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四十三章葉蓋打擂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四十三章葉蓋打擂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雲亮同志,蓋書記難道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嗎?」吳洪山故意的問了一句,爾後看了蓋紹中一眼,說,「這一點不必要雲亮同志提醒,相信蓋書記早就有腹稿了。」

「洪山同志講得在理,蓋書記肯定早想到這一點了。不過,雲亮同志的提醒也有些道理嘛。這兩者都得考慮一下。」龔長喜放了一句屁話,不著調。

「哼,一個記錄員角色難道還需要各位常委們舉手表決嗎?」蓋紹中冷哼了一聲,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桌子上。

「呵呵,如果蓋書記認為要表決也不無不可。雖說只是一個記錄員角色,但是,這裡是什麼地方,常委會議室。

集團公司最核心的班底全在這裡,每位同志的發言,處理什麼大事的決定,有些大事甚至涉及到幾個億的項目。

這個記錄員角色可是不簡單,這多寫一筆跟少劃一筆是完全不一樣的。」葉凡抓住把柄就戳,氣得蓋紹中眉毛一豎,哼,「葉凡同志,難道你還沒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不明白蓋書記這話中的『意思』指的是什麼意思?」葉凡哼道。

「我講的是一個記錄員角色不需要常委們舉手表決。」蓋紹中氣得差點抓狂了。

「可是剛才蓋書記好像不是這麼講的,你是問『一個記錄員角色難道還需要常委們舉手表決嗎?』這話可是你問的。

既然蓋書記問了,我們也可以討論一下是不是?難道蓋書記連討論的權力都讓給同志們嗎?

那這常委會坐這裡幹什麼?」葉凡把蓋紹中一下子擺在了所有同志對立面。

「葉凡同志,我看你這歪曲意思的本事倒真不淺。我有說過不讓常委們討論嗎?我蓋紹中從來尊重各位常委委員們。民主討論嘛。」蓋紹中冷冷哼道。

「既然蓋書記尊重各位,而且講究民主。哪咱們就橫空集團黨委會議室記錄員的同志人選問題討論交流一下。

如果不討論一下,倒顯得咱們的蓋書記霸道了。所以,同志們一定要展開交流,多多講話,多提寶貴意見。

咱們橫空的黨委班子,民主氣氛還是很濃嘛。」葉凡說道。

蓋紹中的臉越來越黑了。叭地一聲,桌子被他輕拍了一巴掌。哼道:「公司常委會討論的事從來都是集團公司的大事。葉凡同志你剛才也講過。有些還涉及到幾個億的大事。

如果連一個記錄員的小角色都要討論,哪咱們這些班子成員天天坐這裡也討論不完了。

各位還要不要幹事,橫空集團還要不要正常運轉,發展壯大。某些同志可是要注意一點,別把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擱常委會上來。不然,非得活活的累死了大家不說,而且。顯得咱們班子成員每天都幹些什麼了?

同志們哪,咱們不是擺地攤的小商小販,是上百億大企業的領導層,管理層。」

「呵呵,怎麼能講是小角色呢?這個,是不是有些什麼了。而且。咱們橫空集團常委會議室的記錄員可是非同小可。

剛才蓋書記也講過要民主了嘛。怎麼一遇上事需要討論之時馬上就專橫了起來。

剛才關於記錄員的事各位同志可是都發表過意見,這意見並不統一。

不統一的事當然得上常委會上討論,最後表決拍板了是不是?」伍雲亮笑道。

「你說誰專橫了,葉凡同志,這話可不能亂講。亂扣帽子的話我作為橫空集團黨委書記可是要用黨的紀律來批評你了。」蓋紹中哼道。

「不讓討論難道還不是『專橫』?」伍雲亮冷笑了一聲。

「雲亮同志,你今天把話給老子講清楚。我哪點專橫了?今天講不清楚,我蓋紹中到橫空集團后第一個要處理的同志你就是你了。」蓋紹中居然跟伍雲亮昴上了。

「呵呵,紹中同志。你這第一把火就是要處理伍雲亮同志是不是?不過嘛。要處理也行。總得拿出個處理的事實來是不是?不然,即便你是橫空集團黨委書記。但也不能說處理誰就處理誰是不是?這人哪都是吃飯長大的,而不是『嚇大』的。」葉凡笑道。

「他攻擊總公司領導難道我批評他一句都不行,葉凡同志。我看這專橫兩字應該讓給你了才是。」蓋紹中哼聲道。

「專橫,各位在坐的都看得清楚。到底哪位同志專橫了?要不要舉手表決一下?」葉凡將軍了過去。

「好了,咱們不扯這個無聊的了。咱們換個話題。」蓋紹中見這事討不了什麼好,馬上換了口氣。

「蓋書記有什麼事就說。」葉凡那口吻,貌似他才是公司領導似的。蓋紹中恨得咬牙,但知道失了先機。

不過,這傢伙經驗豐富,馬上恢復了平靜,說道:「聽說公司最近遇上了兩件麻煩事?」

「蓋書記指的是?」葉凡問道。心中也暗暗警惕。

「柳新市不是正在建大型鑄件廠,聽說投資五六個億,叫『慶東鑄件公司』。是由私企東河集團佔有49%的股份,而51%的股份是由市政府持有,由市經貿委牽頭。這事,葉總是否有關注著?」蓋紹中問道。

「那當然關注著了,公司早就派了洪山同志帶人過去活動。這事,還是由洪山同志講講情況吧。」葉凡講道。

「不好意思,我們是過去了。不過,華夏機械集團也派了人過去。而且,論產品質量咱們不如他們。

以前咱們競爭的唯一『賣點』就是同類同型號的產品價格方面比他們要優惠一些。

不過,現在不行了。他們好像也豁出去了。咱們出什麼價他們馬上就比咱們還要低上一些。

在產品處於劣勢,而價格又處於劣勢的情況下。咱們活動得半死,效果沒有。

而且,論關係的請,柳新市的某些領導跟他們的關係更鐵一些。並且,聽說他們快跟華夏機械集團簽合同了。

這事,我一回來就向葉總彙報過了。只不過葉總前幾天一直忙著加拿大那邊風力發電項目的事。

所以,這事就擱著了。」吳洪山有些尷尬,講道。

「同志們,五個億的大訂單埃至少在其中機械設備額度佔了四個億左右。

咱們不能讓眼前的肥水全給柳新市搶走了是不是?葉凡同志作為公司總裁,當時還代著黨委書記一職。

這麼大的事怎麼能就此擱置了。難道真要眼巴巴的看著這大單給華夏機械集團搶走了不成。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他們有他們的手段,咱們也應該有咱們的辦法。

在家門口的東西都撈不到手,還去加拿大幹什麼?那邊競爭更激烈,咱們廠的產品拿過去更沒有任何的優勢。」蓋紹中趁機是含沙射影的批評起葉凡來了。

「蓋書記這話我覺得有些失了偏頗。」葉凡哼了一聲。

「噢,那裡失了偏頗?」蓋紹中斜瞄了葉凡一眼哼了一聲。

「很簡單嘛,加拿大邦杜集團的風電發電設備涉及9億美金款項。這算成人民幣的話約合60個億。敦輕敦重還需要我再嗦嗎?」葉凡說道。

「敦輕敦重,呵呵,葉凡同志給我們畫了一個很大的大餅。這個訂單是大,60個億。

但是,不是我蓋紹中看不起咱們自己的集團公司。在世界500強企業中有三家大公司都參與競標的現實基礎上,咱們橫空集團又能拿回多少訂單。

一個億,還是兩個億。我看,能拿回一個億高香了。而且,華夏機械集團跟西南電汽集團聯手也過去了。

因為,這次邦杜集團的訂單不光是電力設備,還有部分機械設備的訂單。

咱們在柳新市面對一個華夏機械集團都已經敗下陣來,如果再加上實力比咱們還要雄厚的西南電汽集團,咱們勝算有多少。

這還只是國內的,跟參與競標的三家世界500強企業相比,咱們還能從他們虎口中奪下訂單嗎?」蓋紹中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掃了大家一眼,說道,「同志們哪,對於一些鏡中花水中月的事咱們最好及早收手。

明曉得沒有結果的東西為什麼一直要去折騰。而近在家門品的慶東鑄件的訂單咱們反倒是擱置在了一邊。

這可是西瓜沒摘到連芝麻都給丟了。我看還是著眼於眼前,把能拿下,有很大把握拿下的訂單先拿下來。

同志們哪,咱們對於公司一定要有個明確而準確的定位才行。好高騖遠是要不得的。咱們必須踏踏實實的干好自己的事。」

「蓋書記,我剛才有講清楚了。柳新市慶東鑄件訂單的事咱們橫空集團已經失利了。」吳洪山臉漲得有點紅了,認為蓋紹中又重提這事,是在重複打自己臉子。

「失利,怎麼能講失利,他們那邊不是還沒簽定合同嗎?洪山同志還得改換一個腦殼,改換思路。

人言說,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在華夏機械集團跟柳新市那邊還沒有簽定合同之前,咱們都要全力爭齲

這事還沒到蓋棺定論的地步怎麼就放棄了。同志們,咱們還得堅持埃」蓋紹中臉一板,批評道。

「那蓋書記可以去試試嘛,洪山同志沒辦法了,但並不等於蓋書記沒辦法是不是?也許,洪山同志認為千難萬難的事,蓋書記是手到擒來,容易得很。這個,也許就是個層次跟能力的問題是不是?」陽震東又不陰不陽的來搞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