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八章軟硬兼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軟硬兼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這根本就是當兵嘛,麻煩,還不如我做點小生意來得舒服。而且,你們那個還有生命危險。」圖閣力嘆了口氣。

「屁話,你本來就是死罪,加入我們雖說有危險,但危險方面其實並不大。

你可以遠距離放盅是不是?而且,你就是咱們的專業人才了。到時,破格提拔,馬上就可以提個中校了。

想想,穿著這身衣服,難道不比你做些小生意強嗎?而且,你照樣子可以做你的買賣,這一點組裡不干涉小說章節。

只是有任務時回來一下就是了。就是全天下你也難找到這樣的活乾的?

拿著國家高額補助,工資,這邊干著私活,賺著自己的錢,那豈不是更是自在逍遙著。

而且,也不怕別人會欺負你。你只要支會一聲,就是那些警察們也不敢來惹你是不是。

而且,作為一個華夏人,華夏公民,都要有一顆愛國之心……」計永遠那嘴還真是溜,把愛國主義教育融於其中,不愧干老本行的。

「誰敢欺負我,我這整盅之術可不是吃乾飯的。」想不到圖閣龍還嘀咕了一句,顯然不服氣。

「你這是什麼話,強中更有強中手。你看,今天你不就栽了。如果有咱們的證件,一般人也不敢亂對你下手是不是?不然的話,像今天的事,人家一反整,你估計就差不多了。」計永遠哼道。

「唉……」圖閣力又嘆了口氣,說道,「這事,你們不要禍及我的家人。

其實,說白點。我們雖說是整盅世家,其實,養盅是很苦的。到現在,我們圖家就我跟爺爺會這盅術了。

其他的族人根本連這個都不曉得。這個,因為需要一定的天賦以及根骨才行。

不是說任何人你想學就能學會的。」

「嗯,可以考慮。」計永遠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

圖龍雖說快90了。但人長得相當的精神頭。

「要問這個。其實,我也不清楚錢媚為什麼會放過朱水冒。不過,老夫感覺,錢媚跟朱水冒之間好像有點什麼關係似的。

有一次我親自見到錢媚跟朱水冒從室出來的。不過,朱水冒那個時候是朱雀山莊總管,有的時候進女主人室請示也偶而為之也正常。

只不過,老夫感覺他們的關係有些不尋常。」圖龍講道。知道事情重大,不敢有所隱瞞。

「難道他們倆個通姦?」張雄張口而出。

「我看有些可能,不然的話,錢媚這女子如此的心狠手辣之輩,連老公雲雄都能下得了狠手的女人,這招呼在情人身上也正常。而且。為什麼不讓朱水冒死,還不就床上那點關係在。錢媚還算還有頂點的良心在。」計永遠居然點了點頭。

「不管了,圖前輩,能不能解開朱水冒身上的從盅?還有,他恢復的可能性有多大。」葉凡問道。

「這從盅在朱水冒腦子中長駐了50幾年了,這麼漫長的時間,如果沒有發生變異的話還是能解除的。

不過,如果發生了變異。那就難說了。就連我們下盅的也有些擔心這個。

這玩盅本來就是一項很危險的法門。這世上任何東西都有可能變異。從盅也不例外。

一旦變異,那就會發生反噬。連我們都要受到波及。」圖龍一臉慎重,講道。

「變異,何為變異?」葉凡問道。

「比如,屬性變了。有的從盅會由公變成母的。有的乾脆會變成其它種類的蟲子。這紫胴盅很難控制。一旦變異,那將惹出大麻煩。而且,朱水冒年歲大了,經不起折騰的。」圖龍講道。

「前輩先看看這個再說。」葉凡示意『太窮』放出紫胴盅的片子來。

「想不到你們還能拍出來,我們的紫胴盅的隱蔽性可是很高的。幾乎跟這肉長得差不多,就是醫院也查不出來的。看來,這世上,一山還有一山高埃」圖龍跟圖閣力都一臉震驚的看著屏幕一邊講道。

剛看了幾眼,圖閣龍就震驚的叫道:「爺爺,應該是變異了。你看,它原本身上是不長毛的,現在變得毛鬚鬚的。而且,這紫色的毛如此的長,好像比母體還要強悍了。」

「嗯,到底怎麼回事?這毛好像還伸縮有規律,似乎變成了攻擊兵器。」圖龍也是滿臉詫異,獃獃的看著屏幕,又看了太窮一眼。

「別看我,我搞的這機器絕對不會出毛病的。」『太窮』馬上說道。

「能不能讓圖閣龍把母盅先逼出來讓我們研究一下?」葉凡問道。

「可以,不過,就怕它一出來這從盅會感應得到馬上會燥動起來。」圖龍說道。

「沒事,我們幫助你們。先在母盅外邊弄一個罩子,與外界隔絕了。」葉凡講道。

圖龍同意了。

『太窮』帶來的是一個玻璃罩子,能容納下三四個人,聽說這玻璃罩子能臨時頭拆解開來動過來。

而且,這可是最高科技的有機玻璃,可以承受小炮彈的直接命中。

這邊太窮安裝好后,圖閣龍進去了。此人開始行功運氣,不久,打了個噴嚏。葉凡發現,一隻通體呈紅色的毛蟲從他的鼻腔彈了出來。

這東東好像不會飛,居然會彈跳。它用自己那尖尖的蟲尾巴掂在什麼上面一發力,比毛線還細的蟲身又彎曲起來,一掂一彈,居然一彈能彈出二三米高度,真是有些嚇人。

「這樣,既然從盅能感覺得到。我們這邊護法,你慢慢的打開玻璃,讓從盅感覺一下。如果太劇烈的話咱們另想辦法。而且,這母盅是由圖閣龍操控的,應該不會傷了你自身是不是?」葉凡講道。

圖龍想了想也別無他法,同意了。

葉凡的蝙蝠悄悄的進入了朱水冒的腦袋。

不久,圖閣力把玻璃罩子打開了一個小縫。果然,葉老大發現。那隻長滿紫毛的從盅好像聞到了什麼似的。

整個身子狂燥了起來,令葉老大瞠目結舌的就是,此從盅唰地一下,身子好像收縮到僅有原來的10分之一大校

再一晃眼,從盅居然從朱水冒腦袋自個兒就出來了。應該是循著腦部經絡或發穴出來的。

而且,這長毛的紫胴盅在空中一展身子,跟在朱水冒腦袋裡相比一下子居然漲大了十幾倍不止,有小手指頭粗大,比圖閣龍的母盅還要大得多。

計永遠跟張雄都拿著一個滅火器樣的東東,這個當然也是『太窮』這專家發明的。

必要之時可以噴出幾百度的高熱激光來,應該能把這盅給滅了。不過,老計跟小張同志還是相當的緊張。因為,這盅速度太快了。

紫胴從盅在空中伸展開那猙獰的腰姿過後,那紫毛好像有彈性似的,一下子漲長到了十幾米長度。那最長的紫毛都快到房間壁了。

幸好這是個密封的地下室,而且非常的大。

張雄見葉凡朝著自己示意,趕緊把朱水冒的身體悄悄挪到外間去了。

而太窮兩位專家也悄悄退到了外間,隔著一個暗門式的觀察玻璃窗看著。

從盅那紫毛詭異的一動,好像翅膀一般在空中一伸一縮的,整個身子居然飛了起來。

這種飛法還真是令人震驚,它居然是通過震動空氣來飛的。它初次出來,好像很興奮似的,在地下室伸縮了好久的紫毛。

圖閣龍趕緊嘴一張,控制著母盅想把從盅收回來。現在是死馬當活馬治了。

不過,顯然不怎麼奏效果。

這從盅居然飛到了母盅面前,像一個王都一樣俯視著盤子里的母盅。

那長長的紫毛在母盅身上拂動著,母盅居然好像是嚇著了。整個身子貼在盤子里一動不敢動。

「完啦,母盅好像戰不過從盅。看樣子要造反了。」張雄小聲講道。

就在這時候,從盅那嘴突然張開。嚇得圖閣龍想閃,不過,晚啦。一股大力吸扯而來,母盅往前一彈也想躲開,不過,還是晚了。

硬生生被那從盅而吞進了嘴裡。

圖閣龍嘴一張噴出一口鮮血,人頓時就萎頓了下去。

「滅了它1圖龍大叫道,也顧不及了。

計永遠跟張雄趕緊一按,那高溫之激光光束準確的往從盅身上射去。

雖說這種東西溫度高,但是,如果命中率高的話倒不會傷到旁邊的同志。

呼啦……

從盅一閃,掉下了幾根綠毛居然給它貼到了天花板上。

它發怒了,身子一漲,朝著計永遠跟張雄而去。車一刀趕緊也把噴頭打開朝著從盅而去。

不過,這傢伙太瘋狂了。而且,身法是空前的靈活。誰噴它它就攻擊誰。

搞到後頭,計永遠跟張雄以及車一刀三人在地下室里被它攻擊得東躲西藏,狼狽不堪了。

車一刀試過,用內息如刀砍過去。它東東好像不好砍死了。

「你們都出去,我來。還有,把圖閣力帶走。」葉凡大叫道。

「太危險了,你也一起出去,我們共同發力先把它給震祝」張雄叫道。

「想全都出去不可能,我出力先拖住它。不用擔心,我葉老大不會容易死的。」葉凡叫道。一揮掌就把張雄跟計永遠先給掃了出去。

車一刀還在堅持,不過,葉凡發狠了,車一刀怕傷著葉凡,只好迅速也退了出去。

現在,地下定就剩下葉凡跟那紫胴盅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