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二十四章人之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人之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等那紅影立在了一顆樹上時張雄笑了,而包毅卻是好像看天書一般,嘀咕道,「我說葉大,啥時你養蛇玩啦官術。這蛇這麼小有啥用,人家那邊可是有上百條,大的有碗口粗。估計,就你這小蛇給人家大蛇佬們塞牙縫都不夠滴。」

「大並不等於有用,葉大的這蛇估計是蛇中之王。你好生看著就是了,好戲真要上場了。」張雄笑道,計永遠也戴著夜視眼鏡,眼瞪得老大看著葉凡的蛇。

咀咀……

葉凡發出聲音來,小紅蛇一聽馬上在樹上一彈蛇身到了空中。詭異的事發生了,這小傢伙居然從蛇身上閃出一對翅膀來。

「娘啊,這蛇還有翅膀,怕不成龍了?」包毅訝然道。

「葉老大玩意兒多著,估計應該是雜交品種。」張雄鄙視了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一眼。

只見小紅蛇扇著翅膀一下子就飛到了那頭碗口粗的大蛇頭上,它像個王者居然一下子用尾巴貌似人腳一般站在了大蛇頭上。

此刻向房子挺進的蛇們全都聞到了什麼氣味似的,紛紛恐懼的往後飛快的退去。

不久就退出一個範圍達到十幾米的大圈來。而那隻猙獰的大蛇因為小紅蛇站在它頭上而不敢有所動作。

估計是那邊控蛇的感覺到了這邊的異動,一道道很尖利的笛聲傳來官術。

蛇群又開始騷動了一下,不過,小紅嘴裡突然發出幾聲怪叫來。葉凡用手勢指使著小紅跟進,反攻!

而小紅在大蛇頭上尾巴一鏟,大蛇再沒猶豫,調轉蛇身往來處拚命的跑去。

而群蛇也跟著像潮水一般的反撲了回去。而小紅像個王者在趨使著群蛇反攻了過去。

「怎麼回事,它們怎麼回來了?」二里之外一道聲音相當訝然的哼道。

「莫不是你的蛇全發瘋了?」另一道聲音問道。

「不好,它們好像真瘋了,朝我們攻擊過來了。」先前那道聲音叫道,「快走,估計是遇上玩蛇的高手了。我們的蛇反倒被他反趨過來了。」

「你自己的蛇自己怎麼操控不了,再怎麼說也不會攻擊咱們是不是?」後邊那道聲音不可思議的問道。

「快跑,不然給它們纏上就麻煩了。你不知道,咱們玩蛇也是會等級的。

如果高人比我厲害得多。這些蛇根本就不會聽我的,反倒全聽對手的來攻擊咱們。

這些毒蛇攻擊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先前那道聲音說道,「看來,這朱雀山莊有高人,我勸你就此打住算啦。別再去招惹他了。不然,估計給他纏上就麻煩了。」

「怕什麼,死我也要玩到底。」後來那道聲音叫道。

「不好,被包圍了,早跟你講過快跑,你不聽,這下了可是麻煩了。」先前那道聲音有些埋怨。說道。

「不就是毒蛇嗎?還能奈何咱們倆不成,殺光就是了。」後來那道聲音說道。

「我下不了手埃」先前那道聲音心痛的說道。

「不殺不行了,反正這些蛇也瘋了。」後來那道聲音說道。

里啪啦響聲傳來。

樹林子里人蛇展開了大戰。

而小紅在葉凡趨使下扇著翅膀兇猛的攻擊向了一道瘦弱的身影。

那身影一看到小紅蛇,嚇得叫道。「快跑木月兒,這是紅蛇之王,被它沾上就麻煩了,姐都救不了你。」

瘦弱身影再沒絲毫猶豫。手一張彈出一藥粉來,而人馬上撒開兩腿開溜了。

木月兒一看。氣得蹬了一下腳,她還不甘心。手中柳葉刀一彈隔空操控著往小紅刺去。

要知道小紅的能力能滅殺10段強者,木月兒功力差不多。不過,因為有葉老大在暗中相助著,木月兒發現,這小紅蛇身手特別的靈敏。

而且這傢伙會飛,往往都是從高空攻擊下來。

而且,時不時會像箭一般的噴出一絲絲僅有毛線一半粗大的紅色液體來,像是水槍一般的攻擊過來。

木月兒當然不會讓這毒液噴中,不過,那毒液著實厲害。沒噴中木月兒打在花草上,頓時花草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枯黃死去。

就是擊打在堅硬的花崗岩岩石上,頓時岩石上就呈現出一個毛線粗的小洞來,深達半米左右,要是擊在人身上,估計馬上穿體而出了,那人還不死翹翹滴。

「小妹妹,想玩是不是?」這時,不遠外傳來一道有些戲謔的聲音來。

蒙著面紗的木月兒抬頭一看,發現有個臉嚴重扭曲的醜陋傢伙正一臉輕鬆的站在一根細如指頭的樹枝上,隨著風兒上下一顫一顫的。好像此人沒有重量似的。

木月兒知道,今天是遇上高人了。

「看啥小妹妹,咱們一起玩玩。本公子最喜歡跟花姑娘一起上床了。別人叫我香君,知道什麼意思嗎?」葉老大笑道,決定要好好的戲耍一下。這貨現在把車一刀傳的印度瑜珈功練到很高境界了。

這縮骨功很自然的就能使出來,不但能變高變矮身子,就是臉部也能變一定形狀。

不過,葉老大功底子還不夠高。這臉部功力不行,變來變去的就變成了一幅弔死鬼形象,臉部肌肉沒有規則的抽拉著,所以,看上去那是丑得嚇人。

難怪連木月兒都給嚇了一跳。

「我管你香君屁君的,惹著本姑娘就得死1木月兒發狠了,兩把柳葉劍雙劍合壁,一個橫穿朝著樹枝上的葉凡就刺了過去。

雙劍在空中上下翻動著像是兩條直直的長蛇一般,而木月兒就跟在雙劍的後邊。

「殺夫哪,我說妹子,你也太狠心了。夫君我是長得不怎麼入人法眼,但你也不能就此想拋夫跟人私奔去吧。」葉凡淡淡的笑著,身子一側,雙手在雙劍上拍,雙劍頓時偏了方向往山岩上扎去。

而葉老大卻是沒有停手,身子一閃就到了木月兒身前。伸出一隻狼手還在木月兒那挺翹的臀部給摸了一把。

「嗯,不錯,挺有肉的。」葉老大色迷迷的笑道,木月兒那蒙著的面巾下的臉蛋兒肯定漲得通紅。

「色狼,淫賊,本姑娘要殺了你1木月兒暴怒了,一把撲到寶劍前,身子突然一頓。突然來了個360度的大迴環。

嚓地一聲尖響。

兩把寶劍居然詭異的吻合在了一起,合併在一起的寶劍頓時大了厚了不少。

劍光一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被木月兒夾在手掌這中,連人帶劍像一竿標槍撲殺向了葉老大。

「人劍合一,你還沒到那境界,只是貌似罷了,小妹子,功力還是不足埃」葉老大還像個大師樣子品賞了一下。

這貨身子突然拔高,一個大迴環一轉身,詭異的居然到了木月兒的身手。一把就扯住了木月兒的雙腳,往回一拉。

一扯,木月兒被葉老大給扯進了懷裡。

葉老在當仁不讓,手一拂,木月兒面上的面巾被拂掉,頓時露出木月兒那雙靈動的雙眼,白的面龐來。

「好香1葉凡伸手在木月兒的臉上摸了一把,就此鬆手。

「我跟你這色狼拚啦1木月兒氣得嘴唇發抖著,拿起寶劍不要命的往葉老大身上招呼著。

「來吧,讓香君公子我陪你好生練練。」葉凡笑著,跟木月兒你來我往,過了上百招。

「這傢伙,還玩人家姑娘,忒不地道。」張雄鄙視了一句。

「你到現在才知道,他本來就是花中高手。高手嘛,自然不缺美女相伴了。可惜咱老了,不中用了。」計永遠還嘆了口氣,問道,「張雄,你說那姑娘有著幾段身手。」

「能跟葉大拚殺百招,至少10段位,真是高手。想不到又遇上一年輕得可怕的高手。」張雄嘆了口氣,有些鬱悶。

「不必鬱悶,她有如此身手,肯定是老天給的根骨。再加上奇遇罷了。」計永遠安慰道。

突然,滋啦一下。

木月兒發現,頓時差點羞死了。上衣居然被這淫賊給扯去了一半,頓時露出裡面的胸罩來。

木月兒一轉身,調頭就跑。知道再打下去,估計下一手就該輪到胸罩了,要是胸罩也給扯掉,那木月兒還不得被羞死了。

「慢走寶貝,咱們下回再見。不過,我警告你,別再去朱雀山莊折騰了。不然,下次本香君就要把你給弄到床上好好找找樂子了。這次算是警告。」葉凡笑道,並沒再追趕,反正知道是誰了,慢慢來了。

「哈哈哈……」一回到房子,計永遠忍不住笑開了,說道,「小葉,你年歲也不小了,不能這樣捉弄人家是不是?」

「不捉弄怎麼行,整天來騷擾也煩著。」葉凡說道。

「她是什麼人,你怎麼能就此放她走了。」計永遠問道。

「這個,咱可是憐香惜玉之輩。不然,還想怎麼樣?」葉凡說道。

「你估計是知道了她的底細吧?」計永遠可是老油子,不好騙滴。

「哪能知道?」葉凡裝傻道。

「呵呵,別跟我打馬虎眼了。你覺得她功力有多高,還有,年齡好像也不大嘛。這樣的年輕人如果能招進組裡,那可是立下大功了。」計永遠說道。

「這個我可是不清楚,連人家什麼底都不清楚。至於說她的功底子,應該有著10段開源之境吧。」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