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四章一山更比一山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四章一山更比一山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為了對抗這掌力,雪丫丫屁股下的紅木沙發硬生生被她坐散架了。雪丫丫很搞笑,很尷尬的坐在一堆廢木頭上。

「你是誰?」雪丫氣得一彈而起叫道。

「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快給老子滾。記住,葉凡是我的徒弟。如果他少了一要毫毛,雪家,滿門全滅。」那聲音又飄渺的響起,雪丫丫氣得沖了出去。

一閃就沒影了。

「師傅1葉凡叫了一聲追了出去。

「沒事,咱的寶貝徒孫沒什麼事。放心,不久他們就會安全出來。

這些天老夫用了一些特殊手法,在娘胎里就為他們為他們洗髓,打下了基矗

哈哈哈,咱的徒孫,今後肯定是天才。練功界的天才埃」那聲音狂笑了幾聲,說道,「等下子再說,我先教訓一下這不要臉的老太婆再說。」

「前輩,求您別下重手,我祖奶奶看上去年輕,她其實很老了,不經打滴。」雪紅麻著膽子沖空中亂叫道,「你要打就打我出氣好了,都是雪紅不好。」

「呵呵,你是葉凡的妹妹嘛,老夫捨不得打你。至於那老太婆,打打沒事兒。」那聲音說著沒影了。

大概半個小時過後,雪丫丫又回來了。不過,好像有些狼狽。連頭髮都蓬亂亂的。

老太婆張著臉,氣呼呼的說道:「小子,看在你那破師傅頭上饒過你這一回。雪丫。你跟車天在一起吧。反正都這樣子了,這事。就由葉凡這小子作主了。下不為例!不為例。」

雪丫丫甩下一句狠話,人一晃沒影了。

「哈哈哈,雪丫丫,還想找打是不是?快滾快滾,老夫人跟徒兒好好聊聊。」先前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哼,蝠王,總有一天,我雪丫丫要把這頓打找回來。」雪丫丫冷哼一聲。這次是終於走了。

不久,大廳椅子上閃出一人來。那人並沒有蒙著面紗之類。但是,你想看清他的面容卻是怎麼樣也看不清楚。

葉凡施展開鷹眼,可是還是看不清楚,總是給人感覺好像那人面龐周遭有著一層薄紗似的,但又不見薄紗。

葉凡把蝙蝠從額角逼了出來直奔他而去。

「咦?」蝠王南陵候突然身子一震,看著空中。手掌一動。葉凡突然感覺一道大力傳來,自家那蝙蝠居然不受控制的飛到了蝠王的手掌心上。

「不錯,哈哈哈,不錯……」蝠王大笑開了,伸手在葉凡的蝙蝠身上一捋,一道大力傳去。葉凡感覺一下子充滿了活力似的。

「給你『洗』了一下,你小子很運氣,很運氣。這幾千年下來都沒人能撞到的大運居然給你撞上了。」蝠王笑著,一鬆手,蝙蝠飛進了葉凡額頭。

「徒弟葉凡拜見師傅。」葉凡一個下跪。恭敬的行了三個禮。

蝠王南陵候也正經的受了。

「讓我看看你最近長進了沒有?」蝠王南陵候說著,手往葉凡身上一按。彷彿一股清泉突然間湧進了心頭,葉凡感覺舒服極了。

「哈哈哈,不錯不錯,都12段位了。天才,天才埃」蝠王高興得很。

「師傅,您能不能讓圓圓早點醒轉過來?」葉凡求道。

「不能讓她早點醒來,也快了。一個月後吧。到時,正好是我的徒孫出世的時候。放心,她沒事,好著呢。」蝠王笑道。

「那師傅能不能幫個忙給費前輩治治這腿。」葉凡轉爾又求道。

「閑話少扯,你是我徒弟,我可以幫你。別的人,跟我何干?」蝠王冷哼了一聲,不過,還是伸手往費棟身上按了按。

「他這腿不行,萎縮得太厲害。除非能找到高濃縮性的藥材之類助力衝擊,也許還有恢復的一天。當然,老夫出手也能辦到。不過,太費力氣,老夫沒興趣。」蝠王擺了擺手,把葉凡叫進樹林子里又是教導了一番下來。

「師傅你看我剛學的這個?」葉凡說著,施展開了魚龍十八變中的『魚躍鷹飛』。如一隻飛滑在空中的游魚,蝠王一看,明顯的愣神了一下。

「你這從哪裡學來的?」蝠王問道,連他的呼吸貌似都有些急促了起來。

於是葉凡把昌背山秘密講了出來。

「旦非子,沒聽說過這人。」蝠王搖了搖頭,「而且,你們剛進去時那個拿了爐子的神秘人既然一眼就能看出你的『水功』的來歷,那此人肯定認識我。就不曉得是哪位了?」

「先前那位肯定是跟師傅您同時代同層次的高手,至於旦非子,已經死了多少年了誰也不清楚。

這個,師傅不曉得也沒什麼。只不過,他這魚龍十八變的確厲害。

我現在是越練越是得心應手。而且,我發現,如果把魚龍十八變跟師傅您的『蝠功』融合起來,這身法更為靈活,在空中施展輕身提縱術時好像一隻游魚在空中滑動。

這空氣似乎變成了水。我現在只練通了二式,如果全部融會貫通的話,相信攻擊起來絕對厲害。」葉凡說道。

「嗯,這的確是一套奇妙的招術。而且,我覺得如果練到極至的話完全可以把自己變成一條『魚』。

用魚的招呼來攻擊,你把自己想象成一條在空中翱翔的魚。是真的要想象成魚才行,而不是形似。

像咱們武功招式中最後能做到的人劍合一,到那種地步人就變成劍,劍就是你本人。

基本上是看不到劍了,而你這『魚龍』也一樣。而且,我感覺,是不是還有進化的結果。」蝠王畢竟經驗老道。

「進化,怎麼進化?」葉凡一臉訝然,問道。

「不是叫魚龍嗎?傳說中的鯉魚跳龍門之後就成為『龍』了。我想,這世上並沒有龍,但是,龍就是蛇嘛。

你這魚最後會不會練成蛇狀攻擊方式。蛇的攻擊能力是非常強大的,像狂蟒之災,那個是電影中塑造出來的。

但是,如果你真能做到如此,那威力就大了。」蝠王笑道。

「那徒兒把這講給師傅,讓師傅也練成蛇攻來。」葉凡笑道。

「不必了,我已經老了。有些已經定格成形了。」蝠王顯得很豁達的口吻。

「師傅,你能不能讓徒弟看看你本來樣子。」葉凡問道。

「呵呵,你不是早看過了嗎?」蝠王笑道。

「看過,沒有吧,我記得你一直在玩神秘。」葉凡麻著膽子問道。

「呵呵,你可是差點讓天眉犯了想思玻你還講沒見過我,這樣子該打屁股的。」蝠王笑著,手往臉上一拂,頓時,那種朦朧的霧氣感覺沒有了,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來。

葉凡一看,頓時傻了,吶吶著講不出話來。

「是不是跟天眉房間中掛的畫一個樣子?」蝠王笑道,一臉的慈祥。

「本來當時我就覺得有些奇怪,似乎在什麼地方感覺到過。現在總算是明白了。」葉凡說道,轉爾,葉凡一臉尷尬,問道,「師傅的家就是金陵那個南雲家是不是?」

「知道了還問什麼?」蝠王笑道。

「不好意思,我跟他們還有些矛盾。而且,我的『幹將』到現在還在他們手中。這飛刀使起來很順手。」葉凡說道。

「那就去拿回來就是了。」蝠王好像在講一件跟自己不相干的事似的。

「可是他們不給,要不師傅去拿。不然,我怕又會起衝突。現在知道是師傅的家人,我哪敢再下手是不是?」葉凡說道。

「呵呵,你小子別在我面前裝傻充愣。你不敢下手嗎?你不是不敢下手,因為,你打不過天眉。去的話還得鼻青臉腫的。」蝠王爽朗的笑了。

「呵呵……這個……」葉凡一臉的尷尬。

「天眉這孩子是練功方面的天才,她在娘胎里我就開始培養她了。

跟你現在的孩子一個樣,而且,經過好多年內息蘊潤,天眉才有了超人一樣的練功進展。

所以,她現在能進入半先天,比你還天才,那是因為她從小就打下了基矗

你也沒必要認為自己不行,從『後天』來講,你已經是傑出的奇才了。

而且,你的發展勢頭很好。天眉畢竟是女子,天生生理方面受到老天的限制。

而你有著強勁的發展勢頭,估計,完全踏入先天你會比天眉更快一些。」蝠王坐在樹丫上跟葉凡聊了起來。

「不會吧,我現在12段位頂階都不可能。想踏入半先天更是難於登天。而天眉早就半先天了,我怎麼可能追上她的腳步。而且,她可是打娘胎里就有了根基的。」葉凡有些不信。

「我這雙老眼不花,剛才從你那隻天才蝙蝠身上看出來了。那隻蝙蝠才是你最大的殺招。

那是一種無形的變異了的內息融合體。彷彿是你身體的一部分似的,這比什麼飛刀都好用。

現在你功底子不夠,還要用內氣去控制額角的蝙蝠。我想,一旦你突破到先天大能者之境,是不是可以用『思想』來直接控制這隻蝙蝠了。

也就是高手的精神層面的攻擊,你一個意動,蝙蝠可以代替你完成你想要的。

從現在起,你可以開始這方面的專門訓練了。而且,那位旦非子居然會有融合精神於你的蝙蝠之中的特殊能力。

那人的功力,生前應該是深不可測。」蝠王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