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七十一章一到大殿就發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一到大殿就發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師弟這眼力勁,不差。」牛離笑道。

「稍有點功勁的人都能從這繩子上下了,如果是普通人可怎麼下去?莫非下邊沒有普通的弟子?」葉凡問道。

「呵呵,派中沒有普通人。普通的道士全在山門處。」牛離說道,搶先一步踏在藤蔓上,居然直接用腳勾著藤蔓就滑往下邊而去,有點像是高空玩飛索。

這貨還得瑟的看了葉凡一眼小說章節。

「想考究我的功勁,你還嫩了點。」葉凡心裡不屑的想著,輕輕一跳就到了藤蔓上,而且,根本就不用腳去勾,貌似就是腳邊沾了點繩子就下去了。

牛離頓時一愣,臉微微有點紅了。

這貨一發狠,速度比剛才快了二倍不止。不過,等他轉過頭來之時,臉頓時漲得更紅了。

人家葉老大可是氣定神閑的跟著的,一步也沒落下。而自己額角都冒汗了,人家這師弟,那是一點都不費力氣似的。

「師弟好功力,年輕有為埃」牛離嘆了口氣。

「呵呵,我只是輕身提縱術好了一點罷了。真論實力的話,那是不如師兄你的。」葉凡笑道。

「輕功厲害,相信師弟功力也不淺。」牛離覺得找回了點面子,足足三分鐘過後才下到谷底。

谷底全是合抱粗的大樹,不過,葉凡驚訝的發現,並沒有房屋宮殿之類的建築物。連個茅草棚都沒有,這嶗山派的弟子們住啥地方就不清楚了。

「我們住那。」牛離微微一笑,伸手指著一塊往外凸出的山岩。

葉老大鷹眼施展開來,才發現了一些端倪。原來,在往外凸出的山岩上鑿著許多的洞。

而且,這些洞上配的全是粗糙的木頭門。估計,這就是嶗山派的住處了。

「山洞裡面不潮濕嗎?」葉凡問道。

「我們的祖先很聰明,首先這地點選得好。而後在建築之時用了許多巧妙的法子把水都給引走了。

而且,這山洞內部也給挖得很絕妙,像是住在宮殿中一樣的。裡面每個弟子都有一個房間。還有議事大廳。廚房等等。

通風方面做得很好,當然,對於那些先天大能者甚至更高功力的強者們來講在山岩上鑿洞並不是難事。

關鍵是布局,我們這山洞是請了能排兵布陣方面的高手過來搞的,至今已經有一千多年了。

當然,在古代茅廁這個東西就安排得少些了,後來派中經過改進。現在每個室都配得有衛生間了。

弟子們練完功后回來就能沖洗,很舒服的。而且,房間里有電視電腦一應俱全。」牛離說道。

「這些師兄的生活你這個派中分管外事部門的外院院長可是勞心費神了。估計李老給的一千萬也給你們拿來改造廁所了是不是?」葉凡挪喻道。

「嘿嘿,話不要講得這麼難聽嘛。我承認,是用在這山洞改造上了。

不過,大部分款子都是用在了裝中央空調上。你不知道。這山洞裡裝中央空調比建築物中裝麻煩得多了。

因為山岩厚,要打個洞出來都麻煩。而且,咱們的房間也相當的多,不下於一個三星級賓館的房間數。」牛離說道。

「啥,你們躲在這山岩中還裝中央空調。還真懂得享受啊,要是這事給李老知道了,估計會吐血的。」葉凡哼道。

「所以嘛,師弟你千萬別給露了。」牛離一點不以為恥。轉爾卻是說道。「等下見到掌門,我首先把你要捐贈給我們一千萬的事講給他聽。

他一高興。你競爭紅粉天妖的事就有著落了是不是?不然,就憑這塊天鷹玉牌還有些難度。

畢竟,你這塊牌子估計有幾十年沒出現過了。」

「師兄就是師兄啊,咱這隨口講的一千萬居然給你掂念上了。」葉凡譏諷道。

「隨口講,難道你沒這一千萬。我跟你講清楚啊師弟,沒有就沒有,可不能亂吹。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這毛病,喜歡吹牛。要是給掌門知道了你是吹的,那你這紅粉天妖基本上就完了。

沒你什麼事了,你可以回去了。到時,可別怪我沒有提醒過你。

師傅跟費師伯關係還是相當不翠說師傅現在老了,但是,還是記得著費師伯的。」牛離一臉訝然看著葉凡。

「呵呵,放心,如果你直接把紅粉天妖給我的話我捐贈二千萬都不成問題嘛。」葉凡笑道。

「那不成,你就是搬個金山銀堆的過來也不可能。這是老祖宗定下的規矩。

一旦紅粉天妖成熟后就要招開比武競爭大會的。而且,只有能力強的弟子以及幾個核心弟子才有資格爭齲

以前費師伯就是師傅的核心弟子才得到賞了這能競爭紅粉天妖的天鷹玉牌。

可惜的是我的師傅沒這資格,害得我也沒這資格去爭齲不過,這紅粉天妖也難得。

一般都要二十來年才成熟一次的。」牛離講道。

「這紅粉天妖到底是什麼東西?聽你這樣子講好像是什麼水果之類的東西似的。」葉凡是越發的好奇。

「我也不清楚,紅粉天妖在派中傳得很響亮。但是,只有爭到過紅粉天妖的弟子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他們都守口如瓶。這是派中最高機密,所有知道的都不能外傳。而且,只准男弟子參與競爭,女弟子不行。」牛離講道。

「這紅粉天妖莫非是個美女?」葉凡開玩笑道。

「美個屁,你這腦袋瓜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怎麼可能是美女。

我在想,應該是一種如幾百年老山參王有同種功效的高濃縮性的營養介質。

競得者獲得后服用下去,會助力你突破至少二個小階,效果好的突破一個大階都有可能。

這個,也是千年下來派中男兒們打破頭都想得到的好東西。」牛離講道,兩人開始攀壁。

因為,石洞全在半壁上,離地面足有五六十米。而上下都沒梯子,全得像攀岩運動員一樣用手指抓住石頭的凸起爬上去。

估計這些也是嶗山派的老祖宗們想的鍛聊招術了。

「這個也是練大家手勁,這一天上下得幾回。也等於在練功了。練指勁。

當然,習慣了的話就很容易上下了。像門派中那些前輩高手們,只要腳輕輕的掂在石壁上一沾兩個起落就能上去了。」牛離講著,如靈運的壁虎一般,蹭蹭幾下就到了上邊。

這貨略顯得意的轉頭一看,臉又是微微有些紅了,因為。人家葉凡早就站在上面一個平台上了。

「師弟的輕功還真不是蓋的,厲害。」牛離嘆了口氣。

葉凡發現,在往外凸出的山崖下邊有個很大的門。門是用銅鑄的,上面刻著古老的猛獸等圖騰。

這裡,估計就是正殿了。

而門楣上上書嶗山派。

這裡,才是真正的嶗山大派。

不過。現狀也不怎麼樂觀。聽說能在這山崖下住著的全湊一塊兒也不會超過100人。

而這100人中還有二十來人常年在外打拚,有做生意的。嶗山這樣的大派在現代社會如果只靠香火錢早就倒了。所以,派中還專門開得有公司。

崖下常住人口就六七十號人。

「叫費師伯的弟子進來。」這時,裡面突然傳來一道聲音。葉凡往裡一瞅,發現這大殿還真像那碼子事。

裡面正宗一個大木雕椅子,很舊了。背後一堵牆壁上雕刻著三清神像。

放眼一掃,葉凡頓時一愣,因為這些石雕是用手指頭弄出來的而不是用刀刻。

而這指功。葉凡看著。頓時就呆立在了門檻處,雙眼定定的看著那三清石雕像。

那石雕上好像突然冒出了千萬根手指頭來。這些手指還在靈動的貌似在活動著。

這難道是一種指功?

怎麼這麼複雜難懂……

葉凡獃獃的看著石雕忘記了一切。

「師弟,你發什麼愣,還不拜見鐵心掌門?」牛離可是急了,扯了扯葉凡的衣角。

葉凡居然伸指一點,一股大力傳了出去,猶如一把利箭,牛離被人一扯歪斜著身子到了十幾米開外。

哧的一聲,牛離頓時冒出一身冷汗來。因為,葉凡那一指點過來,幸好鐵心掌門扯了自己一把。

不然,估計身體得穿洞了。因為,那指力彈到遠隔三十來米的牆壁上頓時就出來了一個指洞。

「師弟,你想殺了我是不是?」牛離大惱了,叫了一聲。

不過,葉凡並沒有醒轉。這貨雙眼盯著那浮雕,手指頭在空中亂舞著。整個身子也跟著在轉動著。

「不像話!把他趕出去。」鐵心掌門很生氣,沖著兩旁站著的幾個弟子說道。

「慢著師叔,他說來送錢的。」牛離趕緊說道。

「送錢?」鐵心雙眼瞪著牛離。

「沒錯,剛才我打過電話給你了。他是費棟師伯的弟子,聽說開得有家公司,決定捐贈給我們一千萬。這支票都帶來了。」牛離趕緊說道。

「哼,叫他別再亂舞了。這裡是咱們嶗山派的大殿,不是舞廳。」鐵心冷哼了一聲。

不過,牛離可是不敢過去扯葉凡,就怕再挨這傢伙一指那就慘了。

不過,有個老傢伙坐不住了,彈身而起要去扯葉凡。這時,傳來一道嘆息聲道:「不要動他,你們啊,唉……」

「太師叔。」鐵心趕緊朝著空中拜了拜,太師叔權天道長是嶗山派最老的人了,據說已達110歲高齡。

平時極難見到他,就是牛離長這麼大了好像都沒見過太師叔『權天』。

據說權天道長已達先天大能者境界,正在衝擊更高的層次。如果能過的話,至少能再活上二十年。未完待續。。。