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六章難搞定的東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六章難搞定的東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令葉凡疑惑的就是並沒有現朱水冒身體內有什麼不適官術。經絡跟皮肌只是老化,並沒有阻滯病變等現象生。

相反來講,朱水冒的身體還相當的健康,除了神智有些不清楚罷了。

「這倒是奇怪了,難道還真是神經系統出了毛病?」計永遠摸了一下下巴。

「神經系統最複雜了,要查出病根較難,但應用一些手段也能查出來。只不過,查出來也沒用。想要讓他恢復過來那比登天還難,畢竟年歲這麼大了。身體系統各方面機能都壞了。」張雄說道。

「我再試試。」葉凡講道,被師傅重新洗過的蝙蝠被他逼子出來往朱水冒腦部鑽了進去。

葉老大眼前出現了許多血管等畫面,這蝙蝠猶如一個活的攝像頭緩慢的前行著。

不過,在接近朱冒水中樞神經部位時蝙蝠好像嗅到了什麼味道停了下來。

葉凡心裡一愣,控制著蝙蝠停在了那裡。爾後觀察著,彷彿前面有一條條的紫色血線像毛狀往外伸開著。

從外觀上看,狀如雄獅的頭部毛。

啥玩意兒?葉老大心裡打了個問號。

於是,指揮著蝙蝠往前微微的靠近。突然,那毛樣紫線居然像蛇一樣收縮了起來。

葉老大直覺中好像有巨大的危險過來,這貨做好了準備。果然,毛突然又像是蛇一樣迅猛的攻擊了過來。

蝙蝠想閃,那毛樣東東太快了,居然沒閃開,被它一下子就纏住了。

而且,一條來了就有兩條,兩條來了就有三條。這一下子,也不曉得有多少條紫毛纏了出來。

蝙蝠貌似被萬千紫毛糾纏著,葉凡控制著蝙蝠想抽身,扯了幾下居然沒扯動官術。

這現象太詭異了,因為是朱冒水的腦部。這中樞神經部位是最脆弱的。葉老大不敢用大力,那將會出人命的。

就這樣,蝙蝠跟紫毛僵持開了。

那毛像活物一般越勒越緊,這貨本體感覺似乎都快喘不過氣來。

「怎麼啦?」計永遠一看葉老大臉色慘白,呼吸急促。

「好像,難道是練氣時經絡走岔氣了?」張雄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趕緊想辦法。」計永遠說道。

「沒辦法可想,如果比葉大功力強很多的可以下手。咱們,都沒這能力。」張雄也是一臉的焦急。

不過,葉凡沒開口,兩人只能在一旁干著急大眼瞪小眼。

就在這時候,蝙蝠面前出現了一個膜名的物狀。這東東看上去像是一條毛蟲的頭部。

頭像是三錐形狀,而頭部上卻是長著八隻眼。那嘴張開,露出裡面血色的牙齒來。

而這紫毛就是此東東身上長出來的。

那東東一張嘴咬牙了蝙蝠,葉凡一看可是急了。無意中居然把魚龍十八變的『魚躍鷹飛』施展開來。

哧溜……居然很順利的就滑開了。

怪蟲一看可是急了,此毛像是長蛇一般又合擊了過來。不過,葉老大不敢停留,指揮著蝙蝠趕緊滑著退了出來。

不過,怪蟲追得很快。

它本體並沒有動,就是那紫毛會伸縮著,像是一隻散開的樹杈一直追趕了過來。那狀況有點像是一滴墨汁滴在生宣紙上的感覺。

葉老大不敢停留,紫毛追到中樞神經外邊時收縮了回去,好像是到盡頭了。

葉老大鬆了口氣,退出來后把情況跟兩位講了一下。

「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計永遠一臉的駭然。

「不清楚,就是一條長滿紫毛的怪蟲。既然它長期駐在朱水冒的腦部中樞神經區位。估計就是它壓迫著朱水冒的神經,從而使得老人一直來神智有些不清楚。」葉凡講道。

「嗯,大腦出的指令,要通過中樞神經,再通過連接具體部位的神經傳到具體部位,從而作出指令的動作。」張雄說道,轉爾講道,「咱們把這種情況向科能組的專家問詢一下,也許他們見多識廣知道是什麼?」

葉凡也認為有理,於是張雄打了電話把這情況向科能組的專家們講了一遍。

不久,那邊有迴音了,說這很可能是滇南那邊的盅。既然長得像是蟲子,估計就是蟲盅了。

「傳說中製造毒蠱的方法,一般是將多種帶有劇毒的毒蟲如蛇蠍、晰蠍等放進同一器物內。

使其互相嚙食、殘殺,最後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蟲便是蠱。蠱的種類極多,影響較大的有蛇蠱、犬蠱、貓鬼蠱、蠍蠱、蛤蟆蠱、蟲蠱、飛蠱等。

而且,專家們推測。這隻紫毛的盅應該是一隻盅王的從屬盅。是由人為控制的。」張雄講道。

「是不是說母盅在養盅人身上?」計永遠問道。

「沒錯,這種母盅也是極難養的。如果這從屬盅受到損傷,母盅也差不多狀況。咱們如果能把這從屬盅滅了,養盅人也許身體會受到重創,嚴重的也許會危及到生命。」張雄講道,「科能組的專家坐專機過來了。估計下午會到。」

下午二點,二位老專家帶著一些儀器過來了。

不久,開始檢查跟掃描了起來。

「聽說朱水冒老人也去做過t,這種盅怎麼掃描不到?」葉凡問道。

「呵呵,t雖說神奇,但是,還不能掃描到盅這種特殊的東西。

因為,這盅都具有隱蔽姓。從它身上反射的波紋來看,跟經絡差不多。

從而,倒致你會被它矇騙了,以為是經絡或肉而不去管它。」一個白蒼蒼的老專家自豪的一笑,說道。

「哪咱們的儀器行不行?」張雄問道。

「當然行,你們可能不曉得。『太窮』原本就出身於滇南制盅之家。要論起盅,他可是玩盅的大家。所以,經過多年研究,居然開出了專門能掃描出盅的儀器。」另一位紅頭專家笑道。

這名兒也取得太怪了,居然叫『太窮』。葉老大心裡腹誹了白專家一句。

儀器開始工作,因為事先有葉老大指點,所以,馬上就定位在了朱水冒老人的中樞神經部位。

不久,果然有反應了。

在顯示屏上出現一隻模糊的怪蟲形體來。

『太窮』又調整著儀器,不久,那怪蟲顯示得更清晰了。

「麻煩了。」『太窮』有些震驚的說道。

「怎麼?」計永遠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種盅應該叫紫胴盅,是百盅之王,極難養出來。這種盅王萬蟲中難噬咬出一隻來,而且要經過十幾年的培養。不然,連主人都得被反噬而死。」『太窮』講道。

「能不能滅了它?」葉凡問道。

「如果此盅是在其它部位倒是好辦一些,咱們可以用藥物姓攝像頭跟蹤進去,爾後用一些毒藥以毒攻毒,滅了它。

不過,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會令這盅駐紮的身體的周遭部位都將受到重創。

而現在它駐紮在腦部中樞神經部位,這個就不好辦了。即便是滅了它,估計朱水冒也差不多了。

這腦部哪能經得起折騰是不是?」『太窮』微微搖頭。

「這母盅養育者能控制住從盅多大範圍,不可能可以無限制的遠距離幾千公里也能控吧?」葉凡問道。

「那當然不可能,這個跟養盅人的功力層次也有關係。比如五段高手,最多能控制在十幾里範圍之內。

如果是12段位高手,可以控制在上百公里範圍之內。至於再上層次的,咱就不清楚了。

當然,即便是出這個範圍,一時之間還是有點感應的。除非你永遠脫離在這個範圍內之外。

不過,養盅人會感覺得到,既然在你的身上下了從盅,那是不會讓你就此脫開他控制範圍之外的。

而且,這種從盅也不可能養太多,能同時控制住兩到三個目標的就是大高手了。

一般人只能控制住一個從盅就不錯了。這種紫胴盅雖說厲害,但如果從盅遭到滅亡,母盅肯定受重傷,而養盅人也差不多。」『太窮』講道。

「如果這是個陰謀,那為什麼會針對朱水冒一個管家。那很可能,朱水冒知道什麼,人家不想讓他講出來,才搞成這個樣子的。這事,莫非跟雲家有關係?而雲雄突然中風,是不是也是中了這種盅蟲的緣故?」葉凡講道。

「有可能。」計永遠點了點頭。

「咱們能不能引蛇出洞?」葉凡問道。

「怎麼引?這腦部太複雜,咱們根本就無法進去。即便是開刀也不行。一開進去,朱水冒必死無疑。」『太窮』講道。

「這個你不必管,我來想辦法,你就告訴我能不能通過搔擾這從盅而引出養盅人來?」葉凡問道。

「能搔擾的話就有可能,比如,你搔擾從盅,弄得從盅搔動不安,或者讓從盅受些苦楚。

養盅人通過母盅能感覺得到。他一般會過來看看,不然,他自個兒也難受得很。

但是,這裡是腦部中樞部位,你一搔擾的話,要是惹得從盅亂來,朱水昌很可能就完了。」『太窮』一臉慎重,講道。

「車前輩聽說好了許多,他來了沒有?」葉凡問道。

「他馬上就到了。」紅專家講道。

「這樣,搔擾從盅的事我來干,我會儘力保住朱水冒的命。而車前輩負責抓人怎麼樣?」葉凡講道。

「行,就這麼定了。」計永遠講道。

q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