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章蓋老虎大反常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章蓋老虎大反常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朱縣長,還是那句話,你有證據嗎?不然,你就是空口說白話官術。而且,朱雀山莊鬧鬼的事已經有著幾十年歷史了。這個,橫空人都知道的事,你說說朱縣長,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包毅今天是擔當了大任。

「這個……」朱一旦被了一下。

「難道朱縣長沒有聽說過嗎?今天當作布省長以及省里一行領導的面,你說實話,知道不知道?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一調查就清楚了。」葉凡冷冷哼道,逼了過去。

「聽說過這事,不過,那也是謠言。這世上哪有鬼一說,根本就是一些人害怕,膽小后捕風捉影罷了。這些能證明什麼,證明不了什麼嘛。」朱一旦臉一紅,說道。

「謠言,謠言能傳幾十年嗎?而且,以前不是沒有人被打傷過,被打傷的人還都在橫空鎮,要不要把他們請來問一問?

十幾年前,葉書記跟我都還沒到橫空來,總不能說那個時候我們也在玩陰謀下套子打人了官術。

那咱們倆還真是吃飽飯沒事幹了是不是?」包毅這話一問出來,頓時引來一場鬨笑。

「那個時候的事跟現在不一樣,現在是有針對性的,就是針對的我們皇崗縣。這顯然是有預謀有計劃的行為。」崗皇縣公安局長蓋飛插嘴反擊。

「呵呵,那隻能證明你們犯了『鬼』的大忌嘛,人家是專打壞人是不是?」葉凡笑了兩聲。

「葉書記,作為一名黨員,難道你也信封建迷信?」朱一旦氣得臉紅脖子粗。

「怎麼講話的,我這話是搞封建迷信嗎?朱縣長,還請別亂扣帽子。不然的話,本人可是要向布省長申訴你朱縣長可是有造謠中傷我葉凡的事實了。」葉凡淡淡哼了一聲。

「這事我們先別扯了,還是講講星大集團的事。」劉標成一看,馬上插嘴移話了,轉爾又問葉凡道,「葉書記。你的看法是什麼?」

「先。你們沒向我們橫空集團打任何的招呼居然跟星大集團合作開通天山,這是嚴重的違規行為。

即便是說你們的合同是簽定在省委省政府宣布之前,但是,也不能拿我們現在這個通天山的實際擁有者不當回事是不是?

我們不是不能情達理,但是,你們一味指責我們搞陰謀耍手段玩拳腳功夫的。

這捕風捉影的事兒你們也敢出口。老實跟你們講,這種小兒科的玩意兒我葉凡不屑去玩。

還有。你們說事先並不知道省委省政府的一些決定。但是,我想說句題外話,你們是真不知道嗎?」葉凡講到這裡,突然一拍桌子,沖朱一旦說道,「朱一旦同志。你講清楚,在省委省政府還沒宣布橫空集團管理橫空鎮的前幾天,你是否已經知道了省委省政府的決定?講1

布華清一聽,正要火,想不到朱一旦一愣,脫口而出道:「我們知道。」

「誰告訴你的?」葉老大不理布華清,馬上緊逼,自然用的是化音迷術了。

現在到12段位了。這化音迷術突然間施展開來還是相當有效果的。

「那天劉書記跟我商量過。」朱一旦來不及鎮定。又是脫口而出。

頓時,全場嘩然。

「朱一旦同志。我什麼時候跟你講過這個。那是省委省政府的決定,而且是省常委會的決定。

這事,在沒有宣布之前一切都是保密的,我劉標成啥時有資格參加那種高級別的會議了。

這事,怎麼可能知道,你是不是給燒糊塗了?」劉標成可是氣著了,嘴唇抖瑟著,人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來。

「我……我剛才一時糊塗,講錯了,我們沒聽說過。」朱一旦反應過來,馬上想反嘴,可惜晚了。

「布省長,您看,朱一旦同志可是有些問題啊!一會東一會西的。

明明知道,連消息的來處都曉得的。現在居然想反口不承認。這位同志太不誠實了。

作為皇崗縣縣長,一個管理著幾十萬人口的縣長,一名老黨員,怎麼能如此的不誠實。

而且,剛才在坐的各位領導跟同志們都看到了,我葉凡有沒玩什麼手段,只是直接問他。

朱一旦同志如此的不誠實。」葉凡講到這裡,看了布華清一眼,說道,「是不是得處理一下,不然,所有的同志都如此,那咱們的幹部形象可得全給帶壞了。」

「布省長,我只是一時糊塗。剛才只是口誤,口誤了,並不是我朱一旦不誠實。我朱一旦的心唯天可表,作為一個擁有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我深懂得誠信的重要性。」朱一旦那臉一下了就黑了下去。

「口誤口誤,這話能亂講嗎?你這『口誤』的毛病還真要不得,回去好好寫份檢查,好好練練講話,不像話1布省長也沒辦法,以小罰處理這件事了。

不然,葉凡肯定會緊咬住這事不放。不過,布省長可是有暗示這是『口誤』的意思了。既然是口誤,那就說明剛才朱一旦講的不是事實了。

「布省長,朱縣長可不是『口誤』。他講的是實情。這件事,劉標成同志顯然在簽定合同前就知道了。

可見崗皇縣一夥同志根本就沒把省委省政府的決定擱在眼中。

這跟在要搞拆遷前突擊建房建樓以獲取高額賠償金有何區別?

這種行為是要不得的,明曉得還要頂風去干,這事,從大的來講,就是藐視省委省政府的決定。

從小的方面講,是個人作風跟干工作的性質問題。」葉凡可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倆個的。

「葉凡同志,講話要講究證據。你如此的抵毀我劉標成,到底是什麼意思?布省長,我看某些同志的思想有些問題。作為黨的幹部,無根無據的事也拿來說事。」劉標成火了,奔著葉凡就去了。

「剛才朱一旦同志可是親口講出來的,這叫無根無據嗎?」包毅插嘴冷冷哼道,「劉書記不會把在坐的所有領導跟同志們當睜眼瞎,當聾耳了是不是?」

「是啊,都這個時候了還要狡辯。我不曉得劉書記的本質到底是什麼?這講過的話都能不認賬,這還是一個黨員嗎?」龔長喜也跟進追擊。

「那是朱一旦同志一時糊塗胡扯的,如果我劉標成說你包局長殺人了別人會信嗎?按葉凡同志的邏輯,別人還真得信了。而你包局長還真成殺人犯了?」劉標成黑著個臉,指責了起來。

「劉標成同志,你這樣講話那可是不行!我包毅什麼時候成殺人犯了。

作為皇崗縣委書記,這種無憑無據的話你也講得出口。你們直接領導蓋書記正好在這裡。

蓋書記,你說說,你手下的這位同志是不是有毛病,亂彈琴嘛。

居然連這種話都敢講。」包毅勢氣大漲,矛頭轉向了蓋紹中。

「標成同志是有些急了,不過,他也只是打個比方。包局長別生氣,比方罷了。」蓋紹中說道,「不過嘛,你這種情況跟朱一旦同志的情況又不一樣。你的純粹是打個比方。剛才朱一旦同志是否有什麼那就得調查了。」

「蓋書記,我真的是被冤死了。我真的是『口誤』,真是口誤。就是布省長也講了是不是?」朱一旦一聽,急了,音量相當的粗。

「一旦同志,講話要客觀事實。我什麼時候確定過你講的是『口誤』。亂彈琴嘛。」布省長可是也有些惱了,你這明擺著要扯我進來,布華清才不會那般笨蛋呢?

而且,剛才明擺著是朱一旦失策了,這種東西要扭轉的話也只能是陰晦的扭轉局面。

如此直白的想硬扭過來,那豈不是給下邊的同志留下一個我布華清好歹不分的壞印象。

「蓋書記……」朱一旦可憐巴巴的看著蓋老虎,希望他能站出來為自己講句話。

「剛才你講的真是口誤嗎?」蓋紹中一臉嚴肅,問道。

「真是口誤,一時急糊塗了,口誤了。」朱一旦貌似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放屁1蓋紹中老毛病患了,一巴掌居然拍在桌上,指著朱一旦說道,「你們倆個啊,兩老黨員了,什麼叫實事求是都不清楚。」

「蓋書記,這話,我有些不明白,我們,好像沒什麼地方不事實求是了?」劉標成不樂意了,仗著有後台。

「標成同志,省委常委會討論過橫空鎮的事後作出了決定。而曲省長親自給我打過電話。

支會了我一聲,要求我們項南市提前作好準備。以便於重新規劃一下市裡行政區域範圍什麼。

而我不是提前把你們倆位都叫到辦公室來提醒了你們一下嗎?既然是省委省政府的決定,我們下邊區市得無條件服從。

關於這個我還交待你們倆位同志回去要早作準備。標成同志,一旦同志,我蓋紹中講過這話沒有?

今天你們倆個在這裡幹什麼?明擺著的事實還要弄事,我得好好批評一下你們這種思想了。

要不得1蓋紹中一臉嚴肅,說道。

全場頓時傻眼,這個,貌似蓋書記在相助橫空集團呢?

「紹中同志,你真提醒過他們倆位同志嗎?」布華清一聽,皺了下眉頭,趕緊提醒蓋紹中一聲,你別搞錯了對象。當然,蓋紹中就要到橫空了,布華清也清楚。不過,也不能太過了一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