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二十九章土匪作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土匪作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知道這貨是想替布華清打頭陣想羞辱自己,葉老大問話的口氣當然也不客氣了官術。

「我沒那麼認為,如果葉書記自己要這樣子認為的話,本人也沒話好說了。」楊寶才被葉凡盯得有些頭皮發麻,不過,這老貨一看布華清沒作聲貌似在默許支持自己了,自然覺得底氣十足,硬氣的講道。

「給老子站一邊去,這裡是什麼地方,領導講話還輪不到你來插嘴?」葉凡突然那是霸道十足,手往旁邊旮旯一指,沖著楊寶才就哼開了。

「葉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你雖說是橫空集團代書記,但也管不了我楊寶才?你這樣子胡亂的對同志是相當不禮貌的,甚至,你這也是太囂張了。」楊寶才可是惱羞成怒了,麻著膽子就上了。

「麻痹滴,今天我葉凡還真管定你了官術。」葉凡說,看著楊寶才,哼道,「楊寶才同志,你可能忘了本人還有另一個職務。

作為天雲省省委副秘書長,這省委辦我能不能過問一下。你們省委督查室是不是省委辦公廳下屬單位?」

「這個……這個……」楊寶才那臉唰地一聲,紅通了。吶吶著講不出話來,剛才還真把葉凡的另一個身份給忘了。

「呵呵,葉凡同志,發這麼大火幹嘛。雖說你的另一個職位是省委副秘書長沒錯。

不過嘛,省委並沒有安排你具體的工作是不是?而省委督查室可是由杜劍同志在分管著。

當然,如果你葉凡同志真想管理也行,你可以提出來嘛。回去后我會跟省委各位同志談談你的想法是不是?」布華清這傢伙還真是『餿』到了極點。

老傢伙呵呵笑著,居然抓住把柄抬出了杜劍來。杜劍是省委秘書長,這辦公廳當然是他的地盤了。

「布省長,雖說我沒有分管督查室。但是。我葉凡難道不是楊寶才同志的領導嗎?

如果都是這一套理論搬出來,布省長可也沒分管著我們橫空集團。

而我的直接上級是蔡強同志。當然,布省長直接分管也行。可以跟曲省長商量一下,調整一下分工就是了。」葉凡哼了一聲,抬出曲省長來反擊了回去,氣得布華清那臉一僵,居然被噎了一下。

「你這哪裡跟哪裡嘛,葉凡同志,干工作可不能胡攪蠻纏。我布華清雖說沒有分管橫空集團。

但是。哪位同志敢講我布華清不是橫空集團的領導?就是蔡強同志來說吧,他都得稱呼我布華清一聲領導。

倒是你葉凡同志可以不稱呼是不是?當然,我會考慮你葉凡同志這個建議的。

回去跟曲省長商量一下,橫空集團的現狀堪憂埃我布華清不願意看到如此的情況發生。

所以,直接由我負責也不是不可能。」布華清畢竟是塊老薑。這一兜轉,又兜轉回來了。

而且,貌似在示威,老子今後就要分管你們橫空集團,就要直接壓在你葉凡頭上。

「橫空集團現狀雖說不盡如人意,但是,集團自從把橫空鎮納入大規劃之中后。效果非常明顯的表現了出來。

而且,橫空跟正河集團,帝都皇朝集團成功合作后,新氣象也出來了。

橫空。在我葉凡手中,必定會騰飛的。至於剛才的事,我不明白,布省長一來就訓叱包毅同志。

橫空公安局接手武裝保衛部之後。一切太平,並沒有出現什麼大的治安問題是不是?

所以。我希望布省長能調查清楚后再下定論是不是?」葉凡也硬氣來了,乾脆跟布華清在草坪上就擺開了『龍門陣』。

「作為你們橫空集團的上件府班子成員之一,我的訓叱當然不是無地放矢。

橫空鎮現在已經納入橫空集團直接管理當中。而橫空鎮公安分局已經撤回了皇崗縣。

而這一帶的治安就是由橫空公安局接手了。可是,我想問一下葉凡同志你。

最近在通天山發生的一系列打人,砸儀器事件是怎麼回事?歌兒唱得好,豺狼來了有獵槍,客人來了有好酒。

星大集團作為開發通天山旅遊區的投資方。人家是遠道而來的貴客,是你們想請都難以請到的貴賓。

怎麼能反倒是處處受制,連省規劃設計院的專家們都被打傷,而儀器設備都給砸了。

這難道不是很嚴重的治安問題嗎?包毅同志作為管理這一片治安問題的負責人,工作沒做到家,我布華清批評他兩句都不行。你葉凡同志這是在搞什麼,搞小山頭主義是不是?包毅同志是你的下屬,但是,他也是在省委省政府領導下的下屬。

他不是你葉凡的僕人,這橫空集團公安局也不是你葉凡的私人保鏢隊伍。

它是屬於黨和國家的,屬於全國人民的。」布華清越講越激動,老嘴抖瑟著,有即興發揮演講的勢頭。

「這事包毅同志也正在調查取證之中,只是一件很小的治安事件。而且,從事的本身來講,橫空鎮是屬於我們橫空集團直接管轄的,難道通天山跟通天河就不屬於橫空鎮嗎?」葉凡反問道。

「我有講過通天山不是屬於你們橫空集團管轄的嗎?這是省委省政府發的文件,黑字白底的。」布華清反問道。

「既然是如此,要搞開發行。可是,星大集團有知會我們橫空集團一聲嗎?假如把橫空鎮說成是一個家,你們要搞開發,到我家裡來折騰,連主人都不知會一聲。呵呵,把我們這個家主當什麼了?」葉凡笑了兩聲。

朱縣長一聽可是憋不住了,說道:「葉書記,這通天山跟通天河以前可是屬於橫空鎮,而橫空鎮以前可是崗皇縣管轄的。

而跟星大集團簽定的合同是發生在省委省政府下發文件之前。

那個時候我們已經確立了要開發通天山景區的。難道我們當時自己要開發自己的地盤還要問橫空集團同不同意是不是?

你葉書記也管得太寬了,是不是連項南市都要納入橫空集團管轄之中。

這事,估計蓋書記也不會同意吧?」

「呵呵呵,如果葉書記真有這實力,我蓋紹中倒是舉雙手贊成。只要能把項南市建設得更好,人民生活更富裕,那證明葉書記有這能力,我沒二話。都是幹革命工作嘛。」蓋紹中這話可是有些莫名其妙,貌似贊成,貌似又是在譏諷。

「先別扯這個,把通天山的事扯清楚再講其它的。今天既然都把話講到這份頭上了。

而崗皇縣跟星大集團的負責人都在,咱們進會議室好好把這事擱桌面上解決掉吧。

不然,你們如此一直折騰下去,這工作還要不要干?」布華清一講完,板著個臉兒一抬腿就往總部大樓而去。

雙方自然跟著進了會議室,布華清當仁不讓坐了葉老大平時坐的位置。

當然,葉凡雖說是事情糾葛的另一方。但葉凡是參照副部級待遇的同志。

所以,葉凡坐在了布華清的微微側面。而橫空集團一伙人坐在葉凡的下首。

以蓋紹中為首的項南市皇崗縣一夥同志坐在另一邊,而省政府下來的陪同同志們全都坐在會議桌的往外一排桌子旁,平時是記錄員或旁聽者們坐的地方。

儼然陪審團的陣仗。

而星大集團的人跟皇崗縣的人馬坐在一起。

「開始吧,你們的問題總要解決。不然,投資方耗不起。而你們雙方也疲於應付這事。有些事,要儘早解決,不然,就是誤人誤已,誤了咱們的事業。」布省長一臉嚴肅,說道。

「布省長,我們是承認橫空鎮現在是由橫空集團管轄的。這是省委省政府的決定,我們皇崗縣堅決執行省里下發的文件。

不過,我們簽定合同是在省里下發文件之前。不能講因為後邊的事有變故我們跟星大集團簽定的合同就無效是不是?」朱縣長首先講,「既然合同都簽定了下來就要執行是不是?

而橫空集團應該把眼光放長遠一些,而不是斤斤計較於這件事,暗中還叫人下手打傷人砸壞儀器。

這個很明擺著是在搞破壞活動。」

「你有什麼證據指責我們橫空集團幹了這事兒?如果沒有證據,你朱縣長同志可是在造謠,故意中傷我們橫空集團。

從法律層面來講,你這也是在干違法的事。我們橫空集團保留起訴你們的權利。」橫空集團法律總顧問龔開喜舉起了法律武器,出口反擊了過去。

「這事明擺著,為什麼壞人不砸傷打傷其它去通天山的人,偏偏針對的就是星大集團請來的專家們?

而且,我們進去過兩次,也受到過兩次阻攔。以前皇崗縣為了朱雀山莊之爭就跟橫空集團糾葛過一次了。

那個時候,我們皇崗縣工作人員,連皇崗縣公安局的公安人員都被打傷了。

而那是因為我們糾葛的對象是你們橫空集團。兩次的事如此的巧合,這難道還真是巧合嗎?

大家都是明白人,這紙是包不住火的。你們橫空集團也太霸道了,搞不過就動拳頭耍陰謀。

咱們都是文明人,有什麼事擺桌上好解決。這動拳伸腿的像是什麼,這完全就是解放前的土匪辦事作風嘛。」朱一旦來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