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一十四章小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一十四章小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今天我們沒準兒還能欣賞到葉大師的釣魚本事,咱們將要大開眼界了。後生可畏嘛。」老譚配合著笑道。

「對對,年青人就是沖礙…」一時,十幾個老傢伙全起鬨了。

開始釣魚了。

段德成對葉凡還是不怎麼放心,老傢伙貌似在安心的釣魚。實則上那眼神有五成都在偷偷用餘光關注著葉凡,怕葉凡用出微內氣。

當然,段德成也相當的自信。你要使出內氣把河裡的魚搞上來的話至少這水波起泛起。

不然,你內息再好也不可能能做到風平浪靜就能把魚給弄上來。

葉凡段德成今天運氣不好的就是他遇上了葉凡這個怪胎。這傢伙剛開始時貌似很正經的釣著魚。

剛五分鐘,段德成收穫到了。一條三斤重的大鯉魚活蹦亂跳著被他從魚鉤上摘下來放進了桶里。

老傢伙相當的得瑟的斜瞄了葉凡那邊,發現一點動靜都沒有的魚鉤。

「小葉,我看你那邊狀況不大好埃這釣魚也是門技術活,而且經驗還相當的重要。我老段在這個行當至少也有些年頭了,所以,這活計,不是說有就有的。」段德成一邊再下釣一邊還挪喻著葉凡。

「金釣竿就是金釣竿,我看老段,你可以叫『金槍王』了。」老譚一看,馬上大聲講著湊興助威了。

「沒錯,還是金釣竿厲害埃才五分鐘居然釣上這麼大條魚來,佩服。」另一個老傢伙也出聲了。

老傢伙們,還想打擊我的勢氣,分散我的注意力,葉老大在心裡冷笑了一聲,嘴裡卻是笑道:「離約定的時間還剩下25分鐘,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沒準兒等下子這河裡的魚王一高興過來接受我的『邀請』了呢?」

「呵呵,那咱這老頭子還真得要拭目以待了。」段德成以譏諷語調說道。

「魚王,咱們在這百品壩子釣了幾十年的魚也沒見過魚王。這魚王嘛。只是一個傳說罷了。」幾個老傢伙講著。笑開了。

眼見離半個小時就剩下一分鐘了,葉凡水桶里還是空空如也。老段同志已經釣上來了三條魚,合起來也有四五斤重。

「時間可是不多了,哈哈哈……再過幾十秒可以倒計時了,哈哈……各位老哥老弟們,到時給我使勁兒喊,倒計時埃」段德成開始打心理戰了。以笑聲來震動,自然打滴是把魚兒全給嚇走的主意了。

這個時候,段德成已經不想再釣到魚了。只要能攪得葉凡釣不到魚這面子可就掙回來了。

「認輸吧小夥子,只是叫一聲『段大師』又有什麼。要是以著我的臭脾氣,不磕三個響頭可是不行的。」老譚又來了。

「那是那是,能給段大師磕三個響頭也是你的福份嘛。」另一個老頭也助興開了。

「是么?」葉凡嘴裡淡淡一笑。突然往河裡一瞧,訝然的叫道,「哎呀,好像還真是魚王到了。你們看看,好像是奔我來了?看那水花,那勢頭,這魚王,肯定大得不得了。」

眾老傢伙一聽。全都圍了過來。

還真是。一條長達一米五多的大魚居然真的游過來了。那劃開的水花就是這些老眼昏花的老傢伙也能全看清楚。

老傢伙們頓時興奮了起來,差點都要叫起來了。

「過來1段德成大叫了一聲。其實是想把魚給嚇跑。十幾個老傢伙全都跟著大叫了起來。

不過,令老傢伙們很鬱悶的就是,那魚還是直大奔葉凡的誘餌而去了。

而且,還顯得很乖巧樣子一張口就把葉凡的魚鉤給吞了下去。

「謝謝你了魚王老弟,哈哈哈……」葉凡狂笑著一拉釣竿,魚王活蹦亂跳著。

「真大啊,足足有七八十來斤吧?」老譚都忍不住讚歎道。

「時間到1站一邊一直沒吭聲的車天突然喊了一聲。

眾人才回過神來,一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眼光全集中在了段德成臉上。

老傢伙那臉漲成了紫茄,嘆了:「罷了,這金釣竿我們送給小葉了。」

「哈哈哈,段大師,我只是運氣好而已。這魚王,送給你們了。」葉凡笑道,給足了段德成面子,老傢伙臉色才好看了不少。

車天在心裡冷笑。

有些老傢伙居然向葉凡請教起釣魚經驗來了,葉凡貌似很『大師』樣子提點了這些『小學生』一頓。

其實,這貨講滴全是屁話。

自然,雖說沒動內氣。但其實是動了,是葉老大的蝙蝠在暗中作鬼罷了。這蝙蝠出來倒是無聲無息的倒是耍了瞞天過海之計。

中午,魚王被分了。因為,眾老傢伙說是捨不得就此吃了。所以,全切成一塊塊的拿回家向老婆大人吹噓去了。

段德成分了個魚頭,老譚分了個魚尾巴。兩老傢伙還真是高興得很。

回到隆昌市,三人進了一小酒館。段德成叫了一些小酒菜三人坐了下來。

「唉……」段德成干進去一杯五糧液,居然嘆了口氣。

「大伯有心事,能否說來聽聽?」葉凡問道。

「實在是慚愧,這『佛蓮』給我賭輸給了別人了。」段德成扭捏了一下,還是漲紅著臉說了出來。

「說句不客氣的話,既然你都賭輸給別人了你居然還老著臉皮跟葉大賭,老傢伙,你這張臉皮可是厚過鍋底子了?」車天一聽可是氣了,葉凡對段客氣,車天可是沒這習慣,插嘴就來。其實也是替葉凡問了。

「說來慚愧,我有些小算盤。雖說這『佛蓮』是輸了,但是,卻是輸給了我們斗元寺的圓知方丈。

這『佛蓮』被移走了,現在種在斗元寺。幸好圓知也捨不得給弟子吃了,不然你就沒機會了。

我如此的講,我是不服氣,既然你是高人,那就到斗元寺一趟,能不能拿回佛蓮,那得看你的造化了。

我雖說是理虧。但也想讓圓知敗一回。」段德成說道。

「這佛蓮到底長什麼樣子的。大伯能說說嗎?還有,你是怎麼樣輸給圓知的?」葉凡問道。

「唉,說來慚愧。我們段家也算是武風世家。不過,到現代社會已經沒落了。

家裡老一代人就我會武,而且等級不高。就七段開源。而海天也差不多,後代子孫中沒有超過五段的。

而且,人少得可憐。加起來湊不足一個飲事班。我很喜歡到斗元寺下棋,以前是跟老方丈,後來老方丈歸西了是圓知接班。哪曉得圓知此人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以前我跟老方丈下棋時圓知一向是默默無聲的站旁邊觀戰,從不講話。

我也就輕視了他,後來跟圓知下棋了,有一次兩人講起興頭。是在賭三局。

賭資我方就是『佛蓮』。老方丈知道我家有佛蓮。而圓知一方我要求如果他們輸了要把他們斗元寺的『千生缽』給我。」段德成說道。

「千生缽。什麼東西,有什麼用處?」葉凡忍不住問道,越發的好奇了起來。

「這東西你表面看去也沒什麼出彩之處,只是一個石頭打制出來的像石窩子樣子的東西。

不過,那東西很大,方圓足有一丈五大。而高度也達到了二米左右。

據老方丈講這東西種植物特別易活,但凡有口氣,比如枯得快死的花花草草樹木。只要移到這千生缽里。肯定能救活。

糾其原因誰也講不清楚,老方丈猜測這千生缽估計是石頭能吸收凝聚地氣。

所以。種進去易活。而且,種在裡面的植物之類的東西長勢特別的喜人。

越發的有精神頭。我們家的佛蓮要講外形,其實猶如一隻伸開的佛掌。

這是指果實了。這佛掌很難形成,大約要七八年才能長成一隻。

這佛蓮其實就是花了。長成的佛掌晶瑩剔透,猶如琥珀一般,煞是好看。

本來我家的那顆已經有兩隻佛掌了。只是後來小孫子病重時給食用了一隻佛掌。

後來不剩下一隻佛掌一直掛在佛蓮上直到輸給了斗元寺。我每隔段時間都要過去看看,前幾天剛看過,佛掌已呈金黃之色,至少有著幾十年歷史了。

圓知笑著說是要選個黃道吉日給他最得意的弟子牛霸服用,以衝擊十段頂階之境界。」段德成說道。

「牛霸,這名很霸氣。能衝擊十段頂階,看來,圓知的身手不弱埃」葉凡說道。

「呵呵呵,圓知身手的確不弱,不過,也只比我高上二小階罷了。

你完全可以輕重的拿下他。倒是牛霸歲數並不大,今天才三十齣頭。

從小是圓知帶大的,這小傢伙走了紅運,有天去千生缽玩,那個時候牛霸很小,就七八歲光景。

發現了一個洞,就拳頭大,小傢伙一時好奇,偷偷拿著鐵鏟挖了下去。

居然給他挖出一隻癩蛤蟆來。發現這癩蛤蟆通體呈紅色,而且,它正在咬千生缽下邊的一些植物的根。

要知道,寺里都是把貴重的植物種在千生缽里的。牛霸一氣之下要捏死那隻癩蛤螅

結果反倒被癩蛤蟆咬了一口。牛霸生氣了,說你咬我我也咬你,張口就咬向了那隻癩蛤螅

結果很怪,一咬進去時那隻癩蛤蟆居然留出許多黃色的血液來。好像味道甜甜的很舒服。

結果那隻癩蛤蟆的血全給牛霸吸光了。後來小傢伙折騰開了,肚子痛得不行了。

還是圓知的師傅老方丈把自個兒整廢了才救活了牛霸。從此後老方丈一身功力盡失,而牛霸卻是七八歲開始居然有著三十來年內息之氣了。

這樣一發不可收拾,到現在剛三十齣頭,居然是十段開源之階強者了。

不得了。那次我跟圓知表面看上去是在下棋,其實是在棋盤上搏弈。

結果,我輸了,力不如圓知。而牛霸卻在一旁偷笑不已。」段德成說道,有些鬱悶。

………………………………………………………………

推薦大神『霧外江山』天才新作《大道獨行》。

狗哥用鷹眼掃描了一番,的確不錯的仙俠高檔次力作,這廝這也能寫出來,不愧比狗哥還要啤酒肚,哈哈哈……

修者,當手握五行,腳踏陰陽,超脫生死輪迴,求索永恆大道。

苦修,頓悟,死戰,經歷萬劫,終會踏上凌絕頂,一覽九天渺。

我終於站在九天之巔,才發現孜孜以求的大道,不過是我走的路,而這路不過才剛剛開始!

大道蒼茫,唯我獨行!

----------

已經完本神劍永恆、仙傲、唯我巔峰、無上降臨、紅頂位面商人,一書一世界,一沙一天地,每本都有自己的精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