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二十六章聯手相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二十六章聯手相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妹妹,會不會是葉總用了易容術官術。不是聽說你們練武的人有這門法子。」木珠麗問道。

「是有這門古老的法子,不過,易容術只能改變面部樣子。但是卻不能改變身材高低。我看後來的那個醜人是又矮又丑,跟葉總的身材完全不一樣,不可能是同一個人。」木月兒搖了搖頭。

「不是他又是誰?」木珠麗也苦惱著了。

「嗯,老子的山鷹呢?」睡覺了,葉凡隨手一摸,給嚇了一條。這個可是費棟給的,聽說憑此還能去嶗山派搶奪什麼紅粉天妖。

就是沒用也是人家費大師的給的,也不能搞沒掉了。

葉老大苦瓜著臉開始回想了起來,這貨突然一拍大腿,叫道:「是了,娘的,這下子不真是八十歲的老娘倒蹦了孩子。難道給木月兒隨手扯走了?大意了埃」

這貨趕緊如一縷輕煙,施展開蝠功直奔白雲庵。找了個隱蔽這處把蝙蝠給逼了出來飛向了木月.

只不過葉老大來得太晚了,人家聊完后睡覺了。這貨只好鬱悶的回到了山莊,一看,天都亮了。

這貨打著呵欠進辦公室。

杜衛國早就在收拾地板擦桌泡茶了。

滇南省那邊倒也乾脆,直接就放人了官術。杜衛國的關係還沒轉過來,不過,杜衛國已經在橫空這邊上班了。

「衛國,你叔叔跟姜總聯繫上了沒有?」葉凡隨口問道。

「葉書記,叔叔一聽說過很高興,馬上親自去找了姜總。姜總也很照顧著叔叔的公司,馬上派人過去看了一下。

而這邊又開了些訂單,並且,馬上先預付了100萬的定金。姜總把部分鋼材項目給了叔叔的公司。

叔叔知道。這都是葉書記照顧著我們杜家。家裡人都感激不盡,叫我一定要盡心儘力的為葉書記服務,要像對待長輩一樣,我……」杜衛國有些激動了,聲音有些哽咽。

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而且,爸以前的部隊又來人了。不但送來了後續的20萬撫恤金。

而且給爺爺奶奶以及母親都做了全額度全報醫療。母親當場就哭了。

而部隊來的人說這一切都是葉書記你提醒他們才知道杜家的真實狀況。部隊來人還講了許多對不起的話。

而且,爺爺奶奶母親三人都有工資領了。部隊首長說這是我爸犧牲后的月撫恤金。

其實。我們都明白。這些,肯定是部隊首長特別照顧的。月撫恤金是有。

但是,絕對沒有那麼多。一般來講每個月有得一二百塊就不錯了。

因為,部隊給的跟一個正式上班的老師的工資差不多了。咱們一家三口都吃上了國家飯了。」

「唉,衛國。好好乾吧。」葉凡伸手輕輕拍了拍杜衛國肩膀,心裡也有些發酸。

「我會的1杜衛國很堅定的點了點頭。

正講著,查泰林從過道上過來了,老遠就向葉凡打著招呼。見到他旁邊的查非雷。

葉凡心裡打了個問題,心說二世祖來幹嘛。自己已經給他的毒解除掉了,查非雷的氣色看上去好多了,不像以前那死焉焉樣子。

「葉書記。你好。」查非雷也伸手跟葉凡握了握,態度貌似有些轉變了。

「查公子駕到,真是稀客。」葉凡笑著把二人領進了小會客廳里。

「葉總,我們合資的橫空電力設備主廠改為橫空電力設備公司掛牌儀式就要舉行了。

查董的意思是今後這邊一攤子事就交給非雷來管理。而這段時間我會帶非雷一段時間。

估計一個月後我就要回港九總部了。這事我先向葉書記通報一下。」查泰林說道。

叫這二世祖來干屁埃葉老大心裡一愣,嘴裡卻是笑道:「歡迎啊查公子,咱們今後就是合作夥伴了。」

「查董的意思是叫非雷過來學習的,有什麼事還請葉書記多指教著些。

還有一件事。加拿大那邊的項目審批已經下來了。查董的意思是我們三方要趕緊組團過去遊說了。

現在情況有變化,這消息已經泄露出去了。全世界已經有十幾家有實力的電力設備集團蜂湧進加拿大了。

咱們不能再等了。一旦機會失去就失去了先機。」查泰林講道。

「這樣吧,咱們三方碰個頭。我們這邊由朱廠長帶你們去。帝都皇朝那邊還得打聲招呼,至少得派個有份量的同志一起去。咱們三方現在是綁在同一條船上了,有錢大家一起賺。」葉凡說道。

「嗯,就按葉書記所講的辦。」查泰林點了點頭,轉爾說道,「最近華夏機械集團那邊有些小動作啊,葉總可不能得防一防了。」

「噢,查顧問聽到什麼風聲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他們已經派人去了加拿大。就是在國內一塊來講也是咱們一個強勁的對手。

而且,這次他們擺出的產品,從技術到價格方面來講,我們並不佔多大的優勢。

我們唯一比他們強些的就是我們正河集團提供的新技術他們沒辦法一時之間趕超。

到時,這一點就是我們的殺手了。不過,這競爭方面還涉及諸多方面。

比如,人際關係等等。還有一系列商業競爭的策略等,都得先作準備了。」查泰林是老手,講起來滔滔不絕。

「那你馬上過去跟朱總商量一下,順便通知帝都皇朝那邊,咱們馬上行動起來,馬上組團,最好是晚上前就能起程。」葉凡講道。

「葉總,在臨行前你能不能再給非雷檢查一下。也許這一去就要十天半個月了,我們要作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誓必拿下不可。」查泰林說道,也許這個才是他今天最大的目的了。

葉凡也就再次給查非雷檢查了一番,用金針渡氣之術結合內息再次搜逼了一次,把查非雷身上殘存的毒素都給逼了出來。

而葉凡也是一身的臭汗,查泰林有些感動,一直握著葉凡的手緊緊的。

「基本上沒什麼問題了,我再開幾付補藥你們好生燉給他喝。堅持喝上一個月,估計問題就不大了。

最近這段時間不宜於做太過於激烈的運動。比如床上功夫方面要節制。

這個對於毒的解除是很不宜的。」葉凡很直白的講道,查非雷那臉皮也紅著點頭了。

西南電汽集團。

從1963年第一個企業騰州水力發電設備廠建立起,經過50多年的蓬勃發展,已經成為華夏最大的發電設備製造和電站工程承包特大型企業之一。

西南電汽集團總部在天雲省古充地區首府古充市。

集團總部呈丁字形的大樓,此刻總裁烏雲山的辦公室側旁沙發上正坐著兩位同志。

坐主位的是個胖子,西裝領帶加上黑色皮鞋以及油光發亮的大板頭,此貨看上去老闆味兒十足。

另一位就是小胖子吳中寶了,華夏機械集團總裁。

「烏總,你現在可是穩坐釣魚台埃」吳中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爾後是一臉笑眯眯的看著烏雲山。

「這話怎講?」烏雲山表現得一臉訝然,看著吳中寶。

「看看,還跟我裝。」吳中寶笑道。

「我還真不明白吳總,你可得把話講明白點。不然,一直讓我犯迷糊可是有些不地道著了。」烏雲山笑道,吳中寶恨得牙痒痒,知道這貨在裝迷糊,於是笑道,「三峽電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電站項目。

這工程項目你們可是攬了不少,而且,這次國資委給你們的指標可是高得驚人。

這裝機容量如此大的機組,不要講多,要是分三成給你們也能讓你們樂呵上一年的。

唉,可惜了,我們是搞機械的,可三峽需要的是電力設備。」

「老哥,別跟我打馬虎眼。雖說你們是搞機械。但三峽那邊需要的機械設備也不少。

幾年前你們就有指標到位了。看看,跟你們一起的橫空機電集團可是啥也沒撈到。

看來,部里領導真把他們當後娘養的了。」烏雲山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個,可是有戳吳中寶痛處的意思了。

華夏機械集團跟橫空集團之爭,烏雲山是心知肚明著。

「呵呵,我們就喝了點剩湯。人家橫空還不依不饒,當時的衛玉強可是都吵到國資委了。最後怎麼樣,還不是被打了屁股乖乖回來了。痛快著1吳中寶勢氣上來了,那一絲得瑟很明顯的掛在了臉上。

「那是那是,就憑你吳總跟部里的關係。衛玉強又怎麼樣,不就掛著個省長助理頭銜,自認為很牛逼的一個人物。

可是他只是天雲省的省長助理,一到部里,那講話的份量,連部里一個小處長的話都不如。

哪能跟你吳總相比,你是部里有人啊,下邊睡覺安穩著。」烏雲山居然略顯點怨氣,要論關係,吳中寶在部里的關係還真比烏雲山要好些。

「哈哈哈……」吳中寶倒是笑得快意,在這一點上他還真曉得烏雲山的底子,可以顯擺一下。

「不過嘛,呵呵,橫空自打來了一個葉凡,你們華夏機械集團好像日子有點難過了一點點。

當然,只能講是一點點。似乎是突然被魚刺梗了一下是不是?」烏雲山自然要打擊一下這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