印度。而且,還為印度建了一座非常高大的佛院,叫『理蓮院』。

理代表大理,而蓮是因為當時印度高僧『紅邦』贈送了一株『佛蓮』給理蓮院而得名。

佛蓮只有『紅邦』高僧才有。至於佛蓮的祖根長在什麼地方,傳說只有『紅邦高僧』一人曉得。

這事段海天幾年前就跟葉凡提過了,只是葉凡一直忙於工作沒空去弄這個。

到隆昌市已經下午二點了,車天早就到了,帶著葉凡住進了隆昌賓館。

「你了解到什麼了?」葉凡一坐下就問道。

「段德成此人喜歡釣魚,退休後幾乎是有好天都要去釣魚,而且在他那個圈裡還得了個『金釣竿』的美稱。段德成也相當的以此為豪。

「你的意思可以從釣魚一塊入手,投其所好?」葉凡問道。

「我想也只能如此了,人家又退休了,對於職位什麼的都沒指望了。

不過,此人功底子如何不清楚。段海天現擁有七段身手。我想,段家是武林世家,段德成功底子沒準兒比段海天更高。

所以,先生你如果想玩這個可就有些難掩飾。人家釣魚是純粹的娛樂,如果你用內氣釣魚當然能迷惑住普通人。

但在段德成身上可是不靈光了。」車天說道。

「段叔說是段德成的功底子,我問了,他講得模稜兩可的。此人沒準兒還是一高手。不過,我想,應該不會高過我。大梵谷手都有一股子爭強好勝的心。他不是喜歡釣魚嗎?咱們就在釣魚一塊上勝過他。」葉凡一臉神秘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