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僅僅一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僅僅一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下子樂子還真玩大了,面對十二段位高手,即便是四人的天雷四象陣有沒用那是全沒底了。不過,現在也是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有什麼你們全使出來吧,別在哪裡比手划腳的,作暗號也沒用,實力才是真正的王道。我宋青今天要讓你們幾個小輩知道什麼叫實力至上。」宋青被包在簾帳里居然能洞察葉凡四人的一舉一動,又讓葉老大暗暗吃心法,也不曉得這傢伙是怎麼感覺到自己的動作的。

如果說老傢伙能看到,那他的眼睛還了得,那不是有透視能力了嗎?從沒聽說過武者的眼睛能透視,先天大能者能不能行,這個,也沒聽說過。

也許是這簾帳他從內可以看到外邊,就像有些貼膜反射玻璃一樣。屋裡可以看見外邊,外邊看不見裡頭。葉老大四人都是這般自我安慰了自已一下。

四人使了個眼神,葉凡手腕一動,喊道:「前輩,後輩要動手了,吃我飛刀。」

柳葉飛刀一下子彈射出去十來刀,刀影淡淡一閃扎向了簾帳口在時下葉老大十段內息之下,柳葉刀已經可以做到隨著葉凡的內息控制而改變方向,前進或者後退都可以掌控了。

所以,十幾把飛刀在空中飛舞著,形成一個立體交錯的空間全包圍著刺向了簾帳。

西門津通也不慢,手中二枚鋼丸呼嘯著,發著刺耳的聲音從側面攻擊向了簾帳。

猶如兩枚球形光影一般,速度是非常的快。並且,飛球在空中快速旋轉著更何況,西門津通的鐵丸上頭還有小小的毛刺樣凸起。

這個當然是。組科能組的專家經過研究琢磨后特別打制來想破除宋青外邊簾帳的玩意兒。帶毛刺的飛球在旋轉下那種飛割能力絕對能把一b鐵皮給收割了。

天通拿出的自然是雪家的傳家之寶,山寨版本的『鈴鐺」此『鈴鐺,一經發出,在內息之下,馬上傳來『叮叮,的刺耳聲音,自然起的作用是擾亂宋青的心神。

而王成澤吼了一聲,腳猛然在地下狠狠一跺。頓時騰空而起足有四米多高。在空中好侮在天馬行空一般雙腳在走著,一個飛撲手中用的是羅浮宮的鎮宮之寶一柔極刀。

這刀本為是王經天傳給了王仁磅的,只不過現在面對強勁對手,王成澤從兒子手中要來試刀的。

這柔極刀可不簡單,此刀最厲害之處就在於它能夠放大內息。本來以著五成澤的內息之強還不能做到讓內息逼出刀外形成很長的刀芒的效果。

最多就是在刀鋒口上微微有些bb的刀芒。不過在此柔極刀的放大之下。

柔極刀上明顯的伸出了一條青色的長達半尺長的刀芒。這種刀芒比真正的刀鋒還要厲害,因為那是由精純的內息融練而成的,有點、像是一種無形的熱能,估計就是鋼鐵碰上也會被砍斷的。

空中加上前後兩側,以及天通的鈴鐺噪音攻擊,形成一個立體的攻擊罩一般直擊中央的簾帳。

四人的打算就是先破了這神秘的簾帳想瞧瞧宋青到底啥長相。沒準兒這簾帳還是保護宋青的一種兵器。不然,此人太神秘想拿下他就有難度了。

「呵呵有點意思。小娃娃,你這飛刀好看而不中用。這鐵膽,也太次了。倒是這個小娃娃的鈴鐺還有點意思。至於這刀嘛,呵呵,羅浮宮的鎮宮寶貝之一的柔極刀,不過,這刀芒也檔次也太低了。不經用。」宋青在數落著四人的手段,語氣平靜而淡然。似乎是師傅在指點著徒弟練功架勢。

嚓嚓呃……

葉老大的柳葉飛刀突然被一股大力給卷得倒飛了回來速度自己射出去時快了n倍不止。一時之間倒是搞得葉老大頓時就手忙腳亂像只可憐猴子一般趕緊左閃右躲外加兩個懶驢打滾兒才僥倖躲過了自己的滿天柳葉刀。

不過,小葉同志特別的狼狽。頭髮居然被自己的柳葉刀給硬扯走了一大堆,看上去似乎是被一個手藝極差的西貝貨理髮師給理得這亂毛毛的鳥窩頭了。

至於褲管處,那。組特製的能防近距離手槍子彈的褲子和衣服上都是被自己柳葉刀給划拉破了。

身上也是頓現七八條小小的刀口子。一點、點鮮血溢了出來。葉老大臉色頓時難看得很。

僅僅一招人家就把自己逼得差點自食惡果差點讓自己的柳葉刀解決掉了自己。這要是講出去那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同一時間,西門津通的鐵膽也旋鞍著呼嘯著,比進攻時的聲音更大更刺耳的尖叫著,啪啪兩聲擦著西門津通的身體而過。那防護衣也被鐵膽上的毛刺給扯破開了一條長達一尺的口子。

這衣服,根本就報廢了。為了躲避自已鐵膽的攻擊。西門津通的狀況跟葉老大差不多。也是連連旋轉了七八個圈子才閃了過去。

只不過,鼻子上頓時就冒血也,被鐵丸給擦了一下倒致結果。而西門津通一臉震驚的摸了一下鼻子上的鮮血,眼睛看著那簾帳更是心生忌憚。

同時,從空中即將劈到簾帳上的王成澤同志感覺到一股大力扯來。這貨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柔情刀唰啦一下就被什麼硬是扯走了。

只聽宋青笑道:「羅浮宮的柔極刀跟雪家的妙鈴鐺碰在一起就是這種結局。隨著老者話音一落,天通這貨當然也聽明白了,慌得趕緊往旁邊騰身想溜。

不過,他再快也快不過那被宋青操控著的柔極刀。叭嚓一聲刺耳聲音傳來口天通慘叫道:「鈴鐺,這下子完蛋了,回去還不得被雪紅給打死。」

因為,這妙鈴鐺可是雪紅的,天通臨時頭借來用的。想不到被羅浮宮的柔極刀給哉,破了。

柔極刀倒沒事,不過,刀影一閃又回來了。在想躲閃的王成澤身上划拉了一下。

滋啦一聲,王成澤整件衣服破成了兩片,一直到了胸口了。王成澤嚇出了一身冷汗,看了看胸口,發現一條刀口足有半尺長。鮮血,自然溢了出來。

而天通也沒討到好,因為他功底子最弱。被自己的妙鈴鐺給撞得在地下翻了十幾個滾兒才停了下來。

不過,似乎天通那圓滾滾的身子更圓了。因為,這貨那一頭長發居然被剃得光光的了。天通同志馬上變成了天通大師了。這個,自然還是人家宋大師留情了,不然,隨便在你的腦袋上玩兒一下估計天通同志只能到地府報道了。

「我的娘,這啥功,這般厲害……。」天通在心裡喊了一聲,這貨縮了縮脖頸,摸了一下那光溜溜的頭。

這格鬥還怎麼進行下去,四人心裡都蒙上了一層陰影。才一招,四全落敗,而且,個個狼狽不堪。

肯定是人家宋青還留情了,不然,四人估計全得傷了。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子,自然全臭臭的。

而李嘯峰跟張強那臉緬得快成黑鐵皮了。張強緊張得雙腿都在發抖,牙齒碰在一起發出磕磕的微響。

「就這點小本事也叫囂著跟老夫比試,太無趣了。滾吧,以後不準再找鳳家任何麻煩。不然,老夫定不饒你們。而且,即便是有國家攔著,老夫必取你們性命。」宋青冷哼道,那聲音冷得透骨。

「合手1葉老大一咬牙,四人迅速閃到四個方位。八隻手在空中攤開,四股強悍的內息之機猛然就沖向了中央的簾帳。

短短的幾秒過後。葉凡發現中央火星冒出,立即大吼一聲道:「發力1

周遭氣溫突然高到了幾百度,遠隔一百多米開外的鳳聲香跟才東眉都緊張得叫道:「宋大哥,注意他們估計是合練的陣形。溫度很高。」

「這點小伎量也拿來顯擺什麼,來吧。這次老夫不再留情。」宋青哼道。不過,老頭的口氣稍微有些變樣了。

簾帳突然詭異的騰空而起,猶如一個很大的立體風箏飛起居然飄到了五米高度。

見那勢頭好像還要升高而去。估計這簾帳有風箏助推的作用,可以利用風勢升高。

「著1葉凡又是一陣哼聲。

刺目的電光一閃。

轟隆一聲巨響傳來,其中還夾雜著女子的尖叫聲。

周遭頓時灰濛濛一片,一些破碎的,像冰塊樣的不明物質飛了下來。

「簾帳是冰塊做的,已經被我們擊碎一個角了。再來一次,碎開簾帳。」葉凡鷹眼很靈敏,一眼就看到了,於是大叫了起來。

四人聽了頓時一震,感覺到了希望。於是,迅速複位分東西南北四個方位騰空而起,各自昂足了勁頭杵足了最後一份力氣把內機逼出來融合在了一起。

「壞老夫冰紗,全部得死!頭一個就是你,小子1宋青的聲音非常憤怒的傳了過來。

天空突然間好像被冰凍了似的,原本因為天雷四象陣驟然升高到幾百度的高溫高熱一下子全消失了。

代替它的是極度的冰寒,遠隔二百米處的李嘯峰跟張強身子一嗦。趕緊又往後退了幾十米,倆人往周遭一看,頓時,那臉色相當的難看。

「怎麼回事,突然間就下雪了。」張強小聲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