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七十章嶗山派駐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七十章嶗山派駐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干!干!干1大廳里這聲『干』聲此起彼伏,眾人在高興之餘心裡知道這情況的同志都有些發酸。

不過,晚上的時候,龔開河把葉凡叫到了一旁,而費棟也在常

「葉凡,荒島的事有麻煩了。」龔開河一臉憂慮,說道。

「怎麼回事?」葉凡一愣,問道。

「他們成功進入了地宮之中,裡面太複雜了小說章節。同時,還有另外的人也進入了。

地宮已經變成了游擊戰常幾拔人馬在裡面互相攻擊著。而地宮也太神秘,讓人摸不透。

他們幾拔人馬估計都差不多,在裡面如無頭的老鼠一般。現在都出不來了。

是我們在地面的人說是已經失去了費青山西門將軍等人的聯繫。」龔開河講道。

「這樣的狀況持續多久了?」葉凡問道。

「三天了,他們身上所帶的食物最多維持半個月。我是擔心他們迷路了或者受到別的人馬的攻擊受了重傷。」龔開河講道,「不過,你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也不好意思叫你去走一趟。你得好好陪陪圓圓。這邊我們已經安排車一刀同志出發了。」

「就怕一刀同志去也沒什麼用,要講熟悉還是葉凡最熟悉荒島了。畢竟那裡是你發現的。」費棟講道。

「我去一趟。」葉凡想了想下了決定,因為費青山生死不明,葉凡也放不下心來。

「你可是要想好了,這一去,也許就回不來了。圓圓,還有你剛出生的孩子,唉……」龔開河一臉慎重。

「沒事,有我岳父一家在。我葉凡真回不來的話只能怪命該如此。」葉凡臉上非常的果敢。

「那好,這邊你需要什麼人手組裡把隊員名單給你,由你自己挑。

我想,不光是我們a組,他們肯定也差不多狀況。因為。幾方都在關注著。只發現人下去,沒發現人上來。

也許,大家都進入了一個困境之中了。」龔開河點了點頭講道。

「葉凡,你去之前最好去一趟嶗山,把紅粉天妖給弄到手。也許功力還能更上一個小層次,功力高了活命的希望更大一些。」費棟講道。

「那行,我明天就去嶗山一趟。不過。這紅粉天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費老真不知道嗎?」葉凡問道。

「我真不知道,知道了不早告訴你了。你這天鷹玉牌就是進入嶗山爭取紅粉天妖的通行證,可不要忘了要帶上。」費棟交待道。

「明白。」葉凡講道。

好好休息了一個晚上,喜慶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葉凡直奔嶗山而去。

嶗山,位於青島市東部,古代又曾稱牢山、勞山、鰲山等,史書各有解釋,說法不一。

它是山東半島的主要山脈,嶗山的主峰名為「巨峰」,又稱「嶗頂」,海拔是我國海岸線第一高峰。有著海上「第一名山」之稱。

它聳立在黃海之濱,高大雄偉。當地有一句古語說:「泰山雖雲高。不如東海嶗。」

當年成吉思汗敕封邱處機之後,嶗山道教大興。延至明代,嶗山道教的『龍門派『中衍生三派,使教派總數達到10個,嶗山及周邊地區道教長盛不衰。

至清代中期,道教宮觀多達近百處,對外遂有『九宮八觀七十二庵『之說。

而嶗山派的駐地在a組資料中並不是居於下清宮,而是在龍盤山的五皇宮中。

前次李嘯峰受命到嶗山徵招隊員,當時還被牛離道長給忽悠得捐贈了一千萬給嶗山派維修宮殿所用。

終於到了『五皇宮』。

名字叫得響亮,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回事。這宮殿看上去是老舊得很,而且,也極為普通。看不出皇者之霸氣來。

也不曉得牛離道長把人家李嘯峰給的一千萬拿什麼地方維修去了。看架勢好像是挪作它用了。

「施主是來上香的嗎?」見到葉凡站在五皇宮那牌子下邊,一個正掃地的小道士過來作了個揖問道。人還是挺有禮貌的。

「呵呵,我要見牛離道長。」葉凡淡淡笑道,往那個捐贈箱里投了幾百塊錢。

「施主認識牛離院長?」小道士一愣,問道。

「不認識。」葉凡搖了搖頭。

「不認識?」小道長差點給葉凡弄蒙了,獃獃的看著葉凡。

「呵呵,前次我們捐贈了一千萬給你們維修道觀。現在單位派我過來看看維修成果。因為這事是牛離道長負責的,所以,我只能找他了。」葉凡笑道。

「那施主稍等,我給牛院長掛個電話。」小道士講著掏出手機開始打了起來。

不久,從裡面淡定的走來一中年人。並沒有穿道袍,而是短袖加運動褲。

牛離是費棟的師侄,按理講至少也得七老八十了。不過,牛離的師傅歲數跟費棟相比差了幾十歲,所以,牛離道長還不到五十歲。

「你是?」牛離看了看葉凡,問道。

「你叫我葉凡就是了,我是受李嘯峰將軍委託過來看看你們的維修結果的。這是李老的親筆信,還有證件。」葉凡出示了證件證明等。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事本來我們維修完了是要跟你們這些領導彙報一下的。

不過,因為近期很忙,一忙就給忘了。葉先生請進殿先喝茶怎麼樣?」牛離馬上臉上笑眯眯的,似乎葉凡就是一香餑餑。

這貨還真是熱情過度了。葉老大明白,這傢伙估計還想忽悠自己。從腰包里掏出真金白銀出來。

「呵呵,我看你們這道觀好像還是老樣子嘛。李老給的一千萬,難道還沒用掉?」葉凡放眼看了看,故意問道。

「哪裡的話,葉領導,你不曉得。這一千萬雖說數字很大,聽起來也彼為嚇人。

不過嘛,咱們這道觀群如此的龐大,方方面面都需要錢。比如,這個新添置的銅鼎香爐就花了我們幾百萬。

還有這瓦片,因為我們五皇宮要修舊如舊。這是文物單位要求如此的,不能太新。

所以,雖說都維修過了,但看上去還是很舊。其實,咱們華夏文化博大精深,來這裡的遊客們看的就是這個『舊』字。

這舊啊比新還難維修,花工更大,用錢更多。這一千萬砸進來,實際上連個泡都沒冒。

我們前次的大修總計花了五千多萬,現在還欠著人家那些維修專家們,工程隊的錢總計三千多萬。

葉領導,能不能回去再給李老講講,給再解決一部分。」牛離又開始忽悠人了。

「呵呵呵,我看這房子,大殿好像都沒有維修過的痕嘛。李老講了,如果到現在還沒動工的話就要收回那筆錢了。」葉凡反忽悠開始。

「誰說沒有維修過,你不知道,那段時間所有遊客們都曉得的事。

我們也是幾年下來第一次大修。你看這瓦片,是不是跟那邊的有些不一樣,你仔細瞧瞧,絕對不一樣。

雖說要修舊如舊,但是,畢竟,這瓦片雖說模仿得很像古代的,但還是有區別的嘛是不是葉領導。」牛離說道。

「噢,不過,我看有些奇怪。你們嶗山派是千年大派,怎麼看上去如此的蕭條。

本來李老說是如果嶗山派很繁榮的話還考慮再拔幾千萬給你們的。

不過,現在看來,沒這個必要了。都沒人了還下拔來幹什麼?總不能維修好了養老鼠是不是?」葉凡笑道。

「誰說沒人了,我們人馬眾多。只不過現在全都下山化緣去了。我們嶗山派可是千年大派,即便是現在也擁有幾百號人馬的。不信的話,等下你去膳堂看看,最少也有百來號人。那還是在家的。」牛離趕緊說道,就怕這財神爺不滿意了。

「呵呵呵,牛院長,你認識這個嗎?」葉凡笑眯眯的拿出了費棟給的天鷹玉牌。

「你……這個……?」牛離一愣,盯著葉凡手中的玉牌。

「我是費棟的師侄,他叫我持此牌過來參與紅粉天妖的競爭的。」葉凡說道。

「不好意思,剛才?」牛離說道。

「沒事,剛才我是跟你們開個玩笑。當然,道觀如果真需要維修的話,我可以個人捐贈一千萬。」葉凡先丟了顆糖豆。

「這多不好意思,不過,道觀也的確需要再次補漏。」牛離這傢伙還真是滑頭,手一伸,說道,「師弟請跟我來。」

「這裡應該只是嶗山派的門臉兒,真正的門派駐地應該不在此吧?」葉凡笑著跟在牛離身後走去。

「呵呵,師伯跟你講過了,我也就不瞞著你了。師門駐地的確不在此,而在千斷崖下邊。」牛離笑道。

帶著葉凡往外面走去,足足走了半個小時到了一高山的半山腰上。

葉凡發現,下邊是一深谷,不過,好像沒有路下去。而且,下邊植被太茂密,根本就看不清所在。

「呵呵,師弟能發現什麼門道嗎?」牛離略顯得瑟,看著葉凡笑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上下山是不是從這條像蛇樣的藤蔓上滑下去的。

這些藤蔓做得很精巧,其實,面上是藤蔓,實則是裡面有高科技的纖維繩或精鋼之類的細鏈條。

不然,有的時候很難承受同時幾個人甚至十幾個人下滑的重力是不是?」葉凡指著側下方一堆露出來的藤蔓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