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六十三章又來一個冒頭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六十三章又來一個冒頭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妥當,妥當的話就不會發生資料丟失的事了。公安人員跟協警會一樣嗎?

亂彈琴嘛,如果協警跟公安人員一樣了,那還要公安人員幹什麼?

很簡單一點,公安人員可以配槍,協警有這個權利嗎?為什麼以前公安人員在看守的時候盜賊不敢來,就是怕槍嘛。

這就是威懾力量的不同,你能講導彈跟炸彈的威力一樣嗎?

現在倒好,槍換成電棍,就不抵事兒了。這事,到底怎麼回事,公安人員去哪地方了?」布華清一臉嚴肅,要拿這事搞事兒。

「這事布省長您批評我吧,是我批評了橫空公安局的負責人包毅同志幾句,他不顧橫空集團大事,自個兒帶人馬全撤走了。這也是典型的無組織無紀律的表現。

不管我怎麼批評他,作為橫空集團領導,我批評他幾句都不行。

你自己要發脾氣自個兒可以生悶氣,但你不能耍小性子,把人馬全給撤走了。

是誰給他的權力把人馬全撤走。這橫空公安局是省廳決定的大事,要撤走的話不但要經得省廳同意,還要經得我們橫空集團領導層同意才行。

所以,這事,最大的責任人就是包毅同志。他不把人馬帶走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當然,我蓋紹中當時批評他時口氣是嚴厲了一些,有些言語是有點欠妥當。

但是,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耍小性子,現在造成這種大事發生,包毅同志要負全責的。」蓋紹中馬上出嘴,把責任往包毅身上招呼了過去。

「紹中同志。能不能把你當時批評包毅同志的原話重複一遍。孰是孰非讓布省長一聽就瞭然了。這責任到底該誰來付,也得有個理由是不是?不然,咱們這些當領導的就有以勢壓人的苗頭了。」葉凡說道,自然不會讓蓋紹中任意編排包毅的不是了。

「這個就沒必要了嘛,領導批評下屬是在辦公室批評的。這個,沒必要擱在檯面上來講,那豈不是再次打包毅同志的臉。

領導為什麼會批評下屬,肯定是下屬做了錯事是不是?這事都過去了,我不希望某些同志再重搬舊事。這樣子沒完沒了的何時是個頭。

咱們現在當務之急是追回502資料,當然,某些同志該付的責任一定要付,不然,就會出現第二個包毅。第三個包毅。

這種事,絕不能再發生了。」蓋紹中這嘴皮子倒還真是溜得很。

「呵呵呵,只要心底無私,怕什麼擱檯面不檯面。這事不講出來,怎麼能判定誰對誰錯。

本來,包毅同志帶人走時我知道了馬上打了電話詢問的。包毅同志當時很氣憤,說是紹中同志在辦公室當面罵他。叫他帶人滾蛋,而且是連叫了幾次滾蛋去。

包毅同志還講,當時娘子軍們要鬧事,把帶頭的鐵菊花等人帶回公安局。這是公安局應乾的事兒,是合理合法的。

紹中同志不但是胡亂批評不說,而且居然要趕他們走。我勸過包毅同志,可是包毅同志心傷透了。既然橫空集團要趕他走了,他再賴在這裡也不是個事兒。

因為蓋書記是橫空集團黨委書記嘛。而包毅同志走後不久就發生了娘子軍們再次衝擊我跟紹中同志辦公室的事。

我當時手還被她們抓傷了。而我馬上去勸了紹中同志的。要求他勸勸包毅同志,把人馬帶回來。

可是紹中同志反倒說是走就走,而且勒令我馬上著手組建橫空集團保衛部門。

擱著現成的公安局不用反倒要勞心花錢組建什麼保衛部門,這保衛部門能跟公安局相對比了。

這事是不可能的,我當場回絕了。布省長也講過,保安人員都沒槍,怎麼可能跟公安人員同等。」葉凡反駁道。

「這是包毅同志在亂扯蛋,我哪有那般講話。我只是一時急了叫他『滾』。

並不是叫整個橫空公安局全滾蛋。這個,有著本質上的區別,我希望葉凡同志別妄加猜測。

講話,要拿出證據來的。」蓋紹中黑著個臉跟葉凡理論了起來。

「包毅同志講了,當時蓋書記的第二任秘書王小滿同志就在場,他聽得清清楚楚的。」葉凡講道。

「我的秘書當然在場,不過,他在外間會客室,並沒有進來。我們關著門講話,他不可能聽到什麼。」蓋紹中否認。

「那就把王秘書叫進來問問就清楚了。聽沒聽見當然不是蓋書記一個人講了算是不是?」葉凡哼道。

「張主任,叫王秘書進來。」蓋紹中氣極了,示意張興福道。

不久,王小滿進來了。

「小滿同志,你把那天蓋書記怎麼樣批評包毅同志的原話一字不落的講出來,說事實,不得有半點的虛假。」葉凡突然以化音迷術攻擊了過去。

王小滿還沒有站穩腳根,脫口而出道:「當時包局長好像氣極了說要是走,打開了門,我當時冒了下頭想看看是什麼。結果就聽到蓋書記批評說是叫包毅滾蛋,包毅又問了,你真叫我們公安局滾蛋嗎?蓋書記講是全給老子滾蛋球去。」

「王小滿,你丫的亂講什麼?我什麼時候講過要叫橫空公安局滾蛋的?」蓋紹中差點氣歪了鼻子。

「我……我好像沒聽錯。」王小滿有些醒悟過來,一下子嚇得臉都黑了。

「王小滿同志講的全是事實,倒是蓋書記,作為橫空黨委書記。怎麼能如此的不誠實,這個,可是惡意欺騙布省長埃」葉凡拿刀子就捅。

「小滿同志,你再重複一遍。要講事實,不準有半點虛假。在坐的都是領導,這事,你要慎重。」布華清問道。

「布省長,我剛才講的全是事實,蓋書記的確太過份了,像罵狗一樣的罵包毅。不要講包局長受不了,就是我這個當秘書的也看不過去。不過,我也不敢吭聲。」王小滿也是豁出去了.

這貨也知道,即便是自己現在再反口,估計蓋老虎也不會有好果子給自己吃的。

不如拚了,留個好印象,也許葉凡這個總裁還會拉自己一把了。

「你……你個混賬東西。我蓋紹中還真是瞎了眼會讓你當我的秘書。張興福,你選的都是什麼人,這種貨色你也會推薦給老子當秘書,混賬東西。」蓋老虎發脾氣了。張興福身子一嗦,不敢吭聲。

「蓋書記,我只是講了真話。」王小滿還真是豁出去了,看了布省長跟葉凡一眼,講道,「各位領導,難道講真話也不行嗎?」

「你給老子滾出去。」蓋紹中的暴怒已經到了最後的極限,沖著王小滿就吼開了。

「這樣吧,既然事都講清楚了,小滿同志就先出去吧。」布華清點了點頭,給了蓋紹中一點面子。

王小滿出去后,布省長一臉嚴肅的又巡掃了大家一眼,爾後喝了口茶,說道:「今天受曲省長的委託下來,一個就是了解橫空集團公安局撤走的真正原因。

現在看來,原因已經查清楚了。某些同志用語不當是氣走包毅同志的最大原因,也許其中還有些誤解。

但這些都不是主要矛盾,現在要做的事就是亡羊補牢不晚嘛。曲省長指示,橫空集團公安局是絕不能撤走。

它是保障集團公司正常運轉的強力的手段。希望某些同志要記住這一點。

吸取教訓,爭取在二天時間內恢復橫空集團公安局的正常工作。不然的話,由此引發的一切後果將由某些同志自行承擔。」

「布省長,我會跟包毅同志好好的溝通的。一定會在二天時間內恢復橫空公安局的正常運轉。杜絕502事件再次發生。」蓋紹中聽得明白,也是漲紅著臉表了態。

因為,這是人家曲省長的指示,你再不表態的話人家可就要出手處理你了。與其讓曲省長出手處理自己,不如自個兒早表態爭取主動些。

「嗯,紹中同志的態度很端正。我剛才也講過,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是不是?

只要能在知道教訓的基礎上改過來就是了。」布華清嘉許似的點了點頭,又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這第二件事就是想了解一下鐵菊花以及娘子軍事件。

鐵菊花是葉凡同志指示開除的。這事,葉凡應該最清楚了。而娘子軍衝擊集團財務部也是葉凡同志安撫下來的。

所以,葉凡同志,你把這事具本的情況向在坐的各位同志講講。」

布省長是指名道姓點著葉凡了,看來,第一件事是完成曲省長的委託,這第二件事就是針對葉凡來了。

「關於鐵菊花事件我向在坐的各位同志通報一下……」葉凡把事的原為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下來。

「這事的關鍵點在於,按鐵菊花的所作所為來講是達到了開除的條件。

但是,集團公司有規定。某位職工或幹部不來上班,首先要通知對方。

如果對方還不聽的話集團公司要登報明示,三個月內不來上班的話就是自動辭職了。

而你們在鐵菊花帶頭鬧事的第二天就開除了鐵菊花,是不是時間太倉促了一些?

這個,從某些方面來講,跟勞動法是有些抵觸的。」省人社廳廳長常全明同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