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二章戲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二章戲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於是,不『露』聲『色』,一把就把衣服給脫了。

「洗一把睡,網上流傳,聽說全『裸』著睡覺很爽,我今晚上也試試。」葉老大自語了一句,把最後一條短褲也給脫了,而且,還面對床底下作了幾十下的上下蹲動作。

自個兒還『摸』了一把自己那『小葉凡』,笑道,『這東西好像更壯實了,女人必殺埃』

爾後這華進洗澡間沖洗去了。

『色』狼,那東西醜死了。等下子閹了它。木月兒滿臉燥紅,貼在床底下不敢動作。官術3032

呼嚕呼嚕,葉老大不久就進入了夢鄉。

凌晨三點,木月兒先是扔了一些東西,確信這貨睡了,她慢慢從床底下爬了出來。

手突然張開,一張網狀物好像拋魚網一般拋向了床上的葉老大。

「嗎滴,這魚好大。」葉老大突然一嘀咕,轉了個身子。木月兒一聽,趕緊把網扯了回來,貼地靜等了三分鐘,才曉得這傢伙在說夢話。

「好多魚啊,老子撒網。」葉老大在床上又嘀咕開了,不過,這次木月兒沒再停手,網狀物直接就往葉老大身子上罩去。

木月兒笑了,甚至看到姓葉的被自己捆著吊在樹上打屁股的奇景。

爾後再讓他光溜溜的躺在橫空集團總部大樓前讓萬人瞻仰。那多牛『逼』,多解氣埃

滋啦……

感覺網狀物一沉,一股在力傳來,木月兒沒有站穩當,居然連人帶網被扯得撲向了床上。

感覺一雙臂膀像是特大號老虎鉗一般一下子就箍住了自己。

這魚好大,葉老大嘴裡叫著,興奮得很,一把一推一翻就把木月兒放平了過去,一把就抓住了木月兒胸脯上兩堆緊挺的山峰子。

這魚不錯,葉老大貌似還沒醒,嘴裡嘖嘖讚歎著。一隻手箍得木月兒動彈不得。再一伸指一彈幾點,木月兒全身一麻,自然成了待宰的可憐羔羊。

而葉老大開始動作了,那兩隻魔爪子老實不客氣的在木月兒身上『操』作了起來。

蹂躪了一下胸脯后一滑,到了肚臍眼。再次一翻手到了挺翹的『臀』部,『操』作了一陣子后后如蛇yiyng再往前一滑就要去探測一下那神秘的桃源。

木月兒嚇得張開嘴就要大叫,不過。剛張開嘴。感覺一條火熱的舌頭趁勢強勢而入。

木月兒心膽欲裂,她知道,自己守了近30年的初吻之地就這樣被某匹狼,某匹『色』狼,某位卑鄙無恥的下流痞就那樣子奪走了。

不過,那痞子好像沒有停手的意思。火舌在翻動著。下邊居然也不老實,就快到芳草之地邊沿了,已經碰到了幾根調皮著『露』出頭來的小草兒。

「這魚還真是大,莫非是美人魚。」葉老大居然還在夢中嘀咕著。木月兒咬牙一動。

「礙…」葉老大一聲慘叫,終於從『夢』中醒了。官術3032

這貨嘴唇邊血淋淋的,好像剛喝過人血似的。

「收手,你敢動我下邊的話,我木月兒馬上死在你床上。相信明天會成為項南市的大新聞。」木月兒雙眼噙著淚。腮邊掛著淚珠子。咬牙說道。

「呵呵,這事能難倒咱這種層次的高手吧」葉老大雙眼盯著木月兒。淡淡一笑。

「你到底想怎麼樣?」木月兒氣急敗壞了。

「不是本人想怎麼樣,而是你深更半夜的『摸』到我床上來幹什麼。

我葉凡可不是聖人,也不是柳下惠轉世。這種誘『惑』都能受得了的話,那我葉凡豈不成聖人了。

不過,我葉凡當不了聖人,而且,本人也不想當聖人,本人只想作一個於萬花從中傲嘯的辛勤采蜜人。」葉凡說道。

「你敢的話我就死。」木月兒再次咬牙。

「你死不死跟我何干?不過,在死前,你得讓本君爽快一回是不是?」葉凡乾笑漣漣,活脫脫一魔鬼霸王。

「你……你真要如此干是不是?」木月兒哼道。不過,她呼吸卻是急促,面賽桃花,高聳的地方juli起伏著,在考驗著葉老大那脆弱的神經,那還真是香艷一片。

「干定了。」葉凡一臉正經。

「好,我死,你只能得到我一具屍體。」木月兒嘴唇都給咬破了,把心一橫,閉上眼開始行動。

「死了就見不到你爺爺了。」葉凡突然說道,木月兒頓時睜開了眼,盯著葉凡,那雙眼冷得寒人,問道,「你講什麼?」

「雲雄嘛,不是你爺爺嗎?」葉凡整個人一竄到了沙發上,看著床上的木月兒。

「不要講這個混蛋,這個殺人犯1想不到木月兒突然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似的尖叫了起來。

幸好葉老大的房間有隔音,不然,非得把隔壁的計將軍給嚇得從床上跳起來。

「你很恨他是不是?」葉凡問道。

「我恨不恨他跟你有什麼關係?」木月兒雙眼有些獃痴,整個人軟癱在床上。

「你母親叫宋梅,父親木高傑。你本該姓雲的,因為,你爺爺叫雲雄,這朱雀山莊的原主人。

而你的『奶』『奶』叫木荷香,解放的時候雲雄帶著錢媚這個二姨太去了美眾國,而你的『奶』『奶』這個正妻並沒有去。

後來,你父親跟著木姓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們如此的恨雲雄?

你『奶』『奶』為什麼沒去美眾國?」葉凡翹著個二郎腿點上了一支煙。官術3032

「你查得還真清楚,看來,你老早就盯上我了是不是?你是不是雲雄那老匹夫請來說情的?」木月兒冷冷哼道。

「跟他沒關係,不過,你爺爺現在身體不怎麼好,年歲又大了,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葉凡微搖頭。

「死了活該,早該死了。」木月兒罵道。

「你有沒想過,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葉凡問道。

「不要講這個了,我討厭聽到他的名字。他是個無情的人,一匹玩弄女人感情的狼。」木月兒哼道。

「我不是講過嗎,這其中也許有誤會。一旦誤會解開,你們可以相認。」葉凡講道。

「我死也不會認這匹狼的。」木月兒哼道。

「你真不說?」葉凡問著話,慢慢的走近了床邊。雙眼不懷好意的在木月兒身上滑動著,一幅『色』狼相。

「哼1木月兒不理葉凡。

「算啦,你走吧。今後別再來打擾我了,我這人脾氣不好。下次就沒有這麼走運了。」葉凡伸手隔空幾戳,木月兒一把就從床上彈起,手一『摸』,一把鋒利的匕首到手,狂刺葉老大而去。

啪……噹啷……

「跟你講過,別再玩了。我這人耐心有限。」葉凡一把打掉匕首,警告道。

「姓葉的,你褻瀆了我的身子,奪走了我的……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的。除非哪天你脾氣發了殺了我。不然的話,你休想得到安寧。還有,馬上搬走,不準住這裡。」木月兒甩了一頓狠話,從窗戶一竄而走了。

葉凡打開門,把針里的血『逼』了出來遞給張雄道:「馬上派人送到美眾國進行dna比對。」

張雄點著頭去辦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剛起床,接到電話,說是喬圓圓有動靜了。葉凡馬上安排好后直奔京城而去。

回到紅葉堡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發現車天也回來了。

「那邊的事有李強在盯著,聽說這邊有動靜,我回來了。費老太爺畢竟行動不便,我怕有危險。牛霸這傢伙又不怎麼懂事兒。」車天一邊走著一邊講道。

「葉哥哥,你回來啦。」雪紅像只蝴蝶,一把就投進了葉凡的懷裡。

「呵呵,妹子,想哥哥啦?」葉凡伸手輕輕撫『摸』著這丫頭的頭髮。

「想。」雪紅沒有絲毫猶豫,笑道。

「你好嗎?」車天看了站在不遠處的雪丫一眼,輕輕問道。

「我好不好跟你沒關係,少來討好。」雪丫冷冷哼道,根本就不賣車天面子。這傢伙相當的尷尬,一臉的苦笑。

「唉……雪丫,不要這樣子。」葉凡勸道。

「哼1雪丫應了一聲,不理葉老大。

葉凡匆匆進了喬圓圓房間,檢查了一下,有些納悶看著費棟。

「昨天晚上她身子動得厲害,我們以為要生產了,軍醫總院已經派來了接生方面的專家隨時候著的。在這裡就可以實施剖腹產手術。」費棟說道。

「費老有沒發現那個『感覺』?」葉凡問道。

「感覺是有,不過,就是沒看到人。可能是我的感覺出了差錯吧。」費棟有些鬱悶,講道。

「唉……」葉凡嘆了口氣,費棟退了出去。葉凡蹲床邊跟喬圓圓自言自語了一陣子。

「圓圓,你快醒過來吧,咱們的孩子就要出世了,你醒過來看看,肯定高興,高興礙…到時,咱要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讓你穿最高貴的婚紗……」

吃晚飯時。

葉老大心裡一動,說道:「今天我高興,大家坐一塊吃頓飯吧。」

雪紅倒沒意見,把雪丫愣是『逼』了出來坐在自已身邊。而車天卻是坐在葉老大身邊當一悶棍。

開了幾瓶紅酒,葉凡是頻頻跟車天喝酒。而雪紅見葉哥哥朝著自己眨巴眼睛,自然也是豁出去了,跟雪丫喝了起來。再加上費蝶舞也來湊熱鬧,這氣氛馬上就上來了。

雪丫估計也是心裡難受著,所以,給雪紅一搗鼓,居然也是豁出去了開懷大喝了起來。

見車天跟雪丫都有八分醉意了,葉凡伸指輕輕幾彈。把艷情之毒投入了兩人酒碗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