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六十四章這叫窩裡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六十四章這叫窩裡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特例還是有的,如果某人犯罪了,難道也要求公示三個月才能開除。

鐵菊花已經有五年時間沒來上班了,而我一到橫空集團就已經著手開始處理這件事了。

當時涉及到的沒來上班的職工高達2000來人。而經公司勸說,引導,有一千多名職工接受了再培訓上崗。

不過,還有900名職工不聽勸告,一直沒來公司上班。而這900名職工中絕大部分是婦女同志。

鐵菊花不但不來上班,不聽公司勸說,居然還敢舔著臉來討要工資。

不給的話居然帶著幾百號婦女同志衝擊集團總部,砸壞集團財務部桌椅等傢具。

擾亂了集團公司正常開展工作。而且,在廣大職工幹部中造成了惡劣影響。

這對絕大多數來上班上崗的職工幹部來講是非常不公平的。你幾年不來上班還要討工資,不給的話還要砸集團財產,毆打集團領導。

而第二波,鐵菊花被包毅同志帶進了公安局。而她們居然發動了第二波衝擊。

這次衝擊的對象居然是我跟紹中同志的辦公室。這種現象再不扼制,橫空集團還怎麼樣管理下去。

你這沒理的倒是氣焰高漲,是誰給了她們權力如此干,是哪條勞動法規定幾年不來上班又沒有特殊的情況下還能領工資。

不給還打人砸東西。勞動法保護的是來正常上班的職工幹部們的利益,而不是一小撮不來上班又要鬧事的同志的利益。

其實。鐵菊花一伙人我們公司早就通知她們多次了。去年,前年都有通告到她們手中。

如果真要算時間的話。估計這通告發出都有幾年時間了。如果按勞動法來講,早就該開除到不能開除的地步了。這事,黨政辦主任孔意雄同志最清楚了。」葉凡說道。

「沒錯,我翻找出了幾年前的通告。關於鐵菊花的通知如果要往上追的話,已經可以追到五年前了。

那個時候原集團黨委書記衛玉強同志來的時候就發過三任通告。

只不過這些人還是沒來上班,當時也因為諸多原因沒對這批人進行處理,才助長了他們更為囂張的氣焰。

到現在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如果任由這種勢頭髮展下去而不處理的話,咱們說句悲哀的話。橫空集團真要完了。

因為,這就是多米諾骨牌效果。你不來上班的同志還照樣子拿工資,不給還打砸,打砸了還沒事。

而且不能處理,那正在上崗的一萬多名職工幹部們心裡會怎麼想法?

到最後,這不來上班的同志隊伍估計會越來越大,今天是900人。也許一個月後就壯大到了二千人。

再下個月呢,是不是五千,這樣子延續下去,到最後,橫空集團已經沒有了能上崗的兵了。」孔意雄講道。

「我看根本就不用這麼久。」這時,陽震東突然插嘴說了一句。賺足了大家眼球,老傢伙才摸了一下下巴。

「震東同志這話還沒講清楚呢?」布華清看了他一眼問道。

「很簡單的打個比方,就拿這次葉總帶隊從加拿大邦杜集團拿回來的四個億美金的大訂單來講。

如果沒有工人上班了,哪咱們的大訂單怎麼樣變成機械設備,電力設備。沒有這些,哪來的財富?

這還是小處。從大處講,當時葉總跟邦杜集團是簽定了這麼大的訂單。

但是,如果違約的話,那賠償金可是高達幾個億的。光是這筆賠償金就能壓圬了我們集團公司。

所以,不能再讓這種情況泛散下去。到時,產品搞不出來,咱們橫空集團堅持不了五個月。

而且,現在還有一個大問題。即便是鐵菊花事件能得到很有力的扼制,即便是職工幹部們都上崗了。

但是,如果502技術一旦泄密出去。人家別的集團公司也掌握了這種技術,那咱們橫空集團的殺手就失去了『殺手』光環。這502技術可是葉總從邦杜集團拿下大訂單最大的保障。

這最大的保障失去了,咱們集團公司怎麼辦?一想起這些啊,我陽震東痛心埃這屁股哪還能坐得祝」陽震東這老傢伙還真會搞事。

貌似在為葉凡辯解,實際上是瞄準了蓋紹中狠狠用重炮開彈。這樣子一搞,無非就是想挑起葉凡跟蓋紹中的新一輪掰手。

一褒一貶分明得很,蓋紹中自然不會滿意了。

「震東同志,剛才502事件布省長已經定了拍子了。你還要翻出來就多餘了。

這件事我蓋紹中是有些責任,無非就是批評包毅同志過份了一些。

而502資料也不是我蓋紹中指使人盜走的。我想,即便是有包毅同志在,會不會丟失也難講。

因為,從諸多情況來看,盜者水平很高,幾乎沒有留下什麼痕。

這幕後肯定是有人支使的。既然有有支使,這說明這事早就在人家的預謀之中。

是早有準備,連套路程序都安排得天衣無縫。」蓋紹中火了,奔著陽震東就過去了。

「我並沒有講紹中同志你要負什麼責任是不是?只是針對502資料對咱們領導公司的重要性方面就事論事。

分析其中的厲害關係。這是有關咱們集團公司一萬多名職工,集團能否發展起來的重要的因素。

如果能分析得透徹了,沒準兒還能從中找到一些可以變通的法門。

把502技術對我們集團公司的危害性降低到最低的位置。如果咱們一味的不談這個,可是這又是事實。又是擱在各位同志們眼前的最大難題。

不談怎麼才能解決這個大問題。難道就讓它聽之任之,最後真要等到危及到咱們公司時。咱們再來聊這個問題就太晚了。

同志們哪,不是沒有問題,有問題時咱們要不怕問題才行。要勇敢的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才對。

502資料的丟失,已經在廣大的職工幹部中引起了震動。許多職工幹部都關注著這件事。

如果咱們一味的掩飾,可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就怕到時惹出一股風潮,那就更麻煩了。」陽震東貌似公正的講道。

「哼,我蓋紹中還沒愚笨到連話的意思都聽不明白的地步。」蓋紹中臭著個臉冷哼道。

「布省長,當務之急是追回502資料。其它的咱們暫時擱置。一切以追回資料為重。」葉凡說道,有為蓋紹中開脫的意思。

「沒錯,我完全同意葉凡同志的看法。」蓋紹中一聽,馬上出嘴了。

「嗯,這需要公安部門加緊偵破。」布華清點了點頭,說道,「不過。為了加強警力。

還得趕緊要求包局長帶人回來。聽說橫空公安局的裝備在全省公安系統中最強的。

而且,包毅同志是從公安部下來掛職的同志。從部里出來的同志偵破經驗更為豐富一些。

因為他們的範圍面對的是全國,甚至國際刑警方面也有合作。而且,因為他們管著你們這片,所以,業務方面也熟悉不少。

而且。咱們留著最強的不用難道還要用落後的?」

「這事我馬上辦理。」蓋紹中漲黑著臉點頭說道。今天老蓋同志這臉可是丟盡了,心中之鬱悶可想而知了。

當天晚上,葉凡居然接到了蓋紹中電話。破天荒的邀請葉凡吃點心。

這倒是令葉凡感覺這日頭是不是打西邊出來了。

當然,葉凡也欣然前往。地點就在橫空鎮一個小菜館。聽說這裡出產的自釀米酒特別的香純。

「咱們今天一人一小壺怎麼樣?」蓋紹中指著桌上那半斤裝的竹節桶笑道。

「中啊,蓋書記說怎麼樣就怎麼樣了。」葉凡笑著坐了下來。一個小包間,就蓋葉兩人。

上來了一碟爆花生。一盤炒豆芽,一個草魚乾鍋,還有一碗竹絲湯。

「干一杯。」蓋紹中舉起那個一兩杯,笑道。葉凡當然也不會示弱,雙方地一聲碰了一杯皺著眉頭幹了進去。

「唉,咱們集團內部還是有不和諧的聲音埃都到這份上了,某些同志想的不是怎麼為集團真正出力,把案子破了。

而是東搞一下西敲一下。這樣子下去,不但無助於集團的真正利益。

反倒是想把咱們集團拖圬埃有些同志啊,這眼光就是窄校分不輕哪重哪輕。」蓋紹中嘆了口氣,講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

不過,葉凡曉得,蓋的矛頭指向的是陽震東。

「呵呵,各人的理解角度有些偏差嘛。責任當然要問,但是,提的不是個時候是不是?

而且,只要能追回資料,使得公司沒有受到任何損失,這責任也也可以輕拿輕放是不是?」葉凡答得巧妙,「而且,在布省長面前,公司內部還是需要統一口徑。不要讓外人看咱們閑笑了。」

「葉凡同志跟我有同感啊,內部有矛盾這個正常。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

但是,咱們也得分內部矛盾跟外部矛盾是不是?內部矛盾咱們在開常委會時可以坐下來好好聊聊,好好溝通嘛。

人都是聰明的動物,只要有溝通,我相信同志們能和諧相處的是不是?

這樣子擱在外人面前,打滴其實全是咱們自個兒的臉子。咱們被打臉了,難道某些同志就不難堪了。

我看未必嘛,同樣的丟臉埃這種想法,要不得,真是要不得。說句不中聽的話,這叫什麼,這叫窩裡斗。」蓋紹中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