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五十七章開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開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蓋書記的意思就是已經同意開除鐵菊花了是不是?」葉凡追加了一句。

「我剛才不是講過,這是你葉總同志的事。不是什麼大事,難道還真要上集團常委會討論不成?」蓋紹中哼了一聲。

「那就好,我先走了。」葉凡夾起公文包就走。

第二天早上,葉凡招開總裁班子會議。

橫集團總部所屬的二十來個部門除了不在總部的負責人全都到了。官術3057

「同志們,公司昨天早上發生的事想必各位在坐的都聽說過了。我就不一一再表達這事的具體情況了。今天把各位叫過來,主要是討論一下對帶頭鬧事者鐵菊花的處理。」葉凡講道。

「這種人早該開除了,幾年沒來上班居然還敢『舔』著臉來討要工資。

好像她們有著天大理由該咱們公司養著似的。這是哪門子的道理。」孔意雄首先跳出來講道,在坐的一聽就明白了。

孔意雄是倚南率簦葉凡不好張口的事他站出來代葉凡表達了。孔意雄的話就是一竿風向標。

「嗯,不干事的還敢帶人鬧事,她們這是想幹什麼?此風不可長,如果任由此風長下去,那集團公司根本就不用再繼續下去了。

各位同志們想想,在崗的工人們心裡會怎麼想?主要是這股風氣必須殺了。

不然,搞得集團公司工人幹部們人心泛散,那對整個公司來講都將是毀滅『性』的。」曹凱雄一直在心裡感激葉凡給他調整到了『人力資源部』任負責人,一直以來都沒找到機會為葉總出點力,他也緊跟著附和了。

「沒錯,曹主任講得正點。曹主任是公司人事部門負責人。按公司人事章程管理看,職工幹部曠工三個月,從公司發出通知之日起算起到點就要開除了。

而鐵菊花幾年沒到公司上班了,這是不爭的事實。聽說前年去年公司都發過類似的通知。

不過,一直拖到現在也沒有執行處理決定。而壹團不久就又再次重發了通知,給她們的期限是一個月。

絕大部分職工都回來接受了再培訓再上崗。可是還是有八九百位職工愣是視公司的章程於無物。現在她們都已經超期了。

按公司人事章程管理規定處理,開除她是合理合法合規的。」包毅當然馬上跳出來鮮明的支持。

「葉總,雖說開除一名普通職工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咱們是國營企業,開除一名正式職工事也是相當的大。這事,是不是上報給常委會,由那邊來決定?」技術中心主任張建設猶豫了一下。問道。

「是啊,光是鐵菊花一個人還好說。就是這事涉及到900來號職工。

鐵菊花其實就是她們的代表。如果咱們一下子就開除了她,那會讓另外的900名職工產生恐慌心理。

到時,這些人,咱們在坐的同志都清楚。這些人全是『釘子戶』。

個個背後都有關係,光是折騰起來就夠令咱們頭疼的了。我是在想。能不能再給鐵菊花一次機會,畢竟關係著她一輩子的飯碗問題。

咱們得慎重再慎重。今天他們衝擊的是財務部,下次呢,輪到人事部了。麻煩埃」資產管理部主任張潔說道。

「這種人還要姑息下去,哪還有人能服集團公司領導嗎?咱們的公司還怎麼樣管理下去?反正折騰不用負責任,那今後天天有類似的事發生,還讓不讓葉總管理下去?」孔意『性』詞犀利,直衝張潔而去。官術3057

這張潔以前是周棟的手下。從幾人的發言來看。估計是有人暗中有暗示些什麼了。

「沒錯,講得好。開除她也是我們公司人力資源部門的事。昨天她們沒討到工資折騰的是財務部。估計過幾天真該輪到我們人力資源部門了。因為。宣布公司決定的事還需要我們人力資源部門的同志去執行。此風,一定要剎祝」曹凱雄也頂了。

「我的意思並不是不同意處理鐵菊花,比如可以給個記大過什麼都行。

再給她一個星期時間勒令她回來接受再培訓再上崗。只是給她一個機會罷了。

這樣子做,也能號召住另外的幾百位職工是不是?如果都是採取一刀切的辦法,就怕後遺症將會更大。」張建設講道。

「后遣症,前怕虎后怕狼的永遠就沒有後遺症嗎?我看後遺症將更大。

到時,干著的不想干,不幹的能拿工資。公司沒人干工作了咱們橫空集團最後將走向滅亡。

公司都倒了,咱們在坐的這些各部門負責人去幹什麼?這裡,不但涉及到了我們的切身利益,更是涉及到了公司一萬多名在崗的職工幹部們的切身利益。

我們能因為極少部分同志而讓公司倒了嗎?所以,這事,絕不能。

一定要把這種萌芽消除在剛冒頭之時。不然,等它發芽生根再想消除就難了。」包毅板著個臉,強力支持葉凡。

「都有弊端,我看不如向總公司常委會通報一下。看看……」張潔話才講了一半,葉凡一擺手,講道,「這事就這麼定了,開除鐵菊花……」

葉凡剛講到這裡,電話震動了。『摸』出手機一看,居然是寧書記打來了。這貨趕緊擺了擺手去衛生間接電話。

「聽說昨天幾百號不在崗的工人鬧事了是不是?」寧志和口氣嚴肅。

「嗯,已經平息下來了。現在我正在招開班子會議。決定開除帶頭者鐵菊花。」葉凡心裡有些納悶,說道。

「宣布了沒有?」寧志和問道。

「正在討論,我正要拍板對鐵菊花的開除決定時電話震動了就過來接電話了。」葉凡講道。

「那就不用開除了。」寧志和講道。

「不用開除,可是,此人非開除不可埃」葉凡問道。

「你呀你,我寧志和親自打來電話還不能讓你改變主意嗎?」寧志和貌似口氣中有些惱了。

「這事不妥當啊,帶頭鬧事者不開除,公司都管理不下去了。」葉凡說道。

「別跟我打馬虎眼,你是想殺雞嚇猴子嘛。當然,按規定來講鐵菊花可以開除。

但是,有些事其中也相當的複雜。至於原因你就不用問了。我相信你會想出個妥善的辦理完美的處理好此事的。官術3057

既能起到震懾作用。也能起到更好的管理公司職工幹部的作用。」寧志和講話有些委婉了。

「我想不出辦法了,除非開除她。」葉凡講到這裡,轉爾問道,「要不寧書記給個指示,到時我在會上一宣布,這是寧書記指示的,集團公司決定照指示進行。」

「你在譏諷我?」寧志和顯然有些惱了。口吻更重。

「我哪敢,你可是寧大佬。你一句話就能摘了我帽子。」葉凡也火了,譏諷道。

「你呀你,叫我說你什麼好。有些事,我不是講過,可以適當變通就是了。沒必要一定要在一顆樹上弔死。上吊的方法可是有很多種的。既能達成你的目的,也能讓事圓滿解決是不是?」寧志和恨鐵不成鋼了。

「我想不出另外的圓滿解決之法,寧書記給出個主意怎麼樣?葉凡愚昧埃」葉凡繼續裝傻充愣。

「你不是愚昧,你是臭脾氣又犯了。我是在保護你,是在為你們公司利益著想。

沒必要為一個鐵菊花讓公司利益受到大的損失。而且,你葉凡還要干許多的事,還要帶著橫空集團發展起來。

而不是一味的盯著一事不鬆手。只是一件小事嘛。有些時候,咱們要從大局入手。

即便是局部的有些犧牲什麼也要看到大局穩定了是不是?」寧志和說道。

「我覺得這是件大事。不處理不行。非處理不可。」葉凡哼聲道。

「你還真是不開化。真要在一顆樹上弔死?」寧志和估計差點也要抓狂了。

「我就喜歡抱著一顆樹弔死,當然。寧叔有另外的法子就請言明。」葉凡說道。

啪地一聲,寧志和估計氣得掛了電話。

葉凡一出衛生間,這廝鐵青著臉馬上宣布了對鐵菊花的開除決定。並且要求曹凱雄馬上安排人手宣布這個決定。

「開除!怎麼可能。」宋副市長滿臉不敢相信似的震驚。

「乾爹這是怎麼啦?我都急死了。昨天跟他講過這事姓葉的『逼』得緊要抓緊,肯定是事多給忘了,我得再給她打個電話。」宋星的老婆楊琴急了,拿起了電話。

天雲省老省長張洪東就是楊琴的乾爹,當年,張省長下放改造之時認識了楊家。

後來楊琴出生時張省長就認了這個乾女兒。其實,宋星這個副市長還是靠楊琴這層裙帶關係勒上去的。

「你就別給添『亂』了,這事乾爹說是馬上處理就會馬上處理的。至於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子估計應該是有其它原因。乾爹都七十歲的人了,別去過多的勞煩他老人家。」宋星說道。

「你還講,以前叫你跟橫空那邊打聲招呼,姐姐喜歡去財務部就去財務部嘛。

你硬說姐姐不懂文化,小學還沒畢業,去財務部干不來。有什麼干不來的,去財務部接接電話泡泡茶總是會的。

只要不去干財會人員。」楊琴惱了,奔著丈夫行河東獅吼了。

「接電話,就鐵菊花那長相。人家外人都叫她『滿天星辰』。還不自知,整天那爛香水噴得都能把廁所的蚊子都給暈過去。不是我講她,楊琴,好歹你也是機關出身的,哪個領導願意整天讓這種長相的人在面前晃悠。

那還不噁心死人。」宋星也惱了,想都沒想那是脫口而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