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六十二章蓄意搞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蓄意搞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自然是對蓋老虎叫包毅滾蛋的反擊了。張興福一愕,臉頓時漲得像猴子屁股。

「興福同志,你站一邊休息一下。沒準兒項南市公安局會接受葉總同志的報警。咱們不行並不等於葉總不行嘛,你擦亮眼睛看著就是了。」蓋紹中陰陽怪氣的說道,自然有挖苦的意思了。

「呵呵,謝謝蓋書記對我的信任跟支持。」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沖電話說道,「呵呵,王冬同志,你膽子不校我命令你,馬上去查查部里領導的名單。我葉凡給你二分鐘時間。」

「葉總,你這話什麼意思?你這是在威脅我嗎?我王冬可不是嚇大的。」王冬質問道。

「王冬同志,你當然不是嚇大的,你是養大的。」蓋紹中在一旁添油加柴道。

他知道,葉凡再怎麼講都不會訓叱他的,自然要找茬了。

「沒聽見嗎?馬上去查查,這是命令。」葉凡口氣越發的嚴厲。估計電話那頭的王冬一愣,這貨平時雖說相當的傲氣,再加上家在京城還有相當的勢力,而自己只是下來掛職的,不鳥某些同志他們也沒辦法。

不過,王冬畢竟不是傻子。葉凡重申過後引起了他的懷疑。

僅僅二分鐘過後,王冬回到了電話前,裡面傳來聲音道:「項南市公安局指揮中心主任王冬向葉總問好。請問葉總有什麼指示,王冬堅決執行。」

「馬上派人到橫空集團總部技術中心來,爭取在第一時間內把我們被盜的絕密資料追回來。跟幹警們講清楚,那個敢撂挑子,我葉凡要處份他。」葉凡口氣嚴厲。

「是是,我馬上跟市局聯繫。馬上派出最精幹的刑偵人員過來。」王冬說道。

自然,電話掐斷後,現場幾十號人全都傻愣愣的看著葉凡,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是真的。

蓋紹中一臉的尷尬相,至於張興福同志,早把身子貼在了牆壁上。

「今天王主任真奇怪,居然朝著電話行禮,不會是出毛病了吧?」一個漂亮警察妹妹一轉椅子,笑道。

「是埃我也看到了。開始的時候王主任還衝著電話講得很可怕。後來居然像是小綿羊了。這電話那頭肯定是個大人物。」另一個中年婦女講道。

「那是,你沒看到。王主任人家年紀輕輕就下來掛職了。級別居然還是正處級。聽說王主任家在京城很有來頭的,平時就是碰上鄭書記王主任也不怎麼理睬的。現在居然沖著電話行禮,那對方就不得了啦。」年輕妹子一臉的震驚。

項南市公安局的人馬來得還真是快,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

一來馬上就展開了偵察。

不過。這報警中所表現出來的彎彎繞繞的總像是一塊石頭壓在蓋紹中心頭,揮之不去。

這貨懶散的坐在轉椅子上,有些焦灼不安。

正想事兒時電話響了,拿起手機一看,馬上坐直了身子問候道:「金書記好。」

「紹中,你也太衝動了。」省委三號金仁遠書記口吻很嚴肅。

「金書記指的是橫空集團包毅的事?」蓋紹中問道。

「還有啥事?你看看,你現在多被動。昨天發生了被盜圖紙事件。那後天又發生了什麼,你不多長個腦子想想。

這些事都是圍繞著你把包毅趕走後發生的。這責任可是一重一重的,聽說502資料關係著你們加拿大那批大訂單,那可是涉及到二十來個億啊紹中。

要是502資料追不回來。追根溯源,肯定會到你的頭上。因為,資料丟失是因為沒有公安人員在看守。

這公安人員哪去了,還不是你蓋紹中同志給趕走的。到時。看你怎麼收場?

紹中,能坐上橫空集團黨委書記的位置很不容易。你要珍惜。」金仁遠批評道。

「我看根本就是有人在搞事兒。這包毅明擺著是葉凡的親信。而且還是最鐵竿的那種。包毅帶人馬上就走,這個,實際上也是在藐視領導。

而且,葉凡居然沒有開口攔著。我相信,這事,肯定是葉凡默許過的。

包毅在走前肯定有請示過葉凡,葉凡居然還讓他帶人離開,這根本就沒把集團的利益擱在眼中嘛。

這事說大點,就是為了我跟他的私人恩怨而讓公家遭受了池魚之殃。

要追查起來,葉凡也得付一半的責任,他可是橫空集團的總裁。

而且,我懷疑這次502資料被盜,本來就是姓葉的手筆。他是想搞死我。

不然,包毅一走就發生了這種事,以前怎麼就沒發生這種事?

這人,太小肚雞腸了。為了一已私怨居然置集團大事於不顧,太可惡了。」蓋紹中憤怒講道。

「包毅離開前肯定是請示過葉凡並且得過他默許過的,而葉凡沒有阻攔,那也是擺明了要你蓋紹中同志向包毅賠禮道歉。

這件事葉凡是有錯,但你蓋紹中同志是先錯了。如果你不那樣子罵包毅,也不會發生後面的一系列事了。

你看看,沒有了公安局。娘子軍們又衝擊你們兩位老總的辦公室。

你看出其中竅門沒有,這幕後有推手。而且,葉凡當然是聽之任之了。

以前姜軍那般厲害的人物葉凡照樣子降服,你還真以為葉凡降服不了一夥娘子軍是不是?」金仁遠講道。

「我知道,葉凡肯定又是故意的。故意讓娘子軍們整得很慘樣子,實際上到最後批駁起來還不是要指責我蓋紹中把包毅趕走。這繞來繞去的其目標就是我。」蓋紹中哼道。

「你明白了還會中了他的計,還有,你說是葉凡指使人盜的資料,我看這個沒有證據的東西你也不要去隨便亂猜。

我想,葉凡同志即便是再糊塗,應該也不敢去幹這種事。這事太大了,一旦公安查出來,那是不光要掉帽子,還要蹲大牢的。

葉凡會如此的糊塗嗎?我看他不會這麼笨的。這個,估計是另有人在搞事兒。

而且,表面上看去針對的是你蓋紹中,我想,此人設計相當的老辣。

估計是想挑起你跟葉凡的戰爭。因為,這事,大多數同志都會懷疑到葉凡身上,而葉凡又沒幹這事。

你蓋紹中一誤會,這橫空集團兩大巨頭天天掰手腕了,哪還有空去打理公司。

你想想,這種人都是誰有可能出手?」金仁遠問道。

「嗯,還真有這種可能。我想,這種人無外乎幾種。一個就是鐵菊花事件,他們要報復。

第二個就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他們不希望橫空集團搞起來。如果橫空二大巨頭爭了起來,橫空倒了。

那是他們願意看到的事。那此人,會不會跟華夏機械集團以及西南電汽集團有關係。

抑或是橫空集團建廠幾十年下來樹立的強勁對手。」蓋紹中講道。

「呵呵,還有周棟事件,你忘了。」金仁遠笑道。

「嗯,還得算上他。」蓋紹中講道。

「當務之急,我看你這面子就不必要保了。還是趕緊跟包毅說和,讓包毅帶人回來才是正道。

不然的話,後邊再發生類似的事件,你將處於更被動跟不利的境地。

這面子跟帽子相比,孰輕孰重,你應該能分得清楚。我輩男兒應該是拿得起放得下。

你蓋紹中批評包毅是過份了,就要勇於改正自己的缺點,又不是很丟臉子的事。

反倒來講,會讓橫空的職工幹部們看到你的赤爽之心的。」金仁遠勸道。

「這事我考慮考慮。」蓋紹中說道。

「唉,話盡於此,你好生想想其中的利害關係吧。要帽子還是要臉皮,你自個兒決定吧。」金仁遠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晚上的時候常務副省長布華清同志居然直接進了橫空集團。

而且,馬上招集了集團班子會議。

「我們倆位,橫空集團倆位老總,到底在搞什麼?」布華清一臉嚴肅的掃了班子成員們一眼,劈頭一句就是批評,嚴厲的批評。

「布省長,我工作沒做到位。」葉凡跟蓋紹中居然同時出口道。

「這是沒做到位嗎?這根本就是失職,是瀆職1布華清氣勢上來,一拍桌子,像個雷公一樣瞪著蓋葉兩人,說道,「你們不想想,502資料關係著你們集團二十幾個億的大訂單。

如果沒有了這個訂單,你們橫空集團的倔起將成為一堆泡影。也許,就是這份資料就能讓你們倒下。

這事太嚴重了,所以,我受曲省長的委託特地趕過來處理這件事。同志們哪,一定要認真對待這件事。」

「瀆職,布省長,我們也儘力了。這個,說法是不是有些欠妥當。

而且,當天晚上我還特地加派了人手。本來只有兩位同志看守的,當天晚上我增加到四位。

從那人做案手段來看,手法非常的老道,很高明。我想,即便是有公安人員看守,估計也會發生這種事。

這是有人在蓄意搞的事出來。」葉凡辯解道。

「是啊,協警跟公安人員差別也不是很大。而且人手還增加了,葉凡同志這一點做得很好。」蓋紹中也相助起葉凡來了。

因為,布華清的板子是朝著兩人一起拍的,所以,暫時倆人結成了臨時頭的聯盟聯手相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