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六十七章葉老大火氣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六十七章葉老大火氣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么,嗎滴,為你好你不懂得好,硬要本爺爺給點厲害你才講是不是?」葉老大生氣了,隔空在空中把分筋錯骨手一施展往那傢伙身上招呼了過去。

包毅只是看見葉凡在空中舞了幾下手,不久,那傢伙身子像蚯蚓yiyng在地下蠕動著。

再不久,身體內的皮肌好像都在如波浪樣起伏著,而那傢伙嘴裡大聲的叫喊了起來,那尖利叫聲就是包毅聽了都感覺到有些頭皮發麻。

因為,那叫聲太另類了。另類到好像一個快死的人在求救似的。

「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幹什麼的?」葉凡的聲音好像是從地獄發出來似的。官術3067

「陳向明,滇南省長平人。沒幹正事,喜歡伸手。圈內人稱我『飛天大盜』。

一天前有個叫『獅子』的圈內人找到我,叫我出手盜取橫空集團502號資料。

而且,提供了詳細的資料保密室的結構圖以及探頭,還有一些防盜賊措施等等都很清楚。

而且,答應事成后給20萬。先付了5萬定金。平時我本來就喜歡幹這一行,而且,也干過多次,都成功了。

看在錢的份上,我決定出手了。不過,很倒霉。開始時一切順利,而且成功的拿到資料後撤到了外邊。

正在我路過通天山時突然被人幹了一巴掌。一抬頭,發現居然是個白衣人站在一手指頭粗的樹丫上。

我還以為碰上鬼了,著實把我給嚇了一跳。那人可能不是鬼,不過,太厲害了。

那麼重的身體壓在一根指頭粗樹丫上居然不會把樹丫壓斷了,這不是鬼是什麼。

而且,還隨著風一顫一顫的。我一看就想逃,不過,還沒等我轉身,感覺一痛,暈過去了。」陳向明講道。

包毅馬上把陳向明供出的都刻錄了下來。爾後連夜抓回公安局。半夜的時候。包毅帶人到了滇南省,自然是去抓那個叫『獅子』的傢伙了。

因為有著陳向明提供的完整線索,天剛亮的時候成功抓獲了『獅子』,只不過是一混混頭罷了。專門倒騰一些地下貨。

在葉老大的分筋錯骨手下,『獅子』也沒熬祝又供出一個叫杜興的人來。這樣子層層一挖,下午三點鐘的時候,結果出來。包毅是大驚。

匆匆夾著公文包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看你把眼圈都熬紅了,要注意休息埃」葉凡說道。

「沒啥,值得。大好消息。他娘的,這繞來繞去的居然繞出了最後的幕後主使人來。」包毅一臉興奮。

「是誰?」葉凡問道。

「你絕對想不到。」包毅笑道。

「難道還真是華夏機械的人乾的?」葉凡問道。

「不是,居然是周棟那『騷』包貨請人乾的。」包毅笑道。官術3067

啪地一聲,桌子被葉凡一拍而起。罵道:「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前次咱們放過了他。

想不到這次居然又搞事兒。我說那盜賊怎麼那般厲害,原來是有內應。

周棟哪還不清楚咱們的資料室。看來,咱們的資料室要重新調整安保措施了。」

「怎麼樣處理這事兒?布省長可是還在橫空賓館等著咱們的處理結果。這事可是有些不好辦,要是彙報上去給布省長知道了估計這事兒又得給黃了。」包毅講道。

「搞大點聲勢,布華清既然是下來打我葉凡臉子的,連蓋紹中的臉也給打了。

這次絕不能再饒過周棟了,這種人一定要一拍子拍死。不然的話,這反咬人起來也太可怕了。

這次幸好有人相助。不然。這502資料一旦泄密,那對我們集團公司將是災難『性』的。」葉凡講道。想了想說道,「你馬上把這事向蓋書記彙報一下。

爾後,我們馬上招開集團常委會,把這件事你具體的向各位在坐的常委們彙報一下具體的調查結果。

不過,證據一定要充足,要詳細,要具體。要準備就要一針見血,絕不能讓周棟再有任何僥倖的機會。

咱們要讓布華清同志看看周棟是什麼貨『色』,看看他還怎麼樣去周旋這件事。」

包毅轉了出去。

想不到蓋紹中態度也很堅決,估計也是生氣布華清一直『逼』自己,當作外人打自己的臉子。而且,蓋紹中要洗清自己,要干亡羊補牢的事。

不久就招開了集團常委會,包毅在會上具體的彙報了破案的整個過程,出示了人證物證等方面的材料。

集團班子一致同意,形成統一口徑,馬上向蔡強跟布華清副省長彙報這件事。

布華清聽了彙報過後,說是要趕回省里跟曲省長商量一下怎麼樣處理這事兒。自然,老傢伙黑著個臉匆匆走了。

「他是沒臉再呆這裡。」葉凡冷哼了一聲。

「有臉才怪。」包毅冷哼了一聲。

一天後,周棟投案自首。當然,有了上面的周旋跟安排。周棟的刑期估計會改成緩刑了。

只不過,周棟如此的干卻是斷送了自己的一生前程。

不過,當天晚上,傳來一個很不幸的消息。雲雄在白雲庵前再次暈倒。緊急送醫院時人已經處於半暈『迷』狀態了。

雲雄的管家宋子成找到了葉凡,說是雲董想要拜託葉凡一件事。葉凡也就匆匆趕到了醫院。

葉凡悄悄的給雲雄檢查過,心裡也有些凄涼。因為,雲雄已經處於迴光返照階段了。估計,活不過幾天了。官術3067

「葉……葉總,你肯來,我……我很高興。」雲雄艱難的睜開眼,說道。

「雲董,少講話,多休息。」葉凡安慰道。

「我知道自己,不行了。拖不過幾天了。不過,在走前我拜託葉總一件事。」雲雄恢復了一些力氣,說道。

「雲董您請說。」葉凡講道。

「本來我是打算把雲家所有財產中的8個億美金給我雲雄的孫女木月兒的。

可是她一直不肯見我,而我也通過白雲庵師太有傳達這個。不過,木月兒說是不稀罕,不願意接受我轉給她的一分錢。

如果師太硬要『逼』她,她馬上就會失蹤。我不能『逼』她了。如今,我快不行了。

這筆錢木月兒又不願意接受。所以,我決定,聽說通天山跟通天河以及橫空鎮連成一片要搞景區帶。

這些天下來,我發現這裡搞大景區的確不錯。我決定以華星集團名義投入8個億美金跟你們合作搞通天山大景區帶。

由我們華星集團控股,至於股份多少,你們以後慢慢商量。不過,新成立的景區我要求名叫『朱雀旅遊區』。

我的妻子一輩子都想住在朱雀山莊,而木月兒更把朱雀山莊視之為她的『奶』『奶』『荷香』所獨有的。

我要求在朱雀山莊塑一座我妻子木荷香的雕像。而朱雀旅遊區的法人是木月兒。

不管她接受不接受,是木月兒代表華星集團投資通天山環河景區帶的。

這些我已經交待我的律師弄好一切手續,公證處的工作人員也快到了。

到時,這8個億美金的投資在木月兒沒有接受之前,我全權交待給葉凡總裁你來監督。

你是我認識的一個很另類,很真誠的大陸官員。把這筆錢交待給你,我很放心。

到時,木月兒真的能接受這筆財產時,我希望葉總能帶她到我的墓地叩拜一下告訴我。

而我死後這墓地,我希望能葬在離朱雀山莊不遠的地方。希望橫空集團能批准我的這個要求……」雲雄講得很感人,就是葉老大都隱隱有些鼻子發酸。

「雲董,你慢慢修養,別太累著了。」葉凡安慰道。

「唉……這輩子我雲雄唯一遺撼的就是不能取得月兒的諒解。這都是我的錯啊,我這眼瞎了,我真是,怎麼就識人不明,被欺騙了幾十年,我這……」雲雄講著又激動了起來,葉凡趕緊給他通了通氣,不然,就怕一口氣上不來就『去了』。

從醫院出來,葉凡懷著一股子莫名的心情直奔白雲庵。

「你還有心情跪在這裡?」看著木月兒跪在靈牌下,葉凡一股怒火騰騰直往上冒。

「我跪不跪跟你何甘?你是我木月兒什麼人。既不是我老公也不是我情人,連朋友都算不上。

嚴格來講,咱們倆還是對頭。你無權指責我木月兒什麼。橫空總裁,管好你那一攤子事就夠了。

別整天盯著人家的錢包,狗咬耗子多管閑事。」木月兒斜了葉凡一眼,跪在那裡動都沒動。

「你還真稱得上鐵石心腸,你木月兒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云雄就快走完人生最後一站了。

他把8個億美金的家產全部投進了通天山景區,並且要求改名叫『朱雀旅遊區』。

雲董相信我,由我監督。直到你接收這份巨額財產為止。不過,『朱雀旅遊區』的法人是你木月兒,卻不是我葉凡。

一個將死之老人,你見他一面都不行。你總說雲老以前對不起你的『奶』『奶』,可是你要想想。

你的『奶』『奶』也是雲老的妻子。而且,當初之事只是錢媚搞的鬼。世人如果都清明的話,也不可能讓壞人得逞了。

木月兒,有些事,要分清楚。一旦逝去永遠都補不回來了。就像是雲雄誤會了你『奶』『奶』,他現在怎麼想著補都補不回來了。」葉凡指著木月兒吼開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