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一十八章爛好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爛好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千生缽在空中好像在飛一般,頭上掛著一個很大的氣球官術。這雪丫丫還真是聰明,先用熱氣球把千生缽給吊了起來。當然,雪丫丫的力氣肯定也驚人。

而且,葉凡發現,好像還不止雪丫丫一個人。雪丫丫在前頭拉著氣球飛跑,而後邊不有兩個老傢伙在賣力的推著千生缽。就這樣,千生缽好像飛一般在空中一掠而過。

葉凡把望遠鏡遞給了車天,車天也是瞠目結舌了好一陣子。牛霸搶過望遠鏡看了看,嘀咕道:「原來如此,不過,我乾妹子怎麼這麼厲害。要不咱們追上去問問。」

「問毛病啊,你想死的話就去追。」車天沒好氣的哼道。

「我乾妹子能對我怎麼樣?」牛霸有些不服氣。

「那說不準,你想想,你乾妹子一巴掌就能把你從十段開源拍成十段頂階的高手。想到其中厲害之處沒有?」葉凡笑道。

「你是說我乾妹子是絕頂高手?」牛霸可不笨,反應過來。

「你說呢?」車天譏諷道,「不是絕頂高手的話首先這千生缽就休想能用人工吊起來。」

「怎麼可能,我乾妹子才十幾歲,打娘胎里練武的話也高不到哪裡去的。我也是小時候有奇遇才好運的,不過,也是三十齣頭了才到十段頂階官術。」牛霸有些不信了。

「你叫啥,你跟我們葉大比算什麼?」車天是繼續打擊牛霸。

「唉……」牛霸嘆了口氣。

「按這速度,今天晚上估計真會到紅葉堡。」葉凡說道。

「不一定。白天她們應該不敢如此大膽運東西的,那還不嚇死人了。」牛霸不服氣的講道。

「也是,慢慢運吧。」葉凡笑道。

爾後,葉凡打了電話給費棟,把這事交待給了他。而牛霸跟車天被葉凡安排回了紅葉堡。相信看在牛霸面上雪丫丫這怪脾氣高手也會給點面子。

第二天下午葉凡一人正想回橫空總部,包毅打來了電話,說道:「葉大,事有著落了。」

「這麼快?」葉凡問道。

「泰興東跟劉平昌本來就不怎麼對付,泰興東以前忍氣吞聲著,那是因為他知道劉平昌是市長劉林松的鐵竿。

連市委書記武東山都給劉林松擠走了。泰興東一個連政法委書記職位都沒掛的不是常委的副市長、公安局長哪能扛得過劉市長?

不過,最近因為銅滄市政法委書記一職空缺著,泰興東當然動了心思了。

而劉平昌一直覬覦著泰興東的位置。兩人老早就開始掰手腕了。現在被你一逼,泰興東反倒是豁出去了。

如果不拿下劉平昌你肯定不會有好果子給他吃的。如果借你的力量一使力拿下了劉平昌。也解決了一個強力對手。

而且,這事,即便是劉市長也只能是啞巴吃苦蓮不敢站出來。因為,泰興東已經瞅出了其中的貓膩兒。

這事,沒準兒還能盯著劉市長,讓他不敢對自己下手。而劉市長肯定也想速戰速決了。

要是你葉助理真要深挖這事,沒準兒劉林松還給挖了出來。因此,諸多原因湊在一起,銅滄市從市委到政法委都行動了起來。而劉平昌也沒能頂住,自個兒招了。不過。這傢伙講自己是主謀。替劉林松背了這黑鍋。

而杜衛國的事已經平反了。恢復原職,而且,據說已經向市裡推薦了杜衛國同志為銅滄市副市長。」包毅說道。

「既然平了那就算啦,你準備一下回總部吧。」葉凡講道。

「葉大,泰興東說是要親自過來向你彙報這件事的處理結果。」包毅講道。「而且,劉市長聽說你來過了,說是如果有空要作東請你吃飯。」

「泰興東親自過來,你說他打的什麼小算盤?」葉凡笑道。

「這個很簡單嘛。估計是想求你出面跟滇南省公安廳那邊說搗一下。

這下邊市級政法委書記的任命是雙重的。至於劉市長,估計也是想向你示好。

不然,這陣子風頭還沒過不會馬上給杜衛國提職的。雖說級別還是副處,但副市長跟一個杜衛國原先的冷門職務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了。」包毅笑道。

「這事劉市長示好就算啦,咱們也不是爛好人,但也沒必要管這些屁事。」葉凡講道。

晚上的時候回到了總部。

不過,葉凡剛洗了把臉,孔意雄匆匆夾著公文包進來了。老遠就叫道:「不好了,出事了葉書記。」

「慌啥,慢慢講。」葉凡一邊洗臉一邊哼道。

「姜軍被抓起來了。」孔意雄這話一出,就是葉凡也相當的震驚,擱下手中毛巾,問道,「怎麼回事,快講。」

「早上的時候,就是白雲庵那個木珠麗聽說母親病了急匆匆的要趕回去了。

因為叫不到車子珠麗打了電話給姜軍,姜軍親自開車送她回去。

不過,剛到家才發現母親並沒有生病,而家裡卻是擺開了十幾張大桌子。

上百號人馬正喜氣洋洋著。一見到木姑娘都恭喜什麼的。木姑娘是一頭霧水,匆匆進了房子,居然發現李家那個李志跟他叔叔李成壽司令員都在坐。

而李司令員正跟木珠麗的父母聊得火熱。一見木姑娘進來,其母儂玉嬌馬上親昵的過來把木麗珠拉到一邊。

說是李志很專情,非木珠麗娶。所以,他不再乎你現在怎麼樣,而今天木家把親戚朋友找來就是給木珠麗跟李志定婚的。

我還是尼姑,定什麼婚?木珠麗態度堅決。不過,李志過來了。乾笑著說是尼姑沒事,留下長發一留還俗不就成了。

等再過得半年辦婚事時這頭髮也長了。木珠麗大氣,指著李志大罵了起來,罵他下流齷齪什麼。

李志急了,居然在大廳中去拉木珠麗的手。還叫著說其父母已經把珠麗許給他了,以後這木珠麗就是他的老婆什麼話刺激著。

而剛從外邊進來的姜軍一看馬上衝上去要分開兩人。李志隨手拿起旁邊一凳子就砸了過去。

幸好姜軍身手好,一擱過去。那板凳反倒了一下了就反磕在了李志的腦袋上。

頓時,這傢伙頭被打破,鮮血直流。李志的叔叔李成壽一看,馬上叫開了。

立馬從外邊進來幾個軍人把姜軍圍了起來就干。姜軍馬上被打倒在地,多處受傷。

沒辦法,再不反抗的話就得被活活打死了。姜軍隨手拿起板凳抵擋著。

李成壽居然冷著個臉站旁邊觀戰。木珠麗一看,哭著叫姜軍快走,別管她了。

可是姜軍哪會肯走,結果沒辦法,最後,姜軍還是被李成壽叫人捆了拿走了。

因為李成壽的警衛居然拔出了手槍。」孔意雄焦急的說道。

「人現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他們講姜軍攻擊軍人,關在了江華軍分區。」孔意雄講道,「伍書記趕過去協調了,只是包局長一時不在。」

「我們馬上趕過去。」葉凡講著,帶上孔意雄以及橫空公安局幾個公安人員匆匆趕往江華地區而去。

三個小時後到江華市時已經晚上8點多了。

這邊雇了的土直奔江華軍分區而去,一到門口,發現伍雲亮早就在守著了。

「情況怎麼樣?」葉凡問道。

「不讓見人。」伍雲亮氣憤的講道。

「李成壽在不在?」葉凡問道。

「在,我剛從他那邊出來。不過,此人態度像鐵一樣的硬。這事落自空侄兒身上,而又是在他面前侄兒被打的,自然是不肯通融了。」伍雲亮講道。

「進去1葉凡講道,幾人匆匆往李成壽辦公室而去。

一問才知道李成壽同志還正在會議室開會,葉凡也顧不及了,直奔會議室而去。

不過,門口兩個守門的兵蛋子冷著個臉不讓進。

葉凡拿出證件扔過去,說道:「我是公安部下來的,有急事要找李司令員。」

兩個兵蛋子檢查了一下一看級別這麼高也不敢怠慢,一個進去通報了。不久門開了,李成壽大步而來。

「葉助理這麼晚了還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李壽成看了看葉凡身旁的伍雲亮,馬上就明白了,那本來還擠著的笑臉一下子就沒了,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

「我們是來提人的。」葉凡直接說道。

「提人,呵呵,我不明白。有什麼人會在我們軍分區?」李成壽居然笑了笑。

「姜軍,他是我們橫空集團的工作人員。我們集團公安局來提人回去。有什麼事我們集團會成立調查組調查清楚的。還請李司令員能放人。」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笑話,姜軍攻擊我們軍分區的軍人。而且,肆意作惡,不但攻擊軍人,而且還故意打傷江華地區公民李志。他不能提走,這事,我們還要把他送上軍事法庭法辦。這種人不懲治那還了得。」李司令員一臉正義樣子,說道。

「攻擊軍人,你們有證據嗎?」葉凡冷冷哼道。

「當然有,人證物證齊全,而且,軍分區保衛部門正在調查此事。我希望葉助理不要插手此事,這事涉及到攻擊軍人,不是小事。有些事,葉助理自然比我更清楚。」李成壽貌似還要提醒葉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