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五十三章這女人真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五十三章這女人真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詭異的事發生了,蝙蝠那小嘴突然一張。貌似有一股大力傳來,那成千上萬的音波沙粒如魚歸大海一般全進了蝙蝠肚皮。而且,蝙蝠還動了動肚皮,咂巴了一下嘴巴,貌似還沒吃飽似的。

要知道,這些音波沙粒都是鼓目老頭最精純內息通過巨鼓形成的。

鼓目老頭不甘心,整個人跳到地下。像個瘋子似的雙手在鼓上『亂』擂著。

那音波細沙居然凝聚成一條繩子狀,像是捆仙繩一般如蛇樣纏著就往空中的蝙蝠拋去。官術3053

「送給你了葉凡,張嘴。」葉凡耳旁突然傳來師傅蝠王的笑聲,這貨不由自主的就張開了嘴。

蝙蝠猛然的一煽翅膀,那根『繩子』歪了方向,被硬扯著往葉凡嘴裡鑽了進去。

這貨感覺好像在喝冰糖水,一股冰涼直鑽鼓子而去。

「全面運轉內息,吸收。」耳旁又傳來蝠王的聲音,「海納百川,百川歸海。天地精純,皆為我所用。」

葉凡的內氣之術不由自主瘋狂運轉,就連維基斯群島中學來的『狼術』也融合在了一起狂轉了起來。

經絡一下子漲得生痛,好像是上游突然潰堤了似的,內氣狂涌而入。

葉凡隱隱有爆體的感覺了,嚇得這傢伙不要命的催動著內氣在經絡中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流動著,而丹田就是大海,在狂吸著鼓目老人那百多年來最精純的息『液』。

因為,這條音波繩子就是鼓目老人百年來最精純的息『液』組成的。那內氣已經『液』化成了『液』體,何等的好東西。

鼓目老人氣得差點憤血了。

雙腳猛地一擊大鼓想把『繩子』收回來,不過,徒勞。丹田內的息『液』還在源源不斷的被蝙蝠扯著轉進了葉凡嘴裡。

足足10分鐘過去了,蝙蝠突然一煽翅膀,葉凡感覺一輕,繩子被鼓目老頭收了回去。

不過,老傢伙雙眼都睜開了。一臉的震驚不說,而且。沖著蝙蝠就說道:「你是那位是不是?」

「呵呵呵。鼓邪,罰你30年息『液』,算是給我徒弟葉凡的利息。你下陰手陰了我徒弟媳『婦』,我蝠王的弟子能讓人如此的欺負嗎?愧你鼓邪名列那11人的大名單,居然如此的沒有品位,對一個後輩的老婆下如此陰手,你簡單是丟盡了我們11人的臉。

這次給你一個小教訓。記住,葉凡是我蝠王的關門弟子。如果你要欺負他,也行,到你鼓邪自認為能擺平我蝠王時再出手吧。不然,下次就沒有今天的好運氣了。」蝠王的聲音從一顆大樹上傳來,葉凡發現。在鷹眼下,原本大樹上是沒有人的,只是一堆很濃密的葉子。

現在,那些綠『色』的葉子居然漸漸的消失在了空中化作了水氣。這就是蝠王『水功』的厲害之處,居然能凝聚水氣,連顏『色』都扮成了葉子『色』,而形狀像葉子倒沒什麼奇怪,葉凡現在都能辦到。

只不過。這種偽裝要讓先天強者鼓邪都難以發現。那根本就不是葉凡所敢想的。

一道身影站在樹枝上若隱若現的,葉凡明白了。以前師傅的臉龐看不清楚。那也是用內氣凝聚水霧遮在臉上造成的。

這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葉凡目前還沒這般厲害的火候。當然,初初搞一下還是行的。

「對不起蝠王前輩,鼓邪有眼不識只泰山。僅次一次,絕不會有下次了。告辭1鼓邪居然恭敬的向著樹上的蝠王行了一禮,爾後雙手在地下一拍,人站在鼓上騰挪到一樹枝上,再一換氣一拈樹枝,鼓帶著人滑出去了一里之地,幾閃就沒了人影。官術3053

「師傅,難道這就是水功的妙用嗎?」葉凡一臉興奮。

「呵呵呵,你現在只觸及到了水功的一點皮『毛』。」蝠王笑著,突然扔給葉凡一張羊皮,說,「這是水功最原始的功法。

這張羊皮是由幾千年下來的我們師門傳到現在的。現在總算找到了下一個接手者,他就是你了。

好好練吧,圓圓身上的手法已經解除,半個月之後她會醒轉過來。

到時,就是咱們徒孫出世的時候了。不過,老夫馬上要去南極一行,那邊有變故。今後全靠你自己了。」

「謝謝師傅。」葉凡很恭敬了磕了三個響頭,慎重的接過了羊皮,問道,「師傅,我什麼時候去金陵南雲家認門?」

「呵呵呵,你的事我沒跟他們講。你要認門行,得等到你能降報天眉時才行。

至於你跟天眉,看緣份吧。還有,師傅交待你一件事,我這一去能不能回來也難講了。

如果能得到那東西,也許還能多活上一二十年,不然的話,我的壽命估計僅有幾年了。

這南雲家畢竟是我的家,以後能照顧著的,你照顧點吧。不過,沒到萬不得已時你不要出手。

南雲家不需要人整天呵護著。如果一點小風浪都經受不住,南雲家也到了消失的時候了。」蝠王講著,身子一彈,滑空而去,如一顆流星。

「師傅……」葉凡獃獃的看著天空。

葉凡回到樓里,跟圓圓獨立嘮叨了一席話。喬圓圓雖說還不能講話,但是,表情方面卻是有些感覺到了。有的時候還會抽一下臉腮以示自己能聽得見。

葉凡講要抱著圓圓睡,喬圓圓的臉蛋居然紅了。

最後,葉老大還真抱著喬圓圓睡了一晚上。

「他走啦?」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到草坪散步,碰到費棟,老人第一句話就問這個。

「嗯,為生命而奔忙。」葉凡點了點頭。

「是啊,活著多好。人一死什麼都去了,能多活一天就能多看一天這個精彩的世界。」費棟居然頗有同感。

「費老,不好意思,沒能幫上你。」葉凡說道。

「沒啥,高人都是有脾氣的。他講得對,我跟他一點關係沒有,憑什麼要讓前輩勞心費神的為我治腿。」費棟顯得很豁達,轉爾說,「其實。他間接的卻是幫了我的大忙。」

「費老是講您跟鼓邪的恩怨?」葉凡問道。

「沒錯。至少,從此後。鼓邪不會再找我們費家麻煩了。而且,如果鼓邪硬要找麻煩,那還真是大麻煩。」費棟淡淡笑道。官術3053

晚上,葉凡回到了橫空集團總部。

孔意雄匆匆進來了,說道:「葉總,今天下午雲雄暈倒在了白雲庵前。」

「身體怎麼樣。不會出大問題吧?」葉凡問道。

「大問題沒有,被太陽烤得中暑了。不過,對於一個年將90的老人來講,太不容易了。

而且,從醫院一醒轉過來后雲雄要求馬上回到白雲庵前。他的子女勸都沒用,最後只好抬上去的。

現在支了一頂帳篷在白雲庵前。我說木月兒這女子也太固執了。

面對自己這個唯一的血親怎麼能這樣。唉……這樣子搞下去我看雲雄還真會給折騰得沒命的。」孔意雄嘆了口氣。

晚上10點。葉凡悄悄潛進了木月兒的住處。

發現木月兒居然獃獃的跪在父母以及『奶』『奶』的靈位前,她兩腮掛著淚珠。

「你的親人全成了牌位,不久,這裡將再多出一塊牌位來。」葉凡淡淡的哼著走了進去。

「他不是我木月,我也沒有這種親人,狼心狗肺之輩。」木月兒頭都沒回,哼道。

「這是血親,這是你改變不了的事實。這是上天註定的。註定你木月兒就是雲雄的孫女。親親的孫女。」葉凡用化音『迷』術說道。

「他不是。不是,不是……」木月兒突然抱著自己的頭大叫了起來。

「你是個膽小鬼。」葉凡突然講道。

「我木月兒連死都不怕。我膽小什麼?」木月兒淡淡哼道。

「你連血親都不敢認,這不是膽小嗎?還講不怕死,你講的話是冠冕堂皇的,但是,你其實是個不敢勇敢面對現實的人。

你一輩子活在仇恨之中,其實,你一直在逃避這一切,這難道就是你的人生。」講到這裡,葉老大激動了起來。

這貨幾個大踏步到了木月兒面前,一把把她扯了起來,木月兒掙扎了幾下,覺得沒辦法,乾脆放棄了掙扎,冷冷的盯著葉老大。

「看著我的眼睛!」葉老大以命令口吻講道。

「我木月兒死都不怕,難道還怕了你葉大老闆的一對瀉色』眼。」木月兒冷哼一聲,睜大眼睛盯著葉凡。

「好好,你說我葉凡『色』,今天晚上我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色』。」葉老大生氣了,面對這個油鹽不進的固執女人。

葉老大的臭脾氣發了,一把就把木月兒扔到了地下,一扯,滋啦一聲布帛被扯裂的聲音傳來。

木月兒睡衣被扯裂開了,跳出一對雪白的白兔來。裡面居然沒穿胸罩。

「你想幹什麼?」木月兒沒有扯起衣服去遮,就那樣子面對著葉凡狠狠瞪著。

「今天我要當作你父母的面『色』了你。」葉凡咬牙說道,一手往小白兔探去。

「那正好了,父母可以作證,我木月兒今晚上將成為你橫空集團總裁葉凡的妻子。

聽說你是有未過門的妻子。咯咯咯,正好,就在這裡辦吧。辦完事後,我木月搶先一步了。

到時,我木月兒天天跟著你,時時纏著你。纏得你跟我一起去領證為止。

我木月兒要對全天下的人講,葉凡是我的丈夫。誰跟我爭我跟誰拚命,拚命1木月兒好像瘋了,居然一把把剩下的上衣都給扯掉了,『露』出那雪蓮似的肌膚來。

而且,此女還真是狠。未完待續。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