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四十五章本人對你怎麼樣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本人對你怎麼樣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才不想他呢?」木珠麗臉有些紅了。

「呵呵,他最近很忙。建築工程公司才開始,萬事開頭難。而且又接手了一個大項目。不過,你們今後的日子還長著嘛。這好日子才開始。」葉凡笑道。

「這位就是朱雀山莊原主人云雄董事長。」葉凡把木珠麗拉到雲雄面前小聲介紹道。

「雲雄。」木珠麗脫口而出,震驚得雙眼瞪得老大。

「沒錯,我們已經把木月兒的事告訴他了。所以,他風塵僕僕從美眾國趕回來了,以前都是一個誤會……」葉凡把錢媚乾的事說了出來。而且還有一些證明材料,以及朱水冒等人的證明等。官術3045

「哼,早幹嘛去了。」木珠麗那臉一板扭頭就要進庵里。

「你真忍心看著木月兒一個人過一輩子,你是她的好姐妹,更應該搓合這件事才對。

雲董是木月兒現在唯一的親人了,你能體會到沒有親人的痛苦嗎?

為什麼木月兒一直在朱雀山莊搞鬼,還不是一份親情在寄託著。」葉凡哼道,木珠麗果然停下了腳步。

「可是雲雄害得月兒一家太慘了,就是我能給你們通說一下。但是,月兒絕不會原諒他的。月兒『性』格高傲,很倔。這些年下來一直在朱雀山莊搞鬼就可以看出這些來。」木珠麗臉臭臭的。

「見不見那是木月兒自己決定的事,不過,這事,你總得給她先講講。

這是相關的證明材料,你拿去給木月兒。而且,這事,我希望你能勸勸木月兒。

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如今雲董也老了。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前段時間雲董一直病在床上的。

現在聽說還有木月兒這個後代在華夏,馬上就趕回來了。而且,木董絕大部分家產都留給了木月兒。

這是相關的公證證明。」葉凡講道。

「那我試試。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證。你們先在這外邊等一下。」木珠麗講道,進了白雲庵。

足足一個半小時木珠麗眼圈有些紅紅的出來了。而且,一把就把文件袋子塞給了葉凡,講道:「月兒不想見他,而且,她不希罕什麼美金。你就是搬個金山銀海回來月兒也不會見他的。」

「珠麗姑娘,我知道。這些年下來,我錯了。你總得讓我見見月兒再說。我求他原諒我。她要怎麼樣處罰我這個爺爺都行。」雲雄激動講道。

「不用講了,月兒說是不見就是不見。如果你敢硬撞進來的話,她就向橫空集團公安局報警。而且,這是尼姑庵,還希望雲董能尊重她們這些可憐人。」木珠麗哼道。一轉身,扭頭進去了。

「唉……」雲雄站不住了,張雄趕緊把他扶到庵門前的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

「我想見你月兒,爺爺錯了,你打爺爺都行,可不能不見我礙…」

雲雄又流淚了。

足足坐了兩個小時,雲雄不肯走。

張雄沒辦法,只好把雲雄的隨從叫了上來陪著他。官術3045

雲雄還真有決心。第二天一大早。在人攙扶下柱著拐杖又到了白雲庵。裡面不讓進,他就站在離大門外不遠處的空地上。

手下拿來遮陽傘等解暑的東西。他不讓用。就那樣白髮蒼蒼著站在烈日下。

這都快到六月了,天相當的氣了,橫空這邊的氣溫都達到了25度左右,高溫時甚至30來度都爬上去了。

「唉,這事咱們還真幫不上忙。」葉凡嘆了口氣也有些無奈。

「這樣子下去對雲雄很不利,他這老身體可是經不起折騰。就怕到時會折騰進醫院。

這麼老的人了,那是說去就肉個木月兒也真是冷酷,事都過去幾十年了,上輩人的恩恩怨怨何必如此的計較。

還真是的。」包毅講道。

「也許是咱們沒有經受過木月兒三代人所受的苦吧,不能感同身受當然也就這樣子認為了。

當初木荷香被雲雄拋棄,那種痛苦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得了的。這個,木月兒一時想不通也正常。

估計,這苦雲雄還得受下去。只不過能否堅持多久,那就難講了。」葉凡說道。

「要不你面對面跟木月兒先聊聊,通不通再說。」包毅問道。

「也行,晚上我直接進去一趟。」葉凡點了點頭,因為,費棟送的飛鷹標誌估計是給木月兒隨手給扯走了,當然得拿回來了。不然,嶗山的紅粉天妖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蓋紹中是雷厲風行,這次是非拿下柳新市的訂單不可。所以,第二天上午10點左右,帶著黨政辦副主任張興福以及幾個工作人員組團直奔柳新市而去了。

「葉總,我們什麼時候去加拿大?」孔意雄有些急了,這主貴仆貴。

孔意雄感覺到了空前的危及。蓋紹中一到,馬上就有扶持張興福,打壓邊緣化自己的意思了。

現在能幹的當然只能是緊緊抱住葉凡『大腿』才行,不然,估計自己這個黨政辦主任的位置都難保住了。

而且,孔意雄也抱著跟張興福對搏一把的強烈心思了。人嘛,都有爭強好勝之心的。

「後天,這邊手續不正在辦理嗎?」。葉凡說道。

「可是他們都出發了?」孔意雄急了。

「沒事,不急於這一兩天。那邊我們也有工作人員在盯著的。那麼大的訂單,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決定下來的。而關鍵點就是要切中要害。」葉凡講道。

下午。

唐城打來了電話,這貨口吻中充滿喜悅,笑道:「葉大,好事兒埃」官術3045

「龍東同志的事有著落啦?」葉凡心裡也是一喜,問道。

「好不容易啊葉老大。」唐城這貨趕緊表功。

「別在老子面前玩這噱頭,對你唐大公子還不是張張嘴兒的問題。什麼不容易,廢話哪么多幹嘛?」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嘿嘿。」唐城乾笑了兩聲,說道,「只不過部門方面需要調整了一下,他到督查室任副主任。級別還是副廳,沒有提升。」

「沒啥,先讓他到京城鍛煉一下也好。以前我不在中辦督查室干過。這眼界開了。干起工作來就更得心應手了。」葉凡笑道。「對了,他什麼時候上任?」

「這個月15號左右。」唐城笑道。

不久,王龍東也得到了消息。馬上打了電話過來向葉凡表示感謝,晚上9點,一道黑影悄無聲息的潛進了白雲庵。

雖說是尼姑庵,但木月兒的房間擺設還真是按照解放前大家閨秀的房間擺設的。像梳妝台、繡花床什麼的一應俱全。

一張小圓桌上正擱著蒲松林的《聊齋》,木月兒正躺在床上獃獃的看著床頂上的雕鳳。

「客人來了茶也不懂得泡一杯。」葉凡一屁股坐在了木鼓凳上。隨手拿起桌上的《聊齋》就翻了起來。

「不準動我的東西?」木月兒好像一隻被踩中了尾巴的貓一般,突然從床上跳將了起來就要奪葉凡手中的書。

「還真是小氣,不就一本破書嗎?」。葉凡身子一轉就閃過去了,手還在翻著。

「還給我。」木月兒憤怒的撲了過來。

「呵呵,軟玉溫香,這可是你自個兒投懷送抱的。不能講本人有多『色』。」葉凡一聲『淫』笑,一把就把木月兒扯進了懷裡。

木月兒拚命掙扎,耐何功力相差懸殊。而且,經她這麼一掙扎,那寬大的睡衣上衣上的扣子也給扯掉了。頓時,看得葉老大差點雙眼發直了。

「你……你看什麼?」木月兒也感覺到了,但是,她並不知道自己上身扣子掉得差不多了。

循著葉凡的眼神低頭一看。頓時羞得滿臉桃紅。罵道,「你個『色』狼。放開我1

因為,自己那堅挺的胸脯居然白生生的顯『露』在了某狼的面前。那兩點殷紅居然也在招搖著。

「我早講過這是你自個兒撲進來的,本人有動過手嗎?」。葉凡嘿嘿乾笑著,雙眼不懷好意地在那處地方賣力的滑動著。

「你個混蛋,牛氓!放開我1木月兒罵道。趕緊伸手想把衣服給合攏起來,不過,葉老大的手像鷹爪一般按往了,木月兒動彈不得。

木月兒的臉快能滴紅染了。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木月兒知道拗不過來,憤然問道。

「我的山鷹項鏈呢?」葉凡問道。

「什麼山鷹項鏈,我哪曉得?」木月兒繼續否認。

「呵呵,不曉得就算啦。」葉凡笑了兩聲,眼神停留在了下邊,笑道,「嗯,這草莓熟了,紅焉焉的,肯定好吃,本人先嘗嘗?」

說完就要低頭啃『草莓』。

「你敢?」木月兒羞得要死。

「我有啥不敢的。」葉凡笑著,嘴唇湊了下去。

「在箱子里。」木月兒憋不住了,終於是屈辱的喊了起來。

「早說嘛。」葉凡隨手鬆開了木月兒,「拿來?」

木月兒趕緊扣好扣子,一把打開箱子扔給了葉凡,罵道:「滾吧,再不滾本姑娘要報警了。」

「正好,包局長就在這庵堂外邊,要不要我把他叫進來給你作個筆錄?」葉凡笑道。

「見過無恥的,但我木月兒還從沒見過如你這般無恥之徒。還高手,難道你的武功練來就是為了欺負小女子的。

而且,本姑娘還是一個帶髮修行之人。你的良心,你的廉恥哪去了?

實在沒想到,你這種人還能當橫空集團的老總,簡直是丟盡了國家的臉面。

國人說,最怕有文化的牛氓。我現在總算是體會到了。」木月兒厲聲質問道。

「本人對你怎麼樣了嗎?」。葉凡哼道。

「你剛才還不是怎麼樣了?」木月兒恨得牙痒痒的盯著葉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