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一十九章能不能扛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能不能扛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啥話不講,四更連爆官術。求月票,求訂閱。

「據我所知道的事實是你李司令員的侄兒李志先是想調戲木珠麗姑娘,而木姑娘的男朋友姜軍上前想保護木姑娘。

而李志馬上用板凳先攻擊姜軍、姜軍同志完全是自衛用手一擱板凳反彈著把李志傷著了。

這個純屬自衛,姜軍並沒犯法。而你李司令員不問青紅皂白,馬上帶著軍人把姜軍圍起來就打,姜軍沒辦法只好自衛,不然非被你們活活打死不可。

最後你們居然還拔槍,姜軍沒辦法,怕你們傷了木家人,最後放棄了自衛讓你們捆了起來,所以,何來攻擊軍人一說。

反倒是你們,我看是不是存在一些嚴重的問題?而且,在這件事中,你李成壽同志居然相助惡人。

這是知法犯法,雖說李志是你的親侄兒,但也不能無視國家法度。」葉凡氣勢上來了,逼向了李成壽。

「葉助理,雖說你在公安部任職,但也不能這般的顛倒黑白,是非不分。

你這是惡意的造謠攻擊我李成壽,講的完全不是事實。難道你們公安就是如此的辦案子的嗎?

而且,我完全可以告你一個誣陷罪。希望你懸崖勒馬分清事實,馬上帶人離開我們軍分區。

不然的話,我李成壽只能是『請』你們出去了。」李成壽惱火了。

「我看他們根本就是來搗亂的,李司令,乾脆一併抓了再說官術。葉助理雖說在公安部任職,但是,也不能帶人攻擊我們軍分區。」這時,一個大眼上校兇巴巴的說道。

頓時,上來了七八個兵蛋子,全都虎視著葉凡一行人。

「想幹什麼,反天了不成1葉凡突然一拍桌子,氣勢發出鎖定了這些兵蛋子。這些傢伙不由自主的就退了幾步。

『啪』。桌子被李成壽狠拍了一巴掌,吼道:「葉凡同志,你想幹什麼,這裡是江華軍分區,不是你們橫空集團。馬上帶人離開,不準鬧事,不然的話。我李成壽將以攻擊軍分區的理由亢你們。」

「那行,我們要求見姜軍同志一面。你李成壽同志連這點小要求難道都不給嗎?」葉凡退而求次,知道再折騰下去也沒什麼作用,難道還真要出手把這些傢伙放倒不成?

另外再想輒了,這邊,車天也轉道回來了。

「對不起。姜軍涉及攻擊軍人事件,暫時不能探視。」那上校又冷哼道。

「那行,李成壽同志,你好自為知吧。」葉凡轉頭帶著人馬就走,在江華賓館包了個房間住了下來。

滇南省軍隊一塊是劃到藍京軍區管轄的,不過,滇南省軍區的同志葉凡也不認識,本來這點小事是不想去麻煩陳凱越司令員的。

不過。現在看來好像是不行了。

不過。現在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葉凡決定明天上午跟陳司令員通電話。既然李成壽如此的不識好歹。那就得狠狠的敲打這老匹夫了。

洗洗睡了。

凌晨二點的時候,葉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吵聲驚醒。

車天叩門進來,說道:「葉先生,外邊來了好多軍人,一個個荷槍實彈好像要吃人。」

葉凡一聽,馬上穿好衣服出去了。

發現自已包的這個套房大廳里站著十幾個兵蛋子,打頭的就是那個大眼的上校。

而廳中亂成一團,孔意雄臉上腫了起來,估計是被打了。

「你們是誰?居然無端打人,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葉凡看了那上校一眼,冷哼道。

「本人丁培,分管軍分區保衛部。」丁培說道。

「丁上校,你到底想幹什麼?」講到這裡,葉凡伸指指著孔意雄哼道,「是誰打的他?是不是你指使的?」

「打,還輕了,全體聽令,把劫持姜軍的犯人全都給帶軍分區去嚴加審查。」丁上校二話不說,一揮手下了命令。

「哪個敢1車天一把跨前站在了最前面。

「姜軍被劫持了,怎麼回事?」葉凡厲聲問道。

「不是你們乾的嗎?葉凡同志,你就裝吧,全抓起來1丁上校再次下令,這次,兵蛋子們再沒猶豫,一窩峰痛上來搶起拳腳就要打人。

啪啪啪……

一連串的拳腳相交聲響傳來。

不久,剛才氣勢洶洶的兵蛋子們全都給車天放倒在了地下。

「反天了反天了,居然還敢攻擊軍人,我要向上級領導彙報我要向軍事法庭控告你1丁上校氣急敗壞了。

叭地一聲脆響。

丁上校被葉老大狠幹了一巴掌,其人一下子摔砸在了牆壁上又反彈到了地下。

「嗎滴,打滴就是你。無故攻擊公安部領導不說,居然還敢造謠找事。出槍想殺害公安部下來的領導,給老子全抓緊起來送進江華地區公安局。」葉凡哼道。車天二話沒說,把床單撕成了布條,全給五花大捆了起來。

接到報警,江華地區公安局幹警在10分鐘內就趕到了。

「嗯,怎麼是丁上校?」走進來的一個中年警督看了地下嘴邊還在流血的丁培一眼,頓時傻眼了。

「蔡隊長,你馬上把這些蓄意攻擊我們軍分區同志,打傷軍分區領導的不法分子抓起來。」丁上校一看,指著葉凡馬上叫道。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能隨便攻擊軍分區同志?」蔡隊長估計跟丁上校關係還不錯,馬上走到葉凡面前厲聲叱道。

「給老子站正點,這是證件,拿去看看吧。」葉凡把證件扔給了蔡隊長,這貨一愣,不過,也被葉老大的氣勢給嚇了一跳。有些狐疑的拿過證件一翻,頓時色變。

啪地一聲。

蔡東一個立正,嘴裡很恭敬的說道:「江華地區公安局治安大隊蔡東向葉助理問好。」

「蔡隊長,這次下為主要是隨便的走巡一下。哪想到你們這裡治安狀況居然如此的惡劣。

這不,我們睡的可是江華賓館,這剛睡到半夜,居然被一伙人衝進來馬上就打人砸東西。

而且,這伙歹徒居然還有搶,要強行把我們劫持走。幸好我們部里同志還有些身手治服了他們。

我命令你馬上把這伙歹徒帶回公安局嚴加盤查。」葉凡一臉嚴肅,哼道。

「這個……這個……葉助理,他們好像是軍分區的同志。」蔡東一愣,臉色馬上變得比哭還難看。

這些軍人,哪是蔡東惹得起的。可是這邊是葉助理,更是惹不起的主兒。

蔡東後悔啊,怎麼滴晚上居然輪到自己值班,這霉運看來是走到底了。

「是么,我看不像。軍分區的同志怎麼可能深更半夜撞進賓館攻擊部里領導。

這些人肯定是假冒的。反天了不成,居然敢假冒軍人,給老子抓起來好好的審,一定要查出幕後主使。

這情況太嚴重了,我得向部里領導彙報這件事了。」講到這裡,葉凡看了蔡東一眼。

「葉助理,能不能?」蔡東還想講講情,或者說是想推。

「是不是我的話不好使了是不是?」葉凡冷哼了一聲,伸手彈了彈蔡東肩上的扛扛。

「堅決執行首長命令1蔡東一看,馬上一個立正,再沒猶豫,一揮手,把這伙有全給押走了。

「什麼,被抓了?」李成壽臉一陰,哼道。

「沒錯,那個葉凡帶得有個手下,拳腳功夫很是了得。三下五除二把我們帶去的人全給放倒了。真是個高手。」一個中年少校有些恐懼的說道,「而且,人現在交給了江華地區公安局。」

「行,就讓丁培他們在公安局休息上一晚上吧。我倒姓葉的怎麼樣收常還有,你馬上向省軍區保衛處彙報此事。」李成壽臉上掛著一線陰笑。

「丁上校他們能不能扛住?」少校有些擔心。

「怕什麼,難道江華公安局的劉志宏還真敢對咱們的人怎麼樣嗎?」李成壽冷笑了一聲。

「那倒是,估計現在最頭痛的就是劉志宏了。這夾心餅乾可是當不得人的。」少校露出了笑臉。

「妹妹,你看,把人打成這樣子,他們太狠心了。」江華地區一個尼姑庵里,木珠麗雙眼紅腫著小聲哭了起來。

「皮外傷倒不用擔心什麼,姜軍的體質好。不過,就怕有內傷就麻煩了。這些當兵的狠起來比誰都狠。我先檢查一下再說。」木月兒講道。

「那就多謝妹妹了。」木珠麗說道,兩人忙碌了起來。

足足一個小時過後,江華地委委員、公安局局長劉志宏同志才匆匆到了江華賓館,拜訪葉助理。

雙方打過招呼后坐了下來。

「葉助理到我們江華,志宏沒有招待好,特地過來向領導請罪了。」劉志宏相當客氣,說道。

「我是隨便走走,沒通知你們倒也無所謂。只是你們江華怎麼這個樣子。深更半夜的居然有人出槍攻擊我們。人我給你們抓住了,現在審問得怎麼樣了?」葉凡哼聲道,自然沒有好臉色給劉志宏看的。

「這事,我特地過來請示一下葉助理。我們已經初步查明了,這些人並不是什麼歹徒,而他們是江華軍分區的軍人。領頭的叫丁培,是軍分區分管保衛科的副司令員。」劉志宏講道。

「軍分區的同志,倒是怪了,他們怎麼會攻擊我們。不過,即便是軍分區的同志,也不能攻擊公安部下來的領導。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他們就能胡來了嗎?」葉凡從鼻腔里哼出的聲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