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三十九章憑添一超級幫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三十九章憑添一超級幫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嗎滴,來吧小蟲蟲官術。」葉老大也瘋狂了,水功爆然施展開來,不久,地下室水氣凝聚。

再不久,在自己面前詭異的形成一團水罩子包在了外邊。

吱吱吱……

變異的紫胴盅瘋狂了起來,不要命的往葉老大的水罩子抓去。好像在炒豆似的,外邊一直逼逼的響個不停。

見時機成熟,葉老大的蝙蝠透過水罩子而出」「。蝙蝠伸開它那鋒利的爪子,一抓而下。

吱溜。

紫胴盅慘叫一聲,一下子被蝙蝠扯掉了幾十根紫毛。

這貨更為瘋狂了,居然張開大嘴咬向了水罩子。不過,蝙蝠又再次攻擊而來,這一下,去了百來根紫毛。

連著來了七八下,紫胴盅丟下上千根紫毛一下子萎縮在了角落處。

這傢伙也聰明了起來,覺得對面這傢伙貌似不怎麼好對付。

不過,葉老大感覺體力不支,蝙蝠在沒有強勁內氣支持之下,自動飛回了額角里。想再逼出來,等下次吧。

紫胴盅休息了一陣子,突然身子一顫慄。居然一下子由手指頭大縮小到了比毛線還小的。

那紫毛一劃,好像在水中游泳似的到了水罩前。嘴一張,一團似血樣的火冒了出來,射在了水罩上。

因為沒有了體力,葉老大的水罩子最終也消失了。

這貨趕緊想往門邊溜去,不過,太晚了。那紫胴盅一閃,沒啦。

「去哪啦?」葉凡臉色有些蒼白,問道。

「完啦,肯定是進你的身體了。它縮小后比針眼還校像這種能收縮的盅蟲是億蟲難得。只不過,麻煩了。你趕緊檢查一下。」圖龍慌得叫道。

葉凡盤腿而坐,蝙蝠在體幾巡視著官術。發現這貨居然在自己那丹田周遭徘徊著。

麻痹的滴,讓你進去了老子這身功力首先就完啦。葉老大心裡慘叫了一聲,趕緊從丹田中逼出最後的內息想把紫胴盅給趕走。

而這次逼出的內息中毒氣佔了很大一部分。吱吱。紫胴盅它娘的居然很興奮,張開大嘴把葉老大噴出的毒內息全給吞了進去。

葉老大不斷噴出來,它就不斷的吸。

足足半個小時,葉凡感覺頭腦發暈,叭嚓一聲,徹底暈倒了。這個,當然是脫力。

計永遠跟車一刀都慌了。趕緊把葉凡抬了出來。

『太窮』用機器掃描著,有些震驚的叫道:「看啦,它好像吃飽喝足了似的,居然在睡覺了。貌似就是睡在這位同志的丹田部位了。」

「怪了,難道這位先生身體內有什麼好東西讓紫胴盅愛上了。所以,它捨不得走了。」圖龍也是一臉的疑惑。

「圖閣力沒有生命危險吧?」計永遠問道。

「剛才雖說母盅被吞。但閣龍講並沒有多大的不適應。估計養一段時間就行了。這個,我也想不通。按理講,閣龍是要遭到重傷的。沒有三五年是養不起來。」閣龍也是滿臉疑惑。

「走一步看一步了。」計永遠嘆了口氣,幾人都沒輒了。圖龍雖說用了好幾個秘法,但那從盅就是盤在葉凡丹田不肯出來。而且,貌似還在呼呼大睡。

半天過去,葉凡終於醒了過來。

「它東西死了沒有?」葉凡一醒轉就問。不過,見大家眼神都難堪而怪怪的看著自己。這貨一想。頓時臉色有些陰暗了起來。

「是不是它娘的還在老子丹田處?」葉凡問道,趕緊檢查了一下。

這下子真是無語了。

「這個。葉shuji,我們了不清楚怎麼回來。不過,我可以把我們圖家的控盅秘術教給你。

你試著學學,看看能不能學著控制住這隻變異的可怕從盅。我看它根本就不能稱之為從盅了,而是盅中帝王。

如果能聽你使喚的話,那將為葉shuji增添一員大將。」圖龍講道。

「拿來吧,只能試試了。」葉凡心裡也沒底,不過,趕緊把操控方法學到手。爾後趕緊去找師傅想辦法,沒準兒蝠王有輒。

一天時間,葉老大初初學會操作方法。

而朱水冒居然神奇的清醒了過來。

「朱水冒,你痴獃了幾十年了,知道不?」計永遠問道。

「我……我這好像作了一場夢,到底怎麼回事,還有,你們是什麼人?」朱水冒一臉迷惑,問道。

「我們是公安部的,你是被錢媚僱人下了蟲盅,從此成了痴獃,你已經痴獃了50幾年了。」計永遠一臉嚴肅,說道。

「不可能,錢媚怎麼可能害我?」朱水冒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可憐的人,你被錢媚騙了幾十年到現在還在作夢。是不是還想重拾舊好?」葉凡在一旁搖了搖頭,譏諷道。

「我不明白你這話什麼意思?」朱水冒冷冷哼道,老傢伙素質還真是不低,不愧是當過管家的貨色。

計永遠示意圖龍講話。

「還認識我嗎?」閣龍問道。

「你是……你是,就是那個被錢媚救了的人是不是?」朱水冒揉了揉眼問道。

「你還記得著我,說明你記憶恢復得差不多了。沒錯,我叫閣龍……」圖龍把事原原本本倒了出來。

「不可能,怎麼可能?」朱水冒還存在著一絲幻想。

「我有必要騙你嗎?」圖龍哼,看了計永遠幾人一眼,說道,「要不是他們逼我,我才不會把自己乾的臭事講出來,這又不是什麼光彩事。」

「唉……錢媚,你心也太毒了。居然連我都害,你不仁,我也將不義了。」朱水冒咬牙切齒了。

「要不是他們幫你解蟲,你將把秘密一輩子帶進棺材中。」圖龍哼道。

「錢媚是馬戲團的台柱子,那次將軍看過後就喜歡上了錢媚。能給將軍當姨台台,也是錢媚的福氣。

不過,實在沒想到,錢媚這女人太攻於心計。這女人為了當正妻,居然舔下身姿來勾引我。

因為,我跟了將軍多年了。將軍的財產什麼都是由我在管著的。

當然,我也沒經受住誘惑,因為錢媚年輕的時候的確稱得上是美人。

而且。因為錢媚在馬戲團從小練習。那腰姿練得能折成兩半。在床上的時候其功夫也是火熱得很。

我相信,天下沒幾個男人能抵得住她的床上功夫。食髓知味,從此後我們就在暗中好上了。

快解放不久前,我們設計陷害了雲雄的正妻木荷香。那天下了葯,把將軍一個手下弄到了木荷香床上。

將軍親眼所見,自然,幾巴掌之下把木荷香趕出了朱雀山莊。而那個手下。自然被將軍一槍給斃了。

而將軍也知道,木荷香已經有幾個月身孕了。但在錢媚鼓動下,認為木荷香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那個手下的野種。

不久,解放軍快打過來了。將軍準備好要搬到國外去了。而我在不知不覺中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這天下,最毒婦人心埃我實在沒想到,錢媚這女人平時表現的一切。都是為了謀奪正妻之位。

而且,也是為了雲家的財產。」朱水冒說道。

「後來的事你可能不知道了吧?」葉凡問道。

「不清楚了,不過,我知道,錢媚在走前懷了我的孩子。因為那段時間將軍一直擾慮解放軍。

一直在忙著備戰。清查地下黨。所以,根本就沒跟錢媚同床過。我也是知道她懷孕了,所以,才會中了她的套。

想不到這女人。實在是狠。想我朱水冒平時自詡聰明。想不到,最終還是沒能逃過一個女人。」朱水冒感嘆得很。

張雄連夜趕往美眾國。

而葉凡也趕緊溜回了紅葉堡。

蝠王經過仔細檢查過後。想了想,說道:「這盅好像真的喜歡上了你的丹田。我想,盅這個東西大部分都是含有毒的。是不是喜歡上了你丹田中逼出的毒內息。並且以此為糧食。」

「我也這麼想著,不過,這東西不趕出來滅了總是覺得不保險。要是哪天它折騰起來,還不要了我小命兒。」葉凡有些擔心。

「要趕它出來我是能辦到的,只不過,我覺得有些可惜了。如果能改變它為自己所用,想想,跟對手打鬥時出奇不意的放出來,那效果不啞於給你增加了一個11段位高手。

而且,這種紫胴盅飛得快,行動迅速。如果能把你的魚龍十八變傳給它,那它的攻擊力度將成倍增加。

我覺得沒必要滅了它。這樣,你把圖家的盅法講給我聽,看看能不能找到好的法子加快你控制它的步伐。」蝠王講道,於是葉凡一股腦的把圖家的控盅之術講了出來。

蝠王閉目沉思了整整半個小時,睜開眼笑道:「還是有法可尋的,這樣,我先試一下。

用圖家的盅術把這隻蟲子先罩起來。至少,一年內它不會在你的身體內搗亂。

當然,這樣子做的後果就是你想使喚它也不可能。只能,怎麼講,你的丹田pangbian就是一胎盤一般,這隻蟲子就是寄生在裡面罷了。

不過,在這一年時間裡,你可以試著用圖家的法門嘗試著去控制它。

如果不能完全控制之前你千萬別破了我給你做的血罩子。這血罩子的解開之法我會傳給你。

一旦你認為可以完全控制它時再解開吧。這血罩子其實是老夫精純內息跟一點心臟之血融合而成的。

解開後會自動化成精純的內息相助於你,對於你的身體沒有絲毫傷害,反倒是好處多多。」蝠王笑道。

「這樣我可是又占師傅便宜了。」葉凡一臉不好意思。<』『11111225』『退隱豪』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