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四十七章你沒燒糊塗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四十七章你沒燒糊塗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這可是你俘虜妹子心的徵兆噢。」張雄神怪怪的。

「還俘虜,我說張雄,你沒燒糊塗吧?」葉凡哼道。

「我可是一點都不糊塗,人家尼姑妹子對你有意呢?唉,這年頭就這樣子,美人愛英雄。

你葉老大用自己的武力成功俘獲了木月兒的心。這種女子,心高氣傲的幾時會服人。

只有強力武功才能讓她屈服小說章節。相信她真能接手8個億,沒準兒一股腦兒砸進橫空集團也指不定。

而且,龔組有暗示我,嘿嘿。」講到這裡張雄乾笑了兩聲。

「有屁快放。」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龔組的意思就是,你葉凡同志是英雄嘛,上天給了你這身好武功。

就應該為你配上幾位有著高段位武功的美女。到時,嘿嘿,你葉凡同志有事時,難道你的夫人們還能眼見著你倒霉而袖手旁觀不成?你葉家的娘子軍其實可以堪稱為a組的編外陪隊。一支不用組裡花錢,沒有編製,而又很實用的外圍部隊。

不能講是外圍了,算得上了你葉大的親衛軍。是獨立於組裡的高手兵團。

龔組的意思是樂見其成。」張雄乾笑漣漣。

「龔組這也太餿了吧,作為堂堂的國家幹部,這種暗示也敢擺出來,傷風敗俗埃而且,講大點可是作風問題了。」葉凡說道。

「人家龔組只是暗示,並沒有明說嘛。其實,好些事,只要不擱檯面上講都沒問題。我輩,只要問心無愧就是了。何必跟普通人一般見識是不是?」張雄乾笑了一聲。

那邊的事一辦好,第二天凌晨三點多,葉凡起身跟張雄一起趕往了京城。

因為聽計將軍講非洲布坦斯國需要一批液壓水壓沖床車床等設備。

是由華夏國以半捐贈方式支持的。而這事是由國務委員周華新同志負責。

涉及經額總計達到5個億。不過,具體的經辦單位卻是國資委。

其實,這次的競爭就在內部了。而這個項目不就是一個指標項目。只要國資委那邊肯下放這個指標,就能把訂單拿到手了。

下午的時候四點兩人回到了京城。張雄告辭回總部彙報工作了。

而來迎接葉凡的就是『香蕉』張隱豪。因為他就在國資委工作,倒是輕車熟路的。

「老弟,你這氣色好像不大對頭埃」葉凡看了張隱豪一眼,覺得有些奇怪。

「沒事,昨天晚上沒休息好。」張隱藏臉上閃過一絲苦笑。

「你沒講實話。」葉凡問道。

「實話,啥實話?」張隱藏趕緊說道。

「你就裝吧。」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那事,葉總知道了?」張隱藏一愣。

「都被人停職了還嘴硬著。我看你啊,是不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葉凡說道。

「他嗎滴,我是遭了他們陰手。這群龜孫子的,居然朝著我家裡招呼。」張隱豪憤怒的講道。

「你家在古代可是『倒斗』大家,做這地下買賣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吧。

這麼多年下來,已經形成了一套完備的地下交易路子。而且。自從你加入組裡后注意到了這些。

所以,生意方面反倒是縮減了不少。組裡是不可能管你這小事的,怎麼這次會栽了筋頭?」葉凡問道。

「他們下了套子,麻痹滴1張隱豪罵道。

「是不是於先理副部長?」葉凡問道。

「我正在暗中調查,不過,部里有人拿這事說事了。說我明明曉得家裡在干這行當作為紀檢監察幹部,居然知情不報。

這就是包庇什麼的屁話。這事說來著因為他們有證據,倒也是這麼個理兒。

可是。這次的事是有人下套。故意的整了一件從地下淘來的古玩到我家那店鋪。

而且。他們居然知道我家的一些老客戶,估計是買通了一個搞出這事兒來了。

最後東窗事發。咱家那鋪子也被封了。連老頭子都進了局子。雖說現在是保釋在外,但這窩囊氣實在是受不了。」張隱豪罵道。

「是京城公安局乾的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估計公安局裡他們都有熟人,這次是要置我於死地。所以,一直是窮追不放。」張隱豪講道。

「怎麼不讓組裡出面擺平這事,對組裡來講一件屁小事罷了。而且,地下交易你們家今後不要再干就是了。這種活計也不是個長久活,還是幹些正經生意為好。」葉凡問道。

「你都講了一件小事,我張隱豪都擺不平還混個毛球。這不是給人看笑話嗎?」張隱豪哼道。

「那你想出什麼輒來了沒有?」葉凡問道。

「暫時我在全力暗中調查,我就不信抓不到那個龜孫子滴。這個狗日的叫李河。

原本就是我們家一個老客戶。這次居然會反水了,實在是沒想到。而且,東窗事一發,這傢伙居然玩失蹤了。

這京城有著一千多萬人口,找一個人,大海撈針埃」張隱豪罵道。

「呵呵,既然是有人設陷,那咱們就從設陷的人著手就是了。」葉凡笑道。

「談何容易埃」張隱豪嘆了口氣,這貨顯得有些沮喪。

「是不是於先理指使人乾的?」葉凡再次問道。

「是不是他乾的這個沒法說,不過,他肯定脫不了干係。而且,前次調查你們的事是因為華夏機械集團而起。

所以,他們那邊個吳中寶我覺得也有些問題。只不過我現在苦於沒有證據。

即便是這兩位支使的人乾的,但是,想查到這兩位頭上估計也是不可能。

這兩隻老狐狸,早把痕抹得差不多了。」張隱豪罵道。

「既然是個套,那就是栽髒了嘛。」葉凡突然笑道。

「栽臟!葉大,怎麼樣變成栽臟?」張隱豪問道,「不過,京城公安局那邊我的關節還沒有打通。

在局裡沒有份量的同志是沒有用的。畢竟這事人家國資委的於副部長在盯著的。

如果京城公安局稍有些鬆動,那老傢伙肯定會拿這事弄事的。」

「對了,非洲那批沖床什麼的說是國資委負責分配指標,這指標是不是由高一天同志負責的?」葉凡問道。

「不是,高部長早上剛走。」張隱豪講道。

「走啦,去哪,麻煩了。」葉凡訝然問道,本來這次來就是想去拜見高一天的,他一走還有屁滴用。

「去歐洲那邊考察去了,要一個星期才能回來。而且,這次半援助非洲斯布坦那批設備也不是由他負責的,而是由咱們的老對頭於先理負責的。這是周委員點名具體操辦的同志。」張隱豪講道。

「是他,還真是麻煩了。這次難道會沒戲唱了?」葉凡心裡一震,還真是感覺頭痛了。

「是啊,吳中寶跟他關係非常的好。有指標肯定首先分配給華夏機械集團了。

如果高部長在部里還可以插上幾句話,划拔出一二個億出來。而高部長又不在,再加上這事是人家周華興委員親自點名的。

就高部長也得考慮周委員的指示是不是?這事,我在想,好像有些奇巧。」張隱豪講道。

「你是說高部長是有意選擇這個時間段走人的?」葉凡問道。

「沒錯,先前你跟我講過了,已經跟高部長的夫人講過這事了。在明曉得這事的基礎上,這說明高部長不方便插手。這個時候到歐洲去,也太巧合了是不是?」張隱豪講道。

「還真有些道理,這邊我請人跟高夫人通了氣的。而那邊人家周委員又指名的是於先理負責這事。高一天夾在中間兩難。這個時候選擇去歐洲是最明智的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張隱豪一眼,說,「這樣,都快到飯點了,我叫位同志過來咱們邊聊邊吃,你等下把你的事給他講講。咱們要乾的就是,這事是有人『栽臟』。」

「這東我來作,我在京城工作,地主嘛。」張隱豪笑道。

「我可沒講作東,這東當然得你來做。就去皇城根酒樓。」葉凡是老實不客氣,爾後打了電話。

張隱豪砸巴了一下嘴想問請誰,但葉凡含笑不語,張隱豪只好作罷了。

兩人訂了個小包間坐了下來。

不久,有位同志匆匆叩門進來了,一見到葉凡從門邊就伸開了雙手大步走了過來,笑道:「葉總回來了,稀客埃」

張隱豪一看,馬上站了起來。吳正風作為京城副市長、公安局長,在京城也是牛逼人物。張隱豪的事正落他手上,當然知道他了。

不過,對於吳正風對葉凡的態度張隱豪相當的不解。貌似吳正風在熱情之餘還略帶點恭敬味兒來著。

「呵呵呵,晚上沒飯響,來蹭飯了。」葉凡笑著,跟吳正風親熱的握了握手,轉爾介紹了一下張隱豪。

對於張隱豪的態度,吳正風當然就有點擺官架子了。菜過五味過後,葉凡隨口就把張隱豪的事擱了出來。

吳正風雖說明面上並沒什麼表態,但張隱豪知道這事八成能成了。畢竟,葉凡的面子總得給了。

而這邊葉凡交待王朝一起查一下於先理。如果這事跟於先理有關係的話,那就好辦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到了國資委,爾後直奔於先理副部長辦公室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