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二十二章計將軍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二十二章計將軍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我說老龔,這事我去真不合適官術。葉凡不是正好嗎?再說了,他在橫空集團,搞個捐贈什麼的去白雲庵一趟也沒人講什麼閑話是不是?」計永遠有些苦瓜著臉了,這龔開河同志真要壓下來也是非去不可。

軍人嘛,服從命令為天職。

「這不,這小子剛才跟我打馬虎眼了。老計,你說說,這白雲庵是不是有點問題?我查過,聽說前段時間葉凡住的朱雀山莊還鬧過鬼。」龔開河這話一出,計永遠差點哈笑得岔了氣,「這個你也信,我說老龔同志,你不會越活越回去了吧?」

「沒跟你開玩笑永遠同志,這是真事。本來這事我是不曉得的,後來陳司令講了后我就叫人打聽了一下。聽說朱雀山莊一直鬧鬼,都幾十年了。你乾脆帶幾個人把這『鬼』給抓了,還百姓一方平安嘛。」龔開河說道。

「葉凡不正住朱雀山莊嗎?怎麼他沒給『鬼』吃了?」計永遠哼道。

「你說這其中是不是有問題,那鬼專門欺負普通人,葉凡住進去居然沒事。你說,這鬼是不是喜歡上了葉凡?」龔開河臉上笑了。

「還真有些玄乎了,莫非這『鬼』真跟葉凡勾搭上了?」計永遠一愣,看了龔開河一眼,兩隻老狐狸居然同時出聲道,「肯定是女鬼,哈哈哈……」

「所以,你這鐘馗是不是該下去瞧瞧了?」龔開河說道官術。

「這事還真有些神秘,瞧瞧就瞧瞧。」計永遠這老傢伙居然也有點動心了。轉爾一起,說道,「把張雄帶去怎麼樣?」

「妙計,哈哈。」龔開河豎起了大拇指。

這鬼鬧騰得還真是凶埃

一見橫空的包局長把人馬撤了回去,皇崗縣駐守在橫空鎮的人馬上通報了這個消息。

而星大集團馬上要求省堪測設計院的工作人員進入通天山開始工作。

而設計院的工作人員三個小時過後再次進入了通天山展開前期的測量工作。

只是,設計院的工作人員剛進去不到一個小時。

居然又遇上鬼了。

不但測量器材全給鬼砸壞了,就連七八個工作人員也給鬼打打傷了,一個個屁滾尿流的回到了橫空鎮。

皇崗縣公安人員詢問時,設計院下來的八位同志都講得有眉有眼的。說是感覺到一陣風拂過,接著就是大家倒霉了。

這通天山上鬧鬼的風聲一下子又給橫空鎮的鎮民們炒作了起來。茶餘飯後。全論的是這東東。

一時之間,通天山上沒人再敢去踏春乘涼了。

「老朱,你說通天山上真有鬼嗎?」劉標成書記冷哼了一聲。

「這個也難說,聽說朱雀山莊鬧鬼鬧了幾十年了。而葉凡搬進去也住了二三個晚上了。

葉凡好像倒沒什麼事發生。只是,那個包局長聽說第二天那眼睛就成熊貓眼。

估計是給鬼給折騰成那樣子的。不過,那兩個傢伙還真是膽大,居然還敢去祝

如果說是人為搞的,那也不像是葉凡的手筆。難道他還真願意支使那『鬼』把自家手下都給打了不成?」縣長朱一旦相當的疑惑不解這。

「三國時的苦肉計怎麼說來著?」劉標成再次冷哼一聲。

「劉書記你是說這事是葉凡跟包毅自導自演的一場戲。而包毅那黑眼圈估計不是描上去的?這個好像不是,我暗中叫人觀察著,的確是真的腫了起來。」朱一旦說道。

「不是跟你講過苦肉計嗎?是真打的,不過是誰打一目了解了。姓葉的連自己人都能下手,看來,這次下狠手是真想跟我們對干到底了。」劉標成講道。

「怕個鳥。咱們合同是簽在省委宣布之前。就是他們知道咱們在裝傻。咱們就是在裝傻,他們又能拿咱們怎麼樣?這合同白紙黑字的有法律效力。只要星大集團能緊咬住不放,葉凡就是孫猴子也不能把天給翻天了不成?」朱一旦彼有點痞子風格。

呵呵呵……

「這麼大人了還玩這小兒科?真是幼稚。」曾雲閑笑得燦爛。

「蓋書記,這橫空鎮還真是熱鬧著。天天都有好戲看,現在連鬼都整出來了。不曉得再過段時間會整出什麼天王閻羅來不成?」鄭一天呵呵笑道。

「你們說這『鬼』能不能把星大集團給嚇跑了?」蓋老虎神秘一笑。

「不可能。星大想退的話也得敲皇崗縣一筆。而皇崗縣這次跟星大集團簽約並不光是為了縣裡能否賺到錢了。而這個到後頭全變味兒了,變成了『面子』之爭了。」曾雲閑微微搖了搖頭。

「橫空鎮現在成了一盤棋,葉凡跟劉標成是棋手,而手下的人馬全成了棋盤上的棋子。倆人你來我往。這個應該算是第二回合了。」蓋老虎笑道。

「那咱們是不是就成觀棋者了。」鄭一天也笑道。

「觀棋不語真君子嘛。」蓋老虎笑道。

「蓋書記,要不咱們給撒點鹽巴再加些份量怎麼樣?」曾雲閑狐狸樣子一笑。

「不必1蓋老虎想都沒想,直接,很堅決的否決了。害得曾雲閑跟鄭一天都互相看了一眼,覺得咱們的蓋書記是不是『變性』了。

葉凡接到包毅的彙報,自然,兩人馬上在辦公室內笑破了肚皮。

而晚上九點多,吃過點心過後,葉凡跟包毅倆人信步往朱雀山莊而去。

剛走出橫空集團總部大樓,在大門口居然接到張雄電話,說是計將軍突然心血來潮,聽說橫空鎮景緻不錯,剛好路過,快到橫空鎮了要過來走走看看。

「這老狐狸來幹什麼?」葉凡嘀咕了一句,當即叫包毅開上車子去迎接計永遠將軍了。

在橫空賓館又補吃了點心。

「計將軍,趕了半天路是不是累了,累了的話我們房間已經給你開好了。」葉凡一邊擦巴著嘴皮子一邊笑道。

「呵呵,小葉,聽說你住在朱雀山莊?」計將軍一臉笑眯眯的。

「嗯,那地兒就是一個破落的院子。不過,範圍很大。計將軍也曉得我是喜歡有空時動動拳腳伸伸腿兒的。那地兒正合適了。」葉凡笑道,心裡直犯嘀咕。

「通天山聽說景緻很不錯,那正好了。張雄,咱們晚上就不住這橫空賓館了。這整天賓館賓館的住著也煩起來了。咱們晚上就住朱雀山莊了。隨道也欣賞一下通天山的美景嘛。」計永遠笑道。

「這個,計將軍,恐怕不大妥當。」包毅趕緊說道。

「噢,為什麼?」計永遠看了包毅一眼。

「最近通天山鬧鬼鬧得很厲害,下午的時候省規劃設計院的專家跟工作人員連測量儀器都給鬼弄壞了,人也給打了。

現在,整個橫空鎮是談鬼變色。雖說鬼這個東西不能信其有,但也不能信其無。

就拿我來講吧,第一個晚上住進去就給鬼打腫了眼睛。現在想想都后怕。」包毅說道。

「不是聽說你們還在繼續住?」計永遠問道。

「我是有些怕了,不過,葉書記愣是要住山莊。我作為橫空集團公安局的負責人,只好作陪了。

要是領導出了事怎麼辦,說實話,我是硬著頭皮住進肉個,計將軍是什麼身份。

要是出了一頂點問題,我作為橫空公安局局長,這責任可是捏待不起的。

還是住賓館安全,我再叫幾個手下在外邊看著點就是了。」包毅講道。

「呵呵呵,無妨。你看,我手下不是有警衛人員嗎?他們可是帶有槍的,鬼難道不怕槍?

再說,我的警衛人員也是練過幾手的。一般的鬼都能拿下。而且,聽你這麼講來,我是更來興趣了。

一定要住進去瞧瞧,如果真有鬼的話跟鬼聊聊也不錯嘛。」計永遠是一臉的輕鬆笑著。

「這個……」包毅看了看葉凡,答不上來了。

「計將軍,包局長講得沒錯。要是您真有點閃失,不要講包局長,就是我葉凡也擔待不起。不是住賓館好。」葉凡說道,「再則說了,朱雀山莊太舊了,住著也不舒服。

還有,臨時頭這麼晚了也沒準備床鋪被子。雖說都快到五月了,但是山上因為空氣流通,晚上還是挺冷的。

要是不小心感冒了那就不好辦了。」

「呵呵呵,這個容易嘛。你葉凡同志可是橫空的書記,從賓館借幾鋪床,至於被子,是不是更不成問題了。

就是不用床也行,既然是解放前建的房子,一般都是純木地板的,乾脆拿上草席往地板上一鋪,那床可是大得很。」計永遠笑道,非住不可架勢。

「那怎麼成?計將軍可是大人物,咱們這樣子招待你那豈不是要找抽,不妥不妥。」葉凡說道。

「那就從賓館借床借被了,叫幾個人搬一下應該不難。計將軍說是這次路過沒準兒喜歡上的話還要住上好幾天。

其實,計將軍這次是到粵東休養的。如果朱雀山莊環境不錯,計將軍決定就在那裡休養了。」張雄插嘴說道。

結果被葉老大狠狠的瞪了一眼,張雄臉上顯過一線苦瓜之色。

「那麼,包局,你馬上通知孔意雄派些人過來把賓館的床鋪被子搬過去。還有,安全工作一定要抓好。」葉凡交待道,包毅點頭去做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