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六十一章給老子滾一邊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六十一章給老子滾一邊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蓋書記也來了。」葉凡點了點頭,突然拉高聲音,問道,「張主任,既然包局長暗示可以向地方公安機關報案,你們向地方公安機關報案了沒有?」

「報了,擱下電話后我們馬上向項南市公安局報了案。不過,那邊的同志說是橫空集團自已有公安局小說章節。

而且,級別並不比項南市公安局低。如果按局的建制來講,還略高於項南市公安局。

因為項南市公安局是處級單位,而橫空機電集團公安局卻是副廳級單位。」張建設一臉憤怒,講道。

「是不是他們就不管了?」蓋紹中一聽,頓時挪了挪屁股,臭著個臉問道。

「嗯,我當時還想理論,不過,他們那邊叭地一聲就掛了電話。說句實話,那是一點面子沒給。」張建設說道。

「你沒講這份資料關係著橫空集團的重大事務,要馬上追回來嗎?」葉凡問道。

「講了,可是人家根本就不聽。」張建設苦瓜著臉。

「我說怎麼回事,直到現在居然還沒公安同志到常這些人想幹什麼?

張建設同志,你剛才是向誰報的警,你再報一次,麻痹的,這些人反天了不成。

我倒是哪個敢如此口氣講話。」蓋紹中火暴脾氣犯了,感覺項南市公安局那邊那位同志好像有譏諷自己的意思了。明曉得自己在橫空任一把手,居然不當回事兒。

「是,我馬上再報一次。」張建設開始拔弄著會議室的座機又開始拔通了號碼報警了。

而且這次用的免提鍵,估計是想讓二位領導都聽聽,免得講自己沒有及時報案。

「又是你,不早跟你講過嗎。你們橫空集團公安局級別比我們項南市公安局要高。

而你們的葉總很能耐,前次不是給你們的公安局裝備了天雲省公安系統最牛逼的交通工具以及槍械等工具。

牛氣啊,副局長坐的都是三四十萬的車子。普通警員開的都是帕薩特,二十幾萬埃

咱們項南市公安局普通警員連小麵包都難以坐上。全得靠自己那『11號』腿車前進。」裡面那人居然發牢騷了。言語中多含譏諷。

「你是誰,放什麼屁?」蓋紹中生氣了,走過去沖著電話就吼開了。

「你才放屁,什麼東西。以為橫空集團就牛氣了是不是?你們再牛氣也沒權力沖我們指揮中心的工作人員發脾氣。

我們管不了你們,你們也管不了咱們,牛啥,牛毛還差不多。」想不到對方根本就不賣蓋老虎的賬。劈頭蓋臉就臭罵了一頓。

蓋紹中那臉已經呈顯的是紫黑色了,他大吼一聲道:「你是誰,是指揮中心哪位同志。我是蓋紹中。」

「啊,蓋……蓋書記……我……這……那……」裡面那傢伙嚇得語無倫次的吶吶了半天也沒噎出一個屁來。

蓋紹中在項南市這麼多年積下的威嚴還是相當令人顫慄的。

雖說現在調走了,但是,那餘威還是在的。而且。市公安局的同志都曉得,政法委書記鄭一天可是蓋紹中昔日的鐵竿親信。

「馬上給我轉接鄭一天同志,我們橫空集團絕密資料被盜,我們要報警。

我們要求你們市公安局馬上派破案高手過來偵察。要求你們一天之內破案。

不然,相關的公安人員都得受罰。」蓋紹中叱道。這傢伙一時激動,還以為自己還是項南市市委書記。

哪想到電話裡頭突然傳來一道男子聲音道:「你是誰啊,這麼派頭。

報案就報案,居然還要提一些無理的要求。什麼一天之內破案。你真把咱們市局同志都當福爾摩斯了是不是?

亂彈琴嘛。還要罰我們,你是省廳廳長是不是?就是省廳廳長也不能如此的提無理要求是不是?

這破案也要講求個運數。講求邏輯,證據,以及一些推理。這個,光有能力還不行。

不然,為什麼有的案子幾年甚至幾十年都破不下來。你倒好,給我們一天時間,哪還不得把我們市局幹警全體累死了。」

「我是誰,我是橫空集團的蓋紹中。你是哪位,我怎麼沒聽說過你。市局指揮中心主任不是林國同志在負責嗎?」蓋紹中差點氣炸了肺,兇巴巴的問道。

「那是老黃曆了,林國同志已經調往省廳任職了。接任者就是本人王冬。本人是公安部下派過來掛職的,蓋書記你沒聽說也正常。」王冬主任那口吻很平淡,居然沒絲毫的發怵。這部里下來的同志就是有素質過硬。

「我們橫空集團被盜重要資料,向市局報案,你們怎麼不接納報案。這又是哪門子的道理?如果因此造成的一系列損失,你們市局可承擔得起?」蓋紹中哼道。

「對不起,要報案你們首先也得是向橫空集團當地公安機關報案,比如,聽說你們橫空集團就在崗皇縣的地界。

所以,你們第一時間應該向皇崗縣公安局報案。不過,我們都知道橫空集團有專門由省公安廳下派的一個支隊在看守著。

而負責人包毅同志還兼著省廳副廳長一職。你們有自己的公安局怎麼還要向我們報案?

這個,可是有些說不過去了。而且,你們橫空集團現在連橫空鎮都歸納了進去,是我們項南市地盤上的獨立王國。

我們市公安局根本就無權接受你們的報案。如果我們接受了你們的報案,那橫空集團公安局的同志們,包括包廳長還不跟我王冬急。

這個明擺著是看不起他們是不是?而且,我相信包廳長也是有能力的同志。

你們擱著有能力的同志不去向他們報案反倒是向我們這邊來報案。

這是沒有道理的,沒道理的事我們當然不支持了。」王冬這嘴皮子可是溜得很。

「那王主任你的意思是不接受報案了?」蓋紹中差點要抓狂了。

「不是不接受,而是因為你們本身有公安局在。我們無這許可權接受。如果人人都向公安部報案,那還不累死全體部里同志了。」王冬說道。

「那行,你馬上把電話轉接給鄭一天同志。」蓋紹中的忍耐到了極限。

因為,現場幾十號人都在聽著的。如果連個案子都報不下來,哪蓋老虎這老虎還真成紙老虎了。

「不好意思,鄭書記到省城開會去了。說是開會時要關機,我剛才試著打過了,說是關機了。」王冬講道。

「好好好,你們都是好樣的。」蓋紹中氣得甩了一句話講不出第二句來了,看了張建設一眼,哼道,「掛了電話,我們不用向項南市報案。我們橫空集團是省政府直接管理的國有大型企業同,那我們直接就向省廳報案。」

張興福一陣子忙碌,翻出了省廳指揮中心的電話來又打了過去嗦了一大堆。

「這事你們應該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才是,怎麼越了好多級向省廳指揮中心報案了。

如果我們省廳都要過來處理的話,我們還不得累死了。不是我們不接受你們的報案,是管不過來。

而且,各地有各地的管理範圍,這是有規庋吧,我們可以把你們的報案要求通知給你們橫空集團所屬的項南市。

由他們派人過來處理。如果他們處理不了,你們可以提出向省廳求助,到那個時候我們會考慮派人下來的。」裡面一位同志說道。

「項南市不接受我們的報案,說是我們橫空集團本來就是自設的公安局。而且還是由省廳副廳長包毅同志親自負責的一個支隊。」張建設講道。

「原來如此,那你們更應該趕緊向包廳長求助了,怎麼反倒是捨近求遠的向我們省廳指揮中心求助。

還真是的,同志,今後像這種無聊的報案別亂打,我們指揮中心很忙碌的。

每一部報案電話都分管著相當大的範圍。要是因此擔誤了重大案件的發生就麻煩了。」那人還嗦了一下就掛了電話。

張建設的臉也差點成烏色了,說道:「連報個案都報不了,這世道,都什麼世道。」

而蓋紹中臉黑得像包公,想了想掏出了手機,估計是想親自上陣了。今天這警要是報不下來,那蓋老虎還怎麼混下去?

「張主任,你再拔通市局指揮中心報警電話,直接給他們講找王冬主任。」葉凡說道。

不久通了,不過,王冬主任顯然惱了,口氣很重,問道:「又是你們橫空集團,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你們這已經不是報警而變成了騷擾電話。再繼續下去,我們會向有關部門反應你們的情況。」

「王冬同志,我是葉凡。」葉凡講道。

「我管你葉凡還是朱凡的,如果再騷擾我們,我們要追糾相關責任人的。」王冬哼聲道,蓋老虎一聽,眼中閃過一絲幸哉樂禍。

而張興福同志這個跟班表現得更明顯一些。這貨覺得機會到了,貌似關心的說道,「葉總,我看打了也是白打。乾脆不要理他們了,就讓項南市公安局牛氣去吧。」

「給老子滾一邊去,嗦什麼1葉凡突然一甩臉子沖著張興福就來了一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