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一十七章嚇得腦抽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一十七章嚇得腦抽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納遇上絕世高人了,這棋輸得不冤。」圓知一臉沮喪。

「呵呵,那佛蓮跟千生缽本人可是要搬走了。」葉凡笑道。

「搬吧,不過,裡面的東西除了那株佛蓮外本寺都要移走。不然,全塞著你也搬不動。」老和尚倒是講信用,他看了葉凡一眼,欲言又止。

「大師有什麼話請直說。」葉凡問道小說章節。

「就是那佛掌,能不能給牛霸服下。從今後他跟著你了,我相信比跟著我更有前途。其實我老早就想逼他走了。一個年輕人,整天呆寺廟裡有什麼前途?」圓知有些不舍的講道。

「呵呵,這個不勞大師你牽挂。牛霸提功的事,我自有辦法。」葉凡笑道。

「大師,葉先生對屬下們都很好。這點請大師放心,牛霸跟著葉先生那是他的福氣。」車天也插嘴講道。

就在這時候,一道脆亮的聲音傳來道:「霸哥哥,你在哪?」

「丫丫,我在這裡。」牛霸大聲叫道,不久,從遠處跑來一的姑娘,葉凡跟車天一看,頓時傻眼,一下了僵在了哪裡。

娘滴,這牛霸認的乾妹妹居然是『飛鈴鐺雪丫丫』

我的娘……

「你這丫頭,你又來幹什麼?我千生缽里的好東西全給你吃得差不多了,快走快走1一見那丫頭,圓知大師馬上板起了臉孔叫道。

葉老大跟車天都聽得心兒打顫,這真叫不知者無謂了。

「老禿驢,吃你點藥材那是本姑娘看得起你。真是小氣巴巴的,不就百年的野山參嗎?至於嗎?」丫頭叫道。

「你還嘴硬,我那千生缽里的昂貴藥材全給你當地瓜啃光了。快走快走,牛霸,以後好好跟著這位葉先生。這種野丫頭你千萬別理她了。」圓知氣呼呼的講道。

葉老大跟車天差點要腦抽筋了。

「丫丫,這位是我今天剛認的主公。你叫一聲葉哥哥怎麼樣?」牛霸指著葉凡講道,葉老大頓時是汗滴滴的直往下冒埃哪敢如此,趕緊想咂巴打招呼。

不過。雪丫丫一瞪眼。還眨巴了一下,葉老大一看,不敢作聲了,只好苦笑著僵在那裡。

至於車天,趕緊是眼觀鼻鼻觀心在心裡念叨著鎮定咒了。

「葉哥哥你好,丫丫要藥材吃,你還有嗎?」雪丫丫居然真的甜甜的叫開了。

「呃。我想辦法,想辦法。」葉老大是硬著頭皮,那頭點得像是雞啄米一般。

「不過丫頭,今後你可是沒有藥材吃了。」這時,圓知又講道。

「千生缽里不是還有些野山參王嗎?」雪丫丫純純的問道。

「有是有,不過嘛。這千生缽今後就是葉先生的了。你看到沒,剛才在棋盤上我輸了。失去了千生缽,這老山參估計是活不了啦。所以,你今後不必再來了。來了也是白來。」圓知講道。

「咯咯咯,那又有什麼,這千生缽是葉哥哥的。今後我想吃時就到他家去吃了。」雪丫丫一席話出來,葉老大那臉色可是難看了。心說給這老太婆惦念上,這後半輩子估計就完蛋啦。

「難道葉哥哥也像這隻老禿驢一樣小氣巴巴?」雪丫丫一臉可憐相看著葉凡。

「不會不會。你想吃就到我家紅葉堡來就是了。」葉老大擠著笑臉。心裡肉痛得要咧牙了。

「好好,葉哥哥家好東西肯定更多。我一定要吃個飽。」雪丫丫拍著手掌。像極了一個樸實不懂事的少女。那兩條羊角一晃一晃的,葉老大心裡可是七上八下的。

「那行,不過,要麻煩你一件事,把這千生缽搬到我家紅葉堡去。不然,這麼大的個頭,我可是搬不動。」葉凡靈機一動,乾脆讓雪丫丫干回苦力活。

車天聽得直縮脖,心裡豎起大拇指,葉老大就是牛逼,居然敢對雪丫丫如此這般講話。

「好,明天晚上准到。不過,你的幾百年的老山參可要準備好了。至少,直準備五個。這麼大就行了,本姑娘要求不高。」雪丫丫伸手比了三根指頭,葉老大臉上爬滿了黑線。

「這個,我家裡沒這麼大的。就二指頭寬的倒有些。」葉凡肉痛得講道。

「算啦,二指寬就二指寬吧,湊和著啃了。」雪丫丫說道。突然一巴掌拍在了牛霸的腦袋上,叫道,「蹲下,行功,調氣,拚力調氣……」

牛霸十分聽話,乖乖蹲下,而雪丫丫雙掌在牛霸身上拍著,不久,牛霸頭頂冒出一股淡淡的粉紅之氣來。

圓知一看,頓時身子一嗦。

而段德成也是眼睛瞪得像銅鈴,十分震驚的看著雪丫丫。

這小子好運氣,估計能突然到十段頂階了。葉凡心裡感嘆了一口氣。

一個小時過後,雪丫丫純真的叫著跳著:「霸哥哥,我走啦。」

「還有老禿驢,把你家的東西搬走。我改主意了,晚上我要把這破缽兒搬走啦。」

「晚上,太匆忙了吧。再說了,這麼大的東西要大型起重機才能吊起。而且,咱們寺廟這路估計還得整修,不然這起重機可是開不進來。」圓知說著大有深意的看了葉凡一眼,估計也想趁機把寺廟的路給整一下。

「嗦,就這麼定了,晚上搬。」雪丫丫哼了一聲蹦跳著,像兔子一般,沒影了。

「我說牛霸,你怎麼認識她的?」葉凡小聲的問道。

「那天我在山下買了個張記肉包子,剛拿出來想啃,想不到她居然跟我搶。

結果,也不知怎麼回事,反正這饅頭也不曉得怎麼就到了她手上。

結果,被她吃了。我氣得大罵,她居然叫我哥哥。我一高興,算啦,一個饅頭,認了個乾妹妹,划算。」牛霸傻傻的笑著,聽得葉老大是頭皮發麻,車天直冒冷汗。

「到11段位沒有?」車天問道。

「還沒,10段位頂階。她說不能提太高,對我沒好處。」牛霸得瑟的笑道。

「圓知大師,我看你還是早做準備。不然,還不把東西清理出來等下連下缽兒一起被搬到紅葉堡我可是不賠你的。」葉凡提醒道。

「哼,晚上能搬走的話我自認倒霉1圓知冷哼了一聲,絕對不信哪位神人晚上能搬走這麼大的千生缽。

「言盡於此。」葉凡聳了聳肩。

回到市裡,葉老大也感覺有些累了,洗洗睡了。

半夜的時候牛霸突然急促的叩門。

「幹嘛,火急火燎的,還讓不讓睡個安穩覺。」葉老大打開門,沒好氣的哼道,發現車天也坐在大廳。

「剛才接到圓知大師電話,老和尚差點氣瘋了。」車天居然笑道,一臉的幸哉樂禍。

「是不是千生缽不見了?」葉凡嘴角也掛上『興哉』二字。

「就是嘛,師傅才不相信晚上能搬走這個。因為路還沒修理出來。

不過,睡到一點時,有弟子來報說是千生缽不易而飛了。好像沒搞出什麼大動靜,這麼大的東西難道能飛了不成。

師傅問是不是你叫人弄的,不過,那是不可能的。」牛霸講道。

「呵呵,早跟你師傅講過,不信是不是?那是你乾妹子乾的好事,現在信啦。

可惜晚啦。這東西估計明天晚上就到紅葉堡啦。至於說你們寺院的東西,算是奉送了。

原本圓知大師也講過,晚上搬的話他自認倒霉嘛。」葉老大哈笑了起來,車天也差不多,笑得瘋狂。

「師傅就是不明白這個怎麼可能搬走,東西沒啦就沒啦。這個倒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可能無聲無息的就搬走了?」牛霸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你也看到了。我可是一回來就睡啦。」葉凡笑道。

「唉,真撞鬼啦。」牛霸嘆了口氣,掛了個電話給圓知交待了一下。

葉凡跟車天都能聽到圓知那氣急敗壞的吼叫聲。

「車天,你說這東東怎麼搬走。一個人的力量應該沒這麼厲害吧?」葉凡問道。

「那麼大的東西還加上泥巴植物花草什麼的,不下幾十萬斤吧。一個人,除非是天神下凡差不多。」車天也搖了搖頭。

「咱們去瞧瞧?」葉老大來興趣了。車天當然沒意見,三人匆匆收拾了一下直奔斗元寺而去。

到了寺院,發現斗元寺的和尚們全都到位了。一個個圍著那擱千生缽空空的地兒七嘴八舌,場面還是很壯觀。

至於說圓知老和尚,臉色鐵青著呆站在了那缽兒的地方。因為那地方被缽兒壓得地都沉下去了。

「你們還來幹什麼?」圓知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來瞧瞧熱鬧。」葉凡笑道,用鷹眼以及氣波探測了一陣子,終於發現了一絲蛛絲馬跡。

生物雷達婆掃描過後有一條紅線直指後山,葉凡匆匆而去,車天跟牛霸緊跟著。

三人在山間跑了起來。

「我說葉大,深更半夜的跑啥子?」牛霸忍不住問道。

「嗦什麼,葉大有葉大的道理,你好生跟著就是了。」車天叱道,牛霸咂巴了一下嘴也就沒再說話。

估計是跑了二百來里之地,葉凡突然一揮手叫停。

爾後,葉老大三人輕手輕腳的竄到山頂上。葉凡拿出望遠鏡觀察了一陣子,有些呆了。

感謝『退隱豪』大俠重賞,狗哥謝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