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二十一章胡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胡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的確不怎麼好講,按道理來講他們裝傻咱們也的確沒辦法。

因為,他們簽定的合同是在省委宣布橫空鎮歸屬之前,這個並不違法。

即便是大家都知道這是在裝傻,但也沒辦法。這通天山的開發,難道還真讓他們佔了去不成?」孔意雄臉色有些難看,「而且,為了防止他們再回來,包局一直安排了六位同志一天24個小時守著通天山的。

咱們總部的公安人員並不多,這一下子浪費去六個,也挺吃緊的。

當然,我這邊也安排了一些沒事幹的廠里職工組成了巡邏隊。」

「不必,全撤回來。」葉凡說道。

「全撤回來,測量隊可是還在項南市,咱們一撤他們就會進來的。而且,崗皇縣也安排得有一些同志長駐在橫空鎮,一旦有了機會,他們肯定會馬上叫測量隊進山的。」孔意雄有些不理解。

「你照辦就是了,馬上給包局去個電話。把我們橫空集團全體人馬都撤回來。

崗皇縣要折騰就由著他去吧,如果能把規劃事先搞下來更好,省了咱們一大筆測量規劃費用。」葉凡笑道,孔意雄儘管疑惑,但也照辦了。

打了電話過後,孔意雄又講道:「葉書記,您的秘書已經競選出來了。」

「是哪位,帶過來讓我看看?」葉凡心知肚明的一笑。

「是滇南省那邊報名過來參賽的杜衛國同志,該同志有著五年的秘書經驗……」孔意雄貌似也正經的彙報了一下。「他就在門外候著的,要不要叫他進來?」

「叫他進來吧,我問問他。」葉凡點頭道,不久,杜衛國一臉恭敬外加感激進來了。

「你準備好沒有?現在滇南銅滄市那邊可是推薦了你任副市長。在我們企業給我當秘書,你可是要慎重考慮好。要是今後影響到你的前程,你可別在心裡犯嘀咕。」葉凡說道。

「那邊就是叫我回去當市長我也不去,這輩子能跟著葉書記一起干工作,是我杜衛國一輩子的榮幸。

因為,葉書記您是我父親推崇的人。而您也是我們杜家的大恩人。

今後,衛國就是葉書記的一馬前卒。」杜衛國一臉恭敬,不坐而堅持站著。

「呵呵,你不是我葉凡的馬前卒,你是我的秘書。咱們都是為國家工作,這樣吧,你先兼著黨政辦副主任一職。本來集團黨政辦副主任是參照正處級待遇的。而你剛過來,還是副處待遇吧。」葉凡笑道。

「我全聽葉書記您的。」杜衛國講道,一下子就進入了秘書角色。

「那好。你回去辦理一下相關方面的手續。因為橫空機電集團的東家之一就是滇南省,所以。你打個申請報告到省政府辦。這事我跟那邊打聲招呼,應該不難調動。」葉凡說道,「還有,你小叔是做什麼生意的?」

「他做建材生意,比如鋼筋室內裝潢用的磁磚水泥等。開了個小公司,叫『福發建材公司』。

小打小鬧,本來前幾年生意還馬馬虎虎,後來就不行了。去年更沒賺到多少錢。

這行當競爭強,而且多數要靠關係。而民房建築欠賬太厲害。光是這利息都能把人給壓死。

而家裡爺爺奶奶又長年病在床,所以,他的大部分積蓄都送進了醫院。」杜衛國講道。

「這樣吧,我給你一個號碼,此人叫姜軍。是我們橫空集團下屬的天馬建築工程公司總經理。

你叫杜成去找他,剛好他們接手了一個花園小區。適當的在你們那邊採購一些建材還是不成問題的。

不過,有一點要注意。一定要貨真價實才行。」葉凡說道。本來是想直接拿錢支援杜家的,不過想想,估計杜家人不會要。

因為杜家人雖說困難,但杜家人承如吳大順此人一樣。是『鋼筋鐵骨』的同志。

不如找個由頭幫助杜成一把,這個反倒更奏效果。

杜衛國興匆匆走了,葉凡打了電話給姜軍,當然沒什麼問題。這麼大的花園小區項目,只要留點渣毛給杜成也能讓他吃個飽。

葉凡又打了電話給龔開河,把杜家的近況跟他彙報了一下。

「唉,我這個組長失職啊,居然連英雄的家人都照顧不了。英雄們在九泉之下都難安埃

放心,我馬上派人下去。這次把杜一生爺爺奶奶醫療問題解決掉。

全額組裡報銷。一直到兩位老人家歸西為止。」龔開河聲音有些哽咽了。

「能不能找個由頭讓兩位老人有工資領?」葉凡問道。

「嗯,你這想法很好。我們會酌情解決的,老有所依嘛。」龔開河說道,轉爾卻是問道,「葉凡,聽說你在滇南的銅滄市折騰出了一點『動靜』是不是?」

「這個,你也知道了,一點小意思罷了。」葉凡說道。

「倒不是我故意想知道,昨天去總參一趟,剛好碰上陳司令員。

咱們倆個聊了一陣子,他是知道咱們a組的。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覺得有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有些胡鬧了。

我知道你手下還有幾個高手,可也不能去人家軍分區胡鬧是不是?

人家陳司令可是不傻,總得給人家一點面子是不是?這滇南省軍隊一塊是人家陳司令的地盤嘛。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要過於給人難堪。」龔開河話裡有話。

「我哪敢,不就帶了橫空集團幾個工作人員到江華軍分區。我們問他們要人,他們沒給。連給我們見一面的機會都沒給。我不照樣子二話沒說,灰溜溜的帶人離開了。這個,可是給你龔組長丟臉了。」葉凡說道。

「少貧嘴,正經點。你說沒胡鬧,那位姜軍同志怎麼會從軍分區躺進了江華地區第一醫院。

莫不是姜軍同志被銬著還能飛出去。而且,連帶著把人家軍分區的看守人員也打傷了好幾個。

你這是太胡鬧了。這事如果上軍事法庭的話可是劫持,有你好果子吃的。

陳司令員還算是通達。只是通過我傳話警告你一下。不然的話,你將有大麻煩的。」龔開河嚴肅的批評了起來。

「我說開河同志,這事真不是我乾的,我自己還一頭霧水。半夜居然在賓館里差點被他們幹掉了。陳凱越同志自己不去好好管管自己的手下,反倒是賴起我來了,這是哪門子的道理。」葉凡有些生氣了,口氣重了不少。

「真不是你乾的?」龔開河有些猶豫了起來。

「那當然,我以母親的名義起誓這事絕不是我葉凡乾的。」葉凡講道,「而且,也沒支使過任何的手下去干這事兒。

本來就打算第二天早上給陳司令去電話的。因為當天晚上不方便,怕打擾人家。

後來沒法子了,他們居然動用了槍支,這麼大的事不彙報都不行了。

那天晚上我葉凡已經算是仁慈的了。不然,以著我的性格,不打傷他們一堆那算個屁。」

「怪了,不是你乾的又是誰幹的?」龔開河相信葉凡了,因為,如果葉凡講用黨性作保,龔開河未必相信這傢伙。如果是用母親的名義起誓,那絕對是真的了。

「我哪知道,興許是李家犯了眾怒,引出了打抱不平的江湖好漢來了。」葉凡哼道。

「你知道這好漢是誰吧?」龔開河又開始套話了。

「我哪曉得,又不是神仙能掐會算的。」葉凡沒好氣的說道。

「葉凡同志,講正經的。如果你真知道是位高手乾的話。呵呵,是不是可以考慮引進組裡來。咱們不能讓高手白白浪費在外邊,這是對人才的浪費。」龔開河開始教育引導了。

「真不曉得,這年月高手說多肯定不多。但是,有的時候就會偶爾的出現那麼一個。咱又不是夜貓子天天盯著全天下是不是?」葉凡當然不會透底子了。

「呵呵,你不講以為我們就查不出來了是不是?此人會救姜軍,肯定跟姜軍有著莫大的關係。

而且,姜軍跟木家的事糾葛在一起,也許,此人跟木家有關係。

那位木珠麗不是就住在你們通天山上的白雲庵嗎?會不會是庵里的哪位高人師太出的手?」龔開河繼續套話。

「呵呵,你喜歡查就去查吧。也許白雲庵的尼姑們會愛上你開河同志的。到時,你整個尼姑當小三也不錯嘛。」葉凡譏諷道。

「你……」龔開河剛吼出這個字葉老大叭地一聲就掛了電話。

「好小子,氣死我了。」龔開河嘴差點氣歪了。

「呵呵,老龔,誰氣著你了,誰敢氣你這大腕?」這時,外邊的計永遠呵呵笑著進來了。

「還不是那小子,唉……」龔開河嘆了口氣,看了計永遠一眼,說道,「正好了老計,你沒事幹去橫空集團不遠處的通天山一趟怎麼樣?」

「去哪幹嘛,難道組裡有任務。葉凡同志不正在橫空集團,交待給他不正好。何必還要勞煩我這老胳膊老腿的跑上竄下的。」計永遠問道。

「去白雲庵一趟……」龔開河把打算講了講。

「不去,這尼姑庵能隨便去嗎?要是傳出去我老計沒臉做人了。」計永遠想都沒想,直接給否了。

「這是組裡給你的任務,你看著辦吧。」龔開河臉一縮,笑容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