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四十四章如隔三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如隔三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這事可是葉總跟你們的事。不是我份內的事,當然,葉總如果一直要堅持在加拿大那邊去競標我也不反對嘛。

不過,到時,兩頭都空了可就得不償失了。這個,說小點是公司班子決策上的失誤。

說大點,就是葉凡同志有些專橫武斷了。這種決策性的失誤對公司的傷害是非常大的。其產生的延伸性後果更是不可估量的。」蓋紹中居然笑著,將起葉凡軍來了。

「剛才蓋書記的意思是柳新市慶東鑄件的訂單你有辦法?」葉凡問道,心裡也有些明白過來了。估計這事蓋紹中還真有路子。

無非是抓住杜邦集團的事跟自己打擂台。一旦他勝了,這威信自然就樹立起來了。這是公司兩位首領在掰手腕,在比試能耐跟能量。

「呵呵,本來這事不關我這個集團黨委書記的事。不過嘛,我認為葉凡同志把柳新市的事擱在一邊有些欠妥當。

這邊丟了可惜,因為那邊咱們根本就沒有希望能拿到訂單。『餡餅』雖大,但落不到咱們口中可就成了『虛餅』了。

著眼現實,放眼未來才對。而不是著眼於虛無放眼於現實,這個,本末倒置了。」蓋紹中自信了起來。

「這事沒去試一下,怎麼就能確定加拿大那邊對咱們就是一『虛餅』?」葉凡反問道。

「明擺著嘛,要不這樣。柳新市那邊我就管一回閑事,我帶隊去那邊活動。

而加拿大那邊那塊『大餡餅』就交給葉凡同志負責競標。希望同志們都能支持。

到時,真能兩頭拿下的話,也是公司的福氣。當然,直到現在我還是堅持,加拿大那邊沒必要去了。

公司要派員到外國。這吃住機票等都是高額絞幣懷】罩下,在公司本來經費吃緊的情況下。

咱們是不是可以省去那一筆錢了?這個,開源節流,該節約的還是要節約嘛1『蓋紹中還真是有備而來,直面向葉老大發出了挑戰。

「如果連活動經費的訂單都拿不回來,我葉凡這個總裁還幹什麼?

倒是蓋書記,洪山同志已經試過沒辦法了。呵呵,到時,雖說柳新市在家門口。但吃客吃飯送禮的事總免不了。

咱們國家的酒桌文化還是相當具有傳統性嘛。而公司經費如此的緊張,這也得花上一筆錢,到時蓋書記勞心費神不說,可別打了水漂。」葉凡譏諷道。

「那這事就這麼定了,誰都不可以打水漂呢?」蓋紹中眉頭一挑。盯著葉凡,馬上就要定拍子了。這個,很明顯就是向葉凡發出了挑戰的號角了。

「中,就這麼定了。各位沒意見吧?」葉凡問道。

「哪能有什麼意見,兩位領導能為公司爭取到利益。這是全公司一萬多名職工幹部們的福氣嘛。

到時,我陽震東將把公司沒上班的職工幹部都招集起來在總部大門口鳴炮歡迎兩位領導凱旋而歸。

相信到時兩位領導能定賺個盆缽滿溢而歸的。這個,同志們哪。大壯咱們公司聲威不說,還極大的鼓舞了公司所有員工的勢氣。

兩位領導真是咱們在坐的各位同志學習的楷模。」陽震東這句話可是厲害,那是滿載而歸的情況下,如果你失敗了。那這臉當作全體職工幹部們的面,這臉往哪裡擱去?

這叫什麼來著,打臉唄!

「嗯,震東同志這建議不錯。雖說這是我們份內的事。但藉此也可以大漲一下咱們公司的勢氣。

這勢氣雖說看不見摸不著,但對全體職工幹部們來講都非常的重要。這個。就是個精神層面的問題了。

思想指揮大腦嘛,要得要得1蓋紹中貌似還真有把握拿下柳新市的訂單了。

估計這傢伙早就在暗中活動開了,一下來就是要拿此事跟葉凡在『擂台』上好好較真一下。

「那當然,到時震東同志這炮可是要放得響些。都是為了公司聲勢嘛。

咱們公司這麼久了,這聲勢方面是還有些欠弱了一些。一潭死水怎麼能搞活公司是不是?

我想,到時不但要大張旗鼓的叫公司沒上班的職員到場,是不是還可以請些『外賓』們一起過來坐坐,賀賀。」葉凡笑道,一臉淡定,弄得蓋紹中認為這傢伙肯定在虛張聲勢。

啪啪……

會議室突然吃起清脆的掌聲,是蓋老虎在拍,笑道:「好好!葉凡同志這建議非常的不錯。這樣吧,到時就由震東同志邀請項南市一些朋友們過來坐坐。咱們要把整個項南市都帶動起來嘛。」

「呵呵呵,蓋書記這掌聲就是鼓勵,拍得好哇。同志們,是不是咱們大家都來鼓鼓掌。提前共賀一下。」葉凡拍掌到,頓時,會議室掌聲如雷動一般。

「蓋紹中來勢洶洶埃」伍雲亮進了葉凡辦公室,而包毅跟在他身後。

「這事蓋紹中肯定已經有把握了,那邊都打點好了才敢如此放言的。葉書記跟他打『擂台』可是不划算。這加拿大的事聽說很麻煩。到現在一點進展都沒有。就連正河集團都有些泄氣了。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妥當了?」包毅講道。

「不會泄的,這事,估計過兩天我也要親自過去了。既然蓋紹中同志要跟我玩這個,我不迎戰你們說能行嗎?這擂台嘛,既然要玩,就要越玩越火了。」葉凡看了兩人一眼,笑道。

「那是,如果不迎戰,那豈不是在頭次黨委會上就示弱了。就是一個記錄員角色來講,那也是蓋紹中早就設好的陰謀。」伍雲亮講道。

「是啊,記錄員貌似小事,可是關係著宣布權力的地盤的事。這次孔意雄同志雖說堅持住了,但是,估計下次就沒有這麼好運了。」包毅嘆了口氣。

「由著他吧,這常委會議室的確是蓋紹中的地盤,咱們再堅持的頂著也不合時宜。

這會議由誰記錄按常規來講那是由蓋紹中同志敲定的。下次就不必要再攔著了,這次只是折騰一下,不能在第一次就退了。

行內有些規矩,咱們還得遵守。不然的話,就是破壞規矩了是不是?」葉凡說道。

「那咱們只能在加拿大那邊『拚命』了,這次絕對不能輸。不然的話,咱們在公司都抬不起頭了。那可是大漲了蓋紹中氣勢。」包毅說道。

「嗯,不但要拿回訂單,其總經額還要比蓋紹中拿回的多才行。」伍雲亮點了點頭。

「葉總,不如咱們弄些什麼把柳新市的事給攪黃了。至少,咱們即便是加拿大那邊訂單拿不到手,咱們也能立於不敗之地。這是你跟蓋紹中第一次交鋒,也是能定格大局的至關重要的一次交鋒,可不能輸了勢氣。」包毅出餿主意道。

「絕不能這麼干,就是我葉凡輸了我們就得真心認輸。蓋紹中同志能從柳新市拿回多少訂單,我葉梵谷興。只是要為了公司的發展,誰出力我都高興。內耗不是耗在這方面的,那無異於殺雞取卵。」葉凡一臉嚴肅。

「對不起,我一時有些心急了。」包毅臉微微有些紅了。

星期三,雲雄回來了。

他沒有在橫空鎮駐足,而是直接在張雄的陪同下進了朱雀山莊。

「唉,50幾年了,我雲雄終於回來了。」雲雄站在朱雀山莊大門外,伸手摸著那斑駁的大門,無限感嘆。老人眼眶有些濕潤了。

「雲董,你回來了,你是這山莊的原主人。我們橫空集團決定把朱雀山莊歸還於你。

其實,本來我們已經找到了合伙人準備開發通天山景區。而這朱雀山莊也是一景。

可以搞個紀念館之類的景點出來。當年,你雲將軍還是這裡的名人嘛。」葉凡拿出一份公證材料來。

「也好,也好。」雲雄相當激動的點著頭,淚水終於冒出來了,他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說道,「葉總,橫空集團對我雲雄的情,我雲雄記下來了。原本以來還要經過一番周折才能拿回來,我甚至考慮過出錢買回來。想不到葉總如此大量,非常感謝。」

雲雄講到這裡停了一下,爾後繼續講道:「其實,我把山莊拿回來,主要是想送給我的孫女木月兒。

聽說這山莊一直鬧鬼,我現在想來,估計都是荷香後邊二輩人在搞鬼。

她們的目的就是不讓人搬進朱雀山莊。月兒如此的重視朱雀山莊,這是我送給她的第一份大禮。

唉,也不曉得她是否肯原諒我。是我不對啊,幾十年了,我被錢媚迷花了雙眼。荷香受苦了。」

「木荷香的確日子過得很苦,當年,你走後,她哭瞎了雙眼。而你的兒子木高傑身體不怎麼好,四十幾歲就『過去』了。木月兒倒是個高手,不過,她這身武功從哪裡來的,我們也不清楚。」葉凡講道。

「唉,荷香……」雲雄老淚縱流,「葉總,我要求馬上見到我的孫女木月兒。」

「那這樣,我們一起去試試。不過,你的隨從就不要叫去了。我們三個過去就是了。主要是擔心會不會引起木月兒反感。」葉凡講道。

三人坐車進奔白雲庵而去。

葉凡打了電話給木珠麗,木珠麗現在還俗了。不過,她說要等到頭髮重新留長后再下山,因為,她捨不得木月兒。

「姜軍沒來?」木珠麗看了看葉凡,發現就三個人,有些失望。

「呵呵,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啦?」葉凡開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