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五章奇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五章奇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古代高手更多,這個純屬正常。.不過,我老婆的麻煩,還希望師傅能相助一把。畢竟,下暗手之人功力太高。估計是跟師傅您同一個層次的前輩。」葉凡說道。

「此人,呵呵,我想。你的孩子出世之時就是他露身之時。不用急,慢慢等著。

到時候看師傅好生收拾他。這段時間師傅會暗中光顧著,你放心去干你的事。

不過,那人的目的是你手中的盒子,並不是想要你們的命。不過,手段也太下作了,這種人,不治不行。」蝠王一臉淡然自若,高手風範真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

「多謝師傅。」葉凡一臉感激。

「小子,你對天眉的感覺怎麼樣?」蝠王問道。

「啥感覺,師傅的話我不明白。」葉凡頭可是大了,在裝傻。

「別在師傅面前打馬虎眼,老實點。天眉對你好像有點『意思』。

這孩子,平時很孤傲。基本上很少有朋友。姓情方面也很淡泊,倒是適合練功。

只不過一旦動了真情,那還真是要命。」蝠王逼問了過來。

「這個,師傅,我能有什麼想法。你也知道,圓圓是我的妻子。現在可是一夫一妻制。只能……」葉凡吶吶道。

「是么,那個費蝶舞怎麼回事?」蝠王哼道。

「她是過來打理家中長輩生活的。」葉凡說道。

「哼,真以為師傅我老糊塗啦。那妮子那雙春眼可是時常在暗中盯著你的。

不過嘛,一夫一妻制,倒也是個麻煩事。這事,慢慢來吧。有些事,不一定一定要名份是不是?

我輩男兒,只要真能做到問心無愧就夠了。沒必要執著於某件事上。

當然,你是政斧官員,在作風一塊問題上要注意。不過,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

像天眉是個能守住姓情的人,她不會給你添任何麻煩的。當然,我南雲家的公主也不是硬要貼上你。

還得看你能不能合她的眼。也許,她還會遇上更合適的。」蝠王講道。

葉凡只剩下點頭的份了,都講到這份頭上了,還能怎麼樣?

二天後,美眾國那邊傳來消息。經過Dna比對,木月兒絕對是雲雄的核心後代。

雲雄很是激動,決定三天後回來看望自家在大陸的這位苦命的孫女。

5月1曰國際勞動節。

舊金山蒼弄里區,雲家別墅。

雲雄心態好起來,這病居然自個兒就好了。晚上的時候,雲雄招呼了雲家最核心的族人以及家裡後代子孫們集中在一起吃了頓飯後說是有事宣布。

族人雖說都不清楚老爺子要幹什麼,但也一個個恭敬的候在大廳。

「今天把大家招集過來,有件事要跟大家講講。」雲雄一臉嚴肅,掃了族人一眼,爾後說道,「解放前,我在大陸娶得有妻子,她叫木荷香。

後來因為一些事,讓我感到憤怒。在解放軍打到項南那邊前幾天,我們雲家舉家遷到了美國。

而因為我跟荷香鬧了矛盾,所以就沒帶她一起走。現在她已經過逝了,就連我們一起生的兒子木高傑和我的兒媳婦宋梅都先我而去。

不過,天可憐我們雲家,荷香這一系還剩得有個孫女,她叫木月兒。

現在居然在天雲省項南市橫空鎮白雲庵帶髮修行。我們已經經過Dna比對,證實她的確就是我雲雄的親親孫女。

這麼多年下來了,她一個人在大陸孤苦零丁,她吃了很多苦,我這個當爺爺的沒有盡到長輩的心……」

雲雄講到這裡一激動,拚命咳嗽了起來。錢媚趕緊上前輕輕給他捶著,說道:「老爺子,慢點講。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別太激動著,會傷了身子的。」

「我沒事,高興才這樣。」雲雄擺了擺手,說道,「這些年下來,我心裡很內疚。所以,為了補償木月兒,我決定把我名下所有財產划拔出5個億美金給木月兒。今天把大家招集過來,就是為了宣布這件事。過幾天我會安排律師把相關的手續都辦理好。」

「老爺子,這個也太多了吧?」錢媚首先忍不住了,哼道。

「不多,跟月兒這麼多年下來所受的苦相比。這個不算什麼。」雲雄講道。

「一個賤種,還給她錢,我堅決反對。」錢媚那臉板了起來。

「錢媚,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木月兒是我的孫女,這是不爭的事實。」雲雄講道。

「爸,咱們雲家全部總資產加起來也就15個億美金。我跟香荷,雲棟都是您的親生子。

而叔叔他們一系也還有3個億美金的股份。其實我們這一系就12個億。

就是拿來平分的話木月兒也不可能拿到5個億。爸這樣子划拔是不是有些不妥當?」雲雄的大兒子,也就是雲家控股的華星集團總裁雲天有些不滿的講道。

「沒錯,聽說木荷香就是個賤人。偷男人不說,她生下的子女,我看八成有問題。爸肯定是被別有用心的人迷惑了。這血是不是有問題。或者說鑒定機構有問題。」雲雄的小兒子云棟臉臭臭的哼道。

「放肆1叭地一聲,桌子被雲雄狠拍了一巴掌,他瞪了小兒子云棟一眼,哼道,「大人的事你少摻和,那都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你是不是聽你媽講的。」

「木荷香不是賤人嗎?不是賤人怎麼可能背著你取6且當場抓獲在床。

老雲,這種賤人生下的就是賤種,你還想著她。別說給5個億,就是100美金都很臭。

這事絕對不行,雲家的天下是所有雲家人打下來的。咱們不能把家裡的錢給了一個賤種。」錢媚憤怒的叫道。

叭……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錢媚臉上出現很清晰的五個指櫻錢媚雖說都七十來歲了,但人保養得好。

再加上膚色白晰,看上去就50出頭樣子。當年的錢媚可是馬戲團出名的台柱子,第一美女。

「你打我?」錢媚震驚得指著雲雄。

「再敢罵人我打斷你的腿。」雲雄那將軍氣勢發出來了,那根磨得油光滑亮的拐杖在地下喥喥響著。這八十好幾的人了,居然還有著當年雄風。

「她人都去了,你還要這樣子埋汰她,是不是太過份了。」

「我有什麼過份的,一個賤人你還一直想著她。我呢,我錢媚當年才17歲就跟了你。

當時到美眾國時,你就一箱子金條。可是曰子過得多艱難。這華星集團當時就一破攤子,要不是我錢媚盡心輔助你,哪能有今天的輝煌。

而到現在都五十幾年了,在你眼中,我錢媚成什麼了?難道就是一塊破抹布。

就是攤桌上講的話,這家產也得分給我一半。憑什麼要給那賤種5個億。

難道雲天他們不是你的親生子。你太偏心了,居然為了一個賤種還打我,雲雄,你還是不是人?」錢媚那是尖叫著,一把鼻子一把淚打起了感情牌。

「這事我已經決定,明天就叫律師過來。」雲雄態度太堅決了,不可更改架勢。

「爸,你真要給5個億嗎?」雲天三兄妹都憤怒了,瞪著雲雄。

「你們還認我這個爸的話就不要攔著,這事我已經決定,攔也攔不祝」雲雄很霸道的一擺手,說道,「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一講完,噠噠著先走了。

「老混蛋1雲天氣得一巴掌拍在桌上,臉黑得像包公。

第二天早上,張雄急匆匆叩門。

葉凡打著呵欠問道:「啥事張雄,這清早八神的。」

「有情況,雲雄一夜之間居然患了老年痴呆症。現在醫院。」張雄講道。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眉頭一皺,問道。

「聽說昨天晚上雲雄當作大家面決定要把5個億美金划拔給木月兒的。」張雄講道。

「老套的爭財產戲上場,父子相殘,跟正河集團的事差不多吧。這事,肯定有奇巧。早不痴獃晚不痴獃,一夜之間就痴獃了。」葉凡講道。

「嗯,剛才計將軍也這樣認為。不過,這事,我們要爭取到木月兒,就得從雲雄下手。」張雄講道。

「如果是假痴獃,那雲雄就是遭了什麼人暗算。這暗算指使之人,肯定是擁有繼承權的雲家最親的人。」葉凡講道。

「雲雄二子一女,還有那個老婆錢媚我看都有嫌疑。而錢媚的嫌疑最大,這個女人不簡單。出身於馬戲團,也算是風塵女子。我懷疑,當初雲雄正妻木荷香跟錢媚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難道木荷香也是被錢媚給暗算的?」張雄講道。

「你聽到什麼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沒錯,我們找到了當年就在朱雀山莊當過管家的一個老人。他叫朱水冒。

八十好幾了,不過,因為人老而有些反應過慢。問起什麼他也不是很清楚了,畢竟都過去五十幾年了。

我已經安排人把他接過來,現在已經快到了,看看能不能治療一下,如果能讓他恢復清醒的記印那就更好了。」張雄講道。

早上9點,朱水冒老人到了。

不過,正如張雄所講的。反應特別的慢,只記得朱雀山莊一些瑣碎的小事。

關於木荷香這人他也只是說有這人,到底怎麼樣就不清楚了。

葉老大沒辦法,只好施展開鷹眼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